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选 时事 经济 思想 生活 我的订阅
报料 登录 注册
热新闻

首页>舆论场

《历史转折中的邓小平》21、22集精要:访日之旅

澎湃新闻记者 蒋曦 实习生 唐震宇

2014-08-23 09:32 来自 舆论场
       【编者按】
       从8月8日晚起,48集电视连续剧《历史转折中的邓小平》在央视一套晚8点黄金时段播出。
       澎湃新闻记者整理了其中的部分剧情,共同缅怀邓小平及其他中央领导人在历史转折时刻的决断与智慧。
       以下为8月22日晚第21、22集剧情精要。
              
米粮库5号院,邓小平住所。
       这一天,起风了,邓小平关切地问瘦小的胡耀邦:你没关系吧?
       胡耀邦摆摆手,说:没关系。
       邓小平披着自己黑色的中山装,没有系上扣子,显得很随意,对胡耀邦说:昨天我和陈云同志通了电话,讲了一些老干部的冤案要复查的事情。他告诉我一个事情,让我很震惊,说刘少奇的案子,牵涉到一万多人,加上这些人的家庭跟亲属,就是几十万人收到牵连,这么多人背上这么大的一个思想包袱,在政治上是个很大的隐患。因此,对平反冤假错案的工作要抓紧,先平反一些大案,以此带动整个平反工作。
       邓小平注视着胡耀邦,吩咐他:耀邦同志,这个担子很沉重,但是无论如何,都要挺起腰板,挑好这个担子。行动要快,不能拖。
       邓小平期许地看着他。
       胡耀邦点了点头,有些感慨:如临深渊,如履薄冰。阻力很大,每一件事情都困难重重。
       邓小平问:症结在哪里啊?
       胡耀邦对邓小平指了指自己的头,说:症结主要在这里。思想禁锢太多,怕被人家说为“文化大革命”翻案。不敢越雷池半步。其次,就是机构问题,大案还是在中央专案组手里,您上次发了话,把分案转到中组部,但是在主案上,我们说话的权力还是不大。
       邓小平:先平反一些大案,找到突破口,可以先从陶铸的案子入手,因为陶铸案子的核心,就是一顶“叛徒”的帽子,这明显是个莫须有的罪名,摘掉这个帽子,难度大吗?陈云同志也是这个意思。
       胡耀邦见邓小平给他的平反冤假错案的工作指了一个方向,便有信心起来:好,我马上组织人手,攻克陶铸的案子。不过我估计,还会遇到中央专案组的刁难。
       邓小平很赞许,对胡耀邦说:十一届三中全会,要恢复中央纪律检查委员会,我要向中央建议,平反冤假错案的工作,就交给中组部出面负责起来。那个专案组就不要搞了,名声不好,这样一来,解决问题,就会快一些。
       胡耀邦:中纪委一成立,关系就捋顺了,不过谁来主持中纪委的工作,非常重要。
       邓小平:不管是谁来主持中央纪律检查委员会,都离不开你这个急先锋,至于谁来当主帅,要找一个稳得住阵脚的明白人。
       胡耀邦低着头,猜测:小平同志,我估计,你向中央推荐的这个人,就是陈云同志了。
       见邓小平不说话,胡耀邦继续说下去:要说现在群众意见最大的,应该就是1976年“四五事件”的平反问题,这关乎民心向背,现在已经民意沸腾了。
       邓小平说:我们已经开展了关于真理问题标准的大讨论,这个事情,谁也捂不住。有许多事情,当断不断,反受其乱。
       胡耀邦说:小平同志,我听说您已经正式向中央提出建议,在今年年底之前,结束这场揭批“四人帮”的政治运动,把全党的工作重点,转移到经济建设上来,这太让人振奋了。
       邓小平将双手背在身后,告诉胡耀邦:我们再也不能搞大规模的政治运动了,为什么这么说,因为我们的国家、我们党,再也经不起折腾了。当然了,对于这个问题,有不少同志还有不同态度,我马上就要去日本访问,临行前,我还要和华国锋同志专门谈论这个话题。中国啊,再也不能徘徊了。

《历史转折中的邓小平》剧照

邓小平的专机飞往日本。
       机舱里,邓小平对随行工作人员说:老话说,远亲不如近邻。所以,中国和日本,没有理由不好好相处,这次我们去日本访问,主要就是签订中日两国友好条约,这自然是一件大事,但同时,我们要考察日本的科学经济的发展状况。
       他问随行的经济专家:那个宝钢项目争论了半天,有什么进展?
       经济专家;两种意见争锋相对,谷牧副总理最近又召开了一次会议,意见还是没法统一,反对者的意见也是有道理的。第一,沿海大城市究竟能不能放大工业。第二,目前国民经济比例失调,财政收入确实有困难,不裁撤一批计划中的大项目,也确实不行。
       1978年11月22日,下午4时22分,邓小平的专机,抵达日本东京羽田机场。
       日本外相亲自到机场迎接,这是一个超乎常规的做法。
       新华社:邓小平此行,是自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以来,中国主要领导人对日本的首次访问。也是在中日复交后关系不断发展的形势下的访问,顺应民心,继续不断把中日友好关系推向新高潮,是邓小平同志此次访问的主要目的。
日本东京迎宾馆。
       外交部长黄华问:小平同志,明天就要举行中日友好条约的签字仪式了,之后我们要去访问一下他们的工厂,乘坐一下日本的新干线,富士山想不想去?
       邓小平笑了:我倒是很想去,但现在是火烧屁股的时候。说到访问行程,我到想起来一件事,我有一个想法,我想去拜访一下前首相田中(角荣)先生。田中先生为恢复中日邦交正常化,是做出了贡献的,我到了日本,应该去看他,不忘记老朋友嘛。
       黄华:这个,恐怕有些不方便。
       邓小平:为什么?
       黄华:田中先生由于被指控接受美国洛克希德飞机公司的巨额现金,四年前被迫辞职,在日本国内,遭到很多人的敌视和抛弃,现在去拜访,时机恐怕不合适。
       邓小平说:你可以像日本方面公开表示,田中前首相涉嫌案件,那是日本内部的事情,田中首相为恢复中日邦交正常化是有大贡献的,我们永远不会忘记,1972年9月,正是由于他果断的决策,中日邦交正常化才得以实现。

《历史转折中的邓小平》剧照

日本东京,田中宅邸。
       田中角荣潸然泪下:世态炎凉,这几年,落井下石者有之,也有人对我避之不及,我田中门前已是门可罗雀,想不到中国的领导人还记得我,还知道日本有田中角荣这个人。不忘故交,这是中华民族的美德。去告知本派议员,在这里一起迎接邓先生。
       ……
       车内。
       黄华对邓小平说:日本官方和民间对您这次探访老朋友之行都有很高的评价。
       邓小平轻声对黄华说:田中先生提到周恩来总理,我们的总理为中日建交做了很多的工作,我在想,如果他还健在的话,这次一定会来的。        
       1978年10月25日,邓小平出席东京日比谷记者招待会。
       有记者问邓小平:我知道中国正在搞四个现代化,中国对日本有什么期待?
       邓小平答:中国确定了自己的目标,要在本世纪内实现四个现代化。这次访日,向日本请教,向一切发达国家请教。中日两国人民的合作可以发展,两国政治经济文化和科技合作都需进一步发展。
       另一记者追问:对尖阁列岛(即中国钓鱼岛)的归属问题,副总理有什么看法?
       邓小平:这个岛我们叫钓鱼岛,名称就不一样,可见双方确实有分歧。实现中日邦交正常化时,双方约定不涉及这个问题。这次,谈中日和平友好条约时,我们双方也约定不涉及。就中国人的智慧也只能想出这样的办法。因为一涉及就搞不清楚了。但是有些人就想借这个事阻碍中日关系的发展。我们认为谈不拢,避开比较明智。这样的问题摆一下不要紧,摆十年也没有关系。我们这代人智慧不够,这个问题谈不拢,我们下一代人比我们聪明,总会找到一个大家都能接受的好办法来解决这个问题。
第一次坐新干线。
       邓小平:就是觉得快,有种催人跑的意思,我们现在正适合坐这种车。我们国家以后也要有这种铁路。首先应该是从北京到上海。
       黄华:对,那样从北京到上海的话只要几个小时就到了。
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会议(讨论党工作重心的转移)。
       华国锋:我们这次中央工作会议提出了三个议题。刚才邓小平同志和我说他对这次会议的安排有一个建议,下面请邓小平同志讲一讲。
       邓小平:我向中央建议,从明年一月一日起,全党工作的重点应当转移到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上来。这个已经得到中央同意了,这样一来我们这次中央会议就显得异常重要。为了切实落实党的工作重点转移,我建议这次会议在讨论三个议题之前,先挪用一段时间来重点讨论一下我们党重点工作转移的事。让全体中央委员们就这个重大问题,发表一下自己的意见,以便统一下思想。
       李先念:我支持这个意见,是应该考虑一下如何将工作重心转移过来。
       叶剑英:工作重点的转移,那么大的事情,不统一思想怎么转得过来呢。我完全同意小平同志的意见,不但要讨论,还要鼓励大家畅所欲言。老同志要带头。
       邓小平:叶帅说的对,这次党的工作重点的转移确实是一个历史性的转折。为了把这个历史性转折做好,首先要解放思想,发扬民主,要把全党同志的热情激励出来,把全党的智慧发挥出来。
米粮库5号院,邓小平住所。
       胡耀邦:(胡)乔木最近翻了很多资料,证明阶级斗争不是社会主义社会的主要矛盾。以阶级斗争为纲是一个错误的方针,这其实是马克思主义的一个基本常识。
       邓小平:我们革命这么多年了,现在连这种最基本的常识问题都犯糊涂,这是很值得注意的问题。我读书不多,只记住了一条,毛主席说的实事求是。我们党的工作和国家的工作工作重点转移,它就是实事求是。这个以阶级斗争为纲的提法应该摒弃了,这本身就是实事求是。
       邓小平说完,请胡乔木为其起草一个自己要在中央工作会议上的讲话发言稿。以及让胡耀邦把中央工作会议和十一届三中全会的简报统一管起来。    
中南海中央专案组。
       中央专案组工作人员:耀邦同志传达邓副主席的指示,要我们向陈云同志汇报陶铸一案的复查情况。我们请示了负责中央专案组工作的汪(东兴)副主席,他同意安排这次汇报。同时汪副主席指示,耀邦同志太忙,也可以不参加。所以,今天我们就没有通知耀邦同志。下面,我们将向陈云同志汇报。
       陈云:且慢,我今天不是来听取汇报的,我现在只是一个普通的中央委员,而在中央,没有安排我参加冤假错案的平反工作。而且我认为,中央专案组并不是中央的一个部门。它是“文化大革命”中间林彪“四人帮”搞的一个非常奇怪的机构。现在“文化大革命”结束了,中央专案组的使命也应该结束了。至于一些案件的复查工作,应该移交给中央组织部进行。所以我今天来不是来听汇报的,我是来作证的。
       中央专案组工作人员:陈云同志,您的话我不大明白。
       陈云:陶铸同志的这个案子,关键的问题是所谓的“叛徒”问题。在延安时期我是组织部长,我对这个问题进行过调查,也有过结论,我是最有发言权的。可是我奇怪的是,这么多年了,你们中央专案组一次也没有来找我了解这个问题。因此,我有理由怀疑你们的办案态度和办案能力。
       中央专案组工作人员:陈云同志请您相信,我们中央专案组是在中央领导下工作的。对陶铸叛变的问题,我们是做了大量的核查工作的。
       其他成员纷纷附和。
       陈云追问:为什么一次也没有找过我?
       中央专案组成员全部沉默。
       陈云:既然你们一次也不来找我,那我就自己找上门来吧。我带了一些材料,这些材料是陶铸同志被捕入狱和出狱的一些证明材料,它足以证明陶铸同志不是叛徒。而是一个对党忠心耿耿的好同志、好党员。今天我把这些材料交给你们,我希望你们尽快把它移交给中央组织部,尽快为陶铸同志平反昭雪。
1978年11月5日,邓小平准备出访东南亚三国。
       李先念:小平同志,这几个月来你一直马不停蹄地来回穿梭,太辛苦了。
       邓小平:我说过,今年是马年,我们这几匹老马必须马不停蹄。不过我这匹老马也跑不了几年了。
       卓琳:老爷子,去年的时候您还不是说要再干二十年吗。
       李先念:二十年我看没问题。
       邓小平:按道理说,我们这个年纪应该在家享受天伦之乐。但是不行啊,国家从大乱到大治,百废待兴。我们这几匹老马还要硬撑着驾辕出力。这次工作会议很重要,陈云同志最近身体怎么样?
       李先念:陈云同志身体弱,到杭州休息去了。
       邓小平:深秋季节,还是北京最美。
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历史转折中的邓小平,剧情录入编辑:龙毅
评论(3) 追问(4)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