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选 时事 经济 思想 生活 我的订阅
报料 登录 注册
热新闻

首页>直击现场

还俗僧人持双刀杀死算命先生

澎湃新闻记者 慈亚圣 发自四川南充

2014-09-03 13:41 来自 直击现场
8月31日,南充城郊潆溪镇,命案发生的街头。8月25日,一名算命先生被人杀死在大街上。 澎湃新闻 慈亚圣 图
凶手曾在寺院修行十余年,经调查,当年正是算命先生的一卦让嫌犯遁入空门。 澎湃新闻 慈亚圣 图

       8月31日上午,四川南充市潆溪镇的大街上十分热闹,这天恰好是赶场(赶集)的日子。卖凉粉的、卖水果的、卖廉价衣服的……小贩们在卖力地吆喝着。与往日相比,街上唯独缺少了算命先生的身影。
       让这些江湖术士不再现身的原因是8天前的一场命案。命案双方的角色一个是算命先生,一个是还俗的僧人。
       当一个修行十余年的还俗僧人遇到了行走江湖二十载的术士,他抽出双刀将其毙命。
       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调查发现,正是算命先生10余年前的一卦才让嫌犯遁入空门。但嫌犯在吃斋念佛10余年后,认为算命先生害了他的青春与人生。
自学成才的算命人
       8月25日早上8点,南充市金台镇肖家庙村,吃完面条,48岁的庞良国迟迟没有出门。往常这个时候他已经拿着板凳和万年历到附近的乡镇摆摊算命了。
       4个凳子、一本万年历、两支笔、一个罗盘,外加一个水杯,是庞良国行走江湖的工具。最近几年,根据当地赶场的时间安排,他会在阴历逢一、四、七到潆溪镇,二、五、八到梵殿乡,三、六、九到顺河乡摆摊算命。
       村里与他相熟的人都知道,顺河、梵殿一线是他的重点线路,在顺河他已经摆摊快二十年了。在这些地方,大家都称他“庞算命”。
       而他算命的收费标准从2000年左右的一个人1元/次上涨到如今的12元/次。
       庞良国在家排行第四,上面有一个哥哥和两个姐姐(均已逝世)。在他母亲李素群(音)的眼里,这个小儿子很争气,很有学问。
       他的小学同学李猛说,庞良国学习好,初中毕业后考到了隔壁镇的芦溪中学读高中。“差半分没考起大学,回家后不吃饭,在家睡了好几天。”李素群说。
       高中毕业后,庞良国做了一名木匠,跟别人盖了2年房子。李猛说,大约在20岁的时候,庞良国转行成为了算命先生。“在芦溪拜了个师父,但多半还是自学的。他家里这方面的书多。”李猛曾帮庞良国运过书。此外,他还曾帮庞良国运过一次电脑,“他还会上网查查资料”。
       最近这段时间,庞良国经常翻看的一本书是《四柱预测学 秘笈全书》。
算命钱支撑一个家
       长大成人后,庞良国自己从家中搬出来了,在距离父母家不远的地方盖了一间平房。
       2000年,在南充算命的庞良国认识了云南武定人申会芬。两人开始一起生活在他那阴暗、潮湿的平房里。
       庞良国的家在肖家庙村十分显眼,因为很难找到比它还寒酸的房子了。这间使用了20多年的平房十分陈旧,阳光可以轻易射透东侧的墙面。房子共有三个房间,都十分凌乱。房子一进门放着一张床,上面堆满了衣服,而床旁边就是灶台和炊具。家里只有三件家用电器:电视机、电饭煲、抽井水用的电机。
        申会芬说,家里收入主要靠算命赚来的钱,农历正月、二月是收入最好的月份,一个月能赚600、700元。同村的乡亲说,庞算命还是赚了一些钱的,几年前还在潆溪镇买了一套房子。但没有人见过他的新房,包括申会芬和儿子邓桥也只是听庞良国说过一句。
       庞良国生前的同村朋友陈顺鹏记得,庞良国曾跟他说,买房子花了3万多元,现在把它租了出去。他计划等50岁之后就不再算命了,到时候养老住。
       李猛与陈顺鹏都说,庞良国舍不得花钱,有钱都攒着。但很舍得给他的孙子买零食。
       “你咋还不走?8点10分了。”申会芬问庞良国。
       “要得,这就走。”庞良国说完换了一身衣服出门了。
       “记得回来时带2、3斤肉。”申会芬瞅着已经见底的油盆,要他买肉回来炼油。
       而他们3岁小孙子跑出来说:“爷爷,你买奶奶(饮料)。”
       “在家听婆婆的话。”庞良国摸了摸孙子的头走了。
辍学后的打工人
       如今除了41岁的彭国勇自己,或许没人知道事发前他在哪里,他在干什么。
       他早已没有了家,10多年前遁入空门后更是鲜有回来看望家人。
彭国勇已经废弃十年的家。 澎湃新闻 慈亚圣 图

       顺河乡李家湾村3组23号是他从小生活的地方。这幢木板房早已垮了,成了许多人倒垃圾的地方。村民说,这幢房子废了已有十年。
       彭国勇的父母已经去世,村里唯一的亲戚是他的大哥彭国清。
       彭国清说,大约16岁的时候,彭国勇去广州打工。他的工作同样也是木工(庞良国最初的工作也是木匠)。后来有一次做活时,他不小心弄伤了眼睛,老板给了他几千块钱,拿着这笔钱他回了家。
       “在街上打麻将把这钱都输了。”彭国清记得。
       而彭国勇的二姐彭桂清称,小弟从小学习不好,小学没读完就辍学了。后来,他还去了上海、天津等地打工,但也没赚到钱。
       至于这个家中最小的弟弟,没有什么事还给他们留下过印象。
“不出家就得死”
       庞良国摆摊的规律早已不是什么秘密,而彭国勇也早在10年前就与他产生了交集。
       根据彭国勇家人的描述,他是一个很迷信的人。20多岁时,他在集市上找“庞算命”算了一卦。这是改变他命运的一卦。
       彭桂清记得小弟曾跟她说:“先生跟我说了,28岁时不出家,我就得死。”随后,彭国勇给了“庞算命”一些钱求破解,将厄运来临的时间延后到了32岁。
       “你得在32岁前出家,出家就把这个灾躲过了。”彭国勇多次回到家跟大哥彭国清说起算命先生的话。
       于是,彭国勇出家了,到多扶镇凤凰山圭峰禅院做了和尚。从此,他便很少与家人来往。
       出家后,彭国勇改名“续清”。在寺中,续清每天上课、念经、扫地、卖香火。偶尔,他会与其他师傅出去做做法事。禅院里认识他的居士和师傅说,续清很老实,是一个普普通通的僧人。
       禅院的知情人说,续清出家时患有淋症,也一直没有治愈,比较痛苦,他的身体十分虚弱。“一堂2小时的课有时他都坚持不下来,干瘦干瘦的。”续通师傅说,身高160厘米出头的续清,体重只有90多斤,“有时候,他精神比较恍惚,不是很正常,经常做梦。”
       彭桂清也记得弟弟曾跟她说经常做噩梦,“很害怕一个人睡觉,一闭眼就看见鬼了,很难受。”
       起初,彭国清曾三次到寺庙找到弟弟,告诉他不要听信算命先生的话,想把他带回家。但每次都遭到了彭国勇的拒绝,还说:“我不回来,回来就要死。”
       在圭峰禅院,“续清学得不是很深。”续通师傅说,做了5年左右的僧人后,续清离开了,去了金城山的寺庙,之后又去了其他寺庙。
因算命被打过2次
       8点45分左右,“庞算命”在潆溪镇潆兴南街的农村信用合作社旁边的麻将馆门口摆好凳子,开始了当天的活计。
申会芬拿着“庞算命”留下的一张写有生辰八字的纸。 澎湃新闻 慈亚圣 图

       旁边眼镜店的老板称,命案发生前,“庞算命”接了一单生意。有一家三口前来找他算命。他向往常一样,在纸上写出对方的生辰八字,然后开始讲说。事后,他收了12块钱。
       这种方式被称之为“写算”。除了算命,他还会看风水,每逢有人盖房子或下葬逝者,可以找他去看看地段的风水,当然价格比算命要高一些。
       如果没有意外的发生,“庞算命”将在这里坐到中午12点左右,然后收摊回家。
       回到金台镇,他经常会到恩强茶馆花一块钱喝喝茶,与陈顺鹏等朋友聊聊天。认识他的人都说,庞良国从来不在茶馆打麻将,也很少与不熟悉的人讲话。
       陈顺鹏说,他们边喝茶边聊国际形势,聊新闻,“他爱看电视,知道的也多。但他从来不说算命的事。”
       顺河乡二大队医疗站的周医生看到庞良国在乡里算命已有近二十年了。在他看来,“庞算命”赚的钱有时是骗来的,“他除了算命还给人看病。我有一次问他,你这比我还能搞嘛?他在那笑。”
       在街上开杂货店的任德云等村民记得,有一次“庞算命”给一对即将结婚的年轻人算命,他认为对方八字不合,男方最后把婚事给退了。
       村民刘成福说,遇到这类情况,“庞算命”经常说会给人破解之法,“他说可以给你改,然后东吹西吹,骗人家几百块钱。”
       行走江湖这么多年,庞良国也出过事故。申会芬说,一次是2011年3月在顺河乡,一次是2013年4月在梵殿乡。“他回来脱掉衣服,看到胸口有淤青,我才知道他被人打了。”申会芬说,第一次被打时,万年历还被人扔了。她曾多次提醒庞良国“该说的说,不该说的别乱说。”
没要回钱,要收拾算命先生
       顺河乡的许多村民都知道,是庞良国给彭国勇算出的“和尚命”让他遁入空门。每次回到乡里,他都身披僧服,手持念珠,脚踩布鞋。
       彭桂清觉得,弟弟是一个很虔诚的佛门弟子。每次回家吃饭,他都会重新把碗筷洗一遍,自己做一顿素斋。“他还时常劝我们不要杀生。”她想不通为什么一个连鸡都不敢杀的人居然杀了人。
       他同时又很迷信。“他说信算命先生就算信着了。”彭桂清说,彭国勇还劝家人也去算命,但家里人都不信这个。
       家人怀疑彭国勇患了精神病,有时候他神志不清,有点呆滞,劝他去医院检查,但他从来不去。
       圭峰禅院的居士称,2012年,彭国勇还俗了。2014年1月,母亲去世时,家人见到了他,这时他经常穿普通衣服了,也不再是光头,而是一个小平头。
       兄弟二人最后一次见面是除夕那天。彭国清记得,弟弟说了多次“庞算命把我整了”。
       顺河乡多位村民向澎湃新闻证实,彭国勇曾多次找庞良国要求退还算命钱,但一直遭到拒绝。
       杂货店老板任德云说,彭国勇回乡时会到他的店上耍。彭母去世前,有段时间她经常拄着两个木棒到处走,“大冬天的还拿着把扇子。”任德云说,彭国勇怀疑是算命先生把他母亲的脑袋弄坏了。
       同样在春节期间,彭国勇到杂货店玩。任德云回忆称,他母亲去世了,哥哥右腿瘸了,“他说,算命的把他弄的家破人亡,把他家整惨了。而他自己进庙没人要,打工也没人要”。彭国勇要收拾“庞算命”。
杀人前等了半个小时
       就在“庞算命”给一家三口算命的时候,彭国勇早已坐在他的身后了。
       据眼镜店老板回忆,那天早上她出门买菜时,就看到彭国勇坐在算命摊后面3米多的台阶上。那时距离命案发生还有半个小时。
       8月25日9点20分左右,彭国勇向庞良国下手了。当听到惨叫声后,探出头的眼镜店老板看到彭国勇从背后手持两把尖刀捅向庞良国的身体。他左手的刀插到了心脏位置。
       然后,彭国勇向南逃走。
       旁边兽医站的蒋兽医正坐在柜台里,看见双手沾满鲜血的彭国勇走过。随后就听到街上有人喊“杀人啦!杀人啦!”冲出铺子,蒋兽医看见“庞算命”正躺在台阶上挣扎。
       向南走了十几米后,彭国勇右转,向闹溪南街逃跑。在街道拐角处的卖锅盔的摊点前,他还从水桶里洗了洗手。正忙于做生意的老板起初并没有注意到彭国勇,当她发现桶里的水已经变成红色时,彭国勇已经向北走远了。
       大约10点,得到“庞良国被人打了”的消息的申会芬来到事发现场,当看到庞良国时,他已经被盖上了白布。随后,他的尸体被送往了南充市殡仪馆。
       南充警方于当日将彭国勇抓获。当日22时,南充市公安局顺庆分局以涉嫌故意杀人将彭国勇刑事拘留。 
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算命先生,还俗和尚,刀杀录入编辑:慈亚圣
热追问

岑宁儿

算命没有科学依据,为什么那么多人相信呢?
2014-09-04 13:22我来答 关注

moving on

回答你这个问题,首要先解释:自然科学作为人类认识宇宙与世界的方法,它的解释范围有多大?
自然科学是建立在唯物基础上的学科,讲究眼见为实,必须被证实,不能被证实即不存在。而新世纪出现的几大理论证实了自然科学在解释宇宙面前显得微不足道。
量子学理论说明,宇宙是以量子形态存在的,量子世界又是以概率的形式存在,意识在其中起到影响物质的作用。弦理论说明意识创造了物质和宇宙,如果没有意识的影响,物质本身只能是单纯的重复与叠加。而暗物质与暗能量理论则说明宇宙百分之七十以上的结构是非物质以太结构,是科学家未能探索到的。
因此,用唯物主义科学无法解释整个宇宙,单纯用科学来认识世界也是非常片面的。
算命的理论基础是《易经》,《易经》提供的是中国古人“天地人合一”的哲学观,另一种解释世界的方式。它不能简单地用“科学”或者“伪科学”去定义,因为它是独立的一套宇宙观与世界观。
当我们无法用科学的逻辑认识周边事物时,往往会借助其他逻辑,比如星座、算命,这完全可以理解。正如科学无法阐释整个宇宙,《易经》也无法包容天地人事万物,因此算命可信但不足以迷信。
用佛教的观点来说,人的凶吉祸福,是因为过去世的善恶业因而感得今生的果报,这是先天的;如果后天努力或懈怠,就可以改变命运,后天的因素加上先天的条件,就构成所谓命运的好坏。一切和合事物皆无常,从来没有命中注定。这位还俗僧人白当了十年和尚,算过那么多命听过那么多佛经,却依然过不好这一生,实在是可惜可叹。
2014-09-02 09:52回复
查看此问题的另外24个回答
评论(59) 追问(147)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