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选 时事 经济 思想 生活 我的订阅
报料 登录 注册
热新闻

首页>逝者

他去世了,意大利男高音的黄金时代终结了

澎湃新闻记者 陈晨

2014-07-27 11:14 来自 逝者
2005年8月9日,意大利著名歌剧大师卡洛·贝尔贡齐来到北京为中央音乐学院学生讲课。  IC 图

       据意大利《共和国报》报道,当地时间7月25日夜,20世纪最伟大的男高音之一,卡洛·贝尔贡齐(Carlo Bergonzi)去世。本月13日,他刚刚过了90岁生日。

       贝尔贡齐逝世于意大利米兰附近的Auxologico养老院,这则消息是由其妻子阿黛尔公布,并由其多年的记者好友Achille Mezzadri在网上做了简短讣告。作为二战后意大利歌剧黄金时代最后的男高音,贝尔贡齐活跃于1950年代到1980年代,作为帕瓦罗蒂、多明戈一代的师辈,贝尔贡齐曾被视作当今硕果仅存的意大利歌剧界巨擘。贝尔贡齐曾于2007年来沪举办大师班,在这唯一的一次上海之行中,当时83岁的大师不慎摔断了三根肋骨,但他忍着伤痛完成了教学,连当中的新闻发布会都没有缺席。
        作为20世纪最权威的威尔第男高音,贝尔贡齐留下了诸多经典,同时,他晚年致力于教学工作,其门下出师的男高音如今活跃在世界最著名的歌剧院舞台上。       
用“利息”唱歌的神奇男高音
       卡洛·贝尔贡齐出生在威尔第家乡布塞托,早年师从格兰蒂尼,后转入博伊托音乐学院声乐系学习。二战期间因反法西斯被囚禁,战后进入帕尔马音乐学院继续学习。16岁时贝尔贡齐作为一个男中音登台,唱了三年他才发现自己其实更适合唱男高音,于是完全是靠自学转成男高音。自学过程中他没有拜任何老师,只是反复听唱片来琢磨男高音的发声技巧和呼吸运气,更重要的是,当时他经常有机会跟吉利、斯基帕、培尔蒂莱等当时伟大的男高音同台演出,天分过人的贝尔贡齐也从他们身上找到了通往男高音的那扇门。
        二战期间,因为反对纳粹,贝尔贡齐曾在纳粹集中营被关押过两年,无论什么羞辱的活都得干。“战争给很多人留下了惨痛的经历,大家都受罪,我也不例外。但这段经历和我以后的事业应该是分开来谈的,对我以后的事业并没多大的影响。”
       1951年,意大利广播电台邀请他参加纪念威尔第逝世50周年的演出,通过演唱《西蒙·博卡涅拉》和《命运之力》中的男高音咏叹调,贝尔贡齐由此进入了世界级男高音歌唱家的行列。
       贝尔贡齐被认为是当代十大男高音之一,与后起的帕瓦罗蒂、多明戈一起创造了20世纪60年代末至70年代中期歌剧艺术的黄金时代。贝尔贡齐拥有辉煌的高音区,优雅的乐句处理技巧和全面的音乐修养;他的音色优美、明亮,音色、音量和气息达到近乎完美的程度,高音区的渐强与渐弱的转换非常迷人。
       乐评人李严欢是贝尔贡齐的忠实乐迷,他认为贝尔贡齐最难得的一点是,“他拥有极为出色的‘本钱’,可是在他大部分的歌唱生涯中,他把自己的‘本钱’存着,完全用‘利息’来演唱。这种‘利息’一方面来自于他的勤奋和他独到的声音训练方法,另一方面来自于他对自身的节制,他向来挑选自己适合的角色,绝不会为了挑战或迎合观众去做有可能给他的声音带来伤害的尝试。”
       2007年贝尔贡齐来沪时,李严欢曾与他有过一次深入的对谈。贝尔贡齐是十分典型的意大利人性格,“热情得不得了,有求必应,丝毫没有大师的架子。”当问及大师怎样塑造不同的角色,当时已经年过八旬的贝尔贡齐坐在椅子上亲身示范,演唱了《茶花女》和《游吟诗人》中的咏叹调作为例证,“当时他嗓音的状态依然保持得很好,虽然跟五十多岁的黄金阶段是不能比的,但依然毫不显老态,这在男高音之中是非常罕见的。所以我一直觉得他是一个神奇的男高音。”
       贝尔贡齐对嗓音的保持得益于他是一个极其自律的人,他的中国学生邓小俊曾向媒体介绍,大师不仅生活极其严肃,如果没演出,他晚上8点睡觉,早晨7点起床,饮食起居都非常规律,他的一生与酒吧等娱乐场所无缘。        
威尔第金头像手杖陪伴晚年
        作为一名歌剧演员,贝尔贡齐一生演绎过72个角色,其中包括威尔第歌剧中的全部男高音。他曾在接受采访时表示,自己家离威尔第的诞生地只有5公里,从小就受到威尔第音乐的影响。“可以说我的生长环境给我带来了威尔第细胞。毫无疑问,我热爱威尔第的作品胜于一切。我对他的作品有着一种天生的直觉。我对他作品中的人物的理解,对人物声音的处理,对乐句的处理等等,在很大程度上,都是在这种直觉的基础上建立起来的。所以我被称为威尔第专家也并非巧合。”
       2007年来上海时,许多人来向他讨教演唱威尔第的诀窍,贝尔贡齐认为,威尔第的作品中的男高音需要的是一种有覆盖力的声音,“你不能唱得很脆,否则就不能很好地表达威尔第的作品。威尔第很注重男高音段落,他考虑的是音乐的漂亮,但不考虑男高音演员的条件,因此确实很难唱。咏叹调接着咏叹调,大咏叹调完后接着小咏叹调,二重唱接着四重唱,然后再来个三重唱,激动的音乐给人极大的感染力。对于演员来说特别需要的是技术控制,乱使劲就不行,会很糟糕,声带就拉不动了。”贝尔贡齐甚至有句名言,“威尔第塑造了许多男高音,同时也毁掉了许多男高音。”
        贝尔贡齐对于威尔第的情有独钟,不仅体现在舞台上,也体现在生活中。李严欢向澎湃记者提到一个细节,大师因为行动不便,随身总是拄一根手杖,而手杖的头是一个金色的威尔第头像。手杖是贝尔贡齐一次经过自家附近的唱片店时发现的,当时那根手杖跟他的唱片一起陈列在橱窗中,便要求店主卖给他,店主起初不愿意, 后来贝尔贡齐花了350欧元才得到了这个宝贝。“他非常爱惜那根手杖,每次有人跟他要求合照,他都会把杖上威尔第头的方向调到正对镜头,而且会把手杖举到 显眼的位置。”
意大利男高音黄金时代的终结
       对于许多热爱美声的人来说,贝尔贡齐离世所带来的感伤更多的是对于意大利美声的黄金年代的留恋。在那个卡鲁索、斯基帕、吉利、科莱利、斯苔方诺、莫纳科等活跃在舞台上的年代,是真正歌唱家的年代,导演先要听歌唱家的意见,声音与角色的契合度是最重要的考量标准,这也是为何当时留下的唱片如此经典不衰。
       作为那个年代的仅存硕果,贝尔贡齐也曾公开过他的不满,但表示自己并不彻底悲观,“我想歌剧只是暂时进入了一个困难期,过了这个时期,传统和经典的价值会被人们重新认识。当人们重新尊重古典艺术的规则和应有的要求,歌剧艺术仍然保持他应有的地位。”
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卡洛·贝尔贡齐,去世录入编辑:徐崚怡
评论(3) 追问(1)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