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选 时事 经济 思想 生活 我的订阅
报料 登录 注册
热新闻

首页>私家历史

甲午祭︱败战成为大捷:甲午战争中的假新闻

澎湃新闻记者 来驰

2014-07-28 14:00 来自 私家历史
       在甲午战场上,清军情报多不准确,且每每夸大敌情,导致统兵将领作出错误判断,也大大影响军中士气。然而传回国内的消息又完全是另一张面孔,伪造的“捷报”从朝廷到民间被大肆渲染和宣扬,使得一般国人对于战事与敌人的认知都与事实情况渐行渐远。李鸿章曾在接受《纽约时报》采访时批评清朝的报纸不说真话,然而有意无意地,他自己也曾是假消息的传播者。

日本人制作的浮世绘:《牙山大激战日本大胜利之图》

       牙山之战是甲午中日首场陆战。1894年6月初,朝鲜政府因东学党起义向清政府求援,清廷派太原镇总兵聂士成、直隶提督叶志超率军赴朝,进驻离汉城70多公里的牙山地区。此时日本也派兵入朝,进驻汉城,扼守险关,构筑工事。然而在日军到达牙山前,叶志超与聂士成商议,以牙山绝地不可守,分别绕道公州、成欢,还未交战便转移撤退。
       在此过程中,日军大岛混成旅团的南下兵力不过4000余人,清军的情报却是“众约三万”,将敌人兵力夸大7倍之多。而此时牙山清军约3880人。戚其章在《甲午战争史》中认为,“这种不真实的情报,使统兵将领不可能做出正确的判断,从而无法形成正确的决心和作战计划。”令人费解的是,聂士成曾亲自登山观望敌军,仍然得出了日军“约二、三万”的结论。戚其章认为这是“先入之见”的影响。总之,在错误情报带来的“敌众我寡”的严重错觉之下,清军制订了一个以“走”字为主的战守方案,也就很自然了。
       1894年7月29日,日军进犯成欢,聂军不敌、败退公州,与叶志超部合军北走平壤,牙山失守。激战中,日军伤亡87人,包括军官2人;清军因战斗伤亡加上北撤途中遭遇饥荒疫病,共损失200余人。至此,牙山之战以清军失败而告终。日本外务大臣陆奥宗光曾得意洋洋地说:“(日本)牙山战捷的结果,汉城附近已无中国军队的踪影,朝鲜政府完全在我帝国掌握之中等喜讯立时传遍全国。”

日本人所绘甲午战争讽刺漫画。

       然而消息一旦传回国内就走了样,传说中清军大败日军、倭敌死伤1000余人。7月30日,李鸿藻急告“牙山得捷音”,张荫桓等亦函告:“牙军与倭鏖战,杀倭千余,我兵亡百余。”其实消息的来源都是李鸿章给总理衙门的电报:“廿三叶军与倭开仗,倭兵三千死一千余,我兵伤亡百余。倭兵已往北退。”虽是好消息,却纯属讹传。
       陆地首战的虚假捷报使得刚接到“高升号”噩耗的中枢大臣们乐观起来。当天总理衙门照会各国公使,谴责并声叙日本无理挑衅之举。照会最后指出:日本“在牙山海面突遣兵轮多只,先行开炮,伤我运船,并击沉挂英旗英国高升轮船一只。此则衅由彼启,公论难容。中国虽笃念邦交,再难曲为迁就,不得不另筹决意办法。想各国政府闻此变异之意,亦莫不共相骇诧,以为责有专归矣。”
       31日,总理衙门又致电李鸿章,告以已照会日本临时代理公使小村寿太郎:“倭先开衅,致废修好之约,此后与彼无可商之事。”同一天,日本外务大臣也向驻东京各国公使发出中日两国进入战争状态之通告:“帝国政府为使日清之争议合理解决,并使彼此关系永远协调,虽曾使用各种光明正大之手段,迄今显然未奏其效。为解决此事,本大臣荣幸地通知阁下:帝国与清国现进入战争状态。”
       这还不是结束。关于这场胜利的谣言愈来愈夸张,传说中的日军死伤人数在3天之内又翻了一倍:8月1日,李鸿章致电总理衙门称:“仁川英领事致斐税司函:‘西历七月廿七、八号,叶军屡胜,倭死二千多人,叶兵死二百余人。叶军现逃离汉城八十余里。汉城倭兵皆往,敌只留守王宫之兵。请税司速电中堂,催北路速进兵。’……已电催卫、马、左统将相机速进兵接应。”
       翁同龢闻此消息,极为兴奋地在日记中写道:“可喜也!”是日遂下宣战谕旨。同一天,明治天皇睦仁也下了宣战诏书。随后欧美主要国家除俄国外皆先后声明局外中立。
       与此同时,牙山之战的虚假捷报也在民间流传。
       中文商业报纸《申报》在7月30日第一次报道了牙山的战事,确认中日交战但不知胜负,消息源是上海的外国人:“本埠西人接得电信云,本月二十五日华兵之驻高丽牙山者与日本兵开仗。电音简略,只此数言,胜负之形未经述及,惟悉牙山距汉京三日程途云。”。
       在清廷和日本双双宣战的8月1日,《申报》刊登报道《牙山战记》,对清军的“胜利”大肆渲染:“前日本报登中日两国之兵仔高丽牙山开战一事,兹悉:中国派各轮船载往高丽之兵已有驶到者,而日本只有一千六百人往攻牙山,日人知中国大军一到恐四面受敌,遂又派兵三千二百名往牙山助战。华兵精神百倍,无不一以当十。鏖战良久,日兵辙乱旗靡,遂即退回。惟统领叶志超军门当两军相见时一马当先,,经受枪弹以至所伤甚重,遽陨九星,诚可惜也。”当日报纸头版发表社论《勿以胜负易其气论》,意在鼓舞军队士气,不因胜利而气助,也不因失败而气馁(“气不可助而亦不可馁”)。社论提到“昨闻中日在牙山开战,小有损伤兵船以及载兵之轮船有被毁者”,对清军的损失作了轻描淡写的处理。
       虚假捷报对民间舆论也造成了影响,加上对近代日本的不了解以及蔑视“倭国”的特殊心态,一种乐观到狂妄的对日情绪在民间滋长。例如上海的商业报纸《新闻报》在1894年8月31日刊登社论《惜日篇》称,应调集十万大军直捣东京:“日本不顾大局轻启兵端,其败其亡可翘足待”,“此时朝鲜陆路屡胜倭人,北洋海军养精蓄锐,所望风驰电扫,还我属国之故疆,然后整得胜之师,渡对马岛以趋大坂,调集商舶,载兵十万,协海军全力直指东京,使彼肉袒牵羊势穷力屈。”
清朝报刊《上海新闻画报》曾一度刊登“倭舰摧沉图”,绘声绘色地渲染中国在“丰岛海战”中如何取得大捷,为西方报界所讥笑。

       可以作为对照的是,同在国内出版的英文报纸《字林西报》在报道相对真实的战况。1894年9月6日的《纽约时报》在《清帝下达宣战诏,日清海路大会战》的报道中引用了《字林西报》通讯记者关于日本占领朝鲜皇宫前后详尽的战事报道。他说,“有3000名日本兵正向着牙山行进,据说有6000名清国士兵就驻扎在那里。成欢驿战役于7月20日凌晨三点钟打响,经过五小时激烈的战斗,日本人获得了完全的胜利,并占领了对方的战壕。清国部队超过2800人,其中有500多人死伤,而日本部队则损失了5名军官和70名士兵。后来,被击溃的清国部队向公州方向撤退。”
       相较于中文报纸而言,《字林西报》、《纽约时报》等西方媒体的消息要准确得多。客观原因是日本允许部分西方记者随军进行观察、报导,使西文报界得以近距离地观察战争,并留下了许多有价值的一手新闻报导。然而1894年11月旅顺大屠杀的实况被西方媒体大量曝光以后,日本受到了一定的压力。为了防止再次出现对国家形象造成极大负面影响的外国随军记者报导,日本从1895年1月开始便不再增加批准内外记者随军的申请。
西方人所绘甲午战争漫画。

        ( 本文根据自戚其章著《甲午战争史》、郑曦原编《帝国的回忆——<纽约时报>晚清观察记》、《申报》、《新闻报》综合整理。图片来自网络。)
       
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甲午战争,牙山之战,李鸿章,申报,字林西报,新闻报录入编辑:彭珊珊
评论(4) 追问(8)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