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选 时事 经济 思想 生活 我的订阅
报料 登录 注册
热新闻

首页>直击现场

沈音违规招生或致数十名考生失学,家长教育厅前再下跪仍无果

澎湃新闻记者 谢寅宗 发自沈阳

2014-08-05 09:36 来自 直击现场
7月31日,几位考生家长在沈阳音乐学院门口拉出标语,要求解决沈阳音乐学院违规招生带来的问题。   微博图片

       受沈阳音乐学院违规招生影响,数十名报考该校的考生面临失学的危险。为给孩子讨回公道,家长们在学校、省教育厅、省政府三地多次来回上访无果后,十余名考生的母亲7月31日跪求辽宁省教育厅解决。
       母亲们的下跪虽引来多个媒体关注,但相关部门从未出面协调、解决考生所面临的问题。
       迫于无奈,将近20名考生父母8月4日下午在辽宁省教育厅门口再次下跪,恳求教育厅“让孩子上学”。
       辽宁省教育厅信访办余(音)姓工作人员告诉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对音乐学院违规招录的学生,教育厅的态度是不予同意。
       8月4日下午2点半左右,在辽宁省教育厅门口上访的考生家长们再次下跪,这也是继7月31日下跪后的第二次下跪。
       澎湃新闻了解到,在这次下跪的人群中,除了考生的母亲外,也有考生的父亲加入了此次下跪。整个下跪过程因一位家长倒地结束,持续了15分钟左右。
       参与下跪的吴柳(化名)说,即便如此,省教育厅也没人出面搭理此事,就连平时积极上前处置的警察也只在一旁围观。
       澎湃新闻从上访家长处了解到,从7月29日到省教育厅上访至今,中途只有一位于处长出面宣讲过文件,而后省教育厅再无其他工作人员出面解决此事。
       “我们也没有办法,9月1日高校开学临近,孩子的前途进入倒计时,我们只能以此恳求教育厅领导出面。”吴柳说,8月1日,教育厅发布公告认为,沈阳音乐学院在专业考试合格证加盖“计划名额之内”的行为,违反教育部规定,且违规将省外剩余招生计划调整到省内使用,属违规招生,“但我们的考生自身是没有任何问题的,专业课和文化课成绩都通过了录取分数线。”她说:“学校违规可以受惩罚,但不能把学生作为替罪羊。”
       澎湃记者从负责统计“因沈阳音乐学院违规招生成‘落榜生’”名单的家长刘勇(化名)处了解到,拿到沈阳音乐学院“计划名额之内”专业合格证的考生有19人,未盖“计划名额之内”印章的专业合格考生有22人。目前,这些学生的家长都在上访。
       刘勇说,至于因沈音违规招生落榜的具体考生人数,目前仍没有定数。澎湃新闻查阅辽宁省高中等教育招生考试委员会办公室主办的《辽宁招生考试》了解到,沈阳音乐学院校本部2014年面向辽宁省的计划招生人数是491人(文理统一排序录取)。
       澎湃新闻试图联系沈阳音乐学院领导,就此了解其中原委,但学校行政办公楼安保人员称,学校已放假,领导全体休假状态。而后,澎湃新闻多次拨打招生办王主任电话,但无人接听。      
       8月4日下午3点,澎湃新闻找到认定招生违规的主管部门辽宁省教育厅。教育厅信访办余(音)姓工作人员表示,对于家长的诉求,教育厅的态度是之前发布的公告上的意见——“不予同意”。
       吴柳说,由于坚守教育厅并没能促进事情的解决,目前家长们已整理出一份材料驳斥教育厅的公告。他们打算8月5日早上将材料送往辽宁省纪委,希冀以此获得解决问题。
       
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辽宁考生家长,再下跪录入编辑:慈亚圣
热追问

一江吹水

有很多澎友没搞清事件来龙去脉。沈音违规招生,学校是主犯,省教育局是铁面无私的“青天老爷”,家长和考生是无辜待宰的小羔羊。
考生通过了沈阳音乐学院组织的艺考后,获得了校方颁发的本科招生考试专业合格证,有的专业合格证书上还标明了“计划名额之内”字样。“计划内”表示文化课过线就能入学,“计划外”则只有当“计划内”的人报考其他学校或者文化课成绩不够时,才能递补入学。往年学校都是这么操作的,可就在上个月辽宁省教育局发话了,说学校违反相关规定,即不得在录取工作结束前以各种方式向考生违规承诺录取,所以此行为无效。
往年,沈音的省外指标都招不满,学校会自主将这些指标调剂给省内考生。这虽然是潜规则,但已操作多年。因此学校又试图将省外剩余的招生计划调整到省内使用,用于录取这部分考生。省教育局又说,这种做法也不符合规定,即艺术类省内和省外招生计划不可调出调进,因此也不予同意。
学校有错在先,弥补措施又被教育局否决,被剩下的考生们错过了一本、二本的录取时间,面临无学可上的地步,家长们的下跪都是被逼出来的。
学校犯了“经验主义错误”,不会审时度势,今年不同往年,老虎都打下了,各方面抓得严;教育局犯了“教条主义错误”,死磕规定,忘记教育之本,让百名无辜考生处在尴尬境地。学校的错误让考生承担,于情于理都讲不通。
2014-08-05 09:49回复
查看此问题的另外2个回答

绿毛水怪

如果我说国人有“下跪”基因肯定有人膝盖从地上立马伸直起来大骂我一通,指责我的鼻子--“xx你才有下跪基因”。
“下跪”在我国是有悠久的传统的,已经跪了两千年了,以至于突然说站起来了,膝盖还是有点麻,有点酸痛。在现代社会“下跪是一个正常人在没有任何可解之策、无计可施的情况下做出的无奈之举。在强大公权或者暴力面前,习惯性的下跪告饶,求可怜。祈求皇恩浩荡,网开一面,给一条活路。但是这种幻想着实太过天真。
下跪这一明显带有自卑和自甘屈辱的文化行为和导向,从古代一直走来居然没有寿终正寝,反而有愈演愈烈之势。感激也跪,求饶也跪,对也跪,错也跪,好像跪一下事情就能解决了。
“民跪官、臣跪君,群臣齐跪呼万岁”——那是封建社会为体现君臣有别、体现主仆之分、体现权力的不平等之举;而今无论是弱势群众为诉求给强权的管理者下跪求“通容”,还是民众为维护利益到政府机关下跪要“解决”,这些下跪都道出了民众对法律的无奈、对制度信认的缺失,都体现了弱者的无助和强权的高傲,从某种程度上也体现了社会分配的不公。长此以往,将会助长官僚主义、产生贫富阶层之分,我们又能回到封建社会了。
站起来说话,才是第一要紧,才是我们第一要学会的。
2014-08-05 09:30回复
查看此问题的另外12个回答
评论(41) 追问(124)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