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选 时事 经济 思想 生活 我的订阅
报料 登录 注册
热新闻

首页>舆论场

盘点|红十字会再陷舆论漩涡,这六年“红十字”的那些事儿

澎湃新闻见习记者 付珊 整理

2014-07-21 14:45 来自 舆论场
       红十字会再陷舆论风波。
       7月20日,新华社质疑广东省红十字会不顾民众急需而向台风受灾群众“夏送棉被”。
       新华社称, 超强台风“威马逊”过境之后,琼粤桂三省区数十万受灾群众在高温炎热、水电中断的情况下等待应急救助。而此时运往灾区的物资中,赫然出现了红十字会调拨的几千条棉被和夹克衫。三伏天里往气温超过30摄氏度的南方灾区送棉被,不知该发“囧”的是谁?
       7月20日,中国红十字会总会赈济救护部副部长杨绪生回应称,因为棉被具有御寒、防潮,可当被子、褥子的功能,往灾区送棉被、夹克衫已是救灾的常见做法,并不仅仅局限在冬天救灾时,此次政府民政部门也往灾区发放了棉被。
       他解释,由于救灾地点一般在农村,受灾群众往往要在家外面住宿,即使有床、木板,但不能防潮、御寒,受灾群众中,老人、孩子、孕妇等需要照顾的人群,需要褥子、被子等,或防潮或御寒保护身体。由于救灾时间一般较短,救灾部门不可能再单独准备褥子,而是多准备被子,即可当被子也可当褥子。即使是三伏天在海南、广东这样的地区,也有一些受灾山区、丘陵地区群众,因早晚温差大、湿气过重等原因,仍需要被褥。特别是受水灾影响的群众一般没有干的衣服,特别需要夹克衫、防寒的被褥等。
       不过这样的回应并没有获得网友的一致认同。
       在此之前,红十字会已深陷各类丑闻之中,其中发生在2011年的“郭美美事件”更令中国红十字会的声誉跌入低谷。而如今,在今年的红会第十次会员代表大会举行之前,郭美美因赌球被抓重回公众视野。
       2013年4月28日,中国红十字会常务副会长赵白鸽发誓,“如果两到三年,还是不能翻转‘黑十字’印象的话,我自动请求辞职!”
       7月21日,在新一轮质疑声顿起之时,《学习时报》刊登了中国红十字会常务副会长赵白鸽的专访。赵白鸽说,中国红十字会作为国际红十字运动的重要成员和国内具有代表性的骨干社会组织,“我认为应该当好党和政府的人道助手,起到理念引领、服务民生和组织动员作用。”
       澎湃新闻梳理了自2008年以来红十字会一连串负面新闻之后,再回味赵白鸽的誓言,红会改革困难可见一斑。
1.汶川地震天价帐篷风波
       2008年5月汶川地震之后,网上一则“中国红会每顶帐篷价值1.3万元”的消息将中国红十字会推到了风口浪尖。
       当时网上有传言,中国红十字会某官员在接受CCTV-4采访时表示,将送往灾区价值1300万元的1000多顶帐篷。经计算,每顶帐篷高达1.3万元,网友纷纷跟帖表示质疑。
       中国红十字会在接受媒体采访时回应,称向灾区运送的帐篷平均每顶1174元,而不是网友所说的每顶1.3万元。截至2008年5月19日,一共向灾区送去了价值1540多万元的帐篷13114顶。
       《商务周刊》的报道称,时任中国红十字总会宣传处处长夏洪艳表示,红十字总会随即进行调查,但并没有找到接受CCTV-4采访的这位“官员”,“红十字会没有人说过这些话”。
       “这事儿是个口误,连傻子都知道一顶帐篷不可能那么贵。”2008年5月27日,时任中国红十字基金会医疗救援部部长周魁庆在接受《新京报》记者采访时说,事后他们的领导已经在网上澄清了这个传言,内部调查后,没有找到那个在电视上说话的人,电视上说这话的人没有显示姓名和职务。
       《商务周刊》报道称,中国红十字会赈济处一工作人员表示,“1174元,这几乎是全国价格最低的帐篷”。
2.郭美美事件
郭美美的炫富引发了强烈质疑

       2011年6月20日,微博上一个名叫“郭美美baby”的女孩引起了众人瞩目。她在微博上经常展示自己的生活照,从中能看到,她开玛莎拉蒂跑车、在别墅开生日会,皮包、手机、手表都是昂贵的奢侈品。而她微博认证的身份是“红十字会商业总经理”。
       正是这一点,引发了公众的强烈质疑:一个年仅二十岁的女孩就当上了总经理,并拥有名包豪车,财产来源是否和“红十字会”有关?一时之间,网友们展开了“人肉搜索”,各种与郭美美、红十字会有关的说法在网络上流传。
       事件发生后,郭美美最初发表的一条回应微博,对整个事件的发展产生了重要影响。这条微博解释说:“我所在的公司是与红十字会有合作关系,简称红十字商会,我们负责与人身保险或医疗器械等签广告合约,将广告放在红十字会免费为老百姓服务的医疗车上。”
       正是郭美美说的这种合作模式,让公众的疑问进一步升级。他们质疑:是否有人在利用慈善牟利,为个人获取巨额的财富。
       此后,郭美美迅速删除了这条微博。随后,她接受了一家网络媒体的采访,采访中她的解释发生了变化。她说,自己最初的身份认证是“演员”,“红十字商会总经理”是表妹修改的,自己并不知情。
       2011年6月26日,郭美美再次发微博向红十字会和公众表示道歉,她说:“本人出于无知在微博上自称为中国红十字会商业总经理”、“本人从未在中国红十字会工作,这个身份完全是本人杜撰出来的。”但是,几天之内她的说法一变再变,这不能不让人们感到疑惑。
       之后,又有“爆料”说,郭美美,曾用名郭美玲,南下深圳在演艺界发展时认识了天略集团董事长丘振良,两人关系不明,而丘振良认识红十字会副会长郭长江,郭美美因此结识了郭长江,和红十字会产生关联。
       在接受媒体采访时,丘振良否认聘请郭美美,并表示自己不认识这个人。
       2011年6月24日,中国商业系统红十字会和天略集团都发表声明,表示和郭美美没有任何联系。天略集团的声明中还说,丘振良也不认识红十字会副会长郭长江。但是,事件发生后有媒体报道天略集团的一位律师莫伟智对记者说,红十字会副会长郭长江曾经来过天略集团。天略集团在声明中说这是一个“口误”,公众表示对这个解释难以信服。
       2011年7月1日,中国红十字会总会发出声明,宣布暂停中国商业系统红十字会一切活动。
       2011年11月,新上任的中国红十字会副会长赵白鸽表示,“一个都没有被证实的网络事件,却可以用三天就把你打得稀里哗啦的”,“三天毁掉一百年”。
       民政部不久后公布的统计数据表示,全国2011年7月份社会捐款数为5亿元,和6月相比降幅超过50%。慈善组织在2011年6到8月接收的捐赠数额降幅更是达到86.6%。
3. 原昆明红十字会副会长贪污
       2011年,因“郭美美事件”而被置于舆论风口浪尖上的红十字会可谓麻烦不断。
       《广州日报》2011年7月24日报道,曾被评为“全国红十字系统先进个人”的原昆明红十字会常务副会长阮姮在7月22日因被指控贪污接受了昆明市盘龙区人民法院的审理。
       公诉机关指控,从2006年到2007年间,阮姮利用职务之便,多次到昆明一家四星级酒店消费,并购买了价值数千元的衣物、鞋子,以及价值上百元的内裤、香烟和酒水等,另外,她还用“公费”邀请朋友打网球娱乐。这些费用,均被其通过公务消费的方式报销。公诉方调查后认为,阮姮贪污的数额达5.6万余元,已经构成贪污罪,应当追究其刑事责任。2009年,阮姮被取保候审。
       阮姮在法庭上称,昆明红十字会有两个账户,一是接受捐赠,用于捐赠和赈灾的账户,另一个账户是相关部门的财政拨款,其称自己贪污的部分是来自于财政拨款这一账户,并不涉及捐赠和救灾款项。
       此外,阮姮本人表示认罪,但其认为自己用公款消费、购买物品的行为,是为了更好地开展工作。
4.审计发现红十字会多笔资金存在问题
       2011年6月27日,审计署在公布的报告中指出,2009年12月,红十字总会在中央国家机关政府采购中心确定了模拟人等设备采购项目的中标金额1227.67万元后,仍按照原采购预算1648万元与中标供货商签订采购合同,相应增加了采购数量,合同金额超出中标金额420.33万元,占中标金额的34.24%。
       此外,审计还发现,红十字会多笔资金存在问题,虚假列支抽检费等。
       对于资金使用存在的问题,审计署提出,红十字总会应加强预决算管理,严格按预算规定的支出用途使用资金,进一步加强政府采购管理。
5. 中国红十字会总会豪华配车争议
       2011年8月9日,时任《博客天下》杂志副总编吴晨光称,中国红十字会总会的车库内停着若干辆豪华公车,红十字会司局级以上领导每人配车两辆,目的是应对北京的机动车限号措施。
       对于此质疑,中国红十字会回应称:“总会公务用车严格执行《中央国家机关公务用车编制和配备标准的规定》,根据国管局2010年1月《关于增加中国红十字会公务用车编制的函》,核定该会公车15辆。目前,在职和退休的副部级干部每人配备一辆专车,其他领导每人一辆一般公车,车辆由国管局统一配发,所谓“每人两辆豪华公车”属谣言。
       时任中国红十字会总会政策法规处处长丁硕在微博上称:“红十字总会秘书长的车是荣威750,自动档低配。”
       而在2013年,红十字会用豪华车再次引起舆论争议。
       据人民网报道,2013年4月,有网友反映在芦山地震灾区看到了红十字会的路虎车队,有人称“把钱捐给他们开个路虎赈灾,有时候真有点搞不明白”。
       4月24日,中国红十字会社会监督委员会针对此事在其官方微博中回应称,“关于网友举报红会路虎车队一事,现回复如下:《路虎中国与惠通陆华鼎力支持抗震救灾》,为全力支持5•12大地震受灾地区的抗震救灾工作,路虎中国于2008年5月22日,联合惠通陆华公司,向中国红十字总会紧急提供9辆路虎发现3汽车,用于山路崎岖难行的四川灾区的救援工作。此报。”
6. 成都红会募捐箱内纸币发霉案
捐献的善款已经发霉

       2012年12月25日,网爆成都市红会在汶川地震后设立的募捐箱善款,在网曝的部分照片中,有些箱子被塞进广告传单。很多箱子内,数额不等的纸币已发霉,长出黑灰色粒状物质,有些纸币上已长出一大块白毛。
       《新京报》报道称,据当时出资制造募捐箱的公司负责人表示,原本应放在公共场所的募捐箱,有些被严重损耗,甚至被盗,最后超过500台募捐箱被弃于仓库。
       2013年1月4日,中国红十字会社会监督委员会举办新闻发布会发布“成都红会募捐箱发霉”事件的初步调查结果。结果显示,发霉长毛情况属实,仓库内仍有千余元未收;与成都红会管理混乱、责任心缺乏有关。
       中国红十字会社会监督委员会新闻发言人王永称,2008年9月,成都红十字会领导调整,在交接工作中出现疏忽,导致募捐箱管理出现问题,诸多地方募捐箱捐款无人收,电费缴纳不到位,30多台募捐箱被盗。成都天阙公司与成都红会合作中有互相推诿的现象。双方就合作期限20年是否太长等问题进行协商,但沟通未果。
7.百名艺术家追问所捐8000万元善款去向
       《南方都市报》2013年4月28日报道,汶川地震时期,100 多位艺术家捐出作品义拍,筹款8472万元捐给中国红十字会总会。其中,知名当代画家方力钧的作品《2008 .5》当时募得397 .6万元,但他一直不知道这些善款用到了哪里。
       4月25日,艺术家方力钧在自己的微博中称,2008年汶川地震100多名艺术家义拍八千多万元,定向捐给青城山市,所有工作都公开进行,其中第一笔划拨500万元,用途为建设保利当代艺术学校,但是5年过去了学校并没有建起来,艺术家们也从没得到任何一张有关善款使用的任何说明。
       之后,红会发布的说明显示,确认曾收到8472万元善款,因意向援建项目未能纳入灾后重建规划,最后“经总会执委会研究决定”,善款改为投入到“博爱家园”项目中。
       8472万元善款转给红会后用在了哪里?为什么捐款方不知情呢?红会方面经多个小时查询档案后最终给出答复,8472万元中的8470万元已经使用,建成了242个“博爱家园”。但8472万块钱究竟是怎么用的,花在里哪些项目上,红十字会总会并没有给出任何的数据。
       红十字会也向艺术家道了歉,称在捐款使用灾后重建,从决策到实施的全部过程中及时与捐赠人沟通做的不够,对捐赠人的服务业做得不够,并将在今后的拨送工作中积极加以改进。
       
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红十字会三伏天送棉被录入编辑:陈良飞
评论(7) 追问(6)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