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选 时事 经济 思想 生活 我的订阅
报料 登录 注册
热新闻

首页>澎湃人物

时隔19年“刁民”王海打假转向网络:将决定权交给消费者

澎湃新闻记者 苏展

2014-08-17 09:41 来自 澎湃人物
时隔19年,“中国打假第一人”王海的战场转向网络。 这次,他的打假对象是人称“微博营销教父”的杜子建。  CFP 图

        时隔19年,“中国打假第一人”王海的战场转向网络。
       这次,他的打假对象是人称“微博营销教父”的杜子建。
       自8月9日起,王海连日发微博称杜子建培训、营销、参与的“众筹—免费请人看书”、“天使众筹”等活动是骗局,两人在微博上展开维持数日的隔空对战。8月15日,杜子建在自己的实名微博上公开服输认错。
       8月16日,王海在接受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记者采访时表示:“他表面上是一个认输的形式,实际是进一步叫嚣。在他(杜子建)给我的私信中全是调侃的语调,说他自己在天涯(论坛)混迹多年经验丰富,而我不懂网络‘掐架’。”
       王海向澎湃新闻明确表示自己不会跟杜子建和解。
       “我们打算把他的事情彻底弄清楚,把杜子建如何欺骗公众、(华艺)学员甚至京东众筹的行为公之于众。尤其是众筹,这是一个新兴事物,利用新事物行骗会起到负面的示范作用也会混乱众筹的概念。”王海表示。
       “众筹”译自英文crowdfunding,意为面向众人筹集资金。这一模式下,创业者可以在众筹网站发布创业计划,获得启动资金或天使投资,网站获取佣金作为回报。中国的众筹行业于2013年开始快速成长。
       
       王海称此次纷争是由杜子建挑起。“我只不过转发了一条他的微博,并且评论了一句,便引来他的叫板。”
       7月25日,杜子建曾在微博上说:“众筹思考半年,觉得有个项目(移动互联网的)可以启动,在这里众筹几个股东,100万为入伙条件。有钱的土豪可以私信一下。名额限制在20个之内。”
       8月8日,王海在微博上转发了杜子建的一条微博,该微博称:“我后半生的任务,就是带着我的粉丝去赚点小钱。”王海在转发的同时评论称“骗局嫌疑,搞传销的节奏”。
       他对澎湃新闻分析,杜子建有近50万粉丝,其所谓带着粉丝赚点小钱,无非就是雇佣粉丝,让粉丝做经销商或者忽悠粉丝为其打工。“就算每人赚1块钱,也不是小钱。”他指出。
       对此,杜子建公开叫板,邀请王海去打假。
       此后,两人便在微博上开始隔空对战。
       不过,尽管不打算和解,王海也称暂无计划将这场战役“落地”。
       他称,对于杜子建的情况,现在这个阶段仅仅是用常识分析,还没有根据法律分析,也没有计划采取法律行动。“他(杜子建)也在微博上三番五次地表态不要投诉,否则就不玩了,他反复要求这次打假不要落地。”王海说。
       但是,王海称虽然不会“落地”:“但我们把他的情况分析给消费者看,最后把起诉与否的决定权交给消费者。”
       他表示,如果未来在互联网打假,他会尝试类似的做法,即“把决定权交给消费者”。
       王海说,这是他利用网络平台打假的第一场正式战役,而此刻距离由他开启的“消费者维权元年”已过去19年。
       1995年,22岁的山东青岛青年王海依据消费者权益保护法,在国内开始购假索赔,随后带动了一批个人打假索赔者,掀起“王海现象”,而他本人也被称为“刁民”。
       经过5年声势浩大的打假,极具争议的“王海现象”逐渐销声。
       2003年,随着全国首例职业打假人臧家平因打假犯罪被判刑,“王海现象”正式从媒体和公众视野中宣告退场。
       “我一直在打假,没有停过。”王海告诉澎湃新闻。
       
对话王海:
        澎湃新闻:
你跟杜子建对战的起因是什么?
       王海:杜子建之前发了一条微博说要启动一个移动互联网的项目,众筹几个股东。后来又发了一条微博说带着粉丝去赚点小钱。他有近50万粉丝,就算每人赚1块钱,也不是小钱。怎么挣钱?无非就是雇佣粉丝,让粉丝做经销商或者忽悠粉丝为其打工,这就是一种骗人的行为。于是我转发了他关于带着粉丝赚钱的微博,并评论称这是骗局。杜子建看到后,就来邀请我打假,并利用粉丝多的优势对我进行攻击。无奈之下,我只好去看他的微博,从而发现他疑点很多。
       澎湃新闻:如何一步步操作这次打假?
       王海:没有固定的章法。我们就按照杜子建的节奏,他说什么,我们就去分析他所说内容的真实性,结果证明是假的。
       他的平台(新浪微博)很大,社会危害以及所传递价值观的负能量非常大。他不仅自己骗,还忽悠粉丝,教粉丝去行骗,这跟传销性质相似。的确,这些事本来跟我没有直接关系,但出于上述负面影响,我也要揭露并谴责他。
       澎湃新闻:杜子建人称“微博营销教父”,你的这次应战是否具有针对性?
       王海:我分析了他的微博内容,认为他根本不懂营销,都是包装出来的。
       澎湃新闻:杜子建已经在微博上公开认输。
       王海:他表面上是一个认输的形式,实际是进一步叫嚣。在他给我的私信中全是调侃的语调,说他自己在天涯(论坛)混迹多年经验丰富,而我是网络菜鸟,不懂“网络掐架”,言多必失。
       澎湃新闻:你会跟他和解吗?
       王海:不可能。我们打算把他的事情彻底弄清楚,他如何欺骗公众、欺骗学员甚至欺骗京东众筹的行为公之于众。尤其是众筹,这是一个新兴事物,利用新事物行骗会起到负面的示范作用,也会混乱众筹的概念。这让人无法忍受。
       澎湃新闻:之后会向有关部门投诉吗?
       王海:这还要看情况。杜子建也在微博上三番五次地表态不要投诉,否则就不玩了,他反复要求这次打假不要落地。所以我暂且先给他分析情况。
       澎湃新闻:这次网络打假跟你之前的打假有什么不同?
       王海:最本质的不同就是没有像以往那样采取法律行动。
       澎湃新闻:不采取法律行动,你这次打假意义何在?
       王海:一方面,我希望通过微博这样一个平台给消费者展示真实情况。杜子建是一个经过包装的欺骗者,他对营销和管理均不了解,只是靠道听途说而已。我打假的意义就在于把他的包装拆掉,还原消费者其本来的面目。
       另一方面,也期待大家能够回到商业的本质,即公平交易,不存在欺骗。
       澎湃新闻:这样的打假对杜子建有实质性的影响吗?
       王海:有。我们把他的真实情况分析给消费者,我们不采取实质行动,但把决定权交给消费者,让他们诉诸于法律。
       澎湃新闻:这有没有可能成为未来互联网的打假模式,即你们分析展示情况,把决定权交给消费者?
       王海:有这个可能,我们也在不断尝试。
       澎湃新闻:打假需要哪些方面的储备?
       王海:专业上的储备是一定需要的,但很多情况下需要靠常识判断。判断一个商品服务好不好,我们需要三个信息,质量信息、效用信息和价格与成本信息。我就是用这三个信息判断杜子建的演讲、讲座和培训,发现没有任何价值。现在还没有对杜子建的材料进行分析,到时候还会一步一步具体分析。
       事实上,对于杜子建的情况,我们现在这个阶段仅仅是用常识分析,还没有根据法律分析。
       澎湃新闻:之后会利用互联网这个平台,向消费者普及一些常识吗?
       王海:会。不遇到杜子建的事情,我根本不知道消费者不清楚一些基本常识,我们以后会多关注一下互联网,多提供一些信息。
       澎湃新闻:这是你第一次在互联网上打假吗?
       王海:是第一次比较正式地在互联网上打假,时间比较长。之前也有一个,但我跟对方聊了两句,他就熄火了。不过这两次都是对方邀请我去打假的。
       澎湃新闻:是否担忧他们利用你炒作?
       王海:如果他们有真材实料,我们也会帮他们分析出应有的价值;但如果是假的,利用我炒作只会自取灭亡。
       
       
       
       
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打假,王海,杜子建录入编辑:卢雁
评论(3) 追问(6)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