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选 时事 经济 思想 生活 我的订阅
报料 登录 注册
热新闻

首页>舆论场

学术期刊曝光北大博士生大篇幅抄国外论文

澎湃新闻记者 陈良飞

2014-08-25 10:20 来自 舆论场
       北京大学再曝抄袭丑闻。
       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了解到,8月17日,新闻传播类知名学术期刊《国际新闻界》罕见刊登了一则《关于于艳茹论文抄袭的公告》。
       在公告中,该刊称,“本刊近期接到读者举报,称于艳茹的论文《1775年法国大众新闻业的“投石党运动”》涉嫌抄袭。”
       《1775年法国大众新闻业的“投石党运动”》一文发表于2013年第7期,作者署名于艳茹,发表论文时为北京大学历史学系博士生。
       于艳茹抄袭的国外论文题为《"Frondeur" Journalism in the 1770s: Theater Criticism and Radical Politics in the Prerevolutionary French Press》,发表于《Eighteenth-Century Studies》1984年第4期,作者署名为Nina R. Gelbart。
       《国际新闻界》编辑部经仔细对比两篇论文后发现,于艳茹在其论文中大段翻译Gelbart的论文,甚至直接采用Gelbart引用的文献作为注释。
       在公告中,刊物方面还附录了两篇论文,并用黄色标注了于艳茹具体抄袭的内容。据澎湃新闻统计,除了摘要和结语部分,于艳茹几乎全文“翻译”了Gelbart的论文,多个段落甚至一字未改,原文照翻。

于艳茹论文《1775年法国大众新闻业的“投石党运动”》正文第1页中,被黄色标记出的抄袭内容。

       该刊认为,于艳茹的行为已构成严重抄袭。为了反对此类学术不端行为,该刊决定采取三点措施:
       第一,将于艳茹论文抄袭情况公告于本刊网站,并通报于作者相关单位;
       第二,联系相关文献收录机构,删除于艳茹该文的电子版;
       第三,五年内拒绝于艳茹的投稿。
       8月21日上午,中国人民大学新闻学院副教授刘海龙在其实名认证微博转载了这一公告,立即引发网友热议。有网友称,“不知道北大历史系怎么处理这事?”
       北大历史学系教授罗新也在其实名认证微博转发了刘海龙的微博,并称:“这个也应公告全系,咸使知闻。”
       截至澎湃新闻发稿时,北大历史学系尚未就这一抄袭事件公开表态。
       在《公告》中,《国际新闻界》称将“联系相关文献收录机构,删除于艳茹该文的电子版”。不过,澎湃新闻登陆中国知网查询发现,目前于艳茹的抄袭文章尚未删除,还可以下载。
       《国际新闻界》是一本由中华人民共和国教育部主管、中国人民大学主办的新闻传播学综合性学术月刊,刊载国内外新闻传播学各领域理论和应用研究的原创性成果。
       目前,国内学术期刊公开刊登抄袭公告较为罕见,8月17日《关于于艳茹论文抄袭的公告》也是该刊官网刊登的唯一一份抄袭公告。
       
附:《国际新闻界》关于于艳茹论文抄袭的公告全文
       (http://cjjc.ruc.edu.cn/CN/column/item131.shtml)
       
       本刊近期接到读者举报,称于艳茹的论文《1775年法国大众新闻业的“投石党运动”》涉嫌抄袭。本刊对此进行认真调查和核实后,现将相关情况公告如下:
       1.论文《1775年法国大众新闻业的“投石党运动”》发表于《国际新闻界》2013年第7期,作者署名于艳茹,刊时为北京大学历史学系博士生。
       2.论文《"Frondeur" Journalism in the 1770s: Theater Criticism and Radical Politics in the Prerevolutionary French Press》发表于《Eighteenth-Century Studies》1984年第4期,作者署名为Nina R. Gelbart。
       3.本刊仔细对比以上两篇论文后,发现于艳茹在其论文中大段翻译Gelbart的论文,直接采用Gelbart引用的文献作为注释。本刊已用黄色标注以下具体抄袭的内容,供读者甄别:
       《1775年法国大众新闻业的“投石党运动”》的抄袭内容
       《"Frondeur" Journalism in the 1770s: Theater Criticism and Radical Politics in thePrerevolutionary French Press》的被抄袭内容
       4.鉴于以上的调查结果,本刊认为于艳茹的行为已构成严重抄袭。为了反对此类学术不端行为,本刊决定:
       (1)将于艳茹论文抄袭情况公告于本刊网站,并通报于作者相关单位;
       (2)联系相关文献收录机构,删除于艳茹该文的电子版;
       (3)五年内拒绝于艳茹的投稿。
       5.此次抄袭事件警示本刊要不断完善评审工作。本刊为此工作疏漏向读者致以真诚的道歉!同时呼吁读者和我们共同抵制学术不端行为,遵守学术道德,追求学术创新。
       
                                 《国际新闻界》编辑部
                                  2014年8月17日
        
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北大,抄袭,于艳茹录入编辑:龙毅
热追问

第三天插班生

我到不是非常赞同欧洲澎友的观点。这位澎友所论述的问题也许有一定的因素,毕竟大家的经历都是有限的,为了“功力”可能会牺牲学术应有的严谨,但是我想这应该不是决定性因素,因为在香港、海外等地,学生一样是有着“路线图”,都在规划着自己什么时候考gre,什么时候找实习,什么时候发paper,但是与此同时,学术的质量依然严谨。我觉得功力本身没有错,这个词在中国似乎是个贬义词,人人都觉得功力不好,但我认为这个认识有点问题。人为什么不能追求有所成就?我觉得没问题,其实在海外学生们往往追求得更加凶猛,会动用自己的社会资源(是自己的而不是父辈的)去找实习、工作,去参加社交活动,让别人认识自己、赏识自己,自己当自己的伯乐,而不是等着别人当伯乐,有的人甚至通过写一篇好的,高质量的,原创的并且有见地的论文来展现自己,我觉得这非常主动,大学生就应该这样为自己的前途奋斗。由此可见论文和功力之间的矛盾没有那么严重,甚至在某些时候相辅相成。那为什么在国内的问题是什么?首先声明我没在国内上过大学,所以肯定有些主管臆断的成分,还望大家指正。我认为原因有二。第一,学校教师对学生的要求不够严格。前几天焦点访谈播出了学生暑期实践问卷调查造假的事情,学生不去街头搜集资料而是在家里自己填,我觉得这就能部分反应学校对学生的要求不够严格,在国外任何小的作业,包括小论文,小调查,一定都是有非常严格的审查标准的,plageri**(抄袭)一定是必须强调的原则,而且一旦发现抄袭,轻则作业零分,重则整门课挂掉,而且要在毕业成绩单上印上一个叉来表示曾经作弊过,我想在国内应该不会到达这个水平。当然这也不能怪老师,因为如果要求太严了学生都过不了,或者学生都给差评,那样的话老师评优秀评职称肯定也会受影响,老师也是人,谁愿意看着学生成天恨自己而且家里一家老小还挨饿呢?要说为什么国外不这样,我想这又是高校管理体制的问题了。
2014-08-23 11:58回复
查看此问题的另外13个回答
评论(55) 追问(210)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