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选 时事 经济 思想 生活 我的订阅
报料 登录 注册
热新闻

首页>直击现场

媒体曝北京72座报刊亭被强拆,朝阳区回应“是改、移、规范”

澎湃讯

2014-08-10 14:13 来自 直击现场
       
2014年8月1日,北京,一名报刊亭摊主站到亭子顶上阻止执法人员拆除其报刊亭。 IC  图
       
       针对有媒体报道“北京目前已有72座报刊亭被强制拆除”一事,央视新闻从朝阳区政府得到最新解释称,“只是改、移71处,规范1处,并非拆除”。
       朝阳区政府对央视记者表示,根据首都环境建设委有关要求和北京市报刊亭设置规范,朝阳区对部分区域的报刊亭集中开展整治工作,依法移改不符合设置规范报刊亭。在报刊亭改、移过程中,遇到来自报刊亭公司用邮政工作车围堵报刊亭等方式阻挠,以及非邮政报刊亭工作人员干扰、阻碍整治工作等情况,相关部门已依法处置。对确实困难人员经属地办事处审核将给予救助。        
一夜之间报刊亭主变成无业人员
       近日,整治报刊亭引发社会各界广泛关注。
       据《北京青年报》8月9日报道称,此轮已经被强制拆除的72座报刊亭,均位于朝阳区的繁华地段,主要集中在长安街、二环至三环之间、朝阳区与东城区交界处,大多是1999年首批建设的老报刊亭,经营者多为老卖报人。这些报刊亭从口头告知到被强拆,经营人从未拿到书面通知、没见到相关文件。实施强拆的负责单位尚未找到,损失由亭主自行承担。一夜之间,报刊亭主变成了无业人员。
       “中午通知,夜里就来人拆除。亭主如果敢反抗,就被拘留了。”王先生对北青报的记者回忆起7月31日发生的事情,仍心有余悸。王先生原来的报刊亭位于永安里秀水市场南口北侧。当天中午,城管队员到报刊亭口头告知:夜里12点将拆除报刊亭,但是没有出示任何文件,也没有说明缘由。当天晚上,有人在报刊亭外拉起警戒线,有人将报刊、杂志等物品清理到亭外,随后吊车直接把报刊亭吊到运输车上拖走。
       王先生对北青报表示,他所在的报刊亭挂着经营许可证,属于合法经营,他在这家报刊亭工作了近14年。经营许可证的有效期一直到2024年底。但是这张经营许可证现在已经没有了,“原本是挂在亭子里的,亭子被强拆了,许可证也一起被吊走了。”直到现在,没有人提出补偿,损失由亭主承担。
       北青报记者又找到了另一位遭遇强拆的报刊亭主孔先生,他现在和几位同样命运的亭主每天跑邮局、城管等相关部门,但是他们没有看到任何文件依据。
       北京市报刊零售公司相关负责人表示,现在最主要的是找到责任单位,目前邮政管理系统正在核查资产、计算损失,想办法解决报刊亭经营人面临的问题。
       1999年以前,北京市有1000多个散报摊。到了1999年,北京市政府开展了“为老百姓办实事”项目,报刊亭建设也列入其中。据北京市报刊零售公司相关负责人介绍,奥运会期间本市报刊亭数量达到高峰,总共约有2500个,现在估计只有2000多个。
北京日报刊文批强拆报亭欠妥
       针对集中整治报刊亭甚至强拆的行为,北京市委机关报《北京日报》8月8日刊发题为《整治报刊亭不能光靠力气大》的观察文章称,强拆报刊亭显然欠妥。对一座城市而言,报刊亭既是文化地标,也是文明接口,甚至成为城市记忆的组成部分。从市民角度看,报刊亭既解决了一部分人就业,满足了很多人的阅读需求,还可以承担义务指路、便利饮食、街头监控等角色。作为体现城市亲和力与人文精神的重要指标,作为城市公共建设与便民服务的一部分,报刊亭显然不是可有可无的。
       文章认为,当城市管理面对这种特殊的“城市家具”时,更适合采取“科学规划、各得其所、方便群众”的思路,而不能简单地发动“大扫除”,一拆了之。具体说来,各相关部门和单位有必要共同研究,在政策上做好沟通,按照城市实际统一规划、科学设置。在管理上要避免“多龙不治水”,统筹兼顾政府、业主、市民等多方面利益诉求,力求体现和协调各方意愿。而归根到底,报刊亭不管如何设置、怎么管理,都要从服务群众出发,最终在便民服务与城市形象之间找到平衡点。
       对于现在一些报刊亭确实存在违章占道、超范围经营等问题,给城市管理带来难题,文章认为,相关部门在整治前宜谨慎三思,周全行事。尤其是不能把报刊亭统统等同于破坏市容秩序的游摊游贩,即便是依法依规整治,也应加强规范执法,有什么问题就处理什么问题,而不能光靠力气大,以拆代管、因噎废食。毕竟,城市整洁不等于街头“一无所有”,不能靠“一刀切”式的粗暴模式,精细化管理才是正道。
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北京,强拆报亭,改,移录入编辑:薛冬霞
评论(2) 追问(4)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