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选 时事 经济 思想 生活 我的订阅
报料 登录 注册
热新闻

首页>运动家

郎朗:勒夫曾告诉我他没压力,我和多明戈看球立场不同

澎湃新闻记者 马作宇

2014-07-14 14:24 来自 运动家
作为一名资深巴萨以及梅西的球迷,没能在现场看到阿根廷夺冠,令郎朗有些难过。在他看来,本场比赛踢得并不酣畅淋漓,很难找出一首合适的乐曲来形容。而他身边的世界三大男高音之一的多明戈支持德国,“泾渭分明”的两人只能自顾自关注比赛了。
图为:朗朗与德国队主帅勒夫的妻子合影。

       今天凌晨,注定是全世界亿万球迷的不眠之夜。马拉卡纳球场星光璀璨,耀眼的不仅是双方的球员和教练,众多国家政要、文体明星和艺术家纷纷来到里约热内卢,见证这个伟大的时刻。
       在众多名人之中,我们也有幸捕捉到了来自中国的身影——著名钢琴艺术家郎朗。受邀参加里约热内卢音乐会的郎朗,作为资深球迷也来到马拉卡纳观看了这场巅峰对决。而和他一起看球的是世界三大男高音之一的多明戈,以及德国队主帅勒夫的妻子。
       比赛结束后,郎朗第一时间接受了澎湃新闻的独家专访。这位钢琴家在聊起足球时,甚至比谈音乐更加兴奋。2006年德国世界杯,郎朗就受邀和多明戈一起参加世界杯官方组织的音乐会,这也是他第二次和多明戈在世界杯的舞台上合作。作为古典钢琴家里最铁杆的球迷,郎朗希望有机会将中国的乐曲带到世界杯的舞台。当然,他更希望能亲自见证梅西捧起世界杯。
和多明戈“立场”不同,阿根廷队换人存在问题
图为:朗朗与多明戈今天坐在一起看球,但只可惜两人支持的球队不同。

       澎湃新闻:到现场观看世界杯决赛,有什么不一样的感觉?
       郎朗:非常过瘾,但是看得很累。因为整场比赛激战了120分钟,时间特别长。但是在回来的途中,欢庆的人群也不是特别多,主要是因为巴西最终只拿到了第四名。在巴西举办世界杯,但是决赛没有巴西队,在此之前我是不敢想象的。虽然阿根廷来了非常多的球迷,但是因为最终德国队夺冠,所以现场的气氛也不是非常热烈。
       澎湃新闻:您怎样评价德国和阿根廷之间的巅峰对决?
       郎朗:今天这场比赛很精彩,是一场强强对决。场上所有的球员都拼到了最后一刻,但是能看出所有的队员都很疲劳。不管是德国队还是阿根廷队,他们的跑动速度都不快。包括阿根廷的核心梅西,在场上他的意识依然非常好,但是感觉到最后阶段他的体力有些问题,已经跑不动了。
       澎湃新闻:作为一个阿根廷球迷,你觉得球队输在了哪里?
       郎朗:在现场看球能够看到很多细节。在比赛的最后阶段,德国队的“小猪”施魏因斯泰格已经在地上“打滚儿”了。其实我很希望这两支球队能踢到点球大战。
       德国方面,113分钟时格策的那个进球确实很精彩,主帅勒夫的确用兵如神。替补上场的格策就像是球场上的“新鲜血液”,给德国队注入了动力。那个制胜的进球,其实并不算是阿根廷的防守失误。在我看来,就是体力充沛的格策把握住了机会撕破了阿根廷已经疲惫不堪的防线。而阿根廷最后的换人并不理想。虽败犹荣,也赢得了球迷得尊重。
       德国人在球场上踢球,就像高手在下棋一样,几下就能杀到对方半场。我不能说阿根廷人在决赛中踢得不好,但是他们确实没有办法抵挡德国得团队足球。
       澎湃新闻:作为梅西的球迷,你觉得梅西的表现达到你心里预期了吗?
       郎朗:我一直很喜欢梅西,我认为他是足球场上最神奇的球星。你完全预测不到他会怎么踢球。他就像一位球场上的谋略家。其实在格策进球之后,我是很希望梅西也能进一个球将比赛扳平拖入点球大战的。但是,最后的任意球还是没有踢好,梅西今天并没有完全发挥出自己的水平。
       其实,相比于马拉多纳和贝利,梅西只差一个世界杯了。看到梅西在得到金球奖的时候黯然神伤的表情,我还是很为他感到惋惜的。但是足球就是这样,其实结果并不是那么重要,应该尽量去享受比赛的过程。
       澎湃新闻:与多明戈一起观看世界杯比赛时,你们都聊些什么?
       郎朗:多明戈也是一位铁杆球迷。不过,他是皇家马德里的球迷,而我喜欢巴塞罗那。所以我们算是“道不同不相为谋”。在赛前,多明戈就说过他认为德国队一定会拿冠军。我们都非常专注在比赛,所以比赛时没什么交流。
曾和勒夫短暂交流,“小猪”私下非常喜欢艺术
       澎湃新闻:据说你和勒夫私交不错,在你看来,勒夫对于整支德国队的作用有多大?
       郎朗:勒夫的心态非常好。今年三月份,我在德国巴登巴登见到过勒夫,我们还进行了短暂的交流。勒夫告诉我,对于本届世界杯,他并不会给球员很大的压力。而且他也在这次比赛中使用了很多年轻的队员。所以在出征巴西前,德国人并不看好这支德国队。
       澎湃新闻:在德国队中,有没有让你影响深刻的球员?
       郎朗:在德国队里“小猪”施魏因斯泰格、拉姆、穆勒还有门将诺伊尔。这四名球员我非常喜欢,因为他们在场上得表现非常突出。拉姆是个出色的组织者,而“小猪”也是一个急剧杀伤力的球员。我和“小猪”也见过两次面,一次是和他一起参加一个德国的电视节目,另一次则是在拜仁慕尼黑的更衣室里。“小猪”是一个非常喜欢艺术的人,而且很喜欢音乐。不仅如此,“小猪”待人也非常友好,是可以成为“好哥们儿”那种类型的球员。
       澎湃新闻:您认为德国在问鼎世界杯后会建立起一个足球王朝吗?
       郎朗:在我看来,足球是圆的。很难有一直球队能蝉联冠军。这也是足球的魅力所在,如果都是由一支球队统治球坛,那看球也没有什么意思了。这也是为什么大家喜欢足球的原因。
       其实德国一直都是一支强队。可能中间确实有两三年的低潮期,但是从2002年以后,德国就已经在建立他们“德意志”的王朝,每次大赛他们都离冠军很近。只不过在今天,我们见证了他们捧起大力神杯。
《tico-tico》节奏太快,不能代表世界杯决赛
       澎湃新闻:对于巴西人来说,足球和音乐都是生活中不可或缺的,您如何理解两者的关系?
       郎朗:今天在现场的很多FIFA的官员和巴西人都去听了我和多明戈先生的音乐会。我能感受到巴西人对音乐的热爱。其实,足球能给音乐带来灵感,音乐对足球也是一样。
       足球是一项现场运动,双方你来我往,没有重复。每个球员根据对手的反应而制定策略,做出反应,这很像后来我跟不同的乐队和指挥合作,虽然乐曲可能相同,但我都会做出不同的反应去和对方碰撞,并且非常热衷于用这样的方式寻找灵感。
       澎湃新闻:如果让您有一首曲子描述巴西世界杯的决赛,您会选择哪一首?
       郎朗:这场比赛踢得很紧张,然后双方的防守都非常严密,这让比赛进行得也不是那么得酣畅淋漓,所以对于这场比赛,并不是那么容易选出一首乐曲代表他们。
       巴西世界杯官方歌曲《tico-tico》 的旋律本来最能代表南美的足球风格,但是在今天的比赛中用不上。因为《tico-tico》是一首欢快的曲子,但是今天的比赛非常紧张,而且两只球队的整体攻防速度都相对比较慢。另外,也有可能是因为梅西最终没有能够捧起世界杯,让我觉得伤心。
在里约音乐会专门演奏《春节序曲》
       澎湃新闻:这次巴西之行,在球场内外有遇到什么新鲜有趣的事吗?
       郎朗:今天在世界杯的决赛赛场上,我看到了很多中国的球迷。有很多我认识的中国朋友也专程赶到巴西看球。特别有趣的是,在现场你还能看到有一些球迷挥舞中国国旗。这也算是世界杯上的中国元素之一吧。
       所以在里约热内卢的音乐会上,我也专门演奏了《春节序曲》。这首曲子挺与国际接轨的,弹奏之后现场的反应也很好。我也希望能多将中国的元素带到世界杯上,让更多人了解中国文化。 
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世界杯,郎朗,梅西,音乐录入编辑:腾飞
评论(1) 追问(0)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