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选 时事 经济 思想 生活 我的订阅
报料 登录 注册
热新闻

首页>思想市场

苏格兰会独立么?

恺蒂

2014-09-03 10:10 来自 思想市场
英格兰人调侃苏格兰人的小气,说他们手指之间没缝不漏光,一个铜子儿都不漏出来。 

       英格兰人说,如何识别苏格兰人?最简单的办法是让他们五指并拢对着灯光,苏格兰人手指之间没缝不漏光,因为他们那么小气,总能把钱攥得紧紧的,一个铜子儿都不漏出来。
       英国全名是“大不列颠及北爱尔兰联合王国”,“大不列颠”(Great Britain)指的是英格兰、苏格兰和威尔士,“联合王国”也就是United Kingdom,简称UK。英格兰人对联合王国的其他人常有不敬之辞,说过最多挖苦苏格兰的名言的要数约翰逊博士,这些名言流传极广,可能要怪苏格兰人鲍斯威尔的忠实记录。约翰逊曾说:“苏格兰人能见到的最好的前景,就是那条能把他带到英格兰的大路。”又说:“没谁会去侵略苏格兰,因为那里可没啥值得掠夺的。”曾有一位苏格兰人问约翰逊对苏格兰的看法,他说:“那真是一个糟透了的国家。”那位苏格兰人相当失望,说:“但苏格兰也是上帝创造出来的。”约翰逊回答:“当然是上帝创造的,但那是特地为苏格兰人创造的……上帝不也创造了地狱么?”虽然英格兰人也不善美食,但约翰逊还是能调侃一下苏格兰的食品,例如说燕麦是“一种谷物,一般来说英格兰人用来给马吃,而苏格兰人拿来给人吃”。
       约翰逊博士出生于1709年,在那之前两年,苏格兰与英格兰刚成立联合王国。约翰逊博士对苏格兰的看法,代表了很多英格兰人的看法:苏格兰是英格兰的穷亲戚,还没有完全开化,穷山恶水,是富饶的英格兰的拖累。
       从民族历史上来说,苏格兰人与英格兰人很不相同。凯尔特人是英伦三岛的原住民,公元前一世纪,强悍的罗马帝国来到这个小岛,征服英格兰,但凯尔特人凭着苏格兰的险峻地势将罗马大军抵挡在苏格兰高地之南。罗马帝国四分五裂后,日耳曼人的另一个分支盎格鲁-撒克逊人占据了英格兰的地盘,但也是到了苏格兰边界后就没再北上。所以,英格兰曾被各种不同的人统治,凯尔特人、罗马人、盎格鲁-撒克逊人,而苏格兰人的血脉则很单纯,就是凯尔特人。约翰逊说那是因为苏格兰不值得被侵略,苏格兰人可不这样认为,他们觉得英格兰才是被侵略、被强暴、被外族控制的可怜虫。
       但外来统治者给英格兰带来了先进的技术和文明,所以,英格兰的势力一直比苏格兰强大,两地之间战争不断。1296年,英格兰国王爱德华一世的军队占领苏格兰大部分领土,于是,苏格兰英雄威廉·华莱士出现了,好莱坞电影《勇敢的心》讲的就是这个故事。华莱士死后,苏格兰国王罗伯特一世于1314年在Bannockburn战役中打败英格兰军队,取得了第一次苏格兰独立战争的胜利。
       两国的联合要到十七世纪,英格兰女王伊丽莎白一世没有子嗣,她去世后将英格兰的王位传给了她的侄子、苏格兰国王詹姆斯·斯图亚特。1603年,詹姆斯一世成为两国的国王,他搬到伦敦,也曾试图将两国议会合二为一,但没成功。他之后的查理一世与两家议会都有冲突,引发英国内战,后被送上断头台。查理一世被处决,查理二世流亡国外,克伦威尔统治的英联邦征服苏格兰,1652年废除苏格兰议会。克伦威尔死后,王朝复辟,查理二世重返英国,1661年苏格兰议会恢复,之后又有几任短命国王和女王。
       十七世纪末期,苏格兰试图将巴拿马地峡变成它的殖民地,结果得不偿失,搞得人财两空,整个国家濒临破产。在这种情况下,英格兰出手救急,提议两国正式联合。讨价还价的结果让他们达成《联合法案》,1707年5月1日成立“联合王国”。苏格兰保证不另择君主,而英格兰将出资解决苏格兰的财政危机,两国议会合二为一,办公地点设在伦敦的威斯敏斯特。
       虽说苏格兰与英格兰没有压迫者和被压迫者这一说法,其联合完全是利益所致。但因为议会和君主都在伦敦,所以,很多苏格兰人觉得自己被出卖了,他们对联合大加抵制。据说《联合法案》是秘密签署的,在法案上签名的苏格兰首领都得到贿赂。苏格兰诗人彭斯写道:“我们被英格兰的黄金给买卖了,这么一大堆国家的盗贼!”所以,两国联合之日,也就是苏格兰独立运动开始之时。
       对苏格兰来说,联合确实带来很多经济利益。大英帝国的迅速扩张和开始于英格兰的工业革命,都带动了苏格兰的发展。但仍热爱着男人格子裙和风笛的苏格兰人“自治”(home rule)的呼声一直不断。后来,英国政府决定将一部分权力下放,满足苏格兰人的要求。1885年,苏格兰事务办公室(Scottish Office)成立,负责苏格兰的卫生、教育、法制、农业、渔业等方面,并在政府中任命一位内阁部长专管苏格兰事务,称为“苏格兰部长”(the Secretary of State for Scotland)。
       1934年苏格兰民族党(SNP, Scottish National Party)成立,这个左翼政党的目的之一就是致力于苏格兰完全独立的运动。他们的呼声要到上世纪六十年代才开始被人注意,因为大英帝国逐渐消亡,它在非洲的殖民地纷纷独立,在国际舞台上的地位也不如二战之前。1967年SNP赢得苏格兰议会里的一个席位,他们的影响力开始上升。1970年,苏格兰海域北海油田的发现,让苏格兰人的腰板突然挺直起来,因为苏格兰一直较英格兰落后,中央政府对它一直有财政补贴。油田带来了巨大的财富,但其收益都要让全英国分享,这让许多手指缝不透光的苏格兰人愤愤不平,SNP开展了一场成功的“这是苏格兰的石油”的运动。1974年,SNP取得议会中十一个席位,影响力继续上升。他们知道要一步步往前走,所以,就先推动建立“苏格兰议会”( Scottish Assembly)。
       1979年,苏格兰就“是否成立苏格兰议会”进行了一次公投,但因赞成者没能超过公民总数的百分之四十而未获通过。1989年苏格兰宪法大会(Scottish Constitutional Convention)成立,成员包括苏格兰各界代表和政党人员,大会为苏格兰的“权力下放”(devolution) 规划一个蓝图,包括直接选举苏格兰议会(Scottish Parliament)并给予它更多的立法功能。1995年,宪法大会的报告出台,以此报告为基础,一份“苏格拉权力下放”的建议书被递交给英国政府。1997年,工党取得英国大选的胜利,同意就这一建议书在苏格兰再次公投,这次公投的赞成票超过百分之七十。1998年,通过《苏格兰法案》(Scotland Act 1998)。1999年7月1日,苏格兰议会和苏格兰政府正式成立,原本由苏格兰部长和苏格兰办公室管理的事项,下放给苏格兰议会和苏格兰政府。
       苏格兰议会有许多权力,但它不是主权机构。它对苏格兰的地方政务、司法、教育、卫生和经济等方面有一定的立法权和行政权,但军事、国防、税收上仍是中央政府说了算,而且,中央政府对苏格兰议会有否决权,也可以解散苏格兰议会。
       许多人认为,权力下放之后的苏格兰议会已经有足够的自治,不需要再往前走了,但对SNP来说,权力下放并不够,他们依然执著地追寻独立。2007年大选中,SNP以一席优势取代工党,赢得大选胜利,成为苏格兰议会中的第一大政党。但因为其议会席位没达到半数以上,而且也没能得到工党和自民党的支持,所以只能组建苏格兰少数派政府,SNP党魁萨蒙德(Alex Salmond)出任苏格兰首席部长。但作为少数派政府,萨蒙德能施展权力的空间并不大。2011年苏格兰议会选举中,SNP取得多数,萨蒙德成功组建多数派政府,与英国首相卡梅伦关于苏格兰独立公投的谈判也正式开始。
       经过对具体公投事项的讨价还价,2013年3月21日,《公投法案》正式通过,确定了公投的日期、内容、合法参与者等具体事项。最近,萨蒙德则公布了SNP对独立后的苏格兰的蓝图规划,六百四十九页的白皮书。
       苏格兰独立公投的日期被定在2014年9月18日。这个日期是萨蒙德选的,据说考虑到要在苏格兰寒冷漫长的冬天开始之前,也考虑到英国各党年会的日期。对萨蒙德来说,2014也是用“勇敢的心”来激发苏格兰民族爱国情绪的好年份,因为那是罗伯特一世战胜英格兰赢得独立的七百周年纪念。
2014年是苏格兰战胜英格兰赢得独立的七百周年纪念。图为电影《勇敢的心》剧照。

       所有十六岁以上住在苏格兰的人都可以参加公投,也就是说,住在苏格兰的四十万非苏格兰人可以参加公投,而住在苏格兰外的八十万苏格兰人则不能参加。公投的问题简单明了,只一个问题:“苏格兰是否应该成为一个独立国家?”公民将在“是”和“否”间进行选择。原来的问题是:“你认为苏格兰应该成为一个独立国家么?”选举委员会觉得这样的问话太主观,更容易让人们回答“是”,所以进行了修改。
       白皮书从经济、卫生、社会、教育、国防、法制、环境和媒体等各方面,对苏格兰的未来进行勾画。白皮书认为苏格兰具有作为独立国家的强大的经济基础,独立后的苏格兰将根据其商业工业需求进行经济政策改革,它将继续使用英镑,继续以英格兰银行作为其央行;它将加入欧盟,但却不使用欧元;为了刺激经济发展并吸引新的投资,它将逐渐降低公司税;它将对税收系统进行改革,减少避税的漏洞。独立后的苏格兰也将进行一系列社会改革,要建立一个更公平的社会,让一般人生活得更好,它将增加政府养老金,继续提供对老年人的免费照顾和公共交通卡;进行住房福利的改革,取消“卧室税”;按照生活费用的增加提高基本工资水平;它将为学前儿童提供更好的托儿服务,所有三到四岁儿童以及部分有需求的两岁儿童的三十个小时的免费托儿服务(目前是十五个小时)。它将继续保留女王为君主,外交上,它将在联合国、北约、欧盟、英联邦等国际机构中有自己的声音,能在世界政坛上有一席之地;国防上,它“希望并争取”让英格兰目前驻扎在法斯兰海军基地的核潜艇在2020年撤离,但北约和英国军舰仍可以使用苏格兰水域及港口,其政策将采用与丹麦和挪威相似的“不问不说”政策。
       白皮书称苏格兰自然资源丰富,独立后能保证国家更为兴旺、民众更为富足,更能面对二十一世纪的全球挑战。独立后的苏格兰将建立苏格兰广播服务公司,但继续留用BBC苏格兰中的工作人员,新的广播公司将在2017年正式播出,仍与BBC继续保持良好的伙伴关系,并保留BBC的一些节目,例如,《神秘博士》和《东区人》。它将继续使用目前的电视执照费系统,并将最近刚刚上市的皇家邮局收归国有。
       支持者为白皮书中提出的独立后苏格兰的建国蓝图而兴奋。目前的苏格兰虽有自己的议会和法律法制系统,但财务和经济大权仍由威斯敏斯特政府掌控,独立之后苏格兰能像挪威和爱尔兰等小国那样成功地发展,能在联合国及欧盟就与苏格兰息息相关的问题发表意见,例如农业和渔业问题。而且,目前苏格兰人和英格兰人的关系日益恶化,独立可以让苏格兰摆脱对英格兰的依赖,两边的关系反而好转,就像一个不幸福的婚姻,与其在吵闹中维持,还不如来一个不伤和气的无过错离婚。
       批评者认为这一白皮书如同孩子写给圣诞老人的理想“礼物清单”,他们认为萨蒙德的许多承诺没有经过切实的成本核算,目前苏格兰每年的公共支出要远远大于其收入,独立之后,如何能做到收支平衡?而且,中央政府也不可能同意他们这样挑挑拣拣,例如他们要继续保留英镑,财政大臣奥斯本说这“几乎不可能”,前首相、苏格兰人布朗也说,苏格兰无法强迫英格兰与它统一货币。再如要加入欧盟但不使用欧元,也让人怀疑,因为使用欧元是新国家加入欧盟的必需条件。两国联合已经有三百多年,联合让两国都更有力量,在欧盟和联合国都更有影响,更能面对全球一体化的挑战;苏格兰“权力下放”只有十几年,现在就说这一模式不成功,为时太早,应该敦促政府对“权力下放”这一模式进行改革,让其更公平。总而言之,这场离婚没有必要,只会造成两败俱伤。
       在白皮书公布之后,我也和不少人做过交谈,询问他们对苏格兰独立的看法。一般住在伦敦的英格兰人对此并不关注,对明年的公投轻描淡写,觉得苏格兰独立不可能成功。但与一位在爱丁堡住了四十年的英格兰人谈及此事,他却有大敌当前的感觉,说爱丁堡现在到处都是主张独立的宣传标语,极少有继续联合王国的宣传。他说他和朋友都是比较富有的中产以上的阶层,他承认他们都是保守的右派,说他们绝对不可能投赞成票,但萨蒙德“勇敢的心”的情感召唤会在草根百姓中起到不小的作用。所以,虽然从目前的民意测验来看,希望苏格兰独立的还在少数,但明年9月公投结果究竟如何,还很难说。他们希望主张继续联合的阵营应该尽快出来进行活动,不能掉以轻心。当然,如果公投真的成功,他们也不会丢弃在苏格兰的家返回英格兰。
       而另一位在伦敦住了几十年的苏格兰朋友则对苏格兰独立表示欢迎,只可惜他没有投票的权利。这位著名的左翼学者和作家说,白皮书中所描画的独立后的苏格兰虽然很理想化,但是经过努力能够实现。其实,这也曾是1997年英国工党的理想,是一种稍带社会主义倾向的对更为公平的世界的理想,当年工党就是靠着这一理想取得了大选的胜利。布莱尔的新工党背叛了这种理想,但这一理想仍可能在独立后的苏格兰实现。我这位苏格兰朋友的观点与今年去世的苏格兰作家班克思相同,班克思临终前说,他会投苏格兰独立的赞同票,正是因为英国已经太靠右,不再是他理想中的国家。
       说到底,苏格兰独立的公投,是一次民族身份和民族认同的再定义,也将是一次意识形态的选择。幸运的是,住在苏格兰的公民,有对自己国家的未来作出选择的权利。
       (原文刊载于2013年12月22日《东方早报·上海书评》。更多关于苏格兰独立公投的深入讨论,请关注“思想市场”栏目“关注苏格兰独立公投”标签下文章,或点击本文链接的“相关文章”。)
       
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苏格兰独立公投录入编辑:谢秉强
评论(4) 追问(6)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