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选 时事 经济 思想 生活 我的订阅
报料 登录 注册
热新闻

首页>私家历史

如是我读︱黑帮地图:旧上海的黄赌毒偷盗

彭颖

2014-07-14 17:54 来自 私家历史
在旧上海各行各业都是有门道讲究的,也各有帮派管辖。他们势力庞大,遍及城市各个角落。在上海滩闯荡,必须熟识黑帮势力地图。

       若是时光倒退80年,初来上海滩闯江湖的人心里要有“三张地图”。一是普通的上海城区地理地图;二是租界势力地图;三是混上海滩必须熟识的“黑帮势力地图”。在半殖民地半封建社会形态下的旧上海,后两张地图更为重要。无论你是身份高贵的驻沪使者,还是卑微的一介草民,甚至是流落街头的乞丐,囊括社会各个行当,遍及城市各个角落,在旧上海都是各有门道讲究的,也各有帮派管辖。若你不熟记于心,在江湖上生存将是无尽的险滩恶浪。
       
人贩霸
       贩卖人口在旧上海有很长的历史,共有两种方式:一种专贩男孩,暗语叫“搬石头”;一种专贩女孩,暗语叫“摘桑叶”。男孩往往被卖去做苦力,女孩就要沦落为娼妓。
       当时做此买卖的人贩霸有三大势力。一大势力范围是公共租界的尤阿根,曾任公共租界老闸捕房刑事股总探长,也参加过青红两帮,有徒弟5000多人。他们将女孩拐卖到公共租界的福州路会乐里高等妓院(俗称“长三堂子”),有的卖给福州路状元楼宁波饭店后面的十几家宁波妓院, 还有的卖给福州路、浙江路、广西路口一带的低级妓院。
       还有一大势力是法租界法捕房的任文祯,此人是杜月笙的学生,有徒弟1000余人,他的后台是法捕房刑事科长范郎打。他们往往将女孩卖到黄金大戏院后面爱来格路(现柳林路)褚家桥一带,以及东新桥宝裕里、宝兴里等处的数十家二等妓院,俗称“幺二堂子”;有的被卖给爱多亚路(现延安东路)、朱葆三路(现溪口路)到郑家木桥福建南路一带靠法租界一边的低级妓院,专门接待外国水兵,俗称“咸水妹”。
海上闻人黄金荣、杜月笙

       还有更为险恶的势力是“国际护照贩”,就是人口贩子用“贩黄鱼”(因被贩卖人都挤在船舱里,像被捕的黄鱼,故俗称“贩黄鱼”)的方式诱骗去葡萄牙后转往法国,男的被迫出卖石刻,受他们剥削的女孩被他们带到法国马赛、尼斯等地去跳小脚舞。
       说起黑帮中的“黄”就不能不提十六铺的花烟间,旧时黑帮中有一首打油民谣:“约约乎,皮老虎;小东门,十六铺,跳只老虫再摆渡。”说的就是宝带门、小东门一带,酒楼妓馆、烟窟赌场聚集。妓院也分三六九等,头等为“书寓”,相当于艺妓,能弹会唱,只陪酒不留宿,有些甚至被尊称为“先生”;二等为“长三”,妓女七成能喝酒,陪酒三块,茶围也三块,所以称作“长三”;次等为“幺二堂子”,最低级的就是“花烟间”了,也被称作“钉棚”、“楼凤”。从清朝末年就有记载一种在十六铺十分盛行的“跳老虫”现象。这种“老虫窠”妓院,在表面上亦称“烟花间”,门口挂有一种小油灯,妓女们坐在门口唱着《十杯酒》等小曲儿,不断向路过的人打着招呼,一旦有人有意停留,她们立即一拥而上,把那个人像俘虏般擒上楼去。
       无论是花烟间还是老虫窠,在鱼龙混杂的上海滩,贩卖鸦片才是他们真正赚钱的大生意,因此妓院老板常常与黑帮联合,一个做掩护,一个负责运货。因此那时上海滩的妓女都有个不成文的规矩,流行结拜“十姐妹”。所谓“十姐妹”并非都是女的,而是九个妓女加一个男的或十个妓女加一个男的,这个男的必是黑社会中的人物,妓女与其结拜,就是为了求得他们的一些庇护。
        
赌场霸
       说到黑帮势力,自然离不开赌。早在20 世纪初上海就具备了各种高端的赌博形式,比如在公共租界设立“跑马厅”,每年春秋二季举行赛马;还设立“明园跑狗场”;法租界里则设立“逸园跑狗场”和“回力球场”等。黄金荣、杜月笙都借用了赌场敛聚财富,勾结帝国主义在法租界公开设立俱乐部,其实就是变相的赌场。那时最著名的俱乐部是福熙路(延安中路)181号,其次是褚家桥申吉里及东新桥宝裕里。
       上海沦陷后,静安寺以西部分公共租界越界路段变为既不归属租界当局,也不受制于中国政府的无人管辖地区,一些外国报纸称此为“Bad Land”(歹地)。于是大批汉奸云集该地,先后开设六国饭店、绿宝俱乐部等赌场, 由黄金荣徒弟沪西大流氓朱顺负责保护,后迁移到南市九亩地。
       地处法租界福煦路(今延安中路)181号的“181总会”,是当时上海最著名的赌场之一,占地二十余亩,为英国维多利亚风格洋房。据说曾经是上海汇丰银行第二任买办席正甫某个孙子的住宅,后来家道中落变卖给了黄金荣。181总会对外号称是三鑫公司的职员俱乐部,实际上是上海最大的赌场。里面招待很周到,不光派发车钱,还无限量提供免费饮食、酒水、香烟甚至鸦片,三楼还有会客室、卧室和土耳其蒸气浴室。这里实施会员制,几乎全上海的富商巨绅、达官贵人和各大银行、洋行、钱庄、公司的高层都是会员,会员数以万计。其中大约10%的人拿的是“特别会员证”,都是沪上最重要的人物,受到181总会的特别接待。许多上海世家子弟也在这里败光了家产。
       
烟毒霸
       旧上海流行的烟毒有鸦片和白粉两种,鸦片有四等:一是所谓“大土”,即印度出产的, 是英国从印度运来的;二是“云土”,是云南军阀强迫农民种植罂粟,通过走私运到上海出卖的;三是“川土”,是四川出产的;四是“蒙疆土”,是内蒙古出产的。白粉即海洛因等,大多由日本人利用军舰运入。旧上海规模最大的贩卖鸦片机构,有“土行”、“燕子窠”等,都集中在法租界,由黄金荣、杜月笙等勾结帝国主义和军阀经营。
       黑帮抢烟的过程江湖上分为“挠钩”、“套箱”、“硬爬”三种。
       旧上海烟商为避开军营与关卡,偷偷将鸦片装袋,在吴淞口抛入江中,待江水退潮后再用舢板小船将鸦片捞出。而当时的流氓烟霸们以贼制贼,在烟商将鸦片投入江中之后,在岸边预先埋伏的人就顺势用竹竿挠钩将烟土拖上岸,这就是江湖上俗称的“挠钩”。
       “套箱”则是另一套偷梁换柱之道,抢烟流氓预先布下眼线,在烟商将鸦片分装煤油箱之后,将木箱迅速套在煤油箱之外,这样就驾着马车堂而皇之地偷走了烟土;而“硬爬”是指那些势单力薄的流氓拦路硬性打劫单身烟客,以打闷棍、谋财害命来抢鸦片烟。
       当时谙熟这一套的是横行一时的“大小八股党”。“大八股党”纵横英租界,“小八股党”独霸法租界。
       
扒窃霸
       扒窃霸是上海黑帮根深蒂固的一种组织,他们在上海的活动地点主要是电车、公共汽车、火车站售票处、珠宝店、绸布庄、百货公司、大戏院等处。扒到的钱物要存放三天才能处理。每天接头地点是八仙桥小菜场西首,现金陵西路朝北的黄全茂酒店, 时间是晚间8时到10 时。
       该组织共有500多人,分“细窃”与“粗窃”两种。“细窃”是特等扒手,七岁起就开始受训练,分男女两组,超级扒手称“小山爷”。这组织内的纪律很严,加入后不能退出,违者即遭杀害。升为“小山爷”后,经常调往苏州、杭州、南京、北平、太原、广州、汉口等地做扒窃勾当。
       公共租界捕房的大头目陆连奎、刘绍奎等,法租界的金九林、吕竹林、翁老四等,都与这个组织有关。
       
码头霸
       恶霸中剥削最残酷的是“码头霸”,他们靠剥削劳苦民工的体力为生。初来乍到旧上海,最容易蒙份差事的就是码头搬运工,因为都是临时雇佣性质,并无任何保障,劳动强度极大。每件货物最轻的200斤左右,最重的超过600斤,每件搬运费1角到2.5角不等,其中还要缴纳60%给码头霸。如果一旦生病停工,不仅没有收入,连生命也无保障。
       除了剥削工人,码头霸还有更多行道聚敛钱财。有一种手法是利用码头木板提前做好手脚,小偷潜伏在舢板下,趁旅客上下船的当儿,就将行李偷走。偷来的财物自然还要和码头霸主分赃的。当时大的码头霸主有3个,都有100人以上的徒弟。一个叫沈关生,绰号“大刀关胜”,是杜月笙的徒弟。他依靠剥削码头工人发财致富,在永嘉路丁家弄建了别墅,同时还拥有许多房地产;第二个叫李茂龄,浦东日商三井煤栈的汉奸码头恶霸,拜顾竹轩为师,在敌伪时期发了大财,建茂龄别墅在永嘉路,至今仍可寻见岳阳路上后拆除重建的“茂龄新村”;第三个叫张春宝,绰号“码头春宝”,是苏州河内河码头的霸主。
       
其他恶霸
       除之上的“黄、赌、毒、偷、盗”之外,还有一种最普遍的黑道手段,就是“缴”,强占社会公共资源后,强行向劳动人民征收重费,所有的劳动所得大部分都要归这些恶霸所有。
粪霸
       旧社会有卫生设备的房屋比较少,特别是上海的石库门,每家每户都用马桶。每天清晨4时到8时专门有人拉着粪车到各个里弄去收马桶。这些被雇佣来的工人将粪车装满后,拉到粪码头出售给粪船农民,他们的老板就是当时公共租界和法租界的“粪霸”,即“包粪头”。
       “粪霸”向租界政府承包后,自己拥有上千辆粪车,他们每月只支付给工人拉车费8元,再除去承包金,还有给巡捕房的一些打点小费,每月可净赚1~1.2万元。法租界的粪包头是黄金荣的情妇,叫阿贵姐。1930年病死后,由她的第三子马鸿根,绰号“马老三”继任,获利丰厚,在平济利路(现济南路)置有大批房产。
渔市霸
       上海靠江面海,每天都有几十艘的渔船从舟山群岛载鱼而来,在1934年以前,上海生鲜渔市场集中在小东门法租界一带。渔船先在小东门鱼行码头卸货,再批发给“上海冰鲜业同业公会”统一分配给小东门地区各鱼行。每天清晨3时至5时,上千鱼贩都集中在小东门鱼行码头等待批购,再运至市内各菜场出售。几家大鱼行老板结成一伙控制鱼市交易,一面同舟山群岛的渔霸结拜弟兄,垄断鱼货来源;一面勾结租界势力,操纵鱼货销售,从中牟利。
小东门码头也是黑帮势力范围。

       这一势力的头目是“上海冰鲜业同业公会”的黄振世,他本系无业流氓,拜黄金荣为师。当时几家大鱼行老板以及全市菜场渔贩,大都也是黄金荣徒弟。黄振世从渔霸起家,一跃而为小东门的红人,在法租界福履理路(今建国西路)置有洋房别墅一栋。
菜场霸
       连人民生活最离不开的菜场也被恶霸控制,当时几乎所有菜场都有菜场霸坐镇,垄断摊基,所有只要前来卖菜的农民都要缴纳“入场会费”。租界当局规定:“法租界露天菜摊每月交2.5元,进入水泥菜场的菜摊每月3元。”
       旧法租界有个徐海涛,是杜月笙的徒弟,勾结法租界公董局垄断了法租界各菜场的好摊基照会,一人独占菜场照会30多张,在其他租界菜场也执有照会100多张。他控制上海大部分的菜场摊基照会,每月光转租费再加上收取各种打点好处费,可净得700元以上。因徐海涛的恶行,新中国成立后他被判处有期徒刑7年。
人力车霸
       人力车是旧上海的主要交通工具之一,可旧上海几乎全部人力车都控制在黑帮手中,所有想要入行拉车的人,都必须取得租界政府规定的“人力车照会”,也就是我们今天的营业执照。当时有“大小照会”之分,“大照会”在华界及英、法两租界都可通行,“小照会”只能通行于华界。“小照会”每天车租6角,“大照会”每天1元。如果人力车夫每天拉不到足够的钱付租,积欠3天就被取消租车资格,甚至遭受毒打。
       当时人力车霸主的大头目是顾竹轩,号称手下有8000人力车夫;在旧法租界有个人叫金九林,同时他也是法租界巡捕房刑事科强盗班探长,有徒弟3000人。在陕西南路步高里后面空地上有车多辆,对人力车夫进行残酷剥削,还养有打手数人,经常毒打苦力。
        
(本文摘自《上海故境:1842—1952上海发现之旅》,彭颖著,北京大学出版社2014年版。)
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上海,黑帮录入编辑:饶佳荣
评论(2) 追问(0)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