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选 时事 经济 思想 生活 我的订阅
报料 登录 注册
热新闻

首页>运动家

“黑哨”陆俊的4年监狱日志:从委屈到劳模

澎湃新闻记者 宋承良

2014-09-03 13:47 来自 运动家
       【编者按】
       9月2日,在中国足坛反赌扫黑风暴中落马的“金哨”陆俊这一天出狱重获自由。
       清晨,尽管天空飘着大雨,仍有包括澎湃新闻记者在内的十多家媒体记者冒雨守候在陆俊羁押的河北省三河市的燕城监狱。
       早晨7点26分,一辆白色奔驰越野从燕城监狱驶出,车后座是漆黑的窗膜,无法分辨里面坐的是否是陆俊,不过驾驶者相貌酷似陆俊儿子,坐在副驾驶的女士则很像陆俊妻子。
       8时许,监狱工作人员出来通知媒体记者,“陆俊办好手续,已在一个多小时前刑满释放离开监狱。”陆俊悄无声息地消失在了人群的视野中,四年半的牢狱生活,在这一刻起彻底画上了句号。
       四年半的牢狱生活情况如何?也许只有陆俊自己才能解答。
2010年第一次面对央视镜头,陆俊的精神状态还不错。

被捕7个月,陆俊的语气里还带着说教
       时间:2010年10月5日
       作为中国足坛昔日“金哨”,陆俊于2010年3月被警方带走。这之后外界并不清楚陆俊被羁押期间的情况,直到2010年10月5日,央视新闻频道播出反赌扫黑最新动态:陆俊、黄俊杰、周伟新三裁判涉嫌收受贿赂已经被移送起诉。镜头中陆俊身穿囚服出现在央视镜头前公开忏悔。
       在央视镜头前,刚刚50岁出头的陆俊精神状态看上去还不错,一头黑发中夹杂着些许白发,说话语速还是像他之前一样快。
       陆俊在镜头前这样说:“我现在这个身份,没有资格去跟球迷、裁判说什么。我觉得只能从教训中和我自己体现中告诉他们一个事实,特别是我的同行,就是要吸取我的教训,不要再犯同样的错误,和同样的罪行。”
       当时有圈内人士在接受采访时表示,“陆俊那些话还是有点说教的语气,这是他过去当裁判的一些习惯,没有多少变化。”也许那时陆俊心中还有一丝不服或委屈。
2011年开庭审理陆俊时,他已经显得非常颓废,头发又白了不少。

入狱1年9个月,陆俊一头白发完全颓废
       时间:2011年12月21日
       2011年12月21日,陆俊被控非国家工作人员受贿罪一案的庭审在丹东市中级人民法院开庭审理,此时距离陆俊失去人身自由已经过去了1年零9个月左右时间。
       牢狱生活对于陆俊的打击非常明显——他的精神状态看上去和上一次出现在央视新闻镜头前完全两样,一头白发,看上去显得很颓废,说话速度也很慢。
       庭审那天丹东广播电视台的副主编程国顺获得了一张旁听证,他说:“陆俊完全颓废、萎靡,整个人的情绪很低、垂头丧气的,一点威风都没有。”据程国顺回忆,庭审的时候,陆俊始终低头,言语很少,对公诉人和法官询问也很配合,“他说话的声音很小,当时的法官后来回忆说,庭审时几次提醒让他提高声音。
入狱2年6个月,初到燕城监狱比之前胖了
       时间:2012年9月5日
       陆俊是在2012年9月5日被移送到燕城监狱服刑,前体育总局足管中心主任、原中国足协副主席南勇和谢亚龙等人均在此服刑。据《京华时报》报道,陆俊与南勇关系较好,在监狱调整监舍的时候,有关人员征求意见,两人表示希望住同一监舍,监狱便安排他们住在一起。去年年底,监狱对在押犯进行调整,陆俊被调到普通监区的第三监区出监教育分监区,两人才分开。
       陆俊入狱服刑后,他的妻子和儿子每个月都到狱中探视,他每个月还会给家里打两次电话。
       据透露,陆俊在狱中非常注意身体锻炼,他每天都跑步,还经常打羽毛球,身体比以前健壮,还胖了一些。在监狱里提供的有限的体育设施及相关的体育活动中,他都比较积极地参与。
       按监狱的规定,陆俊入狱后必须写认罪悔罪书,但陆俊的文字水平较差。据说他入狱后写的认罪悔罪书错字很多,甚至很简单的字都会写白字,给警官的感觉文化水平比较低,文字水平太差。尽管陆俊写这些文字的东西有点吃力,但他每每都认真完成任务。
       按照监狱的规定,服刑人员在固定时间可以看电视,新闻联播是必修课,而一些体育赛事和娱乐节目,也可选择性地获准观看。但陆俊却不愿意再看足球,甚至连体育节目都不愿看。
入狱4年4个月,监狱里的劳模,抢着刷便池
       时间:2014年7月2日
       从被宣判后,陆俊再一次出现在公众视线前,已是2014年7月2日。这一天陆俊减刑案公开庭审,并作出对服刑人员陆俊减去一年有期徒刑的裁定。
       在陆俊假释案件审理过程中,陆俊的回答非常短促,最多的也就是10几个字,从不多镜头中我们看到他的头发花白了一半,穿着一双布鞋,人却比较精神,没有了当初的颓唐之色。
       据陆俊的狱友说,陆俊与周围人员相处不错。比较容易接触,带有运动员特有的血性,给人的感觉是条汉子。平常行事比较低调,跟熟悉的人比较爱聊天。平常情绪好的时候,还会与身边的狱友分享自己的一些辉煌。
       据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报道,在普通服刑人员监区,陆俊和其他人一样,参加监狱日常组织的各种劳动。据监狱方面介绍,他在服刑人员食堂做过饭,做过园艺,在监狱里负责浇花养草,出狱前在监狱通道里负责打扫卫生。吃苦耐劳的陆俊因此当上了小组长。
        据燕城监狱方面介绍,陆俊在很多时候都是超额完成任务,还因参加文体活动等获得了不少的额外加分,服刑期间共获表扬6次。
       有陆俊的狱友称陆俊在干活时不怕脏,不怕累,“比如我们卫生组负责的各寝室厕所啊,他都带头干。刷洗便池,这些工作都很脏很累,他也肯干。”
2014年7月减刑庭审时,陆俊已经精神了许多。

入狱4年6个月,释放前最后一天,洗澡洗了很久

       时间:2014年9月1日
       获得一年减刑后,根据规定陆俊可以在2014年9月2日结束服刑出狱,9月1日是陆俊最后一天服刑,陆俊开始为自己出狱提前做准备。
       据《北京青年报》报道,陆俊把所有生活用品,分发给需要的服刑人员,他穿过的囚服、其他衣物、被褥、洗漱用具,甚至书籍,他全都送了人。
       最后一顿晚餐,陆俊的菜谱和其他人没有两样——米饭、馒头、圆白菜,还有高汤,据说他比平常吃的少一些。而在洗澡的过程中,陆俊也比平时久了不少。淋浴结束,陆俊来到其他几个监舍,跟几位老友一一话别,有的服刑人员还主动到陆俊的监舍,跟他话别。
       在接受最后一次警官点名时,陆俊答“到”的声音比平时高了几度。一个全新的开始在等着他,当然,这一切已经与足球无关。

附:陆俊出狱,昔日那些受害者怎么说?
        在陆俊获释这一天,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联系到了昔日和陆俊在中国足球圈结怨的人士,他们或多或少都为当年的黑哨所“害”。如今他们大部分都已不在从事足球工作。
王国林,前上海国际队总经理,曾因判罚掌掴陆俊,2003年上海德比国际队的惨败也成为后来陆俊入狱一大罪状。
        “人都有犯错的时候,过去他犯错了,也为自己的错误受到了惩罚,我相信这几年的经历对他来说也是好事,人最重要的是能够认识到自己的错误。出狱后也希望他可以再为中国足球做点事情,不管用什么方式吧。”
范柏祥:原《羊城晚报》体育部主任,曾因报道陆俊收受20万黑钱而被陆俊告上法庭。
        “我和陆俊没有个人恩怨,最早我们还是挺好的朋友。现在这一切都过去了,那就让它过去吧。希望陆俊今后人生顺利。”
金汕:原北京市社会科学院体育文化研究中心主任,1996年曾因撰写了一篇《谁来裁判中国的裁判》,而被陆俊威胁要告上法庭。
       “从4年前宣判的那一刻起,陆俊案已经起到了‘还事实以清白’的作用。对陆俊来说,这个教训足够了。真还不至于要到龚建平那个地步。”(龚建平,中国足球历史上第一个因受贿假球被判刑的裁判。2003年3月28日,龚建平被判入狱十年。2004年因白血病去世。)
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陆俊,出狱,足球录入编辑:腾飞
评论(3) 追问(9)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