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选 时事 经济 思想 生活 我的订阅
报料 登录 注册
热新闻

首页>思想市场

赵一凡西行记 | 探秘怒江大峡谷(下)

赵一凡

2014-07-17 14:38 来自 思想市场
        赵一凡按:2011年我曾驾车2万公里,考察中国西部。2013年我又驾车2万公里,走遍西部12省区。回家整理日记,发现走过近130个地级州市,其中10个偏远地州,最难单车进入,它们分别是西藏阿里,云南怒江,四川阿坝,甘肃甘南,贵州毕节,湖南湘西,宁夏固原,内蒙阿拉善盟,青海玉树与果洛。于是便有一个系列报告:《中国西部生态掠影》。以下为探秘怒江大峡谷第六、七天内容。

Day 6: 多云间晴,六库-潞江坝-昆明620公里。
        连续一周,天气晴暖。感谢老天爷:它让我借助冬季枯水期,畅游怒江大峡谷。还要感谢牛师:他连续驾车4天,平均每天12小时,全程2千公里。
       8点上路,11点到潞江坝。老徐骑摩托来,带我们去香树村。春节将至,家家杀猪。老徐二叔家刚杀一头,摆了4桌,宾客盈门。姑娘嫂子轮番上菜,我等开怀大嚼。放下碗筷,向主人道谢,又去老徐家看香猫。       
       香猫咖啡原产印尼苏门答腊,当地人称鲁瓦克(Luwak),即由麝香猫吃下新鲜咖啡豆,经体内发酵,排出颗粒,漂洗晒干,遂成精品咖啡,国际标价每公斤上千美元。到了北京专营店,一杯也要500元。美国一家公司费时7年,寻找稳定货源,只能小批量引进。专家称香猫胃中发酵,去除咖啡豆苦涩,以致它酒香丰富,浓郁似糖浆。醇香口感在舌尖徘徊,回味绵长。
       

极品香猫咖啡
       
       老徐家8只果子狸,分隔养在2间兽舍中,爬上跳下。院中堆满了咖啡:一边是给果子狸喂食的鲜红咖啡豆,另一边则是小兽刚拉出的屎豆子:它们颗粒完整,色泽金黄,散发异香。老徐又为各人泡制一杯,大家叫好不迭。大明付了餐饮费,牛师驾车上路。时间紧迫,我也不再提惠通桥。
       晚6点到楚雄吃饭,与小李告别。牛师夜间行车,方寸不乱。8点半至昆明洪化桥,我住进君乐酒店。牛师带上大明,各自回家不提。
       
Day 7: 晴转多云,昆明-海口飞行970公里。
        连日缺觉,睡懒觉至早8点。下楼早餐,发现自助餐很棒:咖啡滚烫,点心精致,白粥米线俱全。回房间,围绕这一趟所发现的问题,试写一份小结。

江边荡秋千

       下午5点,牛师与大明来,带我去机场。7点登机,9点降落海口美兰机场,阴有雨。小民驾车来接,送我回到海甸岛家中。其后1周,我在分析资料、图上作业的基础上,补写考察结语,要点如下。
       第一,怒江开发,刻不容缓。怒江水资源丰富,国家早已谋划开发:1958年提交《怒江干流水力资源普查报告》,2003年国家发改委批准云南怒江中下游“2库13级”开发方案,预计总装机2千万千瓦。但工程未上马,即遭环保人士谴责,引发大范围争议。
       有鉴于各方批评,云南省主动让步,将原方案压缩至1库4级,即保留福贡马吉、泸水亚碧罗、泸水六库、保山赛格等4级电站。新方案兼顾民生、环保、发电、水资源利用,设计总装机710万千瓦,发电300亿度,相当于北京市70%的年用电量。然而争议10年后,怒江云南段开发,迄今无定论。在我看来,怒江水电开发,已是刻不容缓。试举理由如下:
       [1] 与美国比,中国的人均水资源,只有人家的七分之一。巨大悬殊下,中国人讲水资源利用,是否应该多一些主动性、紧迫性?中国人为自己,也为东南亚人民统筹考虑,是否也会比美国人、欧洲人想得更周全一些?
       中国命中缺水,越来越缺。可惜国人多不明白,今后中国最缺的不是石油天然气(可以花钱买),而是白花花的水!中国缺水之多,让邻居望而却步,也没有一个国家能分我们一杯水!有人提议调取俄国贝加尔湖的水,此说招来一片嘲讽,被斥为白日做梦。而我连续驾车穿越华北西北,体验严重缺水的8省区,它们是冀、豫、晋、陕、甘、宁、内蒙、新疆。这是什么概念?它等于半个美国缺水,没法种庄稼,或一半欧洲人不敢洗澡,也很少给牲口饮水。
       [2] 中国东南水资源,基本开发完毕。唯有青藏高原、川西滇西,保留下5条大江河,即雅鲁藏布江、金沙江、大渡河、澜沧江和怒江。其中雅江每年6千亿立方米流出国境,泛滥成灾。澜沧江与怒江的年径流量,合计也有1500亿立方米,几乎是3条黄河!今年南水北调中线1期竣工,年调水97亿立方米进京,建成后可调水130亿 —— 还不及怒江2个月的流量!
       出于环保考虑,国人保卫怒江,已有10年之久。可我一算账,怎么觉得亏大发了?其实中国位居三江上游,完全有能力建坝发电、发展旅游。大幅改善民生之余,还能帮助下游削峰减災,竖立仁慈大国形象。
       [3] 国人讲环保,确有道理,政府也从中获益良多。但不可聚焦一点,导致战略失明,忽略我们在国际大格局中的安全隐患。中国不是美国,我们也不敢硬套美国标准。人家的胡佛大坝、田纳西水利枢纽,早已屹立数十年。为何怒江一建坝,那些天天淋浴、一日冲咖啡N杯的老外记者就要嚷嚷呢?
       云南连续4年大旱,滇西农户损失惨重,这说明怒江建坝是大势所趋。换个角度看,云南若要走向东南亚,成为中印缅孟合作开发的主力军,也需要怒江的强大电力、充裕水源,以及国家大笔返还的资源税。一句话,怒江越早拦水越好,越早治理水污染越主动。若再研究10年,只怕悔之晚矣!       
       第二,怒江水电开发,可与史迪威公路齐头并进。
       怒江州毗邻缅甸,紧挨印度,它也是最靠近孟加拉吉大港的地方。1999年,四国人士签署《昆明倡议》,商讨发展大计。2013年5月,李克强总理访问印度,正式倡议中印缅孟国四国联手,开发国际经贸走廊。此语一出,即获印、孟、缅三方积极响应。对于云南怒江州,这可是千载难逢的大好机遇!云南马帮自古就在南方丝路上往返跋涉,怒江州更是滇藏交通的咽喉要道。还记得中国远征军当年在缅甸的鏖战记录么?       
       1942年日军攻占密支那,英军全线溃败。为掩护英军突围,第200师师长戴安澜英勇捐躯。新38师师长孙立人率部死战,救出英缅军第1师。而国军5万精锐,就此退入野人山。艰苦跋涉3个月,只剩下8千将士,抵达印度阿萨姆邦雷多镇,并与新38师一起,整编为中国驻印军。1942年底,为大举反攻缅北,史迪威将军决意抢修一条“中印公路”,即从印度雷多、经缅北密支那、直达昆明。1943年初,国军突破胡康河谷,重创敌第52、56师团。8月攻占密支那,全歼敌第18师团,毙敌2万余,终于联通了滇缅公路。
       
       中印公路,也称史迪威公路:它始于印度小镇雷多,经密支那,与滇缅公路相连。为了建造此路,史迪威调来美军2个工兵团、2个航空工程营。印度派出7万人,中国出动10万滇西民工,外加2万工兵和工程测绘人员。自1942年11月在雷多动工,到1945年1月全线通车,历时2年3个月。
       历史证明:中印公路是连接中印两国的战略通道,也是中国通向南亚次大陆的便捷桥梁。1998年,印度东北7个邦,共同签署了史迪威公路重建计划。1999年中印缅孟论坛成立,四国一致同意合建。由于印度一再犹豫,计划迟迟不得落实。为此,云南省派团访问印度阿萨姆邦,一再申说重建史迪威公路的重大利好。印度人且拖且看,却发现越来越不对劲。       
       2004年保山市派出一个专家组,重走史迪威公路,发现历经风雨的老路保存良好,仅部分桥梁与路段需要修复。保山市因与缅甸政府、克钦邦达成协议,迅速修通了自腾冲猴桥口岸、直达密支那的二级公路。印方手忙脚乱,遂与中、孟、缅三方达成《2007年达卡声明》,共建国际通道。云南省表示:昆明至腾冲598公里高速、腾冲至密支那200公里高等级公路均已开通。而从密支那前往印度雷多,只剩下最后402公里!
       2011年1月,印度《金融快报》惊呼:云南建工击败印度公司,赢得史迪威公路缅甸段的建设合同!印度紧急投资50亿卢比,改善雷多镇路网,准备迎接大批驾车而来的“昆虫”。15家泰国公司随之进入雷多,投资印度东北部旅游设施。而在孟加拉吉大港,法国记者发现:码头上集装箱整齐码放,崭新的靠泊系统无可挑剔—— 全是中国港湾公司的作品!
       
       2013年底,四国联合工作组在昆明开会,中国发改委副主任张晓强表示:四国亟需发挥地缘优势,巩固政治互信、促进互联互通。而中印贸易不平衡,关键在于修通铁路公路,筹建中印自由贸易区。面对大变,怒江州作何反应?我以为应该学习保山人的主动精神,积极谋划,先下手为强。
       [1] 从国内态势看,滇藏铁路进展顺利:其中大理至丽江段,已于2009年竣工。丽江至香格里拉段,2015年行将通车。香格里拉至八宿段,正在勘探设计中。一旦滇藏铁路修进了西藏林芝,它将与从拉萨南下的青藏铁路在林芝接轨,进而联通318国道、昆曼高速、中印公路、滇越铁路。
       配合滇藏铁路进展,怒江州似可兴建一条“滇藏快速通道”。依照国家十二五规划,该通道起自云南大理市,经怒江州六库、丙中洛,直达西藏察隅县,全长786公里,其中六库至丙中洛为二级公路,丙中洛至察隅为三级。我认为该方案保守:它能保障全年通车,却在车速流量上大受限制:其中六库至察隅段,目前每小时车速仅为30-40公里!
       若能在怒江东岸保留二级公路,另在西岸新建一条六库至丙中洛的快速通道(Express Way,此地河谷弯曲,修高速几不可能,但可利用快速路,将车速提升至每小时60-80公里),岂非又多一条国际通道?出于环保考虑,我建议采用重庆路桥模式:即一头在崖壁上开凿路基,一头在江岸打高脚桩,建成一半接地、一半悬空的栈道式快速通道,兼顾水电与交通。
       [2] 从东南亚局势看,四国热议中的国际通道,目前计有3条:北线沿史迪威公路,从云南保山进入印度东北(今年底通车);中线由云南瑞丽,经缅甸曼德勒至皎漂港,接入印度罗尼普尔邦(缅甸段进展顺利);南线则由云南德宏,沿伊洛瓦底江,经水陆联运到仰光,全程约2千公里,再新建一条铁路,接通孟加拉吉大港(云南省拟投资修建这条长111公里的国际铁路)。
       依我陋见,还可增设一条中印孟三国通道,即利用雅鲁藏布江下游河谷(印度称布拉马普特拉河)的低海拔地形,从西藏察隅河谷开始,一路向西修建公路,全长1200公路(可比中缅南线节省一半路程),连接孟加拉吉大港。
       我的理由是:最近中国政府提议投资3千亿美元,力助印度修建公路、铁路等基础设施。印方若同意开放这一东北通道,便可在布拉马普特拉河沿岸,筹建农产品加工区、自由贸易区,同时发展水陆联运,敷设油气管道,连接滇藏快速通道。在此背景下,怒江州贡山县2个节点,将变得十分凸显:
       首先,丙中洛可考虑建机场。我去过西藏昌都机场,那里海拔4千多米,气候恶劣。我也看过西藏林芝机场:它海拔2900米,却因坐落在雅鲁藏布江河谷中,面积狭小,飞行难度大。相比之下,丙中洛海拔1750米,地势开阔,气候温暖,起降方便,不知可否兴建中型机场,打造滇西藏东的航空枢纽?
       其次,独龙江公路行将通车。贡山县独龙乡盘踞云南西北角,位置显赫:其国境线长97公里,西段毗连缅甸克钦邦的野人山、江心坡,北段靠近印度阿鲁纳恰尔邦。由于该乡一脚踏三国,建议在该乡马库村开设边贸口岸,与缅方洽谈租借江心坡,建立中缅自贸区。中印边境谈判一旦突破,便可顺势将这一自贸区,扩展至印度境内,形成三国共赢局面。
        (完。)
       
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赵一凡录入编辑:谢秉强
评论(3) 追问(1)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