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选 时事 经济 思想 生活 我的订阅
报料 登录 注册
热新闻

首页>直击现场

鹤岗矿难瞒报15天背后:副市长称煤矿分布图是机密

澎湃讯

2014-07-23 19:29 来自 直击现场
事发的原益兴煤矿被沙土填埋的井口后,一辆生锈的矿车废弃在一旁。  新华社 图

       据新华社哈尔滨消息,7月20日,黑龙江鹤岗市兴安区“7·5”矿难瞒报事件终于被揭开,政府公布事发煤矿为兴成煤矿。事实上,在矿难发生后长达15天的时间里,当地部门的态度一直暧昧不清,甚至在事件被定性为瞒报后,对相关信息仍遮遮掩掩。
       记者调查发现,事故煤矿早于2009年就已被关闭,但矿井口依然保留,被合并后拥有合法身份,是一口“阴阳井”。而这种一个“身份证”下拥有多个矿井的现象,是地方煤炭资源整合过程中不少煤矿所共有的秘密。
       此外,一位业内人士透露,一个小煤矿若发生死亡5人以上的矿难,可能面临近亿元的巨额损失。所以出了事故,有的矿主甚至千方百计想隐瞒。
事故煤矿乃“阴阳井”,非法生产迹象明显
       据有关资料记载:兴成煤矿前身为鹤岗矿务局水电兴安井,后划归地方,年生产能力为6万吨。在“十一五”三年关井期间,通过购买的方式整合了位于其南部的益兴煤矿,属于整合未完的矿井。
       记者调查发现,年生产能力为5万吨的原益兴煤矿在2009年被关闭,证照从此失效,益兴煤矿名称寿终正寝。但由于煤炭资源尚存,矿井口也依然保留,这使得兴成煤矿在整合益兴煤矿后,可以同时拥有两个矿井:表面上叫兴成煤矿,而实际上还暗含一个原益兴煤矿的矿井。这种“阴阳井”的现象,是地方煤炭资源整合过程中,不少煤矿所共有的秘密。
       知情群众透露,现挂“兴成煤矿”牌匾的是北井,有合法身份。而发生矿难的是南井,系原益兴煤矿,与兴成煤矿共用一个“身份证”。
       鹤岗市煤炭安全生产管理局局长刘宪平介绍,兴成煤矿整合原益兴煤矿,虽然已经省里有关部门批准,但尚未办完手续,属于未完成整合的井,按要求,无论是北井还是南井,整个兴成煤矿都是绝对不允许生产、挖一锹煤的。
       那么,这起矿难是由工人到井下修理巷道引起的,还是挖煤引起的安全生产事故?鹤岗市政府给黑龙江省政府的相关调查核实汇报材料中,把经过描述成“20名工人在井下作业,在副井下部4段处回撤铁棚子时发生冒顶事故。”用专业术语回避了煤矿是否正在挖煤生产。
       7月15日,记者到兴成煤矿采访,见该矿内停放着5辆汽车,几位工作人员在地面上工作。记者欲进矿查看情况,被一位看门男子拦住。另一个工作人员过来盘问记者身份。这两人称,兴成煤矿在两年前就放假了,一直没有生产,更没有矿难发生。
       随后,记者采访的兴安区煤矿安全监察管理局领导以及鹤岗市煤炭生产安全管理局人员,都称不知道兴成煤矿是否在生产。
       但记者采访周边的多名群众却证实,兴成煤矿已经开始生产一个多月了。当地一名矿工说,兴成煤矿确实生产一个多月了,矿难发生后,怕事情败露不得不停下来。
       记者从唯一幸存矿工的家属那里,得到了更为直接的证据。这位家属说,矿工李某“上一个12小时的班,休息24小时,然后再上另一个班。他6月份上了7个班,在7月份上第3个班时出了事。”
相关部门自相矛盾,副市长称煤矿资源分布图是“机密”
       尽管多位群众都反映这里出了矿难,但政府的态度却是反复推诿、语焉不详。
       鹤岗市兴安区煤矿安全监察管理局局长李泽明说,确实听到了矿难发生传言,区煤监局也派人到矿里调查了,调查了生产矿长周继良等人,没发现有矿难。记者提出要看看调查报告,李泽明称报告交给区里了。记者提出见一见驻兴成煤矿的监察员,李泽明称不能确定驻兴成煤矿的监察员是谁,还说局里的驻矿监察员都已放假了。记者提出看一下区里的煤矿位置图以及煤炭资源分布图,李泽明称没有。
       而李泽明找来接受记者采访的“生产矿长”周继良,却否认了李泽明的入矿调查的说法。周继良说没人找他谈过话,也没听说调查这件事。
       鹤岗市副市长谢殿才则表示,是听到新华社记者说有矿难才准备调查的。对于记者提出的查看煤矿资源分布图等要求,谢殿才表示:“你们要的东西,我们得研究,有些是机密。”
       18日下午,记者提出与鹤岗市政府部门有关领导一起到矿里检查是否有矿难发生。副市长谢殿才等政府人员直接把记者带到了未发生事故的北井。记者后来提出到南井查看情况,发现南井矿口被新沙填埋,矿工浴室大门已被钢钉钉死。地质矿长吕业忠说不清哪是主井、哪是风井,兴安区煤监局长李泽明称也不清楚这个问题。谢殿才对矿井口被填埋一事未予过问,并向记者表示对这个矿井的情况不了解。
       在记者坚持调查情况下,16日夜,终于成立了一个由黑龙江煤矿安全监察局鹤滨监察分局牵头组成的“疑似煤矿事故核查组”。17日晚,核查组改为由鹤岗市政府牵头。
       但在18日上午,这个由市政府牵头的核查组就匆匆得出一个初核报告,称未有矿难发生。记者发现,这是一个未对真正事发矿井下井检查便得出的结论,期间公安部门也未采取更多措施调查矿方,只是对有关人员“谈了话”。而这一天,矿难已发生13天之久。
矿难上报纠结多,煤城经济受牵连
       发生矿难为何要瞒报?记者调查了解到,很重要的原因是矿方和地方都将遭受巨大经济利益的损失。
       黑龙江煤矿安全监察局鹤滨监察分局局长王成介绍,煤矿发生事故后,首先,矿方交纳的2500余万元安全生产保证金将被没收,重要的是将被勒令关井,有关证照被吊销,数千万元投资都将打水漂,还要面临数百万元罚款。
       一位业内人士透露,一个小煤矿若发生死亡5人以上的矿难,可能面临近亿元的巨额损失。所以出了事故,有的矿主千方百计想隐瞒。
       随着调查的深入,记者发现,兴成煤矿发生矿难影响的是更大的集团利益——腾兴源集团。
       鹤岗市副市长谢殿才介绍,黑龙江省倡导煤矿集团化生产,鹤岗市把集团化当成“硬杠杠”,要求所有煤矿必须加入集团生产。在这种情况下,鹤岗市所有地方煤矿将整合重组为8个集团,兴成煤矿并入腾兴源集团。归腾兴源集团所属的共有10个煤矿公司,目前整个集团未通过整合验收。如果一个煤矿出现事故,整个集团煤矿都将被叫停。
       据记者调查,兴成煤矿整合原益兴煤矿后,年生产能力将达15万吨,这在全部生产能力刚刚超过100万吨的腾兴源集团里,有着举足轻重的地位。如果兴成煤矿停产,即使集团不被叫停,也将因达不到100万吨的总生产能力而被挡在地方政策大门之外。
       有关人士分析,至2014年,整个鹤岗市未关闭的地方矿只有77个,至2015年将只剩64个,如果有10个矿不能生产的话,将对以煤炭为主要经济支柱的鹤岗市经济产生重创。另外,鹤岗市也不得不对所有地方煤矿进行重新洗牌,那将对经济带来更为严重的影响。
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鹤岗矿难,矿难瞒报录入编辑:顾静芳
评论(4) 追问(10)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