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选 时事 经济 思想 生活 我的订阅
报料 登录 注册
热新闻

首页>一号专案

名“老赖”盘点:全国第一人逃债24年未还,知名慈善家也入榜

澎湃新闻见习记者 刘旌 实习生 魏居娴 李润阳

2014-08-17 19:26 来自 一号专案
上图:2014年4月16日,南京市六合区金宁广场上的LED显示屏滚动显示“老赖”名单和相关信息。从4月14日开始,南京市六合区人民法院在该区繁华地段的金宁广场用LED显示屏滚动播放失信被执行人名单。下图:2014年8月14日,山西太原街头的大型显示屏滚动播放第二批“老赖”信息。  东方IC 图

       “欠债不还”这种事,不是平常百姓才有的苦恼。
       比如郑松竹,这位拥有过亿资产的青岛人代表,欠别人700多万元不还,成了知名“老赖”。8月14日,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报道了此事。
       所谓老赖,即失信被执行人,他们以各种方法阻碍、抗拒或规避执行。对“老赖”的各项惩戒措施,近年来一直在“提档升级”。
       从市井百姓,到商贾名流——据澎湃新闻统计,近年来见诸报端的“老赖”,几乎涉及了社会的方方面面。
       澎湃新闻检索发现,此前被曝光的我国首位“失信被执行人”,在法院判决24年后仍未还钱;曾被冠以“中国十大慈善家”的江东廷,今年7月被最高法曝光,如今也依然位列“老赖”榜。
全国“失信”第一人下落不明
       按照失信时间排序,失信时间最长的自然人叫陈一彬。
       自1990年4月立案执行至今,陈一斌已足足“失信”了24年。
       南国早报记者曾去博白县试图找到他。但事实上,自2005年底之后,他就“玩起了失踪”。
       陈一斌的债主是老乡王某。在1984年至1986年3月间,陈先后以建造商店等理由为名向王借钱。直至1986年,双方结算后才确认,陈尚有141万余元未还。
       1989年,本案终于尘埃落定,法院判决陈一斌偿还本金141万余元及利息52万余元。
       1990年,王某向博白法院申请强制执行,可24年多去了,陈一斌却连人影都不见了。
       据南国早报报道,一批批执行法官为了寻找陈一斌的财产,曾付诸了许多努力。比如去银行查询存款,去国土部门查询房产等,但均未发现有价值的财产。
       2005年,博白县法院曾对陈一斌司法拘留,但他依旧一分钱不还。
       澎湃新闻检索发现,目前,陈一斌仍在最高法失信被执行人名单内。材料显示,他须偿还的本金141.7万元及利息“全部未履行”。
欠债慈善家至今仍在“老赖榜”
       今年7月,最高人民法院执行局联合人民网推出的“失信被执行人排行榜”中,志高集团董事局主席江东廷以3.3亿元(截止到2013年8月14日)的失信金额,位列排行榜第三名。第十名依旧是他,这一起的涉案款为2.1亿余元。
       据公司官网介绍,志高集团旗下拥有志高实业(龙岩)有限公司等十几家子公司,在山东、福建、安徽等地运营动漫科技文化产业园项目,每个项目投资均在数十亿以上。
       但据中国经营报报道,早在2013年12月,志高欢乐园就已经停工。今年4月,项目业主淮南志高动漫文化科技发展有限责任公司和投资方泰安志高实业集团有限责任公司被列入国家失信被执行人名单。
       澎湃新闻注意到,自2013年9月起,该公司网站就再未有新闻更新。根据官网显示的公司电话,澎湃新闻拨打后却显示号码“不存在”。
       另据澎湃新闻查证,根据目前的失信被执行人名单,和江东廷有关的案件仍有3起,其中两起在福建,一起在山东。最高法执行局有关人士此前接受采访时称,只要失信被执行人履行了法律文书确定的义务,会立即在名单库里予以删除。
       江东廷也曾是个“正面典型”。
       据泰安日报报道,从2012年至去年4月,江东廷向社会捐赠了2875.668万元用于公益事业。雅安地震发生后,他还认捐500万元作为雅安灾后重建学校的专款。2013年,他曾获得2013年度“中国十大慈善家”称号。
还有哪些让人意想不到的“老赖”?

人大副主任5500平方米房产被查封
       在2012年,广东茂名市人大常委会原副主任朱育英因受贿、贪污,被判处无期徒刑,并没收全部个人财产。他的胞弟朱育明因伙同其受贿构成受贿罪,同样被湛江市中院判刑。
       但时隔近两年,朱育英兄弟仍未执行通知履行生效法律文书所确定的义务。
       近日,湛江中院调查后发现,朱育明在茂名市某区有房产一幢,建筑面积为5534.69平方米;朱育英及朱育明的银行存款共计2.2万余元。3月19日,湛江市中院据此裁定,将上述2.2万余元存款划拨到法院的账户中,同时查封朱育明位于茂名市的建筑面积为5534.69平方米的房产一幢,查封期限为两年。
45岁博士后“蜗居”学校
       45岁的南京航空航天大学博士后王天旭,本该早就出站,却长期窝在学校安置的博士后居所里,既不找工作也没有拿得出手的科研成果,每月靠老妈2000元的救济金生活。
       已结婚并有孩子的他,长期没有收入,老婆孩子根本指望不上。最终学校将其告上法庭,要求腾退宿舍,判决后对其强制执行。
林业局副局长欠3万块后“躲猫猫”
       四川南充嘉陵区林业局副局长甘某欠了朋友3万元,拒绝还款,而后还和法院执行人员玩起了“躲猫猫”。执行局前后4次去他单位,多次拨打电话,却始终找不到人。最终,执行局通过银行将他的工资卡冻结止付。
       
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老赖,慈善家录入编辑:鲍志恒
评论(3) 追问(5)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