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选 时事 经济 思想 生活 我的订阅
报料 登录 注册
热新闻

首页>翻书党

老板娘的万圣日记:他们折扣战惨烈,我们该干啥干啥

醒客张

2014-08-20 20:33 来自 翻书党
万圣老板娘的万圣日记
(连载之五)

在海淀书业的商业追杀中
       
       对有些人来说,这是一个不愿回忆的事件,但在我的记忆中,它其实没有太惨烈,而是有些无聊和无奈。
       了解书业的人肯定记得欧阳旭,北大中文系1991年的毕业生,如今在西藏从事旅游业。九十年代,随着海淀有了神仙般的万圣、又开了首次把民营书店办大的风入松,读者和业界还没赞美够海淀书业,就又来了商业气息和气势都很正规深厚的国林风。当然国林风开业时欧阳说了句玩笑话:国林风不用培养采购人员,照着万圣的订书单乘10或是20就完全可以了。他常说这类带着“小坏”的玩笑。
       他的广告公司据说很挣钱,但他偏偏喜欢“文化产业”,开书店、做出版,又马不停蹄、豪情万丈地与贵州西西弗的薛野、万圣的刘苏里共同出资成立了一个图书发行公司。三个北大人在一起,那做事的极致可想而知。我曾多次说过他们:你们北大人就是这样,要过一条河,一定要独造一座桥,不会走别人已经修建好的,你们都是要名垂千古的人。他们听了这话倒也没太反驳我。三个校友、同行、哥们兼合伙人合作了大约三年,因为“路线”争执分手了,分手虽然挺惨烈,但大家都决定还是哥们,先各奔东西以疗分手之黯然。
       其实我明白,根本的原因是欧阳有更大志向和规模设计,他欲和海淀区政府合作进军地产,在那时已见端倪。拿地,是那年月有本事的人做的事。
       2005年,欧阳开始就他的“地产式书局”发动宣传攻势,当年9月底,雅虎、腾讯、第一视频等纷纷入住第三极大厦,整个地产项目开盘不足半年,就收回了3亿多。欧阳那时还没定好第三极书店怎么个办法儿,跟刘苏里说了几次:“老地主,给你留块地方,你可要去啊”,刘苏里只嘿嘿,回家后淡淡地说与我。
       2006年7月15日,“全球最大全品种书店”——第三极书局开业,占了大厦的四层楼,滚梯上上下下的,近2万平方米的营业面积。说是拥有30万种图书、10万种音像制品。“文化创意产业”、“文化和地产的创意性结合”终于呈现了。开业初,100位明星在第三极广场表演,广场上搭了台、放着夏日里的喷泉,我们也得到了第三极的毛绒公仔、马扎、食品广场代金券和第三极书局的购书券——买100可以花多少券,返多少的,颇有些复杂呢(我没用,都当收藏了,现在还在)。巨大的挂幅:开业一个月内全场图书八五折,鼓乐声中我们静等它开业,没有多想,就想看看意气少年如何挟地产业营造创意文化产业。
       可第三极对面的中关村图书大厦不可能不想,而且想得大发了。第三极开业当天,它居然打出了七五折的优惠活动,完全是血拼,是追杀!
       此后发生了很多故事,比如两家员工打架,防暴玻璃门都碎了,比如有民营书业的帮第三极出损招,还有中关村图书大厦的经理公开称不准备回应第三极的谈判请求,说打折完全是自己的事情,与其他商户无关。真真假假的传说,无法证实。万圣此前经历过风入松、中关村图书大厦等海淀大店开业的冲击,都抗过来了,所以并无特别举动。
       记得一天夜晚,欧阳、薛野两位老友来到万圣醒客,三个北大合伙人在分手好久后又同桌坐在一起,期间虽有两两相聚,但好像三人一起谈正事儿那是分手后第一次。我从旁端茶,挺珍惜他们的相聚。欧阳还客气地赞扬了醒客的女人味,我忙说谢谢。
       欧阳终于通报了:第三极也要、也只能打折,75,将此折扣进行到底!薛野像谈国民经济走势般地说海淀会有一批书店倒闭。苏里看看我然后转向他俩,脸上展着微笑,透露着无语……这时欧阳特意转过脸对我说:没事儿,真出事我还在呢。而我却毫不择词地立即回复道:不要紧,我们有办法的。其实,至今我也不知道自己说的有办法是什么办法。人要是傲慢呀,有时会小气,有时也会小胳膊一撑,只能把落下的天空顶回去。
       但是话说出去了,就得当真,我相信:万圣必须做出办法来。
       多年后,我一直记得欧阳的这句话:“我还在呢”。我相信,这里面有真诚的朋友的承诺,但我的意识里没有这个观念!你在有什么,重要的是我自己在不在。这个道理,无论是生意还是生活,也包括爱情,逻辑都是我自己在不在,我永远无法确认的是:你在我就“没事儿”。
       那一晚他们喝了些酒,记得那一晚还有些微风,三个北大男人谈笑风声中,我又被我们店长叫走了……
       把生意当生活,那就没事,有事也是生活里的,接着过就是了,因为你总要安身立命,你总要让做了的事拿得出手。
       后来我和刘苏里去了多次第三极和图书大厦,甚至在他们的收银台前默数每半小时的结款人次,在进门处数每半小时的到店人数。苏里关心的真不光是万圣,他很关心第三极,因为他觉得,是图书大厦先不打招呼就出恶招,这场价格战,无疑会令民营者吃亏,新华书店不用交房租、有教材垄断,他们怕什么。
       还有个有趣的事儿,我们在第三极碰上了不少万圣的老读者,不少人绕道走开了,还有个老朋友实在不好绕开,就不无尴尬地喊着,老哥嫂子也来啦,我来看看,看看……然后就赶快说再见了。把我们俩笑得呀。
       万圣在一段时间内确实少了不少老读者,我们也只能耐心地等。趁着读者不多时多排排架,这时不能急的,刘苏里说:你急,动作就会走型。
       他们就在那边打呀打,传说频出。我们就在这里该干什么干什么,重要的是,水平不能有丝毫降低!
       一个个读者因而回来了。
       2006年,万圣并没有受他们的价格战多少影响。而网络书店更不可能影响我们。总有人问:万圣什么季节是低谷,什么时候是高峰?实事求是地说,万圣没有这个变化,它生意的恒定如日出日落,但是我们上货摆书却是每天变化,这些变化是为了迎接不同话题、不同季节、不同需求、不同的读者,这是我们要变的。我们变,读者就不会变,生意就不会变。这个变化需要做的功课很多,它如同手艺,然而艺无止境。
       第三极倒闭后,我们去看了欧阳,我说了句“不要紧,骄傲的人要学会自嘲就好过多了”,他捂着疼痛的胃说,好吧,自嘲。2010年10月他结婚时我们一家三口去送礼金,尾随我们去的有近一个班的昌平人,那之后的事情在此不提,但我记下这一笔,小概率事件仿佛常发生在特殊的日子,伴随特殊的事件,如地标或参照物一般,帮助你记忆。
       其实概率之大,每天发生,只是日子还要过。有必须变的,也有不能变的,这里面关乎的是信仰。
       我也一直喜欢《渔光曲》里的“早晨太阳里晒渔网,迎面吹过来大海风。”我没有取这电影要表达的苦难,我只是喜欢这种在日子里过营生的凄美与快乐。
       
       (本文是“万圣老板娘的万圣日记”系列连载的第六篇,之前五篇可以在澎湃新闻的“阅读联邦”版块查看)
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万圣, 第三极,录入编辑:马睿
评论(3) 追问(9)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