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选 时事 经济 思想 生活 我的订阅
报料 登录 注册
热新闻

首页>外交学人

金砖外交|四金砖国家学者谈金砖金融合作潜力与中国角色

澎湃新闻记者 王泳桓

2014-07-17 22:46 来自 外交学人

       圆桌嘉宾:
       阿德里亚娜•埃尔塔尔•阿卜杜努尔(Adriana Erthal Abdenur)
       巴西金砖国家政策中心研究员、里约热内卢天主教大学教授
       
       格奥尔基•托洛拉亚(Georgy Toloraya)
       俄罗斯金砖国家研究委员会执行主任
       
       伊丽莎白•西迪罗普洛斯(Elizabeth Sidiropoulos)
       南非国际事务研究所主任
       
       谈玉妮(Ravni Thakur)
       印度德里大学东亚研究中心副教授
       
       此次金砖国家领导人将重点讨论应急储备安排(CRA)和金砖国家开发银行事宜。来自巴西、俄罗斯、南非、印度的学者向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表示,如果上述机制真的如愿建立,那么国际货币基金组织、世界银行等金融机构就会面临更大的竞争,而这其实是一件好事。
       对于中国在金砖机制中的角色,他们认为,中国是为了向世界表明它是一个很好的多边主义参与者(包括在国际发展领域)。中国不仅要与其他崛起大国和发展中国家巩固良好的关系,同时也应避免让国际社会感到自己是一个孤独的、咄咄逼人的崛起大国。
包容性增长
       澎湃新闻:此次金砖国家领导人会晤的主题为“实现包容性增长的持续性解决方案”,为什么金砖国家要强调“包容性增长”?
       阿卜杜努尔(巴西):金砖国家都不希望单纯以经济的高速增长来定义所谓的发展,我们也不能以损害环境的方式来实现经济的增长。所有的国家都意识到应该更加合理地利用资源,并且采取行动来治理污染、环境退化等问题。这是我们发展的长远目标,同样也是人们幸福生活之所在。
       谈玉妮(印度):在全球化的背景下,我们有大量的证据可以证明经济增长与财富分配之间是不平衡的。像金砖国家这样的新兴大国从全球化中受益匪浅(尤其是中国),但这并没有给我们国内的人民带来更多的公平。尽管整体的贫穷程度确实是在下降,但我们也依然要照顾到那些最穷人口的需求。尤其是现在,经济的快速发展是以牺牲环境作为代价的,这也使得这些原本就深陷贫穷的人的处境变得更加糟糕。所以我们要提倡“包容性增长的可持续性解决方案”,但这不应该仅仅只是一个听上去很好听的口号,更应该成为一种势在必行的行动。
       西迪罗普洛斯(南非):尽管我们的经济有了大幅度增长,但国内的贫富差距并没有因此缩小,我们也没有完全消除贫困,在金砖国家中,巴西和南非的基尼系数是最高的。其实,增长不平等的问题不仅仅只是新兴大国面临的问题,同样也是发达国家面临的问题,这是21世纪全球面临的重大挑战。因此我们需要一种新的增长模式,不仅能够创造财富,同样也应该在那些社会不平等方面力求表现的更加公平。
       托洛拉亚(俄罗斯):发达国家和发展中国家在当前的全球经济、金融体系中地位是不平等的。金砖国家希望通过提倡“包容性”增长来开创一种更为公平的全球经济发展模式。
金融合作
       澎湃新闻:此次金砖国家领导人将重点讨论应急储备安排(CRA)和金砖国家开发银行,背后原因是?
       谈玉妮(印度):其中的一个主要目的就是希望能在世界银行(WB)、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等金融机构中获得与发达国家相比更为平等的权利,金砖国家也希望能在这些机构中获得更大的份额。在过去,WB和IMF往往决定着发展贷款和经济援助的流向,并且会对这些援助附上很多的限制性条件。如果金砖国家能够成立应急储备安排(CRA)和金砖国家开发银行,那么我们便能自己决定经济援助的方向,也能更好地迎合经济发展的特殊需要。
       阿卜杜努尔(巴西):在我看来,主要有这么两个原因。第一个原因是对布雷顿森林体系(IMF、WB)以及其他国际组织的缓慢改革感到深深的失望。第二个原因就是想弥补在工业、基础设施建设当中资金的不足。金砖国家想成立应急储备安排(CRA)和金砖国家开发银行其实也是希望能够建立一种新的机制来应对和规避全球性的经济危机。
       托洛拉亚(俄罗斯):应急储备安排(CRA)可以被看做是一个“迷你版”的IMF,它可以帮助金砖国家克服国际资本流动不稳定性问题。而金砖国家开发银行的职能则是为金砖国家中的重要经济项目提供资金,这样一来,金砖国家也就不需要通过由西方国家掌握的世界银行等金融机构给予支持了。
       澎湃新闻:如果应急储备安排(CRA)和金砖国家开发银行真的如愿建立,这对IMF、WB以及全球金融秩序意味着什么?
       西迪罗普洛斯(南非):在过去的70年里,全球性的金融机构在全球经济秩序中占据着主导地位,但以后不可能再继续维持“一家独大”的局面。这其实也反映了全球经济力量不断变化的平衡——很多的发展中国家,尤其是中国,拥有大量的资金储备可以进行投资,它们具备广阔的经济影响力。
       比如建立金砖国家开发银行和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这样的新兴且多元的金融机构,一方面表明了全球经济力量正在发生转移,另一方面也表明发展中国家要求在地区和全球机制当中拥有更多的选择。这些选择不仅可以为发展中国家带来发展机遇,同样也可以应对短期的经济动荡。它们是全球金融体系的一种补充,不过也需要我们投入更多的资金和资源。
       阿卜杜努尔(巴西):如果真的如愿建立,那么IMF、WB等金融机构就会面临更大的竞争。这其实是一件好事,因为这会迫使这些传统的金融机构进行创新,要知道这些传统的金融机构一直都存在着“制度惰性”(institutional inertia)的困扰。
       谈玉妮(印度):我也觉得,这将会加剧全球金融领域的竞争。当然,应急储备安排(CRA)和金砖国家开发银行的建立也不应该影响到那些原先就已经存在的金融组织所承载的功能。我相信整个国际社会有着广阔的空间可以让更多的银行来满足国家层面的多边借贷需求。
       托洛拉亚(俄罗斯):按道理来讲,应急储备安排(CRA)、金砖国家开发银行与IMF、WB是合作的关系,而不是竞争的关系。但到底会是何种关系,这还是取决于IMF和WB它们怎么看。
       澎湃新闻:有中国学者认为,上述两种机制是对IMF和WB的有益补充。您怎么看?
       西迪罗普洛斯(南非):我是很同意中国学者的这个观点。
       谈玉妮(印度):大体上来说,我也同意这种观点。正如我上面提到的,在当前的国际金融体系中,是有足够的空间来容纳像IMF、WB、应急储备安排(CRA)和金砖国家开发银行这些类型的金融机构的。
       澎湃新闻:金砖国家在成立应急储备安排(CRA)和金砖国家开发银行过程中面临哪些问题?
       西迪罗普洛斯(南非):首先,我们现在还不清楚是否所有的金砖国家对金砖国家开发银行所应涉及的范围和领域有了一致的共识。
       其次,在治理结构上,五个金砖国家是否在该银行中享有同等份额也并没有完全决定。在过去的两年里,上述这些问题都是被讨论的焦点。此次的金砖峰会很可能就其中的一些问题达成一个明确的共识。
       阿卜杜努尔(巴西):在这一过程当中,最大的问题是,成立应急储备安排(CRA)和金砖国家开发银行的努力会被其他国家认为主要是中国的倡议和行为。也正因此,中国需要保持细致的平衡,在成立应急储备安排(CRA)和金砖国家开发银行这一进程当中不仅要反映金砖五国的利益诉求,同样也应该体现真正的多边主义特点。
       澎湃新闻:除了金砖国家之外,其他的发展中国家又怎样从应急储备安排(CRA)和金砖国家开发银行获益?
       托洛拉亚(俄罗斯):其他的发展中国家可以在应急储备安排(CRA)和金砖国家开发银行机制成熟之后加入进来。他们能够获得经济发展所需的资金而不用担心有什么额外的附加性条件。
       阿卜杜努尔(巴西):理论上来说,其他的发展中国家也可以从中获得贷款用以基础设施建设,以实现可持续地、包容性的增长。长期以来,这些方面在国际货币基金组织、世界银行以及发达国家的援助中并没有得到足够多的重视。
       谈玉妮(印度):其他发展中国家可以从中获得贷款,并且这些贷款的利率要远远比世界银行或国际货币基金组织所设定的利率低得多,这是它们最大的获益。
政治合作
       澎湃新闻:金砖国家在未来有没有可能在政治上实现合作呢?
       托洛拉亚(俄罗斯):金砖国家本身就是政治性的,它是一个世界秩序改革者的联盟。
       阿卜杜努尔(巴西):事实上,金砖国家现在已经是一个在政治上有深度合作的组织了。不过在政策协调的立场上,金砖国家取得的成果有限。
       西迪罗普洛斯(南非):在一系列的金砖国家部长级会议以及其他一些国际会议中,金砖国家之间已经有了一些政治性的协调合作。不过考虑到金砖国家各自不同的国家利益和地区环境,深入的政治性协调合作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况且,俄罗斯、印度、中国这三个国家都坐落在欧亚大陆上,彼此之间也会有紧张和矛盾(巴西和南非并不想卷入这些矛盾当中),因此,我们应该在那些最容易达成协议的领域开展合作,这对金砖国家来说很重要。
       谈玉妮(印度):在政治上实现合作,我觉得还是有点远。因为这五个金砖国家并不具备共同的地缘政治利益,况且这五个国家也不是盟友关系。我们还是应该将重点继续放在经济议程上面,鼓励金砖国家间进行更多的经济交流,尤其是在中小型企业层面。
中国角色
       澎湃新闻:西方学者有种观点认为,中国之所以重视金砖国家的合作是希望借此成为一个全球性大国,你们怎么看?
       谈玉妮(印度):现在在西方学者中确实会有这样一种强烈的感觉,他们认为中国的GDP总量是金砖国家中最大的,因此中国希望能将金砖合作打造为一种可以追求中国偏好的国际议程的平台。还有一种观点是认为,中国将利用金砖国家开发银行以及金砖国家这样的一个平台来掩盖投资以及其他方面的真正利益。但是我想说的是,金砖国家未来合作的方向是由所有金砖国家来共同决定的,我们并不需要西方世界来教我们应该如何进行多边合作和安排。
       阿卜杜努尔(巴西):中国要想成为一个全球性大国的话,不会只是将自己归属于崛起大国的阵营当中。中国之所以加入金砖国家的行列,是为了向世界表明它是一个很好的多边主义参与者(包括在国际发展领域)。因此中国不仅要与其他崛起大国和发展中国家巩固良好的关系,同时也应避免让国际社会感到自己是一个孤独的、咄咄逼人的崛起大国,这对中国来说很重要。
       西迪罗普洛斯(南非):有一点是确定无疑的,中国和其余四个金砖国家会利用这个平台来获取支持,尤其是在那些具有特殊利益的全球议题上更是如此。比如,在俄乌危机发生的时候,澳大利亚从一开始就暗示俄罗斯可能不会被邀请参加今年的G20峰会,但是澳大利亚的这一立场显然没有得到金砖国家的支持。 
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金砖外交 中国角色 应急储备安排(CRA) 金砖国家开发银行录入编辑:杨小舟
评论(0) 追问(6)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