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选 时事 经济 思想 生活 我的订阅
报料 登录 注册
热新闻

首页>绿政公署

世卫前高官:讨论中国该不该派人援非抗击埃博拉“该放下了”

澎湃新闻见习记者 许梦娜

2014-08-28 08:09 来自 绿政公署
无国界医生组织的一名医务工作者穿着防护服在塞拉利昂处理埃博拉病毒工作。

       埃博拉病毒肆虐西非。世界卫生组织(WHO)8月25日发布最新的疫情评估报告称,已有240名医护人员被传染,其中一半死亡,疫情在卫生工作者中造成的感染是“空前的”。
       目前,美、日等国已撤回部分西非医务人员,但中国在西非国家的医疗队仍然坚守在一线,这让“中国派医护人员支援西非”这个人道话题成为公众议题。近日,行业媒体《医学界》杂志发起“你支持向西非派遣中国医生吗”的公众投票,投反对票者达87%。
       反对者认为,中国目前无法治愈埃博拉感染,派非医生是为他人作嫁衣的冒险。
       但在世卫组织前副总干事胡庆澧看来,去非洲不单是支援别人,也是保护自己的同胞。“非洲有很多我们的同胞,中国不去,就没人管他们。”
       相比于“该不该去”,忧心的医生们更关注的是“能否得到充分的隔离保护”。
       一位名为“斯隆医生”的网友自称曾参与英国的组织去非洲志愿服务将近一年,“参加英国的组织,因为福利好,这个福利不是钱有多少,而是有完备的保险,严密的组织!”
       而在媒体报道国内欢送援非医生出国时,“急诊科女超人于莺”给出她善意的提醒,“问题是我们并不擅长治疗埃博拉感染,而日本已撤回医疗小组。在医疗界和媒体为我们的勇士欢呼送行时,我只想说,一定要做好全面的隔离保护,千万不能大大意。”
       而对于曾经历过非典的医生毕维杰来说,这是个令她百感交集的话题,她告诉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医生就像战士,……这是职责所在,希望他们保护好自己。”
感染非典幸存医生:希望国家别忘了这些人
       毕维杰,北京朝阳医院原医务处处长,感染非典幸存医生。
       全国唯一被做过股骨“换头”手术的“非典”患者;北京市“非典”病人中气管被切开却能够生还的第一人;治疗期间一度被传出因公殉职的消息……她戏称自己应该是“北京第10 位抗非烈士。”
       11年后,她的同行们正与肆虐的埃博拉搏击。

       澎湃新闻:在面临非典、埃博拉这样突发严重疫情的时候,医生内心怎么想?
       毕维杰:患者有病就去救,不能临阵脱逃,现在感染了也没什么好说的,就是希望国家别忘了这些人,现在埃博拉病毒,我们国家又派了医务人员,都是明知道有危险还要去做的事,作为医生来讲,这就是职责所在。
       澎湃新闻:有经历过非典的医生此次又参与抗击埃博拉,他在接受媒体采访时也提到内心纠结痛苦。
       毕维杰:害怕纠结是人之常情,尤其是经过非典,我们还没有忘记,这次往西非派,医务人员肯定会有想法,个人的安危就看国家怎么安排。
       澎湃新闻:有人认为,目前中国没有出现埃博拉疫情,应做好国内的严防死守,把医生派过去是冒险,你怎么看?
       毕维杰:我同意这说法,既然我们国家没有,为什么非要去,非典是没办法,留在那边的同胞应该接回来,这是灾难性的东西。但出去援助可能也出于政治方面的考量,大国的心态嘛,所以医护人员个体只能加强防护,做医生就是这样,就像战士。
       澎湃新闻:这些医生身上承担着国际人道主义,但对于他们的家人和自己该怎么履行职责呢?
       毕维杰:一个人得病毁一家人,我现在就是这样,对自己的家人甚至是自己都没有办法负责了。
       澎湃新闻:经历过非典之后,你觉得中国目前在对突发公共卫生事件应对方面有哪些不同?
       毕维杰:从政府、公众的思想上,重视程度都高于以前,现在关于埃博拉的培训也在开展,非典初期我们一无所知,无知会造成恐惧,知识的普及还是很重要的。
       澎湃新闻:想对在西非抗击埃博拉的医护人员说些什么?
       毕维杰:多保重,等着你们回来。
世卫组织前副总干事:讨论该不该派医生可以放下了
       胡庆澧,瑞金医院终身教授,美国耶鲁大学流行病和国际卫生客座教授。1978年10月——1998年10月先后被世界卫生组织聘为地区顾问、驻国家代表、助理总干事及副总干事等高级职务。
       澎湃新闻:在近6个月中,已经有240名医生感染埃博拉,世卫组织的一名工作人员也感染埃博拉,这说明埃博拉到达什么样的程度?
       胡庆澧:在WHO记录中,过去发生过20多次全球突发公共卫生事件,这是感染最严重的一次,不管是患者还是医护人员。有些医务人员在保护措施上不完善,加之病毒毒性强,他们挡在第一线,风险特别大,冒着这种牺牲的精神抢救这些病人,目前除了先保护好自己之外别无他法。
       澎湃新闻:美国医生、日本医生已经撤回国内,他们的医疗发展水平高于中国,但是中国依然向埃博拉疫区派医生,有网友认为不该派自己的医生去冒险,对此你怎么看?
       胡庆澧:第一,这体现了我们国家对埃博拉疫情这样的突发公共卫生事件的重视;第二,虽然这个比较容易感染,但是非洲还有很多我们的同胞,不管是华人华侨、维和部队,还有援非的工作人员,去非洲不但是支援别人,也是保护自己的同胞,中国不去,就没人管他们。
       澎湃新闻:如果中国医生出现感染埃博拉病毒的情况,应该回国治疗还是在当地隔离治疗?
       胡庆澧:要看我们国家有没有这样的条件,比如像美国那样用专门的飞机把被感染的人员接回来,总归要有安全措施才可以回来,美国之所以不顾国内舆论的反对要把感染埃博拉的医生接回来,一是他们有能力做好隔离防控,二是对个体生命的关怀。但是一定要避免将病毒带回国内传播开来,这是很要紧的。
       澎湃新闻: 目前中国有防控埃博拉的能力吗?对中国来说威胁多大?
       胡庆澧:这十年来,经过非典等一系列突发传染性疾病的考验,中国已经建立起一套成熟的防控措施,与美国相比,我们就是没有药,虽然埃博拉死亡率高,但是好在它是接触传播而不是空气传播,在隔离防控这一关是有能力的。
       澎湃新闻:遇到突发疫情,中国派医疗队是常规操作吗?
       胡庆澧:讨论该不该派医生可以放下了,现在应该去讨论如何保护医生自己,如何防控,我们之前就已经向非洲派过医疗队,那时候遇到的疟疾等等疾病也很厉害,死亡率很高,缺医少药,这不是第一次,但这是最严重的一次。
       澎湃新闻:网友认为,中国支援非洲是为了保持中国在国际上的良好形象,具有一定的政治意义,因为目前并没有治疗埃博拉感染的有效手段,如果抛开这些,我们真的能力去帮助防御吗?
       胡庆澧:首先,我们应该有社会责任,如果每个人都想这样考虑,那非洲的疫情就会传播到外国去,没有人能够独善其身,中国应该去。世界卫生组织的总干事都去了,那按照这样的说法,她打个电话给那边的总统远程指导就好。
       目前,中国没有专门研究埃博拉方面的专家,过去只能是作为公共卫生防御的专家,也不能起到保护当地居民的作用,更重要的是,他们要教会当地的居民如何防控,知识很重要。
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埃博拉录入编辑:黄志强
评论(11) 追问(11)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