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选 时事 经济 思想 生活 我的订阅
报料 登录 注册
热新闻

首页>逝者

被ISIS斩首的美国记者,所有获释的人质都称赞他的勇气

澎湃新闻记者 罗昕 实习生 丁婷茹

2014-08-25 13:13 来自 逝者
        当地时间8月19日,伊拉克极端组织ISIS公布了一段题为“给美国的信息”的血腥视频。40岁的美国记者詹姆斯·福莱被斩首。美国媒体报道称,ISIS在斩杀美国记者之前,曾经向美国索要1.32亿美元的赎金,然而,美国并没有给恐怖组织送去巨款。
       
美国战地记者詹姆斯·福莱
詹姆斯·福莱40岁,来自美国新罕布什尔州。 

       当地时间8月19日(北京时间8月20日凌晨),伊拉克极端组织ISIS公布了一段题为“给美国的信息”的血腥视频。视频中,美国记者詹姆斯·福莱(James Foley)被斩首。“美国的轰炸直接判处了我的死刑。”在即将遇害时,他念出一份声明,“我希望我的家人、朋友以及爱我的人,站起来反对杀死我的真正凶手——美国政府。”
       詹姆斯·福莱40岁,来自美国新罕布什尔州,自2012年失踪后杳无音讯。ISIS称,公布视频是为了报复美国空袭伊拉克,还称将血洗美国。据美国媒体报道,ISIS在斩杀詹姆斯·福莱之前曾经向美国索要1.32亿美元的赎金。然而,美国并没有给恐怖组织送去巨款。
      “给我最爱的父母:给我留点尊严,不要接受任何补偿金,那些人最近在伊拉克发动空袭,给我的棺材上钉上了最后一颗钉。”在生前“遗言”中,福莱表示,“我希望我有更多的时间,我希望我能够重获自由,与家人重逢,但船已经沉没了。归根结底,我真希望我不是个美国人。”
      视频中,还对他在空军服役的兄弟约翰表示:“想想那些你杀害的生命,其中还有你的家庭成员……你的战友向那些人投放炸弹之时,就是我的死亡之日。是他们在我的死亡证明上签字。”        
他曾说要为战友哀悼“余生”
      詹姆斯·福莱曾就职于美国《环球邮报》、《星条旗报》、法新社等。作为一名战地记者,他常出现在世界各地冲突的第一线,却深深热爱自己的职业。一般人会远远躲开辛苦且不时伴有危机的新闻行业,福莱却说:“如果让我在安逸的新罕布什尔州(他的家乡)会议和跑新闻中做选择,我还是选择跑新闻。因为我喜欢写稿和报道。”
      2011年,福莱37岁。他与另外三名记者战友选择了利比亚内战不断变化的前线,想着如何报道这场战争。一位《大西洋月刊》的美国记者回忆,福莱十分随和,是一个“和他人短暂相处就能以兄弟相称”的人。2011年4月5日,这群记者却被卡扎菲部队袭击并被逮捕关押,6周后才得以释放。在那一次袭击中,福莱的战友之一、南非摄影记者安东·哈默尔(Anton Hammerl)被击中。福莱躲过了当时致命的枪击,并亲眼目睹了战友被袭。之后,他无数次回忆起当时的“无能为力”:“他(同伴)被杀的画面不时地在我的脑海里闪过,我的余生都将为那天哀悼。”
      尽管死里逃生,福莱和另外两名战友还是遭了卡扎菲军队的一阵痛打。被关押时,出于职业习惯,福莱不断和其他囚犯聊天。那些囚犯绝大多数因为政治原因被捕,比如在公共场合发表反卡扎菲言论或者反卡扎菲的短信。种种对话,令福莱印象深刻。即便被释放后,福莱很想花时间陪陪家人和朋友,他还想着要回到利比亚进行后续采访和报道。“我想在合适的时候回去。”2011年他在接受一家媒体采访时说,“我很想同那些囚犯继续我的采访”。
      然而,这一次,这样一位“不怕死”的记者却失去了生命。2012年11月22日,福莱在叙土边境失踪。有报道称他被武装人员强行带上一辆车。再有他的消息时,就全是有关死亡的讯息。
詹姆斯·福莱在利比亚Sirte机场的一个房间里,摄于2011年9月29日。

他本想回家参加妹妹婚礼

       与福莱一同关押了13个月的丹麦摄影记者丹尼尔·赖依·奥托森(Daniel Rye Ottosen),曾煞费苦心地记下了福莱给家人的一篇长信。在这封信中,福莱曾满怀希望自己获释后,还能赶上妹妹明年的婚礼。
       今年6月,奥托森被释放后的第一个电话便打给了福莱的妈妈戴安娜,向她口述了这封长信。福莱家30年的老朋友、神父马克向媒体透露:“福莱不像其他人质那样有寄信的权利,因为他是美国人”。于是,福莱不得不请他的丹麦同伴用记忆力将这封信保存下来。在这封信中,福莱提到了他的每一个家人,他的妈妈、爸爸、祖母、兄弟姐妹和侄子侄女。“告诉大家,我有多爱他们。”他也知道家人们每天都在为他祈祷,并不断为他争取释放。在信的最后,他满怀希望地说:“要去参加妹妹的婚礼。”
       在福莱遇害后,他的母亲戴安娜飞奔到哥本哈根与奥托森见面,听奥托森讲述他们共处的时光。所有获释的人质都称赞福莱的勇气。据说,他因为“美国人”的这个身份遭受了最严重的折磨和虐待,却从不屈服。
       从2013年11月26日接到恐怖分子的第一封邮件起,戴安娜就成了一个“把拯救儿子的性命当成使命”的女人。邮件内容很简单:“福莱在我们手里,想让我们放了他,就快点拿钱来。”ISIS有福莱手机里所有的联系方式,轻而易举地找到了他母亲及兄弟的电邮。“后来还收到了其他邮件,总共有五六封。他们允许我们问一些问题来证明他还活着。那时是2013年12月初。我们还蛮以为詹姆斯能活着回来。”戴安娜如是回忆。
       在第一封邮件里,恐怖分子提出交出8千万美元就释放所有人质。然而,据《环球邮报》的执行总裁菲尔·巴尔博尼(Phil Balboni)透露,到后来福莱的家人已经筹集了差不多300万美元赎金,恐怖分子依然拒绝释放。杳无音讯几个月之后,今年8月12日,福莱家收到了最后一封邮件,这份邮件满是错误拼写和愤怒咆哮,恐怖分子声称要处决詹姆斯:“你和你们美国人要为投下的炸弹付出代价!”
       据法新社8月21日消息称,美国军方声称今夏曾派特种兵赴叙利亚营救被绑架的美国人,包括美国记者詹姆斯·福莱。另据美联社报道,当时美情报部门自称确定了被劫美国人所处地点,派军抵达时却未有发现,反而与ISIS进行了交火。据悉,除福莱外还有至少3名美国人在叙利亚遭到绑架,其中两人据信在ISIS手中。
       戴安娜曾通过社交网络,呼吁公众尊重个人隐私,不要观看和转发儿子被斩首的视频。“我们从来没有为我们的儿子如此骄傲,他献出了自己的生命,告诉整个世界叙利亚人民所受到的苦难。”戴安娜说,“我们恳求绑匪们释放其他人质,他们像詹姆斯一样都是无辜的,他们并没有参与美国对伊拉克、叙利亚或者世界任何地方的举措。”
       然而,在视频中ISIS还威胁杀害其挟持的第二名美国记者——《时代》杂志的自由撰稿人斯蒂文·索特罗夫,他曾和福莱一起被关押。在福莱遇害的视频中,索特罗夫的身影也出现了。刽子手威胁称索特罗夫的性命取决于美军在伊拉克的行动。如果美国不停止空袭伊拉克,他们将杀死索特罗夫。 
詹姆斯·福莱的生活照。

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美遭斩首记者;ISIS录入编辑:梁佳
评论(25) 追问(18)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