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选 时事 经济 思想 生活 我的订阅
报料 登录 注册
热新闻

首页>文化课

课外阅读|在古代,人们怎么约架

徐萧

2014-08-29 15:09 来自 文化课
       如果将来后人写一部《中国网络约架史》,那女记者周燕北京朝阳公园约战吴法天无疑是开先河的一战,而8月27日晚罗永浩与王自如的决战优酷之巅则具有转折性的意义:优酷斜刺里杀将出来,约架圣地朝阳公园的霸主地位受到了严峻挑战,而原本厌倦了做键盘侠,进而转以实战(或曰面基,面见基友)为目的的线下约战也重新回归了嘴炮。让我们看看,在过去的过去,古人是怎么约架的?
      
锤子科技CEO罗永浩与测评网站Zealer创始人王自如通过网络直播的形式就此前后者针对锤子手机的评测展开了辩论。  

       1

        罗永浩原来是英语老师,后来创办了牛博网,与一众如今的网络大V成了小伙伴,再后来他搞了个锤子,是个手机。王自如呢,搞数码产品测评的,据说搞得还不错,小米、金立、OPPO都找他。后来老罗搞锤子,俩人在微博上眉来眼去,老罗尊称其为“王老师”,自如则在微博上@老罗说“梦到你了”,俩人也曾一起去餐馆享受不被注意的独处时光,但不一会儿,自如就按捺不住内心的小激动,将二人的自拍照晒了出来。
       这段不短的“蜜月期”在王自如推出锤子手机测评后,终结了。为何王自如会如此狠心,将老罗倾注全身血肉的锤子批得体无完肤,江湖上无人知道原因。或许这就是传说中的相爱相杀吧。
       于是老罗出手,自如在微博上也应对自如,遂有了约战一事。面对“癫疯之战”,老罗内心很难不有那么一点点澎湃,临走前还是下了战书,大意是:“王自如,臭不要脸,你有本事去搞我锤子,怎么没本事一个人来赴约!说好的单挑呢,你怎么耍赖!”满满地都是一片苦心不被理解的怨愤:我只想和你单独说两句话,你我何至于此?
       在很长一段时间,因为他的长相,我一直怀疑“王自如”是刘翔退役后搞起创业而起的网名,但昨晚一役,我终于明白不是这样的。知道真相的我眼泪还没来得及落下来,自如就败了。有人说自如是求败得败,有人说一切都是背后的带头大哥操控的,也有人说在那一战,没有真正的赢家。但事情远未结束,江湖不止,约架不息。
  
针对锤子手机的屏幕显示、相机、手机后盖等问题,老罗一一详解。

       2
       今日之网络约架,无非是说多了都是泪,不如携手朝阳蹭WIFI,姿态的意义大于胖揍对手。然而在过去,竖子敢来,焉有不战之理?
       春秋时期,齐顷公带着手下打鲁国和卫国,鲁、卫向晋求援。晋国自然要保护小兄弟,发兵来援。齐晋两军对垒于今天山东济南千佛山附近,但并没有一上来就开打,而是先聊聊,聊得也很君子。齐倾公主动下战书说:“贵军来齐国做客,明早将以我国不算强大的部队,欢迎你们。”晋国说话也很有技巧,派使者说:“晋国与鲁、卫是兄弟之邦,他们说,贵国没事就到其国土上玩耍,玩就玩,还急眼了。我们国君感到于心不忍,让我们请你们离开,你们给面子,别让我军长期在贵国做客。”但等真打起来,却绝不含糊。结果齐国战败,齐顷公险些被俘。
       春秋时期虽然被孟子讥为“无义战”,但在打仗的风格上还是很有气度的,两军对垒直来直去,像战国时的孙武、孙膑以及魏晋时那种以谋略为重的战法在当时绝对是非主流。而且,不仅是战法的改变,连战书春秋与三国也大为不同。曹操与袁绍官渡之战,建安七子之一的陈琳为袁绍写了封檄文,向曹操下战书,里面不光历数曹操残暴、不仁、不忠的事例,也定格了其乱世奸臣的形象。不仅如此,陈琳还把阿瞒的祖宗三代全挖了出来,“祖父腾,故中常侍,与左悺、徐璜并作妖孽,饕餮放横,伤化虐人。父嵩,因臧买位,窃盗鼎司。”,就是说曹阿瞒出身不好,爷爷是个宦官,大妖孽,爸爸是个卖官鬻爵的大老虎,你说他本人怎么能好。所以曹操后来打败袁绍,抓了陈琳,颇为委屈而傲娇地问“何乃上及父祖耶?”但曹操因爱其才,还是没有加罪于陈琳。当然很可能曹操也是通过这个事来营销自己的宽宏容人,陈琳也可能是最早的通过贬杀博出位的案例。
       但曹操确实是那个时期超卓的人物,观其给孙权的战书,可谓气吞万里、雄视古今。先说我曹操奉大汉皇帝的命令,领兵南征,挥挥小旗,刘琮小儿乖乖来降,“今统雄兵百万,战将千员,欲与足下会猎于江东。”你看人家,一点木有唾沫横飞地骂娘,只是说“现在我准备了水军八十万,想和将军在江东打打猎,玩耍一下。”好像你兄弟给你打电话说你嫂子准备了一桌菜,咱俩来喝两盅一样。由此看来,领袖和文人毕竟是不一样的。       
       大约四百多年后,有个叫骆宾王的学习前辈好榜样,通过为徐敬业写檄文骂武则天,也受到对手的青睐。放几句上来,大家感受下:“伪临朝武氏者,昔充太宗下陈,曾以更衣入侍。洎乎晚节,秽乱春宫。潜隐先帝之私,阴图后房之嬖。入门见嫉,蛾眉不肯让人;掩袖工谗,狐媚偏能惑主。加以虺蜴为心,豺狼成性,近狎邪僻,残害忠良,杀姊屠兄,弑君鸩母。人神之所同嫉,天地之所不容。犹复包藏祸心,窥窃神器。君之爱子,幽之于别宫;贼之宗盟,委之以重任。呜呼!霍子孟之不作,朱虚侯之已亡。燕啄皇孙,知汉祚之将尽;龙漦帝后,识夏庭之遽衰。”简单来说,一是说武则天服侍过太宗和高宗父子,有点不太好;二是说到了晚年又在宫里乱搞,著名的面首张易之、张昌宗兄弟还争风吃醋,当然也不好;但最不好的是还要颠覆社稷、牝鸡司晨。所以他就举了“燕啄皇孙”赵飞燕故事,指责武后杀子,以及“龙漦帝后”褒姒亡周例子。
       虽然据说武后读过此文,也说这样的人才未能归我所用是宰相之过,但骆宾王没有陈琳那样的好命,徐敬业兵败后还是被杀了。        
       而在戊戌变法前,康有为、梁启超请章太炎来撰述《时务报》。民国初年的章太炎,既是学富五车的学者,又是意志坚强的革命家,还是特立独行的章疯子,他可以从死掉的学者一直骂到后来的民国总统。报馆内部,康派和章太炎从学术思想到政治观点均有分歧,此后骂架升级,最终成为打斗。康派一群人由梁启超带队到报馆,拳击章太炎。章也不是植物人,立即动手还击。
       最近即将上映的电影《黄金时代》中的萧军也是文人中的“斗士”,他的急性子在圈中众人皆知。当他的《八月的乡村》在鲁迅帮助下出版后,张春桥化名为狄克,向他施放冷箭,还和华蒂社的马蜂一起利用小报挖苦他并影射鲁迅。于是萧军下战书,约他们晚上在徐家汇的草地上滚滚。张春桥自知不是对手,推马蜂去挨打,他围观当证人。萧军的证人是萧红。萧军带着半截铁棍去赴会,半路上碰见聂甘弩,铁棍硬给聂夺下来了,所以赤手相搏。毕竟萧军是讲武堂出来的,刚一交锋,马蜂便被干净利落地摔在地下。萧军着实揍了他几皮锤。马蜂不服气,刚爬起来又被撂倒了。
       总体来说,时间越近,约架在“约”上做的文章越来越少,人们也懒得洋洋洒洒、忍着怒气写什么文章,中学时代虽然也有正正经经下个战书的,但多数只会过来撂下一句“放学别走”而已。
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罗永浩王自如约架录入编辑:梁佳
评论(9) 追问(10)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