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选 时事 经济 思想 生活 我的订阅
报料 登录 注册
热新闻

首页>直击现场

辽宁下跪考生家长:不能为保“乌纱帽”让孩子成牺牲品

澎湃新闻记者 谢寅宗 发自沈阳

2014-08-03 07:12 来自 直击现场
7月31日,长时间在高温外下跪,有家长更是当场晕倒,被120急救车紧急送走。 IC 图
部分请愿家长的手印和联系方式。 IC 图

       通过招考院校的专业课分数线和全国高考录取分数线,却因教育厅一纸文件,造成40多名报考沈阳音乐学校的艺考生无法被录取。
       辽宁省教育厅事后对外宣称,这全系沈阳音乐学院违反招生政策。
       沈阳音乐学院也向家长表示,他们按经验主义办事,的确存在过错,但已无能无力。
       找学校、教育厅、辽宁省政府多方投诉无果后,10多名家长在辽宁省教育厅铁门前下跪。从天堂跌落到地狱的家长们,向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哭诉说,如果孩子有0.1%的错,他们马上回家。但错在行政部门,不能因部门错误让孩子成牺牲品,毁了孩子的前途。        
为何下跪?
“走投无路,被迫下跪”
        
       澎湃新闻:下跪,对你们来说,意味着什么?
       家长:俗话说,跪天跪地跪父母,下跪,意味着我们完全放弃自己的尊严。但是我们不得不这么做,没有其他的选择。
       澎湃新闻:没有其他的选择?
       家长:是的,一点选择的余地都没有。我们发现问题是在7月25日,这时候,辽宁省高考艺术类考生一、二本录取工作已经结束。这让我们和孩子走投无路。
       澎湃新闻:得知这个消息后,你们是怎么办的?
       家长:得到消息后,我们就赶到位于沈阳市皇姑区的沈阳音乐学院本部,找学校询问这中间到底出了什么问题。因为我们的孩子已经通过了沈阳音乐学院的专业考试分数线,以及统一高考的文化课分数线。
       澎湃新闻:学校是怎么答复的?
       家长:到了学校的第一天,我们在信访办公室见到了音乐学院招生办王主任。王主任首先给我们家长道歉,说学校在这件事中存在错误,学校对此有责任,但校方经过多方努力,已经无能无力。
       澎湃新闻:对于这个答复,你们满意吗?
       家长:这事关孩子的前途,学校一句无能为力,我们当然不能接受。我们在学校待着,要求见学院的院长、副院长,看他们如何解决。
       澎湃新闻:结果如何?
       家长:工作人员回复我们说,院长出差了,副院长在办事。一句话就把我们打发了。        
寻求解决
三处走访,屡遭踢皮球
        
       澎湃新闻:接下来你们怎么做的?
       家长:7月26日一早,我们就到辽宁省教育厅反映情况。但到了教育厅,才发现铁门难进,我们一行人只能在教育厅的传达室处等待答复。
       澎湃新闻:得到答复了?
       家长:接待室的工作人员将我们的情况电话传达到大楼里,大楼里发回一份回执单:回校方处理。但我们一个人都没见到。
       澎湃新闻:拿到了回执单,你们怎么选择?
       家长:没有选择,我们还是摁住怒火,回到沈阳音乐学院,听候解决。这天下午,我们又见到了招生处的王处长。他在重复第一天的说辞外,还给我们提供了一个解决方案:可以到音乐学院附中复读,免两年费用。
       澎湃新闻:对这个方案,你们的态度是?
       家长:我们就问他,“能不能保证复读就一定能考上”,能不能形成书面文字形式。我们之所以提出这么苛刻的条件,是因为我们的孩子已经通过了录取分数线,也得到了学校的计划名额之内书面材料。但是他不答应。
       澎湃新闻:事情没能协商下来,你们怎么办的?
       家长:7月26、27日两天,我们就在学校门口拉上“还我公道、我要上学”的横幅,但除了警察,没人来搭理我们。横幅也被警察没收了。
       无助之余,28日早上我们再次来到教育厅。办公楼同样没能进去,我们只好写下“被沈阳音乐学院录取,校方承认错误,解决小孩上学”的诉求,让工作人员代为传达。
       我们从早上9点一直等到晚上24点,只接到几句“领导在协调,领导在研究”的模糊回答,没有一个工作人员出来接待。
       澎湃新闻:在教育厅等待无果,你们又是怎么办的?
       家长:7月29日早上,我们一部分家长就到辽宁省政府去反映情况。但省政府的工作人员要求我们回到教育厅解决。并且门口穿制服的工作人员说,如果我们再去,就是违法。
       我们不知道这算哪门子法,我们是100%合理的诉求,去找政府却成了违法。        
关于下跪
没有组织,为了孩子拼了
        
       澎湃新闻:怎么想到下跪这个举动?
       家长:你想想,找政府,政府不接见;找教育厅,教育厅不解释;找学校,学校无能为力。我们找了本地的媒体,也来了人,不能发声。我们去哪儿说话,还有谁能为我们说话?
       迫于无奈,我们只能靠自己。
       澎湃新闻:下跪有经过组织?
       家长:没经过组织,这是真的。我们下跪的时间是在7月31日下午2、3点钟,是最热的时候。我们从25号发现问题后,整整6天一点进展都没有,我们能选择的,就只有这一条路。
       澎湃新闻:有多少人参与下跪,跪了多久?
       家长:在场的将近10个妈妈都下跪了,爸爸们在一旁抹泪。跪的时间不长,因为围观的人太多,警察也一直盯着我们的。同时,还有一名母亲突发心脏病。
       澎湃新闻:你们怎么看这次下跪?
       家长:在大庭广众之下下跪,并且作为女人,我们这样做,完全是抛下自己的尊严,为了孩子拼了。但是在孩子人生中最重要的时刻,他们遭受了不公正待遇,即使是这么大的耻辱,我们也必须去做。为了孩子,我们觉得这是值得的。我们大多是独生子女,活着,也是为了让孩子更好的活着。
       澎湃新闻:下跪是否带来改变?
       家长:积极的方面,是让全国各地的人们知道了发生在辽宁的这起不公平事件,也引来众多媒体的关注。
       29日晚上,我们也第一次见到了省教育厅的领导。发展规划处于处长出来接待。
       不利的方面,是孩子们承受着更大的精神压力。我们的下跪导致流言四起,孩子也有放弃念书的想法。        
谈前景
部门的错误,不能让孩子成牺牲品
        
       澎湃新闻:于处长带来怎样的消息?
       家长:于处长出面后,告诉我们说,他们执行的是教育部的文件。校方存在违规。
       澎湃新闻:具体是什么文件?
       家长:于处长第一次说的,是辽宁省教育厅和发改委2014年7月1日下发的《关于印发2014年普通高等学校录取期间招生计划调整意见的通知书》(辽教发[2014]98号)。这份文件,我们在学校也复印到了,学校收到文件的时间是2014年7月14日。
       当时这个时候高考志愿的填报已经结束,这教育厅下发的文件,时间上存在冲突,这错误是教育部门,和我们孩子没有关系。
       澎湃新闻:你们提出质疑了?
       家长:提出质疑了,但于处长转而又说今年2、3月份,以传真、邮件的方式,给学校发了文件。
       我们从学校得到的答复是,他们只收到了7月14日这一个文件。
       我们让于处长拿出2、3月份文件的回执单,但他只是口头上说有,却不出示。这是谁对谁错的关键证据,他如果有,能自证清白,他能不爽快出示?
       所以我们觉得教育部门,至少有一方在撒谎。
       澎湃新闻:你们目前对孩子的升学前景怎么看待?
       家长:我们永远不会作最坏的打算,因为这件事根本不是考生的错。这完完全全是教育部门自身的错误,从而给考生和家长带来极大的心理创伤。即使他们为了保住乌纱帽不承认错误,但也不能让孩子成为牺牲品,把十八九岁的孩子推向社会,毁了他们的前途。拿孩子一生的幸福作为赌注。
       澎湃新闻:如果是最坏的结果呢?
       家长:如果真的那样,那简直是人间悲剧。但我们相信,事情一定会得到解决。因为如今已不再是那个冤案、错案频发的时期。所以我们一定要坚持到底,还孩子们一个大学梦。        
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辽宁,艺考生,家长,跪拜,教育厅录入编辑:慈亚圣
热追问

美国澎友

为引起关注作秀。
2014-08-05 01:38我来答 关注
查看此问题的另外6个回答
评论(40) 追问(53)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