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选 时事 经济 思想 生活 我的订阅
报料 登录 注册
热新闻

首页>澎湃联播

澎湃联播|能记着120年的,是一种什么痛

澎澎与湃湃

2014-07-25 20:46 来自 澎湃联播
       一件事,如果你能记十年,说明它对你来说记忆犹深;如果你能记忆六十年,可以算作没齿难忘。但如果记了一百二十年……习大大说了,这叫剜心刻骨。
       澎澎:啊!好疼!
       这令人心痛如斯的事儿是甲午战争。7月25日,正好是中日甲午战争爆发120周年。有媒体翻出2月18日的一篇报道,习近平会见台湾来的国民党荣誉主席连战时,提及甲午称:“这是中华民族历史上极为惨痛的一页,给两岸同胞留下了剜心之痛。”
       日本人板画中的甲午战争
       我小时候读书少,提到清末及之后那一连串失败的战争,大人们就只会用“落后就要挨打”这几个字来教育我。落后自然指的是国家实力的疲弱。
       后来,稍微读了两本书,结果发现完全不是那么回事儿,虽然晚清国运转衰,但至少到甲午战争之前,完全算不上落后呀。以海军硬件为例,当年清朝的北洋水师论装备可算亚洲第一,旗下定远、镇远两艘铁甲舰,也力压日本的装备水平。
       这两艘舰队都是德国造的。虽说天朝上国不比以往了,但余晖仍在,当年德国和英国抢着做中国的买卖,争取中国的订单。德国那个铁血首相俾斯麦,后来都坐不住了,亲自出面,特别指示船厂:“卓越地和准时执行中国这一次的订货具有重大意义。”美国的外交官何天爵当时也做了个判断:“整个文明世界都情愿把武器卖给它(清政府)。”
       一件事儿记了一百二十年,终究还是有些好处的——细节发现越来越多,当初到底为什么失败,也就不会简单概括为一句话了。
       @战争史研究WHS:1894年7月25日,日舰袭击济远、广乙、高升。实际上当时日本已经注意用国际法来给自己的行为授予正当性了:7月23日日军袭击了朝鲜王宫,控制国王李熙,然后成立以国王生父大院君为首的傀儡政权,然后让其书面授权日军“驱逐朝鲜国土上的清军”。日军在7月25日挑起战端也是用的“帮朝鲜驱逐清军”名义。
       @Viata看天下:日本的“赤十字社”(红十字会)在战场上“不特日兵临阵受伤蒙其医疗,即华兵之中弹而仆者,便不分畛域,一体留医”。后来《申报》给西方传教士建的红十字医院募捐,特意强调“日本兵士之伤者,院中概不敷疗。”——假如中日再开战,你能接受中国的红十字会救日本兵吗?说实话。
       值此民族情绪高涨、大义问题不容模糊之际,环球网美国记者站讲了另外一个和慈善有关的故事:美国犹他州11岁男孩Zack Francom,从2010年起靠着在自家门口摆摊卖柠檬水与曲奇饼干赚来的钱,已给55个非发达国家捐了322台轮椅。
       然后,美国驻华大使馆还转发了这个故事。
       湃湃:我说,这个大使馆作为政府机构,难道不应该反问这个孩子为什么不把轮椅捐给美国人民吗?难道不应该指责他背弃了自己的国家吗?
       前两天,奥巴马到加利福尼亚为民主党筹款。为了确保他的安全,洛杉矶警方封闭了众多街道。恰好在他车队经过时,一位孕妇即将临产,但警方禁止其过街前往马路对面的医院,后者只好在公共汽车站等了30分钟。
       中国的月子中心该抓住这个事情,发展新的业务呀:愤怒的美国孕妇们,来中国吧。他们说,来中国,大摇大摆横穿马路,顺顺利利挤进医院。
       当然,进去之后,由于医院床位紧张,该孕妇三年后才获准生产。那孩子,一出生便风华正茂,母亲喜极而泣,父亲击节而歌,派出所户籍科的民警说:就叫这孩子为“哪吒”吧。
       后来,这孩子打死了一个官二代,惹怒了天庭,割肉剔骨而死,那就是后话了。
       澎澎:割肉剔骨的痛,他会记多久?
       湃湃:这时间,久与不久,其实是相对的。有时候,千百年,也不过弹指;有时候,个把小时,你也会觉得久如一个世纪。
       北京房山区的那些小球员们,对此应该感触很深。7月23日举办的北京运动会上,他们应战海淀足球队,结果,70分钟后,他们以0:47的成绩结束了这场梦魇之战。据报道说,两边的孩子们都是13岁左右,但海淀队的队员明显比房山队高出一头。北京体育局后来澄清,这些孩子的身份没有问题,他们也没有踢假球,而是北京市足球水平城区与远郊一直不均衡——海淀参赛学生来自面向全国招生的足球专业学校,无论从身材、足球天赋上都优于同龄人,房山参赛队伍则由当地两所中学选派组成,而且,他们的训练时间也不过半年。
       希望这些孩子,不要因这次失败受伤太深,心灵上的伤痛,也不要持续太久。7分钟也好,半年也罢,对历史来说,不过一瞬,以后,比这个更惨烈的失败,还多着呢。
       @冒安林:你觉得人生漫长,或束缚难挣,其实甲午战争至今也不过120年。风云变幻,天翻地覆,生死轮回,至今也就120年。清朝覆灭民国涅火,抗战沦陷内战相煎,建国文革灾荒改革,至今也就120年。
       最近看过《后会无期》的人们,应该都记得其中一个配角——“旅行者一号”。酷到面瘫的钟汉良振臂高呼:“你们的偶像是明星,我的偶像是卫星”。
       他之所以这么崇拜这颗卫星,一个原因是2012年的时候,科学家们认为这颗卫星由地球出发,飞了35年终于飞出了太阳系,进入人造物体从未达到过的星际空间。
       结果,在这电影被批得一塌糊涂的时候,外国的科学家又传来消息,认为目前没有任何证据证明旅行者一号已经成功突破了太阳系。
       韩寒看过了很多片子,却仍然拍不好电影;旅行者一号飞了37年,却仍然在这个圈子里打转。
       这就是人生。
本文部分图片来自网络
       
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澎湃联播录入编辑:陈伊萌
评论(17) 追问(169)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