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选 时事 经济 思想 生活 我的订阅
报料 登录 注册
热新闻

首页>舆论场

《互联网时代》第三集播出,互联网赋予个人强大的力量

澎湃新闻见习记者 付珊

2014-08-28 12:01 来自 舆论场
《能量》认为,传统生产和消费的局面被打破,如今工业革命以来制造商们传承下来的支配地位已经动摇,他们被迫向互联网求救。

       8月27日晚,大型纪录片《互联网时代》的第三集《能量》在央视财经频道播出。
       《能量》认为,互联网正发挥其巨大能量,以比任何工业革命更快的速度、更灵活的规模,彻底颠覆着全球各个的各行各业。
       这一集从福特公司的鲁日汽车城说起。
       亨利福特是鲁日城的缔造者,也是第一个把大规模流水线作业引入汽车制造业的人,仅仅组装一个发动机的环节,就被他分解成了86道工序。《能量》评价道,福特领导人类,打开了工业生产的高效之门。
       哥伦比亚大学教授大卫•史塔克认为,工业时期的社会结构基于一座金字塔,大部分人处于底层,而随着等级的上升,人数越来越少。
       但是互联网所造就的新时代打破了这一社会结构。如同《爆发:大数据时代预见未来的新思维》作者艾伯特所说,互联网时代的到来,令交易成本降低,产业网络变得更有利润、更有价值。
       也如同美国加州大学传播学院教授曼纽尔•卡斯特尔所说,在互联网时代,长远型的大规模企业组织已经崩溃,取而代之的是更加灵活的项目。
       镜头转换到美国的辛辛那提,这里是快消行业宝洁公司的诞生地。
       2004年的一天,为刺激消费兴趣,宝洁公司的几个年轻人提议,在品客薯片上印制图案。但是,如何保证印上图案后薯片也不会碎?宝洁公司被这个小问题困住了。
       时任宝洁CEO雷富礼认为,如今到处都是发明家,为何不把实验室延伸到他们身边呢?于是宝洁将难题送上网络平台,用“众包”的方式来解决问题。
       “众包”是一项非常特殊的外包形式,当人们在公开平台上发出求助邀请后,将从一大群人处得到回馈。最终,宝洁公司采纳了意大利博洛尼亚一位教授发明的可食用喷涂墨汁。
       互联网让宝洁公司尝到了大甜头。宝洁公司研究后发现,互联网是目前唯一能在一周之内把信息散播给全球一百万人的途径。
       如果说20世纪的合作模式是企业模式,而21世纪的模式是基于社群的。艾伯特认为,互联网的成功之道,不是强迫人们进入,而是因为所有的企业、个人都自发地希望能够加入互联网。
       这是互联网的能量之一。
       镜头回到了中国。
       在工业化和城市化的进程中,中国是辛勤的学习者和追赶者,国门打开,市场开放,十多亿的消费热潮,迅速催生了电器零售业巨头之一苏宁。
       苏宁云商集团副董事长孙为民说,过去,这个行业信奉一句话——渠道为王。
       但无处不在的电子商务成为新时代里令苏宁畏惧的新对手,例如淘宝。片中说,淘宝入行十年,便和他的天猫商城兄弟一道,淘出了一万四千亿的年销售额。而整个中国电商的销售额,在2013年已经达到十万亿。
       《世界是平的》作者托马斯•弗里德曼于2005年提出的看法在如今看来,依旧准确:“互联网形成了一个‘扁平的世界平台’,使得个人在现在能够以个人的形式采取全球行动,这就是这个时代的新新事物。”
       托马斯认为,因为互联网,个人被赋予了强大的力量。
       马云认为,互联网的机遇就在于对传统行业的完善和改变。他总结了互联网时代影响个人的三个阶段:现在的阶段是唤醒,然后是参与,然后是共同发展。
       在乐视创始人贾跃亭看来,互联网时代的竞争是链条对链条的,而不是工业时期的点对点竞争。
       另一个例子是小米。《互联网时代》如此描述小米手机的影响:“2013年戳了世界一下的重要事件来自中国,一款产品创造了人类历史上成长最快的百亿美元企业之一。”
       雷军和他的同事们也选择把问题抛向网络,询问网友想要一款怎样的手机,这使得大众能够参与小米的设计。
       互联网令生产者和消费者开始融合。英文中出现了一个新词:procumer,意为生产消费者。《能量》认为,传统生产和消费的局面被打破,如今工业革命以来制造商们传承下来的支配地位已经动摇,他们被迫向互联网求救。
       《能量》以“创客”为例,论证这一观点。2012年,美国政府宣称,要在未来四年内,在全美1000所大学引入创客空间。《长尾理论》作者克里斯•安德森认为,创客运动开始推动制造业的民主化。
       麻省理工大学的个人制造实验室,被认为是创客活动的起源,乔布斯和沃兹在硅谷车库里拼装个人电脑的行为,被认为是最早的创客活动。
       随着3D打印、激光切割机等新技术的普及,越来越多的年轻人摆脱了资金、设备、场地等老时代桎梏。《能量》顺势推测,创客运动,可能成为新的国家竞争战略的一部分。
       最后,《能量》把视野投向经济危机、发展迟缓的时代背景。
       互联网时代与过去的技术革命存在不同,其一是变化远比之前发生得快,其二是在经济领域影响更大。《与机器赛跑者》作者埃里克认为,美国有三分之二人的工作与信息处理有关。所以在经济发展放缓之时,所有的行业都无法置身事外。
       工业时代里,经济危机首先影响的是蓝领,然而在互联网时代,经济震荡往往首先选择与自己功能相似的职业。例如,2013年全球最大的19家银行就已裁员16万人。
       “在互联网时代的大面积剩余面前,这个世界还缺乏准备。”技术的发展能够免去人力,例如无人驾驶汽车,但是那些靠驾驶维持生计的司机怎么办?
       在第三集结尾,《能量》认为,新时代不仅提供新能量、新可能,也同时提出新的课题。“这是不断前进的人类,永远的处境。”
       
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互联网时代录入编辑:龙毅
评论(1) 追问(0)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