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选 时事 经济 思想 生活 我的订阅
报料 登录 注册
热新闻

首页>澎湃国际

大韩航空007遭苏联击落始末:为何历史总是重演

澎湃新闻记者 郑洁

2014-07-18 17:52 来自 澎湃国际
 编者按:
       当今年3月的马航MH370失联事件发生后,“阴谋论”盛行之下,历史上著名的大韩航空007班机遭苏联击落事件被频繁拿来进行对比。昨日的马航MH17航班坠毁事件,与1983年的这一事件相似度更高:都是波音飞机,都是被击落,都是发生在国界边缘,都引发了各国间的政治斗争。历史为什么这么相似?令人深思。
1983年9月1日,飞机坠落的消息迅速在韩国传开,举国哀哭一片。

       1983年8月30日,纽约约翰·肯尼迪国际机场15号门,一架标记着大韩航空的波音747-230B在夜色中静静地等待出发。但候机室的乘客有些着急,因为这架预计将飞往韩国汉城金浦机场的客机已经晚点。
       客机于美国东部夏季时间8月31日0:25分起飞,比原定时间晚了35分钟。当地时间凌晨4点,客机在阿拉斯加州的安克雷奇国际机场加满油后,载着246名乘客和23名机组人员,驶向浓黑的天空,朝汉城进发。
       这架飞机最终没有抵达汉城。就像昨天的马航MH17航班一样,它竟然被人为击落了。
偏航 
       12名乘客坐在头等舱内,商务舱的24个座位几乎被占满。在经济舱,近80个座位空着。飞机上有22名12岁以下的儿童。139名乘客计划达到汉城后再转机到东京、香港和台北。
       美国国会议员劳伦斯·麦克唐纳也在飞机上,他和另外两名参议员与两名众议员计划前往汉城,出席《美韩共同防御条约》签署30年纪念活动。但另外4人乘坐的是大韩航空015航班,比007航班晚15分钟起飞。根据《纽约邮报》报道,美国前总统尼克松本计划坐在麦克唐纳旁边的座位前往,但最后决定不去。
       从安克雷奇起飞后,007航班应该在抵达阿拉斯加州的伯特利上空时进入连接阿拉斯加与日本海岸的北太平洋航线。007的指定航线R-20与靠近堪察加半岛的苏联空域相距仅28.2公里。
       然而,在起飞大约10分钟后,007航班开始偏离前往伯特利的航线,并在接下来的5个半小时继续偏北飞行。这导致了悲剧最终的发生。
       国际民航组织后来对航班进行了模拟和分析,黑匣子显示,偏航可能是飞机自动导航系统造成的,在HEADING模式下没有及时切换到INS模式。也有可能飞行员进行了切换,但由于飞机已经偏航了超过13.9公里,超出了惯性导航电脑的极限,电脑没有能够成功完成转换。无论怎样,自动导航仍然在HEADING模式下,而且没有被飞行员察觉。
       起飞28分钟后,库克湾东海岸的基奈的民用雷达追踪到,007航班已向北偏离原有航线9公里。
       起飞50分钟后,航班没有到达伯特利上空,位于阿拉斯加州萨蒙王村的军用雷达追踪到,航班已偏离原有航道23.3公里。没有证据显示,民航交通控制中心或军用雷达设施人员实时发现了007的偏航,从而发出警报,导致这家飞机最终超出了预定最大偏航距离的6倍。
       007航班的偏离使其无法利用特高频发送自己的位置,于是请求一同飞往汉城的015航班代其向空中交通控制中心报告位置。这也使007航班的飞行员更无从知晓其逐渐加剧的偏航,尽管这对于空中交通管制中心来说也并非罕见。在伯特利与NABIE航点的中间,007航班穿过了北美空防缓冲区的南部。
       在离开美国领空一段时间后,007航班越过国际日期变更线,当地日期由1983年8月31日变为9月1日。
       航班继续向前飞行,偏航距离达到110公里,190公里,300公里,直到到达堪察加半岛。在冷战时代,007航班飞向了死亡。
坠落    
       1983年,美苏间的冷战上升到自古巴导弹危机以来最激烈的水平。
       在“舰队演习83”行动中,美国航母“企业号”和“中途岛号”上的战机反复飞经苏联在库页群岛的军事基地,令无法击落战机的苏联军官不断受到惩罚和批评。在苏联方面,旨在防备美国发动核攻击的克格勃“瑞安行动”也在紧张地进行。当007航班飞向勘察加半岛时,那里的苏军正处于高度戒备中,因为苏联计划当天进行导弹试验。
       根据苏联方面提供的消息,UTC时间15:51,007航班进入勘察加半岛的空中禁区。当航班距离海岸还有约130公里时,一架米格-23和三架苏-15战斗机起飞准备拦截。
       在为这些战机进行导航的过程中出现了重大的指挥和控制问题,导致战斗机燃油耗尽。此外,苏联空军指挥官、后来叛逃西方的亚历山大·祖耶夫说,北极风暴10天前毁坏了苏联的雷达,使战斗机追踪波音飞机更加困难。于是,波音飞机在未经拦截的情况下越过勘察加半岛在鄂霍次克海上回到国际空域。
       苏联空军远东地区指挥官瓦莱里·卡曼斯基将军固执地认为,即使已飞往公海也应该击落飞机,但必须要识别到这不是一架客机。而他的属下、索科尔空军基地指挥官阿纳托利·克努科夫将军则坚称,没必要进行识别,因为“闯入者”已经飞过了勘察加半岛。
       他们当时进行了一番对话。
       克努科夫将军:“即使在公海也要攻击?命令是在公海上空攻击吗?噢,好的。”
       卡曼斯基将军:“我们必须查明,也许这是一架民用航空飞机,天知道是谁。”
       克努科夫将军:“什么民用?它飞过了勘察加半岛!来自海洋,不知道身份。一旦它越过国界我就下令攻击。”
       接下来,苏联空军继续追踪超过一个小时,并将其定义为军事目标,直到飞机于萨哈林岛重新进入苏联领空。三架苏-15战机与一架米格-23成功看到客机。领头的苏-15战机的飞行员发出了警示性射击,但他在1991年又回忆到:“我载满了穿甲弹,但不是燃烧弹。怀疑是否有人看见了……”
       这时,007联系东京空中交通控制中心,要求提升飞行高度以节省燃料,请求被批准了。波音飞机在攀升过程中逐渐减缓了速度,突然提升飞行高度被苏联飞行员看作躲避性举动。当007航班准备第二次离开苏联领空时,UTC时间18:26左右,在克努科夫将军的压力下,领头的苏联战斗机调整位置,向波音飞机发射了两枚Kaliningrad K-8空对空导弹。
       在受袭击的那一刻,007航班正以大约3.5万英尺的高度飞行,记录显示,机组人员当时仍然不知道已经偏离了航线并侵犯了苏联领空。
       飞机在中弹后没有解体,没有爆炸,也没有急速下坠。飞机立即呈向上的弧线飞行了113秒。在到达弧线顶峰的38250英尺高度后,飞机开始下降到35000英尺。
       在继续飞行4分钟后,高度降到16424英尺,然后又继续飞行了将近5分钟。
       但随后,机组人员失去了对飞机的部分控制。飞机在海马岛上空开始螺旋形下降,坠落,269人无一生还。
       一名日本渔民后来说,他听见一架飞机在低空飞行,但没有看见。然后,他看见天际线上出现闪光,听见巨响,然后又看见一次更小的闪光,听见一声闷响,闻到燃油味。
       俄罗斯1993年的报告称,007航班很可能在公海上空被击落。
搜救
       由于冷战关系,苏联并没有配合美国、韩国和日本的搜救工作,没有分享任何信息,各方都急于掌握有利于指责对方的证据。双方都想获得关键证据黑匣子。
       美国坚称,国际民航组织需要向搜救船派出一名独立调查员。公海上的国界并不清晰,导致集结该海域的大量多国海军船只发生多起冲突。
       苏联直到航班被击落8天后才承认发起了攻击,并表示不知道飞机在哪坠毁。但9年后,俄罗斯联邦提交了苏联军队的通信记录,至少两份文件显示,苏联在袭击发生半个小时内就下令,在航班坠落位置附近展开搜救。
       飞机坠落后,航班所属的韩国立即委托美国和日本作为搜救代理人,并指责苏联搜救非法,因为坠落位置位于苏联境外。这样,美国将获得对苏联动武的权力,必要时防止苏联获得任何飞机残骸。
       击落当天,美军就派出指挥官从日本出发飞赴现场。水面搜索于9月13日开始,海下搜索于14日开始。事实上,在9月10日没有发现任何生还希望后,搜救任务就被定性为“搜索与打捞”。
       民航组织认定,坠毁地点和残骸位置无法确定,大致距离在北纬46.34度,东经141.17度,位于公海,距离海马岛66公里。美方指挥官后来承认,搜索行动在错误的地点展开。
       美国人的任务遭到了苏联以各种方式的干扰,包括发射迷惑性信号弹,派直升飞机干扰搜索行动,撞击韩国的搜索设备,移除美军的声呐装置,发射空对地核导弹恐吓美军。
       在民航组织1983年9月15日的听证会上,美国官员称,苏联拒绝其他国家进入苏联领海搜索,封锁进入可能坠毁地的路径,拒绝配合相关国家。
政治  
       这一事件迅速演变成政治公关战,正如此次马航客机被击落后一样。
       美国迅速公布了大量机密情报信息,以发动对苏联的宣传战。9月5日,美国时任总统里根谴责击落大韩航空的行为是“大韩航空屠杀”,第二天,美国驻联合国代表向联合国提交了证明。
       时任苏共总书记尤里·安德罗波夫在国防部长德米特里·乌斯季诺夫的建议下,初步决定封锁坠落地点,防止被发现证据。结果,事件发生12小时后,塔斯社还报道称,一架身份不明的战机在侵犯苏联领空后被苏军击落。一些评论称,苏联政府处理这一事件的政治意味在于,安德罗波夫的健康问题,他在9月底到10月初入院治疗,并于1984年2月逝世。
       这一事件影响了9月8日美国和苏联近一年来举行的首次高层会晤,双方各执一词。里根9月15日下令美国民航局吊销俄罗斯苏维埃航空进出美国的许可证,导致苏联外长取消了赴联合国的行程。一直到1986年4月29日,俄罗斯苏维埃航空的这一许可证才被恢复。
       在1983年的国际民航组织紧急会议上,苏联利用否决权阻止了联合国对其击落民用客机的谴责。
       在 “瑞安行动”、战略导弹计划、潘兴II欧洲导弹部署计划下,苏联政府把这一事件看作潜在的战争导火索。其坚持的官方说法是,大韩航空007航班是一次间谍任务,目的是刺探苏联在勘察加半岛和萨哈林岛上高度敏感的空防系统。同时,苏联政府对死亡者表示遗憾,但没有道歉和提供赔偿。
       一直到冷战结束后的1992年,时任俄罗斯总统叶利钦公布了5份机密备忘录,许多真相才被世界所知。当年11月,叶利钦在访问韩国时为向韩方示好而签署了一份协议,公布了007航班的重要数据资料。
       1983年,北爱尔兰蓝调-摇滚吉他手Gary Moore在其专辑《未来的受害者》中,放入了一首“天空中的谋杀”,以纪念在这次不幸事件中丧生的人们。歌词写道:
       飞机在夜空中上升,
       所有人都没有时间了。
       引擎在云上轰鸣,
       这是他们最后的航班。
       俄罗斯人击落了飞往韩国的一架飞机,
       269个无辜的生命逝去。
       天空中的谋杀,
       来得毫无征兆。
       
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马航MH17,空难,大韩航空,冷战录入编辑:郑洁
评论(0) 追问(5)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