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选 时事 经济 思想 生活 我的订阅
报料 登录 注册
热新闻

首页>翻书党

《邓小平在上海》:除了南巡,邓小平在上海还做过什么

澎湃讯

2014-08-04 17:49 来自 翻书党
       1920年9月5日,邓小平第一次来到了上海——赴法勤工俭学的起点站。1927年年底,当邓小平第二次来到上海时,年仅23岁的邓小平已经成为了中共中央秘书长。1928年春,他在上海广西中路同张锡瑗举办了婚礼,婚后半年多时间了一直同周恩来邓颖超夫妇同居在公共租界……1949年6月,邓小平部署查封上海证券交易所,给了上海的金融老虎一记重拳……1992年2月,邓小平视察上海市第一百货商店,为孙辈购买铅笔和橡皮。
       说起邓小平同志和上海的渊源,公共舆论里一直不断重复着诸如“南巡”、“浦东开发”这些老段子,再大的事听久了也意思不大。时值邓小平诞辰110周年(1904年8月22日),上海人民出版社即将出版《邓小平在上海》一书,在书里倒是可以发现很多邓小平同志在上海的各种轶事,毕竟,他与上海,有着长达74年的渊源。
       最后,再补充书中的一则最欢乐的段子,邓小平在上海刚解放时和陈毅一起去参加一个大型活动,身边簇拥着众多警卫人员,只是几分钟过一条街的功夫,邓小平胸前口袋中别着的一支缴获来的派克钢笔,就被上海的小偷摸掉了。这件小事一直让邓小平耿耿于怀,他每到上海就会讲起这件事,并感叹:“上海的小偷真厉害啊!”
       
从1920到1994:邓小平上海大事记
       
       1920年(16岁)
       8月28日 和邓绍圣等82名同学,搭乘法商吉庆洋行的吉庆号客轮离开重庆驶往上海。
       9月5日   抵达上海,并和同学们在上海华法教育会的安排下入住名利大旅社。候轮期间游览了上海。
       9月10日 和同学们以及几名湖南、江苏的学生领到护照,从黄浦码头登上法国邮船鸯特莱蓬号。
       9月11日  离开上海,赴法勤工俭学。
       
       1927年(23岁)
       7月初 在汉口找到中共中央机关,被安排在中央机关担任秘书,主要负责管理文件、交通、机要等事务,为中央的会议作记录,并参与文件起草工作。
       9月底或10月初 随中共中央机关从武汉来到上海。
       12月 中共中央任命邓小平为中共中央秘书长,协助周恩来等中央领导人处理中央日常工作,主要负责管理中央机关的文书、机要、交通、财务、各种会议安排等,负责起草对一些省区的指示等文件,并继续为中央的会议作记录。
       
       
       1928年(24岁)
       春 和张锡瑗在上海广西中路的四川风味餐馆聚丰园举办婚礼,周恩来、邓颖超、李维汉等30多人参加。婚后半年多时间,和张锡瑗同周恩来夫妇住在公共租界的小沙渡路遵义里一幢房子中。
       4月15日 到爱文义路望德里同罗亦农秘密接头,谈完后刚从后门离开,罗亦农即因叛徒出卖而被捕。
       11月14日 中共中央任命邓小平为中央事务秘书长,领导中央机关秘书处的工作。秘书处下设文书、内政、外交、会计、翻译五个科。
       
       1929年(25岁)
       8月底 受中共中央派遣,离开上海前往广西,以中央代表的身份,领导中共广西党组织的全面工作。
       
       1930年(26岁)
       1月 从广西到上海向中共中央和中央军委汇报广西革命工作。
       
       1931年(27岁)
       3月 受中共广西前敌委员会委派,到上海准备向中央汇报红七军工作。
       4月29日 在上海撰写给中共中央的《七军工作报告》,详细叙述红七军、红八军的建立和战斗的经过,左右江地区地方党的状况及土地革命的工作,总结百色起义、龙州起义的经验教训。
       7月14日 根据中共中央的指示,离开上海赴江西中央根据地。
       
       1949年(45岁)
       3月31日 主持起草《京沪杭战役实施纲要》,提出京沪杭战役分三阶段推进。
       5月6日 离开南京到江苏丹阳,指导解放和接管上海的准备工作。
       5月26日 率总前委、华东局机关抵达设在上海圣约翰大学(今华东政法大学)的临时最高指挥部。
       6月5日 在上海听取七、八、九兵团负责人关于渡江战役和宁沪杭作战中部队伤亡、减员情况以及进城后部队的思想情况汇报。谈话中指出:政治上一举一动,都对世界有影响。全军要严守纪律,高度集中统一,尤其在执行党的政策上。要以虚心谨慎态度来迎接新的任务。由农村转到城市是一个大变化,可能产生思想、政治、组织、生活方面一系列的问题。要减少城市驻军,减轻人民负担。
       6月7日 作出查封证券交易所大楼,取缔金融投机的决定。
       7月14日 乘火车抵达北平。
       8月4日 在北平六国饭店向新政治协商会议筹备会议代表作题为《从渡江到占领上海》的报告,介绍从渡江到占领上海的经过,以及接管上海后的工作情况。
       
       1952年(48岁)
       8月7日 中央人民政府任命邓小平为政务院(1954年改为国务院)副总理。
       
       1954年(50岁)
       4月27日 中共中央任命邓小平为中共中央秘书长,兼中共中央组织部部长。
       9月 任国务院副总理,兼国防委员会副主任。
       
       1955年(51岁)
       4月4日 在中共七届五中全会上,被增选为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
       
       
       1956年(52岁)
       9月28日 在中共八届一中全会上,当选为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中央委员会
       总书记。
       
       1959年(55岁)
       2月10日 和彭真、李富春、杨尚昆等乘火车抵达上海。
       2月11日 参观上海工业展览会。
       2月12日 视察江南造船厂、上海手表厂。
       2月13日 视察上海钢铁三厂。
       2月16日 视察上海电机厂、英雄金笔厂(即华孚金笔厂)。
       2月17日 和彭真等看望宋庆龄。
       2月18日 听取中共上海市委负责人汇报工作。
       2月19日 视察杨树浦纺织、印染工厂,观看静电纺纱机、离心纺纱机、无梭织布机、活性染料等。
       2月20日 出席中共上海市委工业会议开幕式并讲话,指出“关系全局、牵动全国最大的首先是上海。上海不贯彻‘全国一盘棋’,上海的每一个厂、每一个部门考虑问题不是从‘全国一盘棋’出发,都要影响全局,而且自己也应付不了”。
       3月25日—4月1日 出席在上海召开的中共中央政治局扩大会议,讨论人民公社整顿问题。
       4月2日—5日 出席在上海召开的中共八届七中全会,讨论1959年国民经济计划草案和检查人民公社整顿工作,并在会上作关于经济工作、国家机构及人事配备两个问题的说明。
       12月6日 与刘少奇、陈毅等视察上海空军第十三修理厂,参观我国自行设计、制造的首枚试验型液体探空火箭。
       
       1960年(56岁)
       1月7日—17日 出席在上海召开的中共中央政治局扩大会议,听取了1960年国民经济计划和今后三年、八年设想的报告等。
       6月8日—18日 出席在上海召开的中共中央政治局扩大会议,讨论“二五”计划后三年(1960年至1962年)补充计划问题。
       
       1963年(59岁)
       11月1日—3日 与刘少奇、周恩来、陈毅等到毛泽东在上海的住处开会,讨论社会主义教育问题,并商议中法建交方案。
       
       1965年(61岁)
       12月8日—15日 出席在上海召开的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扩大会议。
       
       1966年(62岁)
       5月5日—7日 和周恩来、李富春等陪同阿尔巴尼亚部长会议主席穆罕默德•谢胡参观上海永鑫无缝钢管厂、上海江南造船厂、市少年宫、上海工业展览会。
       5月 文化大革命开始。不久,受到错误的批判和斗争,被免去一切职务。
       
       1973年(69岁)
       3月29日 邓小平正式恢复国务院副总理工作。
       6月26日—27日 陪同马里国家元首兼政府总理穆萨•特拉奥雷访问上海,参观上海工业展览会、拖拉机厂。
       6月28日 视察上海钢铁一厂。
       6月29日 视察上海石油化工总厂建设工地。
       12月22日 根据毛泽东的意见和中共中央政治局会议决定,中共中央发出通
       知:邓小平任中央政治局委员,参加中央领导工作;邓小平任中央军委委员,参加军委领导工作。
       
       1974年(70岁)
       2月28日—3月1日 陪同阿尔及利亚革命委员会主席兼政府总理阿里•布迈丁访问上海,参观上海工业展览会和马陆人民公社。
       
       
       1975年(71岁)
       1月5日 根据毛泽东的提议,中共中央发出一九七五年一号文件,任命邓小平为中共中央军委副主席兼中国人民解放军总参谋长。
       1月8日—10日 中共十届二中全会选举邓小平为中共中央副主席、中央政治局常委。
       6月10日—11日 陪同菲律宾总统费迪南德•马科斯访问上海,参观上海工业展览会、彭浦工人新村等。
       6月26日 陪同柬埔寨共产党中央代表团在上海参观中国人民解放军海军东海舰队各型水面舰艇,并观看航空兵飞行表演。随后在导弹驱逐舰上为海军题词:“坚决贯彻执行毛主席的伟大号召,为建设一支强大的海军而努力奋斗!”
       6月27日 视察上海石油化工总厂建设工地。
       年底 在“反击右倾翻案风”运动中再度受到错误批判。
       
       1977年(73岁)
       7月16日—21日 中共十届三中全会一致通过《关于恢复邓小平同志职务的决
       议》,决定恢复邓小平中共中央委员,中央政治局委员、常委,中央副主席,中央军委
       副主席,国务院副总理,中国人民解放军总参谋长的职务。
       
       1978年(74岁)
       2月24日 在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第五届全国委员会第一次会议上当选为第五届全国政协主席。
       
       1979年(75岁)
       1月28日 在出访美国途中路经上海,在虹桥国际机场停留一个小时。
       7月16日—25日 在上海视察。
       7月21日 同彭冲、严佑民、王一平、钟民、赵行志、夏征农等谈话。指出:大问题是接班问题,任何地方、任何部门都有这个问题。现在就要有意识地选一些比较年轻的人,这是党的战略任务、根本任务。在谈到上海市的领导班子问题时说:上海市常委可以减到九人。如果能比现在的班子再年轻一点更好。在谈到宝钢问题时说:对于宝钢建设,市委第一要干,第二要保证干好。国内对宝钢议论多,我们不后悔,问题是要搞好。
       7月23日 陈锦华在中共宝山钢铁公司委员会上传达邓小平同彭冲的谈话。邓小平指出:宝钢建设,中央已经定了,要搞下去,作用很大。你们一定要注意,一定要把宝钢建设搞好。
       9月,邓小平在一次会议上指出:历史将证明,建设宝钢是正确的。
       7月24日 晚,在上海展览中心友谊会堂接见上海市区、县、局以上干部。
       10月19日 为上海延安中学题写“上海市延安中学”校名。
       
       1982年(78岁)
       9月12日 在中共十二届一中全会上当选为中央政治局常委、中央军事委员会主席。
       9月13日 在中共中央顾问委员会第一次全体会议上当选为中央顾问委员会主任。
       
       1983年(79岁)
       2月18日—26日 在上海视察。
       2月21日 视察上海静安区胶州路农贸市场、虹口区曲阳新村。在胶州路农贸市场,到水果摊、知青合作商店、水产摊和蔬菜摊前,了解价格、销售和经营性质等情况,并提出:这个市场办得好,既能丰富市场,价钱也便宜。在曲阳新村,先后到曲阳菜场、百货商场和知青酒家,随后到上海服装二厂一退休工人家中,看到新房中电视机、洗衣机、电冰箱一应俱全,说:这儿不错嘛,挺现代化的。你们生活好,我就高兴。
       
       
       1984年(80岁)
       2月11日—16日 在上海视察。
       2月14日 和王震、陈丕显等听取陈国栋、胡立教、杨堤、阮崇武等汇报,指出:上海要搞十个大饭店,也可以让国外海外的人独资搞,包括建筑材料也从国外进口。旅馆可以利用外资。你们要加快速度,条件可以放宽一些。在谈到宝钢建设时指出:宝钢二期必须上,不要等“七五”,今年就上。在谈到财政问题时指出:现在一个大问题是中央财政收入少,大项目上不去。要恢复到中央掌握百分之七十,地方百分之三十。这个问题解决了,一些大项目就可以上得快一点,也可以给你们上海解决一些问题。在谈到上海的人才情况时说:现代化和干部年轻化相关,没有年轻人不行。
       2月15日 视察上海宝山钢铁总厂。在视察宝钢主原料码头时指出:我们要把日本的技术都学过来。
       2月16日 接见上海交通大学的主要领导和部分教授50余人,对上海交大的教育改革工作表示满意。参观上海市微电子技术及其应用汇报展览,听取工作人员对电子器件、基础材料、设备、人才培养、科研开发、计算机应用等各部分的介绍,提出“计算机的普及要从娃娃做起”。
       3月 为上海中共“一大”会址纪念馆题写“中国共产党第一次代表大会会址纪念馆”馆名。
       
       1985年(81岁)
       2月4日—13日 在上海视察。
       2月7日 和王震、陈丕显等听取陈国栋、胡立教、杨堤、汪道涵、阮崇武等汇报。指出:外商兴趣比较高的是上海,他们愿意到上海来投资。上海投资环境改善了,人家就来投资了。上海第三产业是个缺门,潜力很大,你们的路子要走得宽一些。产品质量要搞好一点,优质的可以提点价。上海的高层建筑建设要快一点,上海港口条件差,要综合利用。关于上海的机场建设和整体发展问题,你们要搞一个计划。在谈到对外开放、对内搞活急需培养技术工人时说:上海人脑筋活,最容易培养。搞点速成的学校,半年为期。在谈到干部问题时指出:领导班子,就是要年轻一点,他们有这个条件,一上来就能干二三十年,老的当顾问,帮帮忙。
       
       1988年(84岁)
       2月10日—23日 在上海视察。
       2月16日 由江泽民等陪同,出席在上海展览中心友谊会堂举行的上海市人民迎接新年文艺晚会。
       2月17日 同江泽民等谈话。
       2月23日 接见中共上海市委、市政府负责人。
       1989年(85岁)
       1月21日—2月16日 在上海视察。
       1月27日 会见马里总统、非洲统一组织执行主席穆萨•特拉奥雷。
       2月4日 会见苏联外交部部长谢瓦尔德纳泽。
       2月5日 与上海市党政军领导共迎新春佳节。
       2月13日 会见巴基斯坦总理贝•布托。
       
       1990年(86岁)
       1月21日—2月13日 在上海视察。
       1月26日 与杨尚昆一起接见上海市党政军领导,共度除夕。
       2月13日 在前往火车站的途中同朱镕基谈话。在谈到建议开发浦东时说:你们搞晚了。但现在搞也快,上海条件比广东好,你们的起点可以高一点。从八十年代到九十年代,我就在鼓动改革开放这件事。胆子要大一点,怕什么。在谈到浦东开发需要优惠政策时说:我赞成,你们应当多向江泽民同志汇报。
       10月24日 为正在筹建中的上海龙华烈士陵园题写“龙华烈士陵园”园名。
       
       1991年(87岁)
       1月28日—2月20日 在上海视察。
       1月28日 抵达上海后,在去住地的途中听取朱镕基汇报。在谈到浦东开发问题时指出:浦东开发至少晚了五年。浦东如果像深圳经济特区那样,早几年开发就好了。开发浦东,不只是浦东的问题,是关系上海发展的问题,是利用上海这个基地发展长江三角洲和长江流域的问题。
       1月31日 视察上海航空工业公司。
       2月6日 视察上海大众汽车有限公司,参观总装配厂、发动机厂和国产化展览室,指出:你们的厂区很漂亮,文明、现代化,厂房很大,但不如日本人利用率高。如果不是开放,我们生产汽车还会像过去一样用锤子敲敲打打,现在大不相同了,这是质的变化。质的变化反映在各个领域,不只是汽车这个行业。开放不坚决不行,现在还有好多障碍阻挡着我们。
       2月13日 视察上海航天局新中华机器厂,参观长征四号运载火箭合练弹、部分军工产品和民用产品并对陪同的上海航天局负责人说:我们是社会主义国家,一旦国家需要就会集中力量来保证你们,这是社会主义的优越性。我们可以集中力量办几件事。你们要搞新型号,增加新的能力,相信你们会办得好的。这支队伍经过几十年的锻炼,没有失败过。
       2月14日 与上海市党政军领导、部分老同志和各界人士共度除夕。
       2月18日 视察南浦大桥建设工地,随后前往新锦江大楼顶层俯瞰上海市容,听取浦东开发规划汇报。指出:抓紧浦东开发,不要动摇,一直到建成。我们说上海开发晚了,要努力干啊!上海过去是金融中心,是货币自由兑换的地方,今后也要这样搞。中国在金融方面取得国际地位,首先要靠上海。希望上海人民思想更解放一点,胆子更大一点,步子更快一点。
       
       
       1992年(88岁)
       1月31日—2月20日 在上海视察。
       2月3日 接见上海市党政军领导、老同志和各界人士,共度除夕。
       2月7日 视察新建成的南浦大桥和建设中的杨浦大桥。
       2月8日 乘友好号游船游览黄浦江时,对陪同的吴邦国、黄菊等说:二十一世纪是年轻人的。干部要年轻化,用人也要解放思想,胆子要大一点。要提拔一批年轻人,这样才能后继有人。
       2月10日 视察上海贝岭微电子有限公司,在高倍显微镜下观看芯片。在参观大束流离子注入机时说:对外开放就是要引进先进技术为我所用。
       2月12日 视察上海闵行联合发展有限公司、上海县马桥乡旗忠村,并就改革开放作重要讲话,指出:到本世纪末,上海浦东和深圳要回答一个问题,姓“社”不姓“资”,两个地方都要做标兵。要回答改革开放有利于社会主义,不利于资本主义。这是个大原则。要用实践来回答。上海要回答这个问题,要靠大家努力。
       2月17日 听取浦东发展规划的汇报并审看浦东新区规划图。他在听完汇报后指出:浦东开发晚了,但可以借鉴广东的经验,可以搞得好一点,搞得现代化一点,起点可以高一点。起点高,关键是思想起点要高。后来居上,我相信这一点。
       2月18日 视察上海市第一百货商店,为孙辈购买铅笔和橡皮。
       
       1993年(89岁)
       1月4日—2月8日 在上海视察。
       1月22日 接见上海市党政军领导,与上海各界人士共度除夕。在谈话中说:我向大家拜年,并通过你们向全体上海人民,首先是上海工人阶级拜年。上海工人阶级长期以来一直是中国工人阶级的带头羊。希望你们不要丧失机遇。对中国来说,大发展的机遇并不多。上海人民在一九九二年做出了别人不能做到的事情。当然走一步,回头看一下是必要的。要注意稳妥,避免损失,特别要避免大的损失。有一点小的损失不要紧,回头总结经验,改正缺点就是了。乘风破浪,脚步扎实,克服困难更上一层楼。
       12月10日 乘专列由京抵沪。
       12月13日 冒雨视察浦东,并登上杨浦大桥,眺望浦东建设景象。在得知该桥是当时世界上跨度最大的斜拉桥时说:感谢上海的工程技术干部,感谢上海的造桥职工,向他们问好!并说:这是上海工人阶级的胜利。我向上海工人阶级致敬!在视察上海内环线浦东段及罗山路、龙阳路立交桥后说:喜看今日路,胜读百年书。并说:这是出自我内心的话。
       
       1994年(90岁)
       1月1日 在新锦江大酒店顶层观看上海不夜城景色,并视察南京路、淮海路繁华商业区。
       2月9日 与上海各界人士共度除夕。
       2月19日 离沪返京。临行前,在火车上对吴邦国、黄菊说:你们要抓住二十世纪的尾巴,这是上海的最后一次机遇。上海有特殊的素质,上海完全有条件上得快一点。
       
       1997年(93岁)
       2月19日 在北京逝世。上海各界群众以各种方式举行悼念活动。







       
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邓小平, 上海录入编辑:马睿
评论(2) 追问(7)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