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选 时事 经济 思想 生活 我的订阅
报料 登录 注册
热新闻

首页>外交学人

分析|奥巴马的中东政策是“机会主义、功利主义”

澎湃新闻记者 黄翱

2014-08-09 14:27 来自 外交学人
相比前任,奥巴马并没有明确的中东政策。

       进入第二任期,长期力图以结束两场战争、避免发动第三场战争作为政治遗产的美国总统奥巴马在包括叙利亚问题、巴以问题、乌克兰问题上保持了令人难以置信的犹豫与低调。8日决定空袭“伊斯兰国”,这是奥巴马自2011年利比亚战争以来发动的最为激烈的军事行动。
       上海外国语大学中东研究所名誉所长朱威烈对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表示,奥巴马之所以做出如是决定,是因为“伊斯兰国”的崛起代表了恐怖主义的一种全新形态,不单威胁到美国的利益,同样也威胁到整个阿拉伯世界的和平与稳定。他也表示,相比前任,奥巴马并没有明确的中东政策。“他的中东政策是机会主义与功利主义。”
“打了就跑,不管国家建设”
       朱威烈表示,从冷战以来,美国前几任政权的中东政策都很明确。克林顿推动的是“东遏两伊,西促和谈”的中东政策,在波斯湾对伊拉克和伊朗实施“双重遏制”,同时大力推进巴以和平进程,改善与阿拉伯各国关系。乔治·布什实施的中东政策可以简要概括成“反恐、反扩散、民主改造伊斯兰”。在此基础上由美国推动的“大中东民主倡议”打开了中东激烈政治变革的“潘多拉之盒”。然而,进入奥巴马时代以来,“亚太战略再平衡”成为美国的战略重心,在众多核心矛盾并没解决的背景下,美国在中东实际上全面退缩。
       “奥巴马至今都没有明确的中东政策,有的只是机会主义与功利主义。”朱威烈表示。
       按他的说法,“打了就跑,不管战后满目疮痍的国家建设,造成了现在的中东乱局”。
       朱威烈举例,美国2011年从伊拉克匆忙撤军,留下一个按照教派与民族建立的权力机构,实际上打开了一个民族冲突、教派冲突的潘多拉盒子。美军撤离伊拉克以后,该国的经济状况、安全状况比03年以前还要差。不仅没有解决问题,同时激发了新的冲突。“在ISIS崛起引发全球瞩目之前,伊拉克境内的暴恐事件从来就没有停息过,基本上平均每天都有20多人死于暴恐。
       同样地,除了伊拉克以外,美国在巴以问题上也很失败。虽然美国国务卿克里已经10次访问巴以,也推出了一个和平路线计划图,但和谈不但没有达成,巴以还出现了新一轮的激烈冲突。同时,卡扎菲政权被西方国家消灭之后,随即留下一个各派冲突激烈的利比亚。现在,该国正经历新一轮危机。
 “每次美国介入,都把事情搞得更糟”
       朱威烈表示,被美国亲手缔造起来的伊拉克政权面临前所未有的危机,如果美国再坐视不管,将失信于整个中东地区的盟友。“甚至连德国都明确要求美国干预伊拉克,美国面临巨大的压力。”
       但也有一些观察人士指出,奥巴马决定动武也有国内政治层面的考虑,就是要扭转自己在美国舆论中的“弱势总统”形象。眼下,美国中期选举越来越近,民主党同共和党的明争暗斗愈演愈烈,双方在医改、移民等问题上互有攻守。外交领域自然也免不了成为战场,共和党资深议员麦凯恩等多次攻击奥巴马的外交政策。奥巴马这次在伊拉克问题上“秀一下肌肉”,也算是对麦凯恩等人的回应。
       然而,美国国内也不乏对美国强力介入中东的反对声音。著名国际关系理论家肯尼斯·华尔兹的学生、哈佛大学肯尼迪政府学院教授斯蒂芬·沃尔特便在《外交政策》(Foreign Policy)网站撰文,呼吁美国势力从中东全面撤出。“每次美国介入中东局势,都把事情搞得更糟,现在是时候撤离中东了”。沃尔特在文中呼吁。
       沃尔特称,虽然美国国内有声音呼吁美国对结束中东乱局、消除恐怖主义势力以及遏制大规模杀伤性武器扩散上负有“道义责任”,但“如果过去20年的历史教会了我们什么,那就是每次美国的军事介入都把问题弄得更糟。如果美国国内新保守主义者没有让我们盲目进入伊拉克,‘伊斯兰国’根本不会存在。如果伊朗没有眼睁睁看着美国对邻国加大力量投射、直接威胁其政权本身,伊朗也会减少许多严肃考虑获取核武器的理由。
       沃尔特呼吁,将中东问题从美国的战略优先中抹除,不要想当然做“美国认为最好的事情”,应该让中东人民自己解决自己的事情。
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伊拉克,ISIS,伊斯兰国,空袭录入编辑:黄翱
评论(6) 追问(5)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