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选 时事 经济 思想 生活 我的订阅
报料 登录 注册
热新闻

首页>思想市场

国际思想周报 | 齐泽克也抄袭?

澎湃记者 谢秉强、李丹

2014-07-14 17:28 来自 思想市场
《经济学人》论佩里·安德森与苏格兰民族主义
       苏格兰独立运动正在如火如荼地展开。本周,英国《经济学人》杂志发表题为《苏格兰民族主义:事态何以至此?》的文章,认为历史力量、北海石油和心不在焉的政客这三因素把英联邦推到了危险的境地。
       在小标题为“撒切尔夫人的孩子”的章节中,《经济学人》指出,苏格兰民族主义的背景中潜伏的是对英格兰的怨恨,但其前景不是大刀和圆盾,而是社会主义的教条。
       《经济学人》认为,苏格兰分到了英帝国不相称的成果,并遭受了去工业化的苦痛。钢厂和船厂数量下降,好战的工会和狂热分子试图通过斗争来拯救它们,而苏格兰政治也摇摆到左边。虽然同样的极化也发生在英格兰和威尔士北部,但苏格尔的特殊之处是,它与上升的苏格兰身份认同相结合,形成一个新的民族主义故事:人们认为,苏格兰之所以与英格兰不同,是因为它更左,而只有独立才可以提供苏格兰人想要的社会民主。
       该理论由佩里·安德森(Perry Anderson)和汤姆·奈仁(Tom Nairn)等民族主义理论家提出,盛行于20世纪六七十年代。《经济学人》称,相信这个理论的人同样也倾向于一种“对英国的马克思式讽刺”,甚至一度很有前途的英国劳工运动也对此深信不疑。但是该理论没有考虑到频繁移民和文化解放等因素,而它们事实上早已重塑了英国社会。《经济学人》最后讽刺说,“不过,对于民族主义者来说,它很方便,所以才能持久存在。”
       
德国“比勒菲尔德学派”创始人魏勒去世,哈贝马斯发文悼念
       5日,德国当代著名社会史学家汉斯-乌尔里希·魏勒(Hans-Ulrich Wehler)在德国城市比勒菲尔德(Bielefeld)去世,享年82岁。
       魏勒是德国“比勒菲尔德学派”的创始人,以他为代表的社会史学家曾力图将历史与社会科学融合成“历史社会科学”。1975年,他与人合著《现代化理论与历史》,从社会史学的角度对基础社会学理论与现代政治学理论进行了总结与批判。
       魏勒出生于1931年,是哈贝马斯的挚友,两人在理论上相互影响。8日,已是85岁高龄的哈贝马斯在《法兰克福汇报》上发表题为《一代人的声音》(Stimme einer Generation)的悼文,深切怀念这位好友,并称他是“时代的先声”、“德国思想史上的巨人”。
       
齐泽克也抄袭?
       据美国《新闻周刊》报道,9日,博客作家Steve Sailer撰文指出齐泽克写于2006年的一篇书评《恳请重返延异》(A Plea for a Return to Differance)可能存在抄袭。这篇文章是齐泽克对凯文·麦克唐纳(Kevin MacDonald)的《批评文化:20世纪犹太知识分子与政治运动的演化分析》一书的评论,曾发表于美国著名杂志《批评探索》(Critical Inquiry)。同一天,一名叫Deogolwulf的网友在博客上发布了对齐泽克文章相关章节的分析,认为它抄袭了斯坦利·霍恩贝克(Stanley Hornbeck)对麦克唐纳的评论,并称齐泽克偷窃了别人的思想。
       从Deogolwulf张贴的9段齐泽克与霍恩贝克的文章段落对比来看,齐泽克文确实存在明显抄袭,而全文没有任何一处提及斯坦利·霍恩贝克的名字。
       齐泽克对抄袭指控做出了迅速反应。12日,他投书左翼新闻网站critical-theory.com,回应说,当时他在写作有关德里达的文章时,一位朋友告诉他麦克唐纳的理论,他便请这位朋友发一份简述给他,该朋友向他保证可以自由使用这份简述。齐泽克在声明中表达了歉意,说自己并不知道这位朋友发给他的大多是从霍恩贝克评论麦克唐纳的书里抄来的。不过他认为这几段有问题的文字只是纯资料性质的,与他自己的理论并无瓜葛,因而说不上是“窃取思想”。在声明最后,齐泽克称:“尽管如此,我还是为此事表达深切的歉意。”
       
小保方晴子学术造假案:日本女性科学家的尴尬
       最近,日本的小保方晴子论文造假一事有了新进展。2日,《自然》杂志发布了小保方和其他作者宣布正式撤回两篇被指造假论文的声明。
       小保方急速蹿升却又突然坠落的职业生涯在日本引发强烈反响。今年1月,她在《自然》杂志发表了世界首例有效制作STAP细胞的论文,曾被传媒视为首位日本女性诺贝尔奖得主的有力人选。但因受到许多质疑,小保方所在的理研所经三个月调查后,指责她捏造数据、篡改图像和剽窃。
       据《纽约时报》报道,女性研究人员在日本面临着尴尬处境。在日本,只有七分之一的高校研究人员是女性,这个比例是发达国家中最低的。而新闻媒体迫切希望写出一个女科学家成功的故事,便把小保方吹捧成某种学术偶像,“和日本众多矫揉造作、转瞬即逝的女性名人没什么两样。”前往她的实验室探访的记者发现,“墙刷成了粉红色,装饰着卡通人物。电视画面的重点是她的假睫毛,还有身上那件虽说不太实用但很惹眼的宽袖围裙。”
       小保方事件后,女学者在日本的处境可能将越发尴尬。
       
德国最后一座列宁像
       德国东部城市什未林(Schwerin)的列宁像被认为是德国的最后一个列宁像,苏维埃风格,建造于1985年,即东德共产党垮掉的前四年。铭文上写着“土地上的法令”,因为列宁曾说工人是土地真正的主人。
       愤怒的红油漆字迹出现在了列宁像脚下的路上,用德语写着“列宁还留着”。今年是柏林墙倒塌25周年,但是很多人还挣扎于是否要纪念前共产党。
       列宁像究竟代表着什么?什未林市长认为这个问题值得争论,她支持塑像留下。2007年时,什未林市支持保留列宁雕像的人表示,拆除这一雕像等于“将德国历史上的一页撕毁”。
       然而反对的人们也在行动,组织者是Alexander Bauersfeld,曾在前东德被关押为政治犯。三周前,他们给列宁像戴上头罩三小时。Bauersfeld说这么做是为了使列宁看起来像一个犯人,从而提醒人们他犯下的罪行。这些人不能接受塑像的保留。
       还有更多人对列宁像情绪复杂。东德西德统一以来,仍有太多的创伤存在。很多前德国民主共和国的公民不能获得与德国西部一样的平等待遇,而且他们的历史被剥夺了。
       
英国监控立法
       本周,英国拟紧急立法,允许警方及安全部门在未来两年中继续从互联网和电信运营商处调取顾客通信记录。“棱镜门”阴影未散,该法案的出台无疑引发争议。欧洲开放权益组织则公开谴责这一法案,认为其不但侵犯了公民隐私权,还开创了危险的先例,“政府只要意见与欧洲法院不符,就将原来的规则改头换面重新立法。”社交媒体上也有人质疑法案是另一张“偷窥许可证”。
       《金融时报》社评认为:“所谓国会‘紧急立法’的戏剧性用词也令人不安。2005年伦敦爆炸事件之后,托尼•布莱尔政府犯了个严重的错误:狂热地呼吁对恐怖主义疑犯定罪前最长关押90天,由此制造了一种道德恐慌气氛。卡梅伦似乎并不总是能够从布莱尔所犯的错误中吸取教训。上个月,他对议员们说,占领伊拉克和叙利亚大片地区的圣战主义者‘也在计划来到这里袭击我们’。然而,并没有迹象显示这样的威胁已经出现。”
       
英国少数族裔婴儿潮
       本周《金融时报》发文指出,由于移民,英国的出生率从2001年上升了22%。新的一代继承了英国不断变化的人口特征。出生在英国的半数婴儿拥有一个外国母亲。一个东伦敦的唱歌课程吸引来了“一个白人英国人,两个黑人英国人,四个东欧人,一个西非人和一个伊拉克人”。当这些婴儿长大了,少数族裔的概念也许将不复存在。
       
伊斯兰国的野心
       本周,巴基斯坦恐怖组织Tehreek-e-Khilafat and Jihad宣布悬挂伊斯兰国的旗帜,成为中东地区以外、首个向伊斯兰国组织宣誓效忠的“圣战”组织。专家认为,在巴恐怖组织率先宣布效忠后,接下来将会有 更多恐怖组织投奔伊斯兰国。伊斯兰国打破了民族国际的限制,通过宗教和圣战进行扩张。
       让我们继续关注伊斯兰国。ISIS称五年内 “伊斯兰国”的国土将包括整个中东,非洲东部、中部和北部,欧洲的伊比利亚半岛、黑海东部、南部和西部,亚洲中部和西部(包括印度大部甚至是中国西部地 区),其“终极控制区”面积比历史上的阿拉伯帝国还要广大。目前,“伊斯兰国” 已经控制了叙利亚和伊拉克的大片土地,让一百年前划定的两国边界不复存在。从“伊斯兰国”发布的领土远景图来看,巴格达迪的梦想是在复制一个7世纪时期的 “阿拉伯帝国”。这会打破将近一千年里的世界格局,引发更大规模、更加长久的动荡。
       战火在持续,有消息称,他们目前控制的地区,在面积上已经大于英国。
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国际思想周报录入编辑:谢秉强
热追问

流浪在北京

齐泽克算不算在世的最伟大的哲学家?
2014-08-14 15:38我来答 关注

流浪在北京

齐泽克算不算在世的最伟大的哲学家?
2014-08-14 15:38我来答 关注

copy cat

如果齐泽克是当世最佳,这让哈贝马斯、乔姆斯基、詹姆逊和吉登斯情何以堪?
齐泽克无疑是当今思想界里最会写段子的,是段子手里最具思想的,人称“乔姆斯基与Lady Gaga的结合体”,国民岳父、作业本、大眼等人在他面前简直是弱爆了。
分享个他的段子:
丈夫想和老婆滚床单,老婆说,我现在偏头痛,不能滚。这是故事的开头。“偏头痛”是能指,“老婆不滚床单”是所指。故事继续:丈夫来气了。第二天老婆想滚床单,丈夫说,我现在偏头痛,不能滚。能指不变,所指是“丈夫不滚床单”。后来老婆说,我现在偏头痛,滚床单吧,让它缓一缓。所指变为“老婆要滚床单”。最后,老婆说,我现在偏头痛,干脆一起喝杯茶,败败火。所指成了“老婆要喝茶”。能指转了一圈,所指变了四变。于是你就理解,网上谈改革的人吵成一锅粥,因为用的是同一个能指“改革”,但有人想的是滚床单,有人想的是喝茶。
“能指”和“所指”皆是符号学概念,齐泽克在对拉康理论的大众化解读和普及方面的功绩无人能及。
此外,在苏联解体、理论界左派式微的背景下,这位激进的左翼学者在欧洲思想界重新扛起马克思的大旗,也给国内的左派打了一针强心剂。
哦,对了,齐泽克还有个副业叫影评人,娶了个比他小30岁的模特妻子。如果给当代思想家的知名度和流行度排名,齐泽克毫无疑问全球第一。
2014-07-14 09:42回复
查看此问题的另外1个回答
评论(0) 追问(3)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