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选 时事 经济 思想 生活 我的订阅
报料 登录 注册
热新闻

首页>请讲

哈全安:西方对中东的叙述理论或许已成浮云

澎湃新闻记者 田春玲

2014-08-28 18:32 来自 请讲
       演讲人:哈全安(南开大学历史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
       主题:漫谈中东——揭秘沙漠国度的前世今生
       时间:2014年8月16日
       主办:中欧国际工商学院
       【编者按】
       神奇的中东孕育着信仰独特迥异的民族,流淌着多个世纪流传下来的宗教、文化血脉,弥漫着浓郁的神圣气息。作为最早出现人类文明的地域,中东是历史上不同文明冲突与交融最为显著的地区,也是当今世界各种矛盾集中表现的地区。
       在南开大学历史学院教授哈全安看来,中东的社会经济环境正在改变,民主浪潮席卷中东是不可阻挡和改变的。他同时强调,人权和自由是没有救世主的,美国和西方都不是人权和自由的救世主。而真正推动民主化进程,要靠民众政治潜能的释放。
       以下是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整理的哈全安演讲摘录:
中东在国际舞台上处于什么位置?
       近代西方殖民扩张首选中东。英法是两个老牌强国,是对中东影响最大的两只黑手,埃及是英国的,这个地区和苏伊士运河联系在一起,对英国来说至关重要。另外,英国以印度为出发点在波斯湾扩张,伊拉克是英国的。
       近代很长时期,地中海东岸是法国的地区,包括叙利亚、黎巴嫩,另外埃及以西的马格里布和法国联系更密切。这是近代欧洲列强在中东地区的势力范围。
       二战结束后,国际关系进入冷战时代,冷战时代在全球就两大黑手,一个是美国,一个是苏联,两只手都伸向中东地区。美国在中东最可靠的盟友是以色列、土耳其和伊朗,这是美国的铁杆盟国。美国也想争取阿拉伯世界的支持,但美国支持以色列,而以色列和阿拉伯世界是战争状态,所以美国就不得不放弃了阿拉伯世界。所以冷战时代阿拉伯世界是苏联的势力范围,而非阿拉伯世界是美国的势力范围。
       第四次中东战争之后,中东和平进程启动,埃及投向了美国的怀抱,他和以色列实现了和平,他成了美国的盟友。这方面美国加分了,苏联减分了。1979年,美国又开始减分,就是伊朗的巴列维王朝灭亡了,新政权反美,美国得到了埃及,失去伊朗。1990年,伊拉克入侵科威特,把海湾小国推向美国的怀抱,现在这些国家很多都成了美国的盟友。
       后冷战时代,从美国发起的战争可以看到中东在国际舞台上的重要地位。美国主导的局部战争可能除了克林顿在任期间的科索沃战争之外,基本上是以中东国家为攻击目标的,美国在这些地区不停发动局部战争,也从一个侧面反映出了这些地区对美国很重要,对世界也很重要。
       中东地区的阿拉伯国家统治者基本上都亲美,不亲美的是叙利亚和利比亚。我说的这两个不亲美的跟美国也有暧昧关系,不会像朝鲜那样坚决反美。阿拉伯国家长期以来是独裁统治,都不民主,中东的国家中非阿拉伯国家相对都民主。以色列是民主国家,土耳其是民主国家,伊朗是准民主国家,标志是什么?我们有时候对伊朗有成见,觉得伊朗很黑暗,都穿黑衣服,政治上也很腐败,很专制,很独裁,一讲都是宗教领袖,实际那是不对的。我们从一件事上就看出来了,选举在伊朗的政治生活中非常重要,伊朗一到大选就出事,就游行,就示威,不管是议会选举,还是总统选举,大家都很激动,都很关注。这事本身说明什么?说明伊朗的民主化程度。选举如果不重要,大家不会为选举大动干戈,谁爱选谁选,谁爱当总统当总统,管我什么事,可是伊朗不仅选总统,选个议员都打得你死我活。这说明伊朗的议员和议会在国家政治生活中很重要,伊朗民主化水平远远超过了阿拉伯国家。
        ……
       百余年来,中东的经济和社会在变,而政治滞后,如同两个车轮,经济社会的车轮在往前走,而政治的车轮不转,很容易翻车。就是经济社会秩序的剧烈变动与威权政治传统的长期延续,两者之间不和谐。这个最不和谐的地方就是经济社会和政治这两条线都不和谐。从趋势上讲,中东地方经济社会已经变了,民主化的浪潮是不能挡和改变的,这是历史发展的潮流和方向。现在所谓的“倒穆”运动,所谓叙利亚内战,包括萨达姆倒台之后伊拉克乱局等等,都是从专制向民主转变的国家中所发生的一系列非确定性的偶然,而这一切的终极目标一定是民主。
       “阿拉伯之春”像多米诺骨牌一样在阿拉伯世界波及了那么多国家,利比亚、突尼斯、埃及、也门、叙利亚、巴林、沙特。大家都在闹,可是旁边的伊朗和土耳其都不闹,不是他的民族问题,是政治制度问题,政治发展水平的问题,那两个国家先走了一步。
       中东政治风波清一色发生在民主政治严重缺失的独裁国家,相比之下,中东民主化程度最高的伊斯兰国家土耳其风平浪静,伊朗作为中东地区大国,自1979年伊斯兰革命之后民主化长足进步,总统选举和议会选举提供了民众广泛参与和表达政治诉求的合法途径,两种意志,就是民众意志和国家意志之间保持必要的沟通渠道,所以政治形势相对稳定。
       街头政治和反政府示威只是昙花一现的,他搞不起来的。这些国家为什么搞,就是这两种意志对立了,政治就像高压锅,你没有减压阀减压就要爆炸。而土耳其和伊朗有减压阀,土耳其有点意见就去闹,一个民主国家在闹事,他是在减压。谁没有点怨气啊?有怨气就发泄了,伊朗也有这样的渠道,而阿拉伯国家没有这样的渠道。
       过去我曾经写过一篇文章《从选举政治到广场政治》,写埃及的民主政治问题。我是选了两点,两点成一线,我们可以看到埃及的政治生活的变化,就是说穆巴拉克时代是选举的,后来大家去广场示威了,为什么?这个投票箱不能代表民众的意志,投票箱投出来的结果永远是穆巴拉克当总统,而且可以想象得到的,穆巴拉克的儿子即将也要成为总统,老百姓绝望了。所以人家不投了,到广场了。这是埃及政治的发展趋势。这是当前的中东局势。
中东国家的差异和共性
       谈谈差异和共性,外界人一般觉得中东是铁板一块,浑然一体。实际上是不可能的,中东的不同国家,国情存在差异,所以政治风波和政治动荡也表现得不尽相同。我们说埃及现在的政治是世俗阵营和宗教阵营,这种说法是国内顶级中东问题专家一致的看法,但是我不赞同。因为世俗的不是铁板一块,宗教的也不是铁板一块,穆巴拉克改变世俗的,反对他的也有世俗的。世俗也都信仰伊斯兰教的,伊斯兰教的也分为温和的穆兄会和激进的萨拉菲,他不是一个阵营的,当初穆兄会选上了穆尔西,很多激进的伊斯兰组织也不支持他,并不是说埃及就是简单的世俗和宗教的。
       利比亚也有问题,东部和西部有地区发展的差异,也是卡扎菲时期形成的,所以现在东西闹分裂。到了巴林又不一样了,统治者是逊尼派,但是老百姓大量是什叶派,逊尼派和什叶派之间也有矛盾,当然这个矛盾表面上看是教派矛盾,实际上是贴着教派的标签,深层是利益问题,什叶派总是低人一等,他们当然不愿意。
       也门也有问题,也门长期是南也门和北也门两个国家,后来合并了,合并之后也缺乏沟通,利益上有分赃不均的问题,所以现在也会出现问题。说叙利亚是什叶派轴心国,实际上那是夸张,伊朗和叙利亚因为都是什叶派,所以联合起来。因为伊朗反美,所以叙利亚也反美,那种说法都是不成立的。长期以来,伊朗不认为叙利亚的阿拉维派是什叶派的,甚至不认为他们是穆斯林。认为他们是叛教的人,因为他的教义和什叶派的主流信仰相去甚远。所以,叙利亚总统为了拉拢伊朗,曾经在宗教上做了大量的工作,弥合两个教派之间的分歧,实际上最后是为了政治勾结,形成政治集团。
       叙利亚的问题,总统毕竟是阿拉维派的,这个阿拉维派是什叶派的极端派别,而叙利亚的总人口的4/5是逊尼派。
       我举的这些例子不全,但要说明的问题是中东阿拉伯国家在政治上也不是铁板一块,而中东地区,阿拉伯国家和非阿拉伯国家也是差异很大。但他们有个共性,深层的共性就在于他们都具有民主和专制激烈抗争的历史内涵,都是反专制,争取民主,所有的对立都发生在非民主的情况下,这是他们的共性。
       “阿拉伯之春”发生之前,很多西方作家忧心忡忡,他们说全世界都民主了,有一个地方被民主遗忘了,就是中东阿拉伯世界。说阿拉伯国家不是国王就是法老,他们很着急,但又没有办法,而且得出了一个结论,说这些国家都信仰伊斯兰教,他的宗教不改,民主化遥遥无期,这是前几年西方人很出名的看法。
       实际上,这种看法很快就被驳倒了,“阿拉伯之春”发生了,独裁政治的统治者纷纷落马。这种现象动摇了美国和西方世界主导下的学术理论和政治观点。就是说美国和西方世界主导下的叙述理论和政治观点在这方面或许只是传说和浮云。
中东的政治前景
       对中东政治前景的展望,民主化会得到长足发展,包括一些中东现在还算风平浪静的国家也不例外,这些国家现在用钱缓解矛盾,但是我们都知道人有一个本性,是渴望自由和民主,这个用红包是改变不了的。
       我可以简单地补充一点。人权和自由是没有救世主的,美国和西方都不是人权和自由的救世主。而真正推动民主化进程,要靠民众政治潜能的释放。我不否认以美国为代表的西方国家很崇尚民主价值观,但是我们一定要知道,美国崇尚的民主价值观是文化的范畴,美国政府的对外政策是政治的范畴,政治和文化是完全不同的两回事。
       美国人很欣赏民主价值,但他的对外政策要符合他的国家利益,从实践角度看,美国在中东的盟友在“阿拉伯之春”之前最多,最可靠。而“阿拉伯之春”后,中东的独裁统治者纷纷落马,美国在中东的盟友越来越少了。按逻辑讲,美国人崇尚民主价值,美国人交朋友一定要交民主国家的领导人,他怎么能跟一个独裁的统治者打得火热,可实际上他就打得火热。为什么打得火热?因为美国人“实事求是”。所以你看沙特是美国的盟友,过去巴列维国王是美国的盟友,埃及的总统穆巴拉克号称“最后的法老”,是美国的盟友。同样美国选盟友不看你是民主还是专制,他是看你是不是和美国一条心。另外的独裁统治者,萨达姆和卡扎菲和美国不一条心,美国就不要,同样的专制统治者在美国人眼里看来他的对外政策是不同的。文化和政治是不同的,不要把文化和政治混淆 ……
       (本文根据中欧国际工商学院“2014年EMBA人文艺术系列讲座”速记整理)
       
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哈全安,中东,民主录入编辑:张茹
评论(3) 追问(9)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