精选 时事 经济 思想 生活 我的订阅
报料 登录 注册
热新闻

首页>打虎记

履新一年半,王岐山的新“七板斧”

澎湃新闻记者 卢梦君

2014-07-11 15:54 来自 打虎记
       
       
中央纪委书记王岐山曾提出一个新论述:当前以治标为主,为治本赢得时间。
       
       
       2013年1月,履新不久的中央纪委书记王岐山曾提出一个新论述:当前以治标为主,为治本赢得时间。
       一年半以后,再读老王此言,或有“轻舟已过万重山”之感。
       7月11日,《人民日报》在头版醒目位置发文,盛赞十八大以来的纪律检查体制改革。
       文章称,党的十八大特别是十八届三中全会以来,各级纪检监察机关既坚持立行立改、从具体问题抓起,又注意整体谋划、立足长远考虑,不断深化纪律检查体制改革,取得了积极进展。
       无独有偶,两个多月前的5月6日,《人民日报》曾以中央纪委监察部网站为切口,聚焦中央反腐理念思路和方式方法之变。比如,反腐个案的通报更加开放透明、监督举报渠道更加畅通、点名曝光刹风肃纪等。
       仔细品味,这些反腐理念思路和方式方法之变,仍在于治标。今年6月30日获中央政治局会议通过的《党的纪律检查体制改革实施方案》,则是从制度上推进反腐工作。换言之,此乃治本之策。
       这一方案的通过,正是反腐新格局开启的标志。
       《人民日报》的文章称,各级纪检监察机关既坚持立行立改、从具体问题抓起,又注意整体谋划、立足长远考虑,不断深化反腐败体制机制改革,反腐败力度不断加大,让干部“不想腐不能腐不敢腐”的制度铁笼正越扎越紧。
       也就是说,在中央纪委和各级纪检监察机关忙着“打虎拍蝇”,徐才厚、苏荣、李东生、蒋洁敏等高官纷纷落马,让人扼叹反腐动真格之际,纪检系统并没有放松对反腐体制机制改革的推进和落实。
       澎湃新闻记者曾将十八大以来,王岐山的表态和作为,总结为老王的“七板斧”。
       时过境迁,2014年行进过半,反腐新格局已然开启,澎湃新闻记者想再来说说老王的“七板斧”。
       第一板斧:“打老虎”力度有增无减,进一步震慑贪腐高官
       对于中央纪委来说,惩治省部级贪腐官员,也就是俗称的“打老虎”,显然是遏制腐败蔓延的一个主要举措。
       2013年,中央纪委一共打掉了16只“老虎”,可以视为王岐山这一新思路的一个注脚。
       2014年以来,中央纪委“打虎”声势有增无减,1至7月已经有15名省部级官员和2名副国级高官因严重违纪(违法)问题接受组织调查。
       问题的关键恐怕不在于数量,而在于结构。
       在众多被通报查处的高级别官员中,中央军委原副主席徐才厚、全国政协原副主席苏荣、山西省政协副主席令政策最引人注目。
       拥有上将军衔、71岁的徐才厚是军队有史以来职位最高的贪官,徐与66岁的苏荣均属副国级领导,刷新了十八大以来,落马官员级别最高、年龄最长的记录。
       令政策落马后,央媒甚至评论称“朝中有人也不灵”:出来混早晚要还,伸了不该伸的手,拿了不该拿的钱,党和人民一定会让他吐出来。
       此外,退休不再是进了“保险箱”,在媒体上刷存在感也不再意味“平安着陆”。
       十八大以来中央纪委通报落马的领导干部中,有不少已经退休,遑论退居“二线”。徐才厚、四川省原副省长郭永祥、湖北省政协原副主席陈柏槐、湖南省政协原副主席阳宝华都是鲜活的例子。
       江西省原副省长姚木根被通报落马当天,江西党报《江西日报》还刊发了姚的署名文章。
       广东省委常委、广州市委书记万庆良,落马前一天还在谈党的群众路线教育实践活动,甚至有传言称,万前一秒正在参加省委常委会,下一秒已被带走调查。
       可见,王岐山“打虎”一策不仅要延续,甚至要加码,对贪腐官员形成进一步震慑。
       第二板斧:改革内设机构,聚焦反腐主业
       《人民日报》拿某地级市农业局的纪检组长老王,举了个例子。
       老王平日在局里,除负责纪检工作外,还兼任工会主席,分管好几个直属单位。在他看来,纪检组长如果不参与分管,就容易在领导班子里被边缘化。
       “这样的想法和现象,在一些中央国家机关、中央金融单位和中央企业也普遍存在。”报道称。
       从今年起,中央纪委专门出台文件,明确提出纪检组长(纪委书记)一律不再分管所在单位其他业务工作,且不再兼任所在单位其他行政职务及与纪检监察工作无关的学会、协会、议事协调机构的领导职务。
       简而言之,就是要专心搞好反腐工作。
       王岐山还在纪委的内设机构上做文章,中央纪委率先启动内设机构调整,一调还调了两次。
       以前,中央纪委负责查办案件的主要是8个纪检监察室,1-4室负责中央各单位(包括央企)的腐败案件查处,5-6室负责地方腐败案件的查处,办案人员一直很紧张,有时候不得不从各地纪委抽调人员来帮忙。
       两次调整后,中央纪委纪检监察室从原来的8个增加到了12个,增幅达50%,办案力量大大增强,执纪监督人员占总编制比例平均达到了57.6%。
       有了上头的表率,各省级纪委也纷纷对自己动了些大大小小的“手术”。
       日前,全国31个省(区、市)纪委内设机构调整方案均获中央纪委批复,这些方案最大的共同点便是增设纪检监察室。调整到位后,全国省级纪委纪检监察室总数将达到231个,新增61个,增幅达36%。
       这项改革调整还将在明年推进到地市纪检监察机关,2016年推进到县级纪检监察机关。
       此外,中央纪委监察部机关精简各类议事协调机构111个,只保留14个。各地纪委紧跟中央纪委步伐,对所参与的议事协调机构进行了大幅度精简。
       第三板斧:把主体责任给各级党委扛上
       4月11日和14日,王岐山先后到中央直属机关工委和中央国家机关工委调研,强调党风廉政建设主体责任和监督责任是党章赋予的重要职责。
       5月6日至12日,王岐山又先后4次主持会议,与部分中央国家机关和中央企业、国有金融机构负责同志座谈,指出有关负责人不能忘记自己的党内职务和责任。
       5月14日,王岐山在山东临沂考察时再次强调,各级党委要切实担负起党风廉政建设主体责任。
       一个月内,中央纪委书记七谈党委主体责任,历史上是第一次。
       话音未落,5月13日起,中央纪委监察部网站开设“落实党风廉政建设主体责任和监督责任”专题,还邀请网友建言献策。
       《人民日报》称,曾几何时,一提到党风廉政建设和反腐败,不少人甚至党组织“一把手”都认为这是纪委的事;还有的领导班子成员长期习惯于“我是抓业务的”的定位……
       十八届三中全会《决定》郑重提出,落实党风廉政建设责任制,党委负主体责任,纪委负监督责任,制定实施切实可行的责任追究制度。
       各级党委要认真考虑如何扛起党风廉政建设的主体责任,否则,湖南省政协原副主席童名谦的在衡阳的滑铁卢,将不会是孤例。
       第四板斧:使巡视成高悬的达摩克利斯之剑
       巡视制度并不是新制度,但它已然成为王岐山和中央纪委的反腐利器。
       在原有的巡视工作条例基础上,十八大后的中央巡视工作有了不少新特点,例如“三个不固定”,“一次一授权”,“四个着力”,甚至巡视组长由正部级官员担任的规定也被打破。
       今年3月新一轮中央巡视启动之际,王岐山指出,要实施组织制度创新,机动灵活开展专项巡视,使之成为高悬的达摩克利斯之剑。
       十八届三中全会《决定》要求,实现中央纪委向中央一级党和国家机关派驻纪检机构全覆盖,以及巡视制度对地方、部门、企事业单位全覆盖。
       《人民日报》称,按照目前常规巡视的速度,要在5年内实现把所有地方、部门和企事业单位全部巡视一遍的目标是不可能的。
       专项巡视正好可以解决这一难题,对发现线索的单位或地区,针对某个具体问题进行“短、平、快”的专项巡视,集中力量了解情况和发现重要问题,既节省了人力物力又提高了效率,为“全覆盖”提供了保障。
       从今年首轮巡视的部署看,对地方主要开展常规巡视,而对高校、企业、部委主要开展专项巡视。
       高校、企业和部委,规模相对小,情况相对单一,持续1月左右的专项巡视可以有针对性地发现问题,节省的时间和人力物力还可以投入到更多的专项巡视工作中。而地方涉及面多,问题可能更为复杂,更适用持续2个月左右的常规巡视。
       2013年第一轮巡视结束后,中央纪委根据线索,对涉嫌严重违纪的贵州省委原常委、遵义市委原书记廖少华,湖北省原副省长郭有明,政协原副主席陈柏槐,江西省人大原副主任陈安众,湖南省政协原副主席童名谦,中国出口信用保险公司原副总经理戴春宁进行立案调查。
       这意味着,去年有6个“老虎”因中央巡视落马。而今年以来落马的省部级官员中,山西省人大常委会原副主任金道铭,云南省原副省长沈培平,江西省原副省长姚木根,海南省委常委、副省长谭力等人,去年或今年均接受过中央巡视组的巡视和调查。
       今年首轮巡视已结束1月有余,截至发稿已有11个巡视组向巡视单位反馈情况。这一轮的巡视成果,我们拭目以待。
       第五板斧:纠“四风”不放松
       一组最新的数据是,截至今年5月底,各级纪检监察机关共查处违反八项规定精神的问题近4万起,处理5万多人,给予党纪政纪处分1万多人。
       这是中央纪委落实八项规定、坚决纠“四风”,交出的一份答卷。
       中央纪委网站在去年12月的“每月e题”讨论议题中,解释了常抓“四风”和按关键节点抓“四风”的原因。
       “纠正‘四风’要从点滴做起,由浅入深、由易到难、循序渐进,一个阶段一个阶段地抓,坚持数年,必见成效。”
       网站介绍道,十八大以来,中央纪委不断地在重要的时间节点上提出明确的要求,从禁止公款吃喝,到中秋国庆节前提出的月饼禁令,再到贺年卡禁令和最近刚刚提出的严禁用公款购买赠送烟花爆竹、烟酒、花卉、食品等年货节礼,可以说是越来越严,制度的篱笆扎得越来越密。
       今年4月8日,中央纪委网站推出“纠正‘四风’监督举报直通车”专题,截至5月2日,中央纪委党风政风监督室通过网站“‘四风’问题举报窗”收到各类举报近2万件,是“民情上达”的真实写照。
       不仅如此,中央纪委采用“真点名真曝光”原则,对每例违纪违法案件点名道姓。无论是省部级领导还是基层村干部,都一律实名曝光,通报全部具体到人、具体到事、具体到处分结果,形成了有力震慑。
       从黑龙江喝死陪酒人的原副省级干部付晓光,到内蒙古那些坐公车“拍马”的领导们,如果早点领悟到这一点,早点摒弃侥幸心理,就不会活活“撞枪口”上。
       第六板斧:信任不能替代监督,正人先正己
       5月9日晚间,中央纪委第四纪检监察室主任魏健被通报因涉嫌严重违纪违法,接受组织调查。这是十八大后,中央纪委首个予以公开通报落马的监察室办案人员。
       魏健的落马让人不得不与中央纪委新设立的纪检监察干部监督室相联系。
       此前,纪检系统的“灯下黑”现象一直备受关注。
       在今年全国两会的6次谈话中,王岐山反复提及“打铁还需自身硬”和“信任不能代替监督”。他一直在思考“如何解决谁来监督纪委”的现实问题。
       今年4月12日,中国科协党组书记、常务副主席申维辰落马。申维辰是今年被调查的首个正部级高官,也是首位落马的十八届中央纪委委员。
       申维辰之前,近年来,已有王华元、李崇禧、金道铭三位原省级纪委书记落马,纪检干部腐败问题成为纪检系统自肃的当务之急。
       在此背景下,今年3月17日,中央纪委公布了新一轮内设机构调整方案,明确设立纪检监察干部监督室。
       纪检监察干部监督室有两项职责:一是监督检查纪检监察系统干部遵纪守法、遵守和执行遵守和执行党章以及其他党内法规,遵守和执行党的路线方针政策等情况;二是按照管理权限受理有关纪检监察干部违纪违法问题的举报,进行线索初核及案件审查工作等。
       中央纪委副书记陈文清曾介绍,“增设纪检监察干部监督室,就是为了加大对纪检监察干部违纪违法行为的查处力度,加强对纪检监察系统自身的监督,落实王岐山同志提出的‘对自身的监督必须更加严格,执行纪律必须更加刚性’的要求,防止我们队伍内部出现‘蛀虫’,及时把‘害群之马’清理出去。”
       干部监察室编制30名,设4个处,由中央书记处书记、中央纪委副书记赵洪祝直接分管。
       明确由中央纪委第一副书记赵洪祝直接分管这一新设立的机构,透露的意味是“中央纪委将加强内部监督,加强对监督力量的再监督”。
       不到2个月,中央纪委清理了第一只“害群之马”。
       第七板斧:剥笋子
       2013年12月6日,中央纪委网站发布消息,江西省人大常委会原副主任陈安众涉嫌严重违纪违法,接受组织调查。
       今年3月22日,江西省原副省长姚木根因涉嫌严重违纪违法,被通报接受组织调查。
       两个多月后,6月3日,江西省委常委、秘书长赵智勇因涉嫌违纪,被中央免去其江西省委常委、委员职务。不久后,他的江西省委秘书长职务亦被免去。
       随着时间的推移、调查的深入,今年7月8日,曾任江西省委书记6年的“大老虎”苏荣落马。
       3名副省级在半年内先后落马,至少可以判定,该书记“用人”存在“失察”。
       关于“剥笋子”,苏荣或为一例。
       
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反腐录入编辑:陈良飞
评论(1) 追问(3)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