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选 时事 经济 思想 生活 我的订阅
报料 登录 注册
热新闻

首页>直击现场

沈阳音乐学院回应“跪访”:三次没收到招生文件,19考生落榜

澎湃新闻记者 谢寅宗 发自沈阳

2014-08-05 17:55 来自 直击现场
       
2014年7月31日,辽宁省教育厅门口,报考沈阳音乐学院的四十余名学生家长展示他们的诉求,希望教育厅回应。  IC 图
       
       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持续关注的沈阳音乐学院违规招生引发考生家长上访一事,随着辽宁省教育厅8月5日上午的新闻通报会召开,又有新的进展。
       沈阳音乐学院副院长魏煌在发布会上承认,因学校工作失误,领会上级文件,特别是教育厅文件不深、不准确,导致19名考生落榜。
       魏煌表示,目前沈阳音乐学院已向上级部门申请,并希望通过积极的协调、沟通,解决这些受影响学生的上学问题。
       辽宁省教育厅和辽宁省招办虽派出代表出席通报会,但他们几乎没回答媒体问题,也未对沈阳音乐学院违规招生导致的落榜生问题作出任何表态。
失误源于领会文件不深
新闻通报会现场,辽宁省教育厅发展规划处处长于洪江(左二)照着通稿介绍情况。 澎湃新闻 谢寅宗 图

       发布会在8月5日上午11点举行。辽宁省教育厅发展规划处处长于洪江、省招办普招处副处长刘秀波、沈阳音乐学院副院长魏煌分别代表三个单位出席新闻通报会。
       针对沈阳音乐学院考生家长上访的情况和媒体的报道,于洪江首先宣读了一份教育厅的新闻通稿。这也是辽宁省在8月1日发布公告后,第二次对沈阳音乐学院违规招生一事进行通报。
       于洪江的通报内容包括:考生专业考试合格证上标准的“计划名额之内”行为无效,但证书有效;省教育厅没有缩减沈阳音乐学院的招生计划;“计划名额之内”的长条章不具备法律效力,是私下承诺;“省外名额调回省内使用”的“潜规则”违反教育部规定;沈阳音乐学院可以自主划定文化课分数线。
       于洪江念完通稿后,媒体尚未提问,主持人就宣布由沈阳音乐学院副院长魏煌介绍情况。
       在谈到今年的招生问题时,魏煌表示,这是一个“谁也不愿看到的局面,给学校和上级领导部门带来麻烦,在社会上造成不良影响,给考生和家长的心理、精神造成巨大痛苦和压力。”
       为此,魏煌代表沈阳音乐学院向考生和家长道歉。
       魏煌对出现的招生问题解释说,这是因为学校对上级文件、特别是教育厅文件领会不深、不准确;学校招办人员粗心大意、执行偏差造成。他表示“这本是良好的愿望和结果,但事与愿违”。
招生计划省内外均有剩余
       辽宁省教育厅8月1日发布的公告中认为,沈阳音乐学院的违规之处有两点:其一是违规发放“计划名额之内”合格证书;其二是省外招生计划用于省内招生。
       魏煌在回答澎湃新闻等媒体提问时表示,2014年沈阳音乐学院的省外招生计划是1375人,录取考生1141人,剩余计划234人。而省内招生计划是1347人,录取人数为1324人,剩余计划23人。
       魏煌承认说,按省教育厅2014年2月下发的文件规定:“2014年起,未完成的艺术类省内和省外招生计划不可调出调进使用,也不可用于非艺术类招生计划的调整”,学校的做法的确有违规。
       但对于“谁作出这个违规决定,是否经省教育厅同意?”的问题,魏煌避而不答。
规范招生文件遗失
       通报会上,魏煌承认,学校至今还在寻找省教育厅2014年2月下发的文件。
       按之前省教育厅的公告,这份名为《关于下达2014年普通高等学校艺术类招生计划的通知》(辽教发[2014]22号)的文件,在2014年2月12日日由辽宁省教育厅和发改委联合印发。
       虽没见过文件,但魏煌在发布会上说,这份规范招生文件在2014年2月13日由教育厅经邮政系统快递发出。4天后,辽宁省教育厅办公室又以公文传真的方式发到学院。
       “文件下发的时间正值寒假。”魏煌说,由于放假期间值班人员轮换频繁,由此造成文件收发丢失、遗落。目前学校仍在仔细查找。
       但魏煌又说,今年4月30日时,省教育厅又在辽宁高考工作共享QQ群里,上传过这份文件的扫描件。“招生办工作人员麻痹大意,以为是针对普通高校艺术专业的文件,没有上报上级领导。”
       经过连续三次失误没能接收到文件后,沈阳音乐学院就按惯例进行2014年招生工作。
学校失误致19考生落榜
沈阳音乐学院副院长魏煌说,自己也是有子女的,对考生和家长的心情感同身受。 澎湃新闻 谢寅宗 图

       通报会上,魏煌还专门对媒体报道的“因沈阳音乐学院违规招生造成落榜生数量”进行回答。
       他说,经统计,共有19名考生受沈阳音乐学院违规招生影响,致使其落榜。针对此前有媒体报道“上百人”的说法,魏煌表示“那是因为信息不对称,来源渠道受限”所致。
       对于因学校工作失误造成的落榜考生,魏煌在通报会上也进行表态。他说,“我也是有子女的,考生和家长的心情,我感同身受。学校目前已向上级申请,沟通,不能因学校工作无导致孩子无学可上。”
       魏煌表态时,辽宁省教育厅和招生办出席通报会的单位代表,在没有回答记者任何问题的情况下,突然先后离席不归,把魏煌留下唱单簧。
       由于没有辽宁省教育厅和省招办的态度,魏煌对“目前的进展情况”,只能以“积极向上级有关单位沟通,上级在研究”作答。
       魏煌还向澎湃新闻证实,学校领导在7月14日一本录取期间,就接到省教育厅“有关招生违规的通知”。但至于为何在7月24日二本录取结束后,才向家长通报,他并不作答。
       中午12点不到,唱了十多分钟单簧的魏煌,面对媒体的提问,统一用“对不起”作答。而后他以“坐久了腰疼”为由,在主持人出面协调下,匆匆离去。
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辽宁,沈音,招生录入编辑:慈亚圣
评论(9) 追问(15)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