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选 时事 经济 思想 生活 我的订阅
报料 登录 注册
热新闻

首页>中南海

李鹏回忆邓小平教导:“我就担心你不敢大胆工作”

澎湃新闻记者 张婧艳 综合整理

2014-08-20 11:00 来自 中南海
1985年1月19日,邓小平同志听取时任国务院副总理李鹏关于三峡工程的汇报后指出:“可以考虑把四川分成两个省,一个以重庆为中心城市,另一个以成都为中心城市”。

       今年是邓小平诞辰110周年,中共高层领导人怎样回忆与邓小平的交往?在今年出版的《李鹏回忆录(1928-1983)》一书中,李鹏对其与邓小平曾经的交往多有着墨。
       事实上,早在2004年邓小平诞辰100周年时,《求是》杂志就曾刊载李鹏的《纪念邓小平同志》一文,文中提到,“邓小平同志永远是我最尊敬的前辈和师长。”
       在两人横跨约50年的交往中,邓小平既是李鹏父亲的熟人,也和李鹏长期共事。在他的眼中,邓小平是一个什么样的人呢?
告诫李鹏“学会按经济规律办事”
       李鹏最早相识邓小平,是在1945年中共七届一中全会上。
       当时,邓小平从前线回到延安参加会议。李鹏回忆,邓小平满怀深情地对他说:“我和你父亲很熟,在上海一起做地下工作,后来他在海南岛牺牲了,很可惜。”
       1931年,李鹏的父亲李硕勋被任命为红七军政委,接替原政委邓小平的工作。红七军是邓小平领导百色起义以后建立的一支工农红军队伍。
       建国后,留苏归来的李鹏在吉林省丰满水电厂工作,与邓小平曾有过交集。
       《李鹏回忆录》中写道,1958年9月,邓小平、李富春、蔡畅、杨尚昆、李雪峰、刘澜涛等几位中央负责同志到东北考察。
       考察第二天的行程,是到吉林丰满水电厂视察。这次活动由中央警卫局和吉林市组织,安全保卫工作很严格,到丰满的车都编了号,并下通知由李鹏一个人接待,丰满水电厂的其他领导不必参加。
       参观完主厂房,一行人坐电梯到坝顶。邓小平和李富春等人走到栏杆口往下一看,丰满水库水位很低,几乎只剩下库底了。
       李鹏告诉邓小平:“去年发洪水,今年又大旱,因为用电量的需要,前期又多发了电。另外丰满水库还有一个重要任务就是向吉林市供水,吉林化工区和吉林热电厂都需要一定数量的水,所以说我们现在缺水,如果丰满水供应不上,将对吉林市造成很大的影响。”
       看完水库后,邓小平鼓励李鹏要好好干,他说:“现在有人攻击丰满发电厂,说去年流放不当,发生洪水,今年又把水用干了。你不要听这些话,用棉花把两个耳朵塞住,照样工作。”
       在李鹏的《纪念邓小平同志》一文中,还记述了邓小平等人此次视察的另一个细节:在大坝上,邓小平指着因超出力大发电水位消落过度的水库说,“今后你们要学会按经济规律办事”。
       1977年8月,李鹏参加了中共十一大。这次大会是在粉碎“四人帮”后的大背景下召开的,理应从理论到实践上对文化大革命“左”的错误作出纠正,但大会仍然坚持“抓纲治国”的错误路线。
       当时“两个凡是”盛行,已经成为从思想上拨乱反正的桎梏,阻碍党的前进。在这次大会上,李鹏全面了解和系统学习了邓小平对于“两个凡是”这一错误观点的批评。
       其实,邓小平早在1977年5月就提出,“两个凡是”不符合马克思主义。当年7月21日,在党的十届三中全会上,邓小平又提出要“完整地准确地理解毛泽东思想”,“不能够只从个别词句来理解毛泽东思想,而必须从毛泽东思想的整个体系去获得正确的理解”。
       李鹏在《纪念邓小平同志》一文中说,小平同志这些讲话,不但使与会的代表的思想认识有了极大提高,而且为以后真理标准的大讨论,为全党的解放思想,破除迷信奠定了厚实的理论基础。
力挺李鹏当电力工业部部长
       1981年3月2日,53岁的李鹏起任电力工业部部长。这一过程,也曾遇到一些曲折。
       1980年12月31日下午,时任电力部部长刘澜波邀李鹏到家里去。他首先说,中央已决定一批老同志任国务院顾问,他是其中之一。另外准备更换一批部长,电力部部长由李鹏担任。
       在谈话中,李鹏向刘澜波再三说明,电力部许多老同志都是他的老上级,自己资历浅,难孚众望,不能胜任,请他把自己的想法转告中央。
       1981年2月14日下午,李鹏再一次到刘澜波处。刘澜波说,电力部人事情况有变化。电力部有几位同志联名给中央写信,不同意李鹏当部长,理由是李鹏太年轻,虽然是一个可以培养的对象,但马上当部长在部里难以服众。
       1981年7月2日,中央在怀仁堂召开中共省、市、自治区委员会书记座谈会,议题是提拔中青年干部问题,李鹏参加了这次会议。
       陈云在会议上说:“李鹏是从苏联学习回来的,搞电30多年,这次提拔当部长还有争论。我看到的名单,第一次不是李鹏,第二次才是李鹏,是刘澜波同志力争的。”这个时候邓小平插话:“我们党内出了一个开明人士,建议向刘澜波同志学习,他推荐了李鹏。”
       邓小平还在当天的会上发表了题为《老干部第一位的任务是选拔中青年干部》的讲话。
       李鹏在纪念文章中写道:“1983年我到中央工作以后,接触小平同志,聆听他的指示和教诲的机会就更多了。每次都使我受益匪浅。邓小平同志永远是我最尊敬的前辈和师长。”
       在纪念文章中,李鹏回忆,“小平同志十分重视中国社会主义事业接班人的选择和培养,特别是领导核心的选择。这是关系党和国家命运的大事。小平同志经过长期的考察,在陈云和李先念同志的协助下,提出江泽民同志为党的第三代领导集体的核心。实践证明这一选择是正确的。”
       “邓小平同志身体力行,为废除领导干部终身制做出了榜样,使中国政治体制改革走出重要的一步,使大批年轻有为的人才,经过实践的锻炼和考验脱颖而出。”李鹏说。
       在纪念文章中,李鹏提到,邓小平对基础设施特别是水利电力事业的建设十分关心,给了他许多帮助和做了具体的指导。
       “众所周知,他是三峡工程建设的主要决策者。他对电力工业的发展特别关注,对长期存在的电力供应紧缺情况感到焦虑,多次提出要加快电力建设。”李鹏回忆。
       1985年1月,邓小平在与李鹏的一次谈话中问到:“到本世纪末电要搞到多少,才能保证经济翻两番的需要?”
       李鹏回答说:“至少要与国民经济同步发展,搞到2亿千瓦以上,办法就是大家办电,不是一家办电。”李鹏又说:“只要政策对头,把电搞上去还是很有希望的”。
       邓小平高兴地说:“这我就放心了。”“看来电有希望,翻两番有希望。”
亲自指导李鹏办外交
       1988年,李鹏出任国务院总理,不久又担任中央外事工作领导小组组长。李鹏深感自己责任重大,能力和资历都难当此重任。
       1988年5月5日,邓小平在家中接见了李鹏。李鹏重点请教他如何才能做好外交工作问题。
       邓小平说,和平与发展是当今世界两大主题,世界大战一时还打不起来,要抓住这个有利的机遇,为我国四个现代化建设创造良好的外部条件。他还说,外交工作的重点是要处理好中国与重要国家的双边关系,同周边国家建立友好与合作。
       针对李鹏的畏难情绪,邓小平说,“我就担心你不敢大胆工作,要努力学习,在工作中锻炼自己,使自己成熟起来。”邓小平又对李鹏说,“周恩来总理是世界公认的外交家,你们在对外交往中,要学习他那种泱泱大国总理的风范。”
       1989年政治风波后,西方国家对中国实行“制裁”,是我国外交工作最困难的时期之一。
       李鹏回忆,针对严峻的国际形势,小平同志及时提出韬光养晦,多做工作的外交工作方针。他亲自接见不少外宾,向他们阐述中国改革开放方针政策不会改变。对应对国际上出现的许多重大事件,如苏联解体、东欧剧变等,都做出正确的指导。
       “在江泽民同志领导和具体策划下,经过十多年的努力,中国终于逐步打破了西方国家对我国的‘制裁’,正常和友好合作关系得到恢复和加强。”李鹏回忆,“在这一个时期,我国还进一步加强和周边国家的关系,出现了一个良好的周边环境。”
嘱咐要把开发浦东认真抓
       党的十二届三中全会提出了经济体制改革和发展同世界各国经济合作的方针。
       在邓小平倡导下,早在1980年5月中央决定建立深圳、珠海、汕头和厦门4个经济特区,到1984年5月又决定进一步开放沿海14个城市。
       1990年,继中国建立经济特区、开放14个沿海城市后,邓小平又把注意力转向了上海。
       同年3月3日,邓小平把江泽民和李鹏约到他家里去。他在分析了上海在技术、工业、金融和人才方面的优势后说,上海是最有发展前途的地方,开发浦东的事要认真抓。
       江泽民和李鹏立即进行了具体安排。
       鉴于当时中国许多城市都要求建立经济特区,江泽民说,“为了不引起攀比,上海浦东不叫经济特区,而叫浦东新区,但是享受特区的优惠政策。”
       继而请姚依林同志去上海,解决了上海长期上缴中央财政比例过大的负担,为发展上海开发浦东创造了财政条件。
       当年4月中旬,李鹏率领国务院有关部委的负责同志到达上海,进行调查研究,同上海市负责同志一起磋商。4月18日李鹏在上海正式宣布党中央和国务院同意上海市加快浦东地区的开发和开放,在浦东实行经济特区的政策。
       邓小平十分关心并亲自过问对外合作重大项目的建设。
       1984年4月29日,邓小平接见美国企业家哈默博士,李鹏参加了会见。
       哈默是当时世界上仅存的见过列宁的人。哈默谈到中美合作山西平朔露天煤矿已达成合作协定之事,邓小平很高兴地说,这是我们合作的开始。山西平朔安太堡煤矿是一座大型露天煤矿,年产煤1200万吨。通过这个煤矿的建设,使中国掌握了当时世界上最先进的采矿技术和洗精煤设备的制造能力。
       邓小平还十分关心和平利用核能事业的发展。
       早在1978年12月4日邓小平在法国访问就与法方签订了经济合作的长期协定,决定中国向法国购买两座核电站。
       1985年1月19日,邓小平非常高兴地会见香港中华电力公司董事局主席嘉道理先生,对建立大亚湾核电合营公司表示祝贺。
       他说,我国的对外开放,吸引外资的政策,是一项长期持久的政策。广东和香港合营的广东核电站,对保持香港的繁荣稳定有特别重要的意义。1986年4月26日在前苏联切尔诺贝利石墨堆核电站发生了严重的火灾事故,放射性物质泄漏,危及周围居民的安全。香港有些人利用不明真相居民的恐核心理,发动要求停建或迁建大亚湾核电站的签名活动,一时闹得沸沸扬扬,借此对中国政府施加压力。
       在这紧要关头,邓小平发出明确指示,中央对建设大亚湾核电站的决心没有改变,才使大亚湾核电站建设得以按进度继续进行。
       1994年的农历除夕,上午,邓小平得知大亚湾核电站一号机组顺利投产的消息后很高兴,请李鹏转达他的祝贺,并对大亚湾核电站的建设者、科学技术人员表示感谢。
       
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邓小平,李鹏录入编辑:龙毅
评论(12) 追问(6)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