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选 时事 经济 思想 生活 我的订阅
报料 登录 注册
热新闻

首页>澎湃研究所

评皮克迪〡之五:他们为什么那么有钱?

何帆/中国社科院世界经济与政治研究所研究

2014-09-06 01:14 来自 澎湃研究所

       有各种各样的不平等。不同的不平等有不同的机制,对社会的影响也各不相同。
       并非所有的不平等都是不好的,以劳动收入的不平等而言,导致劳动者收入不同的因素中,有些是正常的,甚至是积极的。比如,勤奋的工人理应比懒惰的工人收入更高,聪明人比笨人挣得更多,一般来讲也不会有异议。影响资本收入不平等的因素中,也有合理的部分。比如,我们预见到未来可能会有收入或支出的不确定性,会增加储蓄,这是一种明智而审慎的行为。《伊索寓言》中写到,蚂蚁在夏天的时候忙着储存过冬的食物,知了却天天唱歌嬉戏,到了冬天只好饿肚子。
       一个社会中收入最高的10%,往往聚集了这个社会的精英。当我们谈论收入不平等的时候,“10%”们很容易产生反感情绪,因为他们相信,自己的一切都是靠个人奋斗得来的。且不论这一观点是否完全正确,能够出人头地的人是否要对冥冥中的运气多一些敬畏,对运气不好的人多一些悲悯,但就收入不平等而言,真正值得担忧的不是“10%”们。
       阶层中又分阶层。在收入最高的10%之内,又可以再区分出“1%”和“9%”。“9%”们可能感到自己已经能够和“1%”们坐在一个桌子上吃饭,只有“1%”们才知道,他们的世界和“9%”们的世界是大不相同的。从“9%”到“1%”,像鲤鱼跳龙门一样困难。
       在“10%”中的“9%”,收入主要来自于工资。只有到了最高的“1%”,甚至是到了最高的“0.5%”,资本收入所占的比例才超过劳动收入。到了收入最高的“1‰”人口,资本收入所占比例大大超过劳动收入。在“1%”中,收入越高,房产在财富中所占的比例越低,金融资产所占的比例越高。金融资产中又主要以股票为主。来自股票的收入中又主要来自于股票的分红,而非股票增值后的收入(即炒股票的收入)。
       20世纪80年代之后,首先在美国,然后波及其他国家的一个特殊现象,就是出现了一批高居“1%”的拿天价年薪的“明星经理人”。从20世纪70年代到21世纪初,美国收入最高的“10%”占有国民收入的比例提高了15%,这其中3/4尽入“1%”囊中,而这3/4中又有一半尽入顶尖的“1‰”囊中。
       为什么这些“超级经理人”能够拿这么多的钱呢?
       如果我们相信,是因为80年代之后出现了技术革命,只有少数明星企业家才能出众,顺应了趋势,因此他们拿那么多钱是理所应得的,那么,“超级经理人”应该在全球范围内出现,但为什么我们只在英美国家看到了这一变化呢?
       观察收入最高的“1%”在国民收入中所占的比例,“超级经理人社会”主要出现在盎格鲁-撒克逊国家。早在上世纪70年代,美国、英国、加拿大、澳大利亚收入最高的“1%”占有的国民收入的比例大致在6-8%。到了2010年,美国这一比例已经高达20%,英国和加拿大是14-15%,澳大利亚是9-10%。在欧洲大陆国家和日本,收入最高的“1%”占有的国民收入比例同样有所提高,但趋势要和缓得多。20世纪80年代,法国和日本收入最高的“1%”占有的国民收入比例为7%,到2010年提高到9%;瑞典在80年代为4%,如今为7%;德国在80年代为9%,如今为11%。难道只有在美国出现了互联网?难道只有在美国出现了对特殊的企业家才能的需求?如果果真如此,那意味着美国的高等教育制度最差。为什么别的国家在经历了信息革命之后,教育提供的技能能够满足技术进步的要求,只有美国做不到?其实,美国的高等教育并没有那么差,错不在美国的大学。
       如果我们同意,“超级经理人”的天价高薪是因为他们才能出众,那么,我们怎么解释“1%”和“9%”之间的巨大鸿沟?年薪在10-20万欧元之间的“9%”,收入水平的增长速度仅仅稍微快于平均水平,而年薪在50万欧元,甚至100万欧元之上的“1%”,收入水平则大幅度提高。假如收入是由能力决定的,从“9%”到“1%”,收入应该是逐渐提高,为什么会突然出现一个跃迁呢?“9%”和“1%”这两个阶层的成员,无论从教育程度、专业技能、工作经验,都相差不大,何以会有如此巨大的差异?就算是你的老板比你聪明,难道他能够比你聪明5倍,甚至10倍?
       如果我们认为,没有“超级经理人”就没有企业的成功,那么,我们可以把影响企业经营业绩的因素分为两类。一类是外部因素,比如,经济到底是处于繁荣时期还是衰退时期,初级产品的价格到底是涨还是跌,汇率有没有变化,其它企业经营的平均水平如何。另一类因素则是“非外部因素”,这其实是一个残差,但企业家的才能应该包含在这一部分因素里面。如果“超级经理人”才是功臣,我们应该发现,企业的经营业绩和第一类因素无关,和第二类“非外部因素”有关。恰恰相反。无论是看销售增长、还是企业利润,企业的经营业绩都和第一类因素高度相关,和第二类因素基本无关。我们不得不问,给企业高管那么多钱,是奖励他们的能力,还是奖励他们的运气?
       其实,我们不必再掩耳盗铃。“超级经理人”得到天价年薪的理由很简单。他们的年薪大多是由他们自己决定的。大部分企业都有薪酬委员会,而薪酬委员会的成员要么是高管的朋友,要么是和他们一样有钱的“1%”,有意或是无意,他们都会高估自己的能力,要求给高管更高的薪酬。这不能只是责怪他们贪婪,而是要认识到制度是有缺陷的。人性是经不起考验的,当高管在决定自己薪酬的时候拥有太多的自主权,将会带来公司治理机制的失效,并且带来整个社会收入不平等程度的加剧。
       极度的收入不平等,在一定程度上讲,也是金融危机爆发的原因之一。大量的财富集中在一小撮人手中,结果是处于中低层的劳动者收入增长就会停滞。再加上金融机构的诱骗,很多中产家庭和低收入家庭入不敷出,借了大量债务。引发美国金融危机的“次级贷款”就是这么被炮制出来的。尽管我们不能讲收入不平等是美国金融危机的导火索,但正如金融学家拉詹在《断层线》一书中讲到的,长期积累的收入不平等是美国经济的断层线,经济地震正是沿着这一断层线爆发的。
       
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21世纪的资本,皮克迪,贫富分化录入编辑:单雪菱
评论(1) 追问(3)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