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选 时事 经济 思想 生活 我的订阅
报料 登录 注册
热新闻

首页>澎湃国际

美专家:若飞机中弹,乘客可能迅速失去意识或死亡

澎湃新闻记者 吴艳洁

2014-07-19 11:12 来自 澎湃国际
MH17坠机现场散落着孩子的玩具公仔。

       如果MH17是被导弹击中的,那么导弹所带来的巨大的爆炸力,加之其造成飞机的突然减速,或许已经在那一瞬间就使得机上人员失去意识或者死亡。
       这是纽约大学斯托尼布鲁克分校创伤外科护理中心的负责人詹姆斯•福斯温克尔(James Vosswinkel)的猜测,他曾是1996年环球航空公司TWA800纽约长岛坠机事故的主要研究者。目前还没有经历过飞机解体坠地事故的幸存者,福斯温克尔的判断或许能提供一些线索,让那些担心遇难者死前遭遇惊恐经历的人有些许安心。
坐在哪里已不重要
       据彭博社报道,福斯温克尔的调查发现,空中爆炸所带来的创伤主要来自于三个方面:一、爆炸巨大的冲击力;二、原本以每小时500英里的高速飞行的飞机骤然减速;三、在33000尺的高空突然失去座舱压力而造成缺氧,这三者都可能会造成机上成员失去意识。
       “这种可怕的力量根本让你无法存活下来。”福斯温克尔表示,“没有人意识到,或是曾经历过那种骤降”。
       1996年长岛的TWA800航班中的230名乘客无一幸免于难。坠毁发生在海面上,但调查人员发现这些乘客的肺部并没有海水,这一现象也证明了他们在落入水中之前就已经停止了呼吸。此外,这些遇难乘客的受伤情况也并不相同。
       “有一些受到了毁灭性的创伤,比如整个头部不见了,或是失去了心脏。”他表示,“但有一对夫妻的尸体看上去几乎完好无损,只是脖子的部分断了”。
       福斯温克尔的研究还指出,空难或是空中爆炸发生的时候,乘客坐在哪里已经并不重要了,“这基本上对所有人来说都是难逃一死”。
猜测导弹击中飞机尾部
       芝加哥大学国际安全事务专家罗伯特•佩普(Robert Pape)认为,被广泛怀疑击中MH17客机的导弹速度可达每小时3000英里。“这种导弹原本是用于击落两倍音速的战斗机的。”佩普表示,“现在击落一架每小时600英里的笨重的客机对它来说很容易。”
       安伯瑞德航空航天大学安全科学专业的教授比尔•沃多克(Bill Waldock)曾研究过超过200宗空难案例,他表示这种地对空导弹会直接射穿整架飞机,在爆炸后会在附近留下弹片。他分析称,导弹可能击中了飞机尾部,由此破坏了大部分飞机结构。
       “这种导弹使用的是‘近炸引信’,即当它接近目标的时候才会引爆”,沃多克表示,“弹头部分就像是一个巨大的霰弹,向飞机发射出许多金属碎片。它是否击中了飞机主体尚不可知,但是一旦你失去了飞机尾部,它就根本不能飞了”。
       “这种爆炸性失压引起的力量会把人推回到座位里”,在几分钟之内飞机跌落33000公尺的高空,不到30秒,那些在之前的爆炸中暂时幸存的乘客也将会因为缺氧而失去意识。
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马航,坠机录入编辑:郑洁
热追问

你十三啊

在这么惨痛的事件里,怎么忍心去说“幸”这个字眼。可是我们却不得不面对这样一个残酷的选择,在死亡无可避免的时候,选择如何去死确实是个值得去用心思考的问题。相比于这种无意识的突然死亡,那种伴随着肉体痛苦的死亡,至少还给我们留下了给亲人,给这个世界道别的时间。两者之间你会怎么选择?
苦挣扎和瞬间毙命都是难以接受的,这两种方法都是是比较正常的,如果觉得这样很残忍的话,可以不看他死亡的过程,或者阻止他的死亡。但是面对这样死亡又是不可避免的。
莎士比亚在《哈姆雷特》中借丹麦王子哈姆雷特之口,问了我们所有人一句:“生存还是毁灭?”。王子面对父亲的猝然离世及母亲的改嫁,及叔父的篡位.他内心充满猜疑,矛盾,犹豫,痛苦.于是说出了这么一句话 ,这句话反映出当时他处境,他觉得人活着没有意义,自杀更好,可又对死亡很恐惧,不知人死后会不会下地狱,所以在这段独白里,他非常犹豫,思考着“生存还是毁灭。对于我们普通人来说很多时候不也是这样吗?我们不知道选择,因为未知而感到害怕,或许这也是人类感到痛苦的根源吧,莎翁的这么简单一句话却道出了人类根深蒂固的苦恼。
可是在这样遇难者这里面临的却是怎么死亡的问题?是无意识的死去,还是伴随着肉体的痛苦死去,好让精神世界有时间来和这个现实的世界告个别?如果是我,我愿意选择后者。
2014-07-19 12:10回复
查看此问题的另外1个回答
评论(2) 追问(5)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