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选 时事 经济 思想 生活 我的订阅
报料 登录 注册
热新闻

首页>澎湃研究所

金正恩这两年

吕超/辽宁社会科学院研究员

2014-08-06 09:24 来自 澎湃研究所
       2011 年 12 月 17 日,金正日突然去世。金正恩随即接掌朝鲜党政军的最高领导权,作为建国领导人金日成之孙、第二任最高领导人金正日的三子,走上了朝鲜第三代领导人的执政之路。
       从金正恩普遍被认为正式成为金正日的接班人到实际接班,其间只有一年多时间。而他的父亲金正日从 1972 年被金日成确立为接班人,走过了 22 年的培养之路才在金日成突然去世之后接班。
金氏三代世袭。从左起,金日成、金正日、金正恩。
       
        国际舆论对金正恩接班充满疑惑,一是因为世袭制与当今世界和时代潮流不符;二是因为金正恩还不到 30 岁,又是在突然情况下接班,他会带领经济衰落并孤立于国际社会之外的朝鲜走出困境吗?
       然而,朝鲜国内不假思索地接受了三代世袭的结果。从民众的角度讲,朝鲜 60 多年来一直宣传的“白头山血统”、“天降神将”神话已经对几代朝鲜人的信仰产生了深刻影响,人们普遍接受这个结果。从政治层面说,作为一个整体的最高领导层一损俱损、一荣俱荣,他们也希望保持政权的持续稳定
 迅速实现党政部门的人事更换
       舆论一般认为,在金正日葬礼上的所谓“扶灵七将”会是支撑金正恩时代的核心人物。当时,站在金正恩身后的是他的姑父张成泽、朝鲜劳动党中央委员会书记局书记金基南和崔泰福。站在灵车左边的四名将官,最前方的是总参谋长李英浩,之后是人民武力部长金永春、人民军总政治局第一副局长金正阁,以及国家安全保卫部第一副部长禹东测。他们都因深受金正日信任而协助金正恩接班。
“扶灵七将”曾协助金正恩接班。

       金正日去世初期的朝鲜体制,可称为“具有监护性质的过渡性集体领导制”。当时,金正恩的主要“监护者”包括:张成泽与金敬姬,总参谋长李英浩、总政治局第一副局长金正阁、侦察局总局长金英彻等军部的三个新主角,以及国家安全保卫部第一副部长禹东测。
       这个“临时性的集体领导班子”对顺利完成“大国丧”和稳定局势起到了决定性作用,但在权力斗争中相互掣肘的李英浩、张成泽谁都担当不了国外媒体所说的“摄政王”作用。以 2012 年 7 月李英浩总参谋长被撤换为标志,朝鲜政权格局向着“辅佐性的独裁体制”过渡。
       担任劳动党中央政治局委员、党中央行政部部长等职务,且是金正恩姑父的张成泽的地位骤然突出,成为金正恩主要辅佐者,被认为是朝鲜实际上的“二号人物”。 可是,好景不长。2013 年 12 月 9 日,朝中社发布朝鲜劳动党中央政治局扩大会议公报,公布肃清张成泽反党宗派问题。以清除张成泽为标志,朝鲜政权格局由“辅佐性的独裁体制”向类似金日成、金正日的领袖独裁领导体制过渡。
       在权力核心中摆脱了“扶灵七将”的影响,说明金正恩已经彻底摆脱了上一代领导人所安排的由年长者辅佐的影响。也就是说,金正恩政权格局已经基本形成并趋向稳定。至此,金正恩完成了对党政的全面改组和人事安排,正在推进建设以金正恩为核心的“唯一领导体系”
对军队的掌控仍有待观察
       在推行“先军政治”的体制下,只有真正掌控军队才能稳定局势,掌控国家。金日成、金正日对军队有不同的掌控方式。接任最高司令官的职位后,金正恩恐怕很难改变金正日的格局。
       在原人民武力部部长吴振宇元帅 1995 年去世之前,朝鲜一直保持着军方权力集中在人民武力部一个部门的状况。战争时期,吴振宇曾担任金日成的警卫大将,属于金日成的核心亲信,金日成通过他来掌控军队。
       金正日 1998 年开始推行“先军政治”并亲自控制军队后,军方权力逐渐分散到人民武力部、总参谋部、总政治局,形成一种“分而治之”的模式。人民武力部只负责军队行政事务;总参谋部负责军队作战事务;总政治局拥有军队人事和监督权。按照朝鲜军队条例,最高司令官可以越过总参谋长直接对总参谋部作战局、总政治局下达命令。军事部门的三个系统互相监督,不存在上下级关系,但金正日领导后期,总政治局地位略高于其他部门,各部门分别对金正日负责,使金正日更牢靠地掌握了指挥权。
朝鲜民众普遍接受金氏三代世袭的结果。

       对于金正日时期形成的掌军格局,金正恩难以改变,他也不可能像金日成那样把军队掌控权交给某一个亲信。金正日格局比起金日成的上下一条线格局要复杂,掌控起来也更加困难。对于缺少政治斗争经验的金正恩来说,这是个不小的考验。但是金正恩能依靠崔龙海、张成泽顺利地以玄永哲撤换了李英浩的总参谋长职务,接着又撤掉玄永哲任命金格植、李永吉。2014 年 4 月末,一直担任总政治局长的崔龙海突然被降职为劳动党书记,并且在公开场合不再穿军装,证明金正恩已能够有效实行对军队的掌控。
       进入金正恩时代后,总参谋长(李永吉,括号内为现任官员姓名,下同)、人民武力部部长(玄永哲)、总政治局局长(黄炳誓)、国家安全保卫部部长(金元弘)等军方和公安系统的核心负责人全部实现了更迭。金正恩不断更换人民武力部长,从金永春到金正阁再到金格植,选定为张正男之后,突然又任命为玄永哲。每人平均任期仅为 6-7 个月。在金日成时代的 46 年里人民武力部长只有 5 任,金正日执政 17 年期间只更换了 4 任,而金正恩执政两年就换了 5 任人民武力部长。有分析称,这里面隐藏着金正恩想要通过频繁的人事更替来诱导忠诚竞争和谋求体制稳定的军队控制策略。
张成泽(左)系金正恩姑父,曾被认为是朝鲜“二号人物”。2013年12月遭清除。

       清除张成泽后不到 5 个月,过去名不见经传,并且晋升大将还不到半个月的黄炳誓被授予次帅军衔。金正恩重用黄炳誓,取代崔龙海,意在防范于未然,也在于安抚对崔龙海不满的军队高层。金正恩能够频繁、突发性地调整军队高层人士,一是说明其“唯一领导体系”的权威业已形成。二是透露出全部由新人组成的军队高层领导结构并不稳固,可能还会经历一段调整期
       军队高层人事频繁更替,可以看出金正恩体制对军队的指挥权可能还需要继续加以稳固。金正日时期的最高权力机构——国防委员会的 12 名原委员中已有 2 名委员去世,余下的几乎失去了权力。2014 年 4 月 9 日,金正恩在 13 届最高人民会议第一次会议上再次当选国防委员会第一委员长,崔龙海、李用茂、吴克列为副委员长,5 名委员则全为新当选。共 9 人组成的新的国防委机构并不透明,上届留任的副委员长 79 岁的李用茂、73 岁的吴克列被认为是不掌实权的礼仪性人物,而崔龙海也趋向失势,那么国防委还会是实际的最高权力机构吗?金正恩将通过何种机构掌控军队,进而实现对全国的统治?这些都还有待观察。
 “张成泽事件”后的对华关系
       朝鲜要发展经济,就需要中国的支持和融入国际社会,而中国以及国际社会又坚决反对朝鲜开发核武器。面对这一战略悖论,金正恩只能选择维护中朝政治经济合作为主,再伺机寻找核开发机遇。
朝鲜经济对中国有很大的依赖性。

       中朝关系将不会发生突变,主要理由有三点。首先,从朝鲜的经济结构来看,对中国有很大的依赖性,离开中国,朝鲜的国民经济会迅速崩溃,这种情况短期内根本无法改变。其次,来自中国的政治支持、经济援助也是朝鲜国民的精神支柱,背离中国将使朝鲜出现思想动乱甚至政权危机。最后,就当前东亚国际环境来看,美日韩没有拉拢、扶持朝鲜现政权的打算和可能性。
       从中国角度来看,朝鲜经济的正常化,以及朝鲜国家安全和政权体制的软着陆,也就意味着整个地区局势的软着陆。继续深入发展中朝经济合作既有利于中国周边外交政策的实施,也有利于中国担负起作为地区大国应负的维护区域安全的责任。朝鲜在清除张成泽后对华贸易还在继续扩大,因为通过中朝贸易来确保外汇收入来源、促进经济发展,从而确保政治体制的稳定,是金正恩政权必然的战略选择。
       然而,金正恩执政后两年多没有实现访华,不免引起外界对中朝能否深入合作的猜疑。中朝之间最大的分歧就是朝鲜开发核武器问题。伊拉克、利比亚政权在美国武力打击下垮台给了朝鲜很大刺激。在目前的情况下,迫使朝鲜立即弃核已不现实。但是,中国又决不能认可朝鲜的拥核国家地位,如果近期目标转为冻结朝鲜目前的核状态,不允许它再搞新的核试验,在六方会谈机制下争取实现的长期目标是朝鲜半岛无核化,可能更现实些。
金正恩夫妇在观看演出。

       尽管朝鲜总体上是东北亚的弱国,但事实上朝鲜政权往往误判自己的实力,误以为自己真的是“强盛国家”。中国在说服朝鲜弃核的同时,更有必要规劝朝鲜政权保持冷静,对朝鲜的基本诉求就是“无核、无战(不主动挑衅)、以谈判解决争端”
       与之相关联的是,朝鲜有无进行新的核试验的可能。就当前核技术水平、核原料储量来讲,朝鲜没有必要连续进行核试验。同时,巨大的资金耗费与核试验后必然受到的经济制裁对“病入膏肓”的朝鲜经济将是釜底抽薪,很难承担。此外,朝鲜还必须顾忌中国的态度与国际社会的压力。倘若朝鲜强行进行第四次核试验,就会彻底毁掉中朝深入开展政治经济合作的基础,也可能会对金正恩政权产生严重的冲击
       确立外交基本方针应当是金正恩执政路线的重要内容。考察两年来朝鲜的外交实践,金正恩的外交风格尚未真正成熟和趋于稳定。朝鲜突出的传统外交风格是“强硬与灵活”相结合,在对美、日、韩实行强硬路线的同时又表现出突变的“灵活性”。例如,突然邀请美国前总统卡特、日本首相小泉访问平壤以及签署朝美核框架协议等等。金日成、金正日时期外交的另外一个特点是蔑视国际规则,很少按照常规出牌。弱国与强国打交道时这样的外交方针是适用的,金正恩今后不会忽视这样的外交遗产。当然,朝鲜确立一切方针都是以是否有利于维护政权体制为标准,“灵活性”也绝不会脱离这个标准
*** 
原文发表于2014715日的北京大学《国际战略研究简报》。“澎湃”经授权转载,略有删减。

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朝核问题,中朝关系,中国对朝政策录入编辑:单雪菱
评论(4) 追问(11)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