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选 时事 经济 思想 生活 我的订阅
报料 登录 注册
热新闻

首页>澎湃研究所

张琏瑰:中国对朝政策岂能“一贯”

张琏瑰/中共中央党校国际战略研究所教授

2014-08-06 09:16 来自 澎湃研究所
       有人用“明确的、一贯的”描述中国对朝政策。这是外交辞令。果若如此绝非国家之福。因为,凡是有生命力的政策都是随事物发展变化而不断调整的。一成不变等于僵死,僵死的政策是无法维护国家利益的。幸亏中国对朝政策不是这样的。
中国对朝政策的调整
       朝鲜半岛问题很多,如朝韩关系和半岛统一问题,朝鲜内部稳定和发展问题,朝鲜与美、日关系问题,中国与朝、韩关系问题,特别是半岛局势紧张与缓和问题,等等。但自从朝鲜核问题产生以后,朝核问题便成为所有上述问题获得良好解决的前提和关键。
       因为朝鲜核问题具有压倒一切问题的紧迫性、后果的严重性及令所有这些问题原有价值发生翻转的特殊效能(如,援助和合作本是好事,但施之于弃核之前的朝鲜,就异化为助其发展核武器的坏事;相反,制裁、禁运却成为具有积极意义的举措)。所以,中国外长王毅称朝鲜核问题是半岛问题的“症结”。当我们观察中国对朝政策调整时,可以用中国对朝核政策演进表述之。
       1992年朝鲜核问题被提上国际议程之前,中国对朝鲜暗中推进核武计划没有公开表态,但中国基本态度是反对的。这可以从以下事实得到证明:当时虽然处于冷战时期,中朝维持特殊关系,但中国并未向朝鲜提供任何有助于其发展核武器的技术援助,朝鲜只能通过巴基斯坦核科学家卡迪尔汗或国际核技术黑市购进其所需核技术、核设备。
       1992年第一次朝核危机爆发后,有人故意散布“朝鲜核问题是美国为搞垮朝鲜而制造的伪命题”。中国政府虽未赞同这种观点,但当时中国官方多次谈及,朝核问题是朝美之间的问题,希望朝美通过谈判解决之。因此,中国对1994年朝美达成《框架协议》表示高兴和支持,并积极参加1997年至1999年的四方会谈,以构筑半岛和平机制。
       2002年10月第二次朝核危机爆发后,朝鲜的铀浓缩活动曝光,朝鲜核武计划坐实。中国认识到问题的严重性。这年10月,中国对朝鲜核问题有了一个正式表述,即:支持朝鲜半岛无核化,维护半岛和平与稳定,通过对话和平解决(见外交部发言人2002年12月13日发言)。为此,2003年8月,中国利用美国陷入伊拉克战争、朝鲜以萨达姆被推翻认识到美国是“真老虎”之机,促成六方会谈,把朝鲜核问题纳入和平解决的轨道,推动六方会谈达成2005年的“9.19”共同声明。在这个文件中,朝鲜承诺放弃核武器和核计划,美国承诺不入侵朝鲜。
       但是,朝鲜利用六方会谈争取到了时间和安全,于2006年10月进行了第一次核试验,2009年5月进行第二次核试,接着便宣布自己是“堂堂拥核国”,声明“永远退出六方会谈”。这时,在中国有人鼓吹朝鲜拥核已成事实,中国不应再把“半岛无核化”作为中国对朝政策的内容,维护朝鲜政局稳定应优先于无核化。这种主张对中国对朝政策产生一定影响。
       这时中国对半岛政策的官方表述是:维护朝鲜半岛和平与稳定,通过对话解决相关问题,最终实现朝鲜半岛无核化。后来这一政策有了更简炼的表述:不战、不乱、无核。其基本思路是“稳定压倒一切”。本着这一新政策,即使是朝鲜刚刚进行了核试验,并退出六方会谈,2009年10月中国总理还是访朝,中国大量增加对朝援助,加大经济合作,如开发黄金坪岛、租用罗津港、修建鸭绿江新桥等。
       2013年初中国新的领导集体上台执政,中国政府对朝鲜和朝鲜核问题有了新的认识,对朝政策也有了新的表述:“坚持半岛无核化、坚持维护半岛和平,坚持对话解决问题。”(见王毅外长2013年4月13日讲话)这表明,中国政府已把维护半岛无核化重新放在了首位。
       据此,中国对朝鲜2013年2月进行第三次核试表示坚决反对,投票支持安理会通过对朝制裁的2094号决议,并坚决遵守和落实该决议对朝制裁各项内容,如中国四家银行关闭朝鲜账户,中国四部委公布对朝禁运物项,中国重新审视对朝援助及相关经济合作项目等。
       2013年3月和4月,朝鲜宣布单方面废除停战协定,声称要发动一场“伟大的统一战争”,中国领导人罕见地公开发表讲话,反对“在中国家门口挑事”(王毅4月6日语);批评有的国家“为一己之私把地区和世界搞乱”(习近平4月7日语),这在过去是不可想象的。
       中国坚持维护半岛无核化,朝鲜声明在任何情况下都不会放弃核武器,中朝高层互访条件不成熟。这时,日本政治继续右倾,中日关系跌入低谷。2014年5月,经频繁会谈,朝日关系有了突破。7月初习近平主席访韩时,日本宣布解除对朝部分制裁,朝鲜宣布重新调查绑架日本人问题,安倍暗示他将访问平壤。因此,人们在讨论,东亚国际关系格局是否在调整。
中国调整对朝政策的动因
       1、首先是朝鲜核问题本身的发展,使中国认识到该问题已严重威胁到半岛和平与稳定,威胁到中国安全利益。
       2013年2月朝鲜不顾各国反对进行第三次核试,并宣布它已实现其核武器的小型化和轻型化,核问题的严重后果已经显现:
       ——朝鲜核扩散已经越过红线,威胁当今世界核秩序。
       ——朝鲜“拥核”入宪,制定“发展核武器和发展经济并举”方针,表明它执意走有核道路,中国所坚持的通过谈判维护半岛无核化事实上已被朝鲜所拒绝。
       ——朝鲜拥核以后开始调整内外政策,特别是公开宣布以核恫吓为手段的“武力统一”、“圣战统一”,威胁到半岛乃至东亚的和平与稳定。
       ——朝鲜核设施大都建在距中国边界不远的地方,它的核试验及有可能发生的核事故对中国军事安全和环境安全构成现实威胁。
       2、中国正在成为世界性大国,日益摆脱狭隘的利益观,开始从更广阔的视角观察和处理全球问题。防止核扩散,为世界提供更多的公共产品,是中国作为一个负责任大国的国际责任和义务。朝鲜执意闯关拥核,威胁地区和平与稳定,中国理所当然应该对之表示反对。
       3、摒弃冷战时期形成的思维定势,抛弃集团政治,排除意识形态因素的干扰,把国家利益放在首位,已渐成为中国人民及其政府的主流思维。中国开始真正按事情本身的是非曲直决定自己的态度和政策。
朝鲜核问题将如何解决
       朝鲜核问题已处于关键时期,维护半岛无核化已处于成败岔路口。
       ——朝鲜核武器已初步实现实用化,朝鲜事实上已拥有可以使用的核武器,具有了打核战争、制造大规模杀伤和大范围核污染的能力。
       ——朝鲜已明誓“永不弃核”,拒绝通过谈判解决朝鲜核问题。
       ——在核问题上朝鲜已从“战略防守”转变为“战略进攻”,即从通过周旋为其核武开发制造借口和争取时间,转变为主动出击迫使国际社会承认其核国地位。
       面对这一新局面,包括中国在内,有关国家和国际社会应该做的是:
       1、要以明确语言告诉朝鲜,诸大国和国际社会永远不会承认其为核国家,破除其幻想。
       朝鲜目前有一种误判,认为只要它充分显示其决不弃核的决心,公开展示并推进其核武计划和核能力,努力营造其拥核已为“现实”的气氛,并适时表明它拥核后将把工作重心转移到经济和民生,诱发国际社会绥靖主义,国际社会最终会像对印度和巴基斯坦那样,承认朝鲜的核国地位。国际社会当前应用明确语言和实际行动告诉朝鲜,这是不切实际的幻想。朝鲜的拥核动机,它的行为方式和思维方式,其拥核后的后果,都决定了它与印度和巴基斯坦不一样。
       2、要认真落实对朝制裁各项内容,令朝鲜认识到,只要不放弃核武器,其前面的路将越走越窄。
       当前需要各有关国家对安理会业已通过的1718号、1874号、2087号和2094号决议进行具体落实,制裁要细化,有实效。随着朝鲜核计划的推进和时间的推移,制裁要逐步加码。目的是让朝鲜认识到,朝鲜必须在“弃核而生,还是拥核而死”二者中做出选择。
       3、六方会谈及其他多边谈判是解决朝鲜核问题的“最佳”途径,但不是“唯一”途径。
       我们应力争六方会谈的重启,但在朝鲜坚决拒绝谈判解决朝核问题的情况下,有关各国应寻求其他有效办法推进半岛无核化。强调谈判的“唯一”性,无论在理论上还是在实践上,都是失着,等于承认“黔驴技穷”。只有人们为解决朝鲜核问题制定出“最佳”、“次佳”……“不佳”等几套备选方案,并为各种方案的实施做好切实准备的时候,才能显示国际社会解决朝核问题的决心,从而促使朝鲜做出正确选择。“不佳”方案是“最佳”方案得以实施的保证。
       
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朝核问题,中国对朝政策录入编辑:单雪菱
评论(13) 追问(2)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