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选 时事 经济 思想 生活 我的订阅
报料 登录 注册
热新闻

首页>逝者

你看过《甘地传》么,它的导演、伟大的阿滕伯勒死了

澎湃新闻记者 陈晨 陈诗悦

2014-08-26 11:21 来自 逝者
       英国著名的导演、演员、制作人理查德·阿滕伯勒(Richard Attenborough)于伦敦当地时间8月24日去世。从影60余年里,他参与导演、制作和演出的电影超过70部,1982年,他执导的电影《甘地传》获第55届奥斯卡奖八项大奖。
英国著名的导演、演员、制作人理查德·阿滕伯勒(Richard Attenborough)于伦敦当地时间8月24日中午去世,就在其即将迎来91岁生日的前5天。
       继本月《死亡诗社》的“船长”罗宾·威廉姆斯去世后,《侏罗纪公园》中的白发科学家哈蒙德博士(理查德·阿滕伯勒饰演)也离开了——英国著名导演、演员、制作人理查德·阿滕伯勒于伦敦当地时间8月24日中午时分去世,就在其即将迎来91岁生日的前5天。
       对许多人来说,理查德·阿滕伯勒这个名字永远与战争电影联系在一起——也许是作为一位衣冠楚楚的英国军官,也许是一个爱抱怨的海军工程师,或者是一个决定果敢的长官。他凭借诸如《大逃亡》中的少校罗杰等富有魅力的硬派角色在早年成名。这位从影60余年的电影人一生多产,曾参与导演、制作和演出的电影超过70部,其中1982年执导的电影《甘地传》为其在次年的第55届奥斯卡颁奖礼上横扫包括最佳导演在内的8项大奖。
       英国首相卡梅伦在推特中这样说道,“他在《布莱顿硬糖》中的演出精彩绝伦,他所执导的《甘地传》更是出彩非凡——理查德·阿滕伯勒是最伟大的影人之一。”        
在影片《布莱顿硬糖》中,阿滕伯勒饰演的Pinkie Brown一角受到观众莫大的喜爱。
       
自嘲出道初期99%角色是垃圾

       1923年8月29日出生于英国剑桥的理查德·阿滕伯勒很早就展露出表演天分,12岁开始登台演出。他的父亲是莱斯特大学的校长,并不支持儿子投身表演事业。1941年,阿滕伯勒报考英国皇家戏剧学院,他的父亲要求他只有考取奖学金才可以去求学,阿滕伯勒在自己的努力下终于如愿,同年即以职业演员的身份首演舞台剧《大荒野》。在早年的舞台生涯中,阿滕伯勒和妻子都曾在伦敦西区出演过阿加莎·克里斯蒂的舞台剧《捕鼠器》。
       二战期间,阿滕伯勒应召入伍,服役于英国空军电影组,经过长时间的飞行训练,他多次参与任务拍摄后方炮手的位置,从而记录轰炸机司令部出动架次的结果,但也就是在那一时期,他的听觉受到了永久性损伤。
       阿滕伯勒第一部电影的角色,是1942年应英国大作家兼电影明星诺维卡华纳之邀,在电影《我们为之而战》中饰演一名擅离职守的海员,之后的几部影片他都没有摆脱这类游手好闲的胆小鬼形象。阿滕伯勒自己回顾早期电影生涯时曾鄙夷地表示“我饰演的99%角色都是彻底的垃圾”。
       1963年,他在电影《大逃亡》中扮演了逃亡联盟的首领英国皇家空军中队队长Roger Bartlett,这是他在主流好莱坞电影中的首次亮相。他参演了包括《雨天祭神》和《凤凰劫》在内的多部影片,前者为他赢得了英国电影电视艺术学院奖最佳男演员的头衔。1967和1968年,他更是连续两年斩获金球奖电影类的最佳男配角。1970年代阿滕伯勒塑造了许多冷酷无情的银幕形象,包括1971年《瑞灵顿街10号》中的连环杀手和1977年的印度电影《棋手》中的冷血上将。
       在2003年接受《卫报》采访时,阿滕伯勒曾说,“从任何意义上来说我都不是个天才,我的学识很有限。对于我认知体系以外的事物我无法控制,这种感觉让我感到急躁不安。我常常对自己没有念过大学而感到烦躁。我当然希望听到赞誉,我是个好的电影导演,但我绝对算不上是杰出的导演。”
阿滕伯勒和《甘地传》的主演本·金斯利。
       
用“全球视角”诠释甘地
       阿滕伯勒在导演身份上是自谦的,奥斯卡最佳导演奖的加冕证明了他的“杰出”。作为他的导演代表作,《甘地传》的筹备长达20年之久。这部电影展现了印度民族解放运动、印巴分治等20世纪历史上的大事。
       1962年,阿滕伯勒读到甘地的传记,就立即被甘地的故事吸引,决心把它搬上银幕,自己出任制片人和导演。
       阿滕伯勒曾回忆,在开拍之初,没有一个制作人愿意投资一部关于甘地的故事,因为这个主题太没有商业价值了。“制作人要求要有明星参演,但我坚持不用任何一个已经成名的演员。制作人确实说过,如果我起用理查德·伯顿来饰演甘地就会得到资助。”
       通过英国最后一任驻印度总督蒙巴顿勋爵的介绍,阿滕伯勒专程赴印度拜访当时的总理尼赫鲁。尼赫鲁认真听取了阿滕伯勒的想法,表示同意和支持,“不管你怎样拍,别神化他就是了,因为他已伟大得没法再神化了。” 最终阿滕伯勒采用了一种传统、质朴的手法展现甘地的一生。阿滕伯勒坚持让英印混血的舞台剧演员本·金斯利挑起大梁。那一年的奥斯卡,《甘地传》共获得11项提名中的8个奖项,并且直到1997年《泰坦尼克号》的上映,这部电影都一直以5270万美元稳居票房冠军。
       然而,批评也接踵而来,一些评论家称阿滕伯勒只是以拙劣而自负的视角描绘了印度的悲惨世界。同时他们也指出,电影在一定程度上美化了甘地复杂的个人生活,包括他与子女的疏远、为证明自己对于独身主义的誓言而邀请女性同床的独特习惯。
       对于几十年来倾其所有、花费2200万美元来筹备这部电影的阿滕伯勒来说,他认为过滤掉这些“癖好”是必要的。“我可不希望我的电影只是艺术室里放映给几个人看的,”在接受《纽约时报》采访时他曾这样说过,“不论你试图表达什么都应该有一种全球视角。”
在得知阿滕伯勒去世的消息后,《甘地传》的主演本·金斯利说:“我将深深地怀念理查德。他给予我全然的信任来完成他20年来的梦想。当他选中我饰演甘地这个角色时,我也回报给他完全的信任和由衷的敬爱。”

阿滕伯勒在《哦,战争,可爱的战争!》片场。
       
为拍战争场景,在屏幕上塞满40万人
       他的电影总是关注着大时代的变化——政治和社会变迁对个人的作用与影响,无论是讲述极度恐慌的《哦,战争,可爱的战争!》,结束印度殖民统治的《甘地传》,抑或面对亲人死亡的《曾经深爱》,他独特的风格和对历史题材的把握折射出和太平盛世全然不同的人性光辉。阿滕伯勒说,“我着迷于人在必须面对的重负和困难之下,人类的哪些行为是真正重要的,人该如何处置自己的尊严。我认为尊严是极其重要的。”
       晚年的阿滕伯勒面对电影工业的高速发展并不感到适应。“我不喜欢电影技术的进步,”阿滕伯格在一次接受采访时沮丧地说,“过去为了战争场景我们真的试过在一个银幕上塞满40万人,我相信那是一种真正有质感的震撼。我不喜欢听到别人对我说,‘现在全凭电脑就能轻松做到这点了’,我喜欢真实的质地。”
       阿滕伯勒直到耄耋之年依然在工作。2008年《卫报》记者对其进行采访,当时他正收到一份邀请,打算在告别舞台50年之后重返舞台。他看起来生活积极、思想乐观。但事实上,2004年12月,他的女儿和孙女在亚洲的海啸中丧生。
       但同年,阿滕伯勒意外摔下楼梯,自那以后就长坐轮椅。这些年来他和他的妻子一同住在疗养院中。
       阿滕伯勒同时也是切尔西足球俱乐部的终身名誉主席,俱乐部在第一时间表达了沉痛的悲伤。“他一生在事业上功成名就,同时也能为他所热爱的生活倾其所有,其中之一就是切尔西。在过去的70年间,他的人格已经深深烙印在了俱乐部的个性之中,在我们前行的道路上他一直是一股坚定的力量,陪伴我们见证荣耀,也走过低迷。”俱乐部官方确认,在本周六与埃弗顿的比赛中,切尔西的球员将会佩戴黑纱以纪念理查德·阿滕伯勒。
阿滕伯勒和妻子Sheila Sim。
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理查德·阿滕伯勒;甘地传录入编辑:李胜南
评论(3) 追问(2)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