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选 时事 经济 思想 生活 我的订阅
报料 登录 注册
热新闻

首页>绿政公署

多地医生声明拒诊“伤医者”,是合理维权还是违背医德?

澎湃新闻记者 黄芳 宋凯欣 薛小林 胡宝秀

2014-09-03 18:19 来自 绿政公署
8月21日,岳阳市二人民医院医务人员在岳阳市政府静坐集访。图片来自网络

       在患者伤医事件接连发生后,医生们试图以“拒诊”的方式表达抗议。
       最近一周,湖南等地相继有医生发表声明,称拒绝为伤医者提供诊疗服务,其中湖南岳阳的倡议发起人呼吁将三位伤医者列入全市急诊黑名单。
       尽管上述倡议最初以个人微博、微信形式在医生圈子内小范围传播,但经过知名医学论坛和媒体的转载与报道后,备受舆论关注,并引起褒贬不一的评价。
医生维权:拒绝治疗
       倡议书发起人之一,岳阳市一人民医院急诊科主任易峰告诉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8月31日0时许,他所在科室接收了一名因割腕自杀受伤的女性,在手术过程中,伤者家属对医务人员进行恐吓,发表诸如“留下后遗症就搞死你们”的言论,而在手术做完后,伤者家属何某仍要求见医生,并发出恐吓。在被当值护士刘灵芝拒绝后,何某对其进行了殴打。
       该院一位不愿具名的人士称,易峰在急诊科口碑很好,很维护医护人员利益。对于此次护士被打事件,“易主任比谁都气愤,第一时间就草拟了该倡议书。”
        易峰在这份倡议书中发表了3点声明:“1、我们本着仁心仁术,救死扶伤的职业操守,但我们也要在应有的尊严下工作。2、对伤医暴行,我们将零容忍,并强烈要求公安机关依法严惩凶手,切实保障医务人员最基本的人身安全。3、我们倡议全市急诊同仁将彭某、彭某、何某三位伤医凶手进入急诊黑名单,拒绝为之提供任何医疗行为,直至医暴事件得到合理、公正、圆满解决。”
       这份倡议书要求公安机关“严惩凶手,切实保障医务人员最基本的人身安全”,并倡议岳阳市“全市急诊同仁”,将3名伤医凶手拉入黑名单,“在该事件得到合理、公正、圆满解决前,拒绝为之提供任何医疗行为。”
       上述人士说,编辑好倡议书后,易峰请求岳阳医疗行业同事转发,以表明医护人员的态度。
       易峰告诉澎湃新闻,岳阳市是有名的医闹大市,每年都有多起医闹事件,而作为医疗实力最强的一人民医院亦无法“免灾”,“去年冬天的时候,我们的一名医生就被家属捅了一刀。”
       但易峰说,这些医闹事件最后都不了了之。“年轻的医生都快对这行绝望了,人身安全得不到保障,谁还敢留在这里。”
       他最终决定靠自己的力量维权。
        对于易峰所述”医闹”事件,岳阳市外宣办主任赵泉对澎湃新闻表示,目前警方正在调查中,事件还没有确切的定性,负责调查此案的岳阳市东茅岭派出所以当事民警不在为由拒绝了采访。
而岳阳市卫生局局长黄军建则表示,“公安已将(行凶的)人收案”,他不愿透露更多信息。
       在易峰的倡议书发出的前四天,距离他一千公里外的上海市,上海复旦大学附属儿科医院的骨科急诊室,医生马瑞雪也通过个人微信发出两条声明:1、我的年轻医生需要在被应有的尊敬下工作;2、我的科室将不再为她的孩子提供继续下一步治疗,直到此事得到合理、公正和满意的解决。
       这份声明起源于8月27日下午的一次急诊,据马瑞雪讲述,当天17时许,一名女子带着她5岁的女孩到儿科医院急诊,女孩右尺桡骨远端骨折,当这名女子拿到分诊单后,却不挂号径直闯进骨科急诊室要求看病,当时诊室里还有一位患儿正在就诊,当值班医生告诉她不挂号电脑不显示,没法处理并请她出去时,该女子竟突然伸手挠了值班医生的脸,导致该医生 “多处软组织损伤”。
       易峰和马瑞雪都未料到,他们的个人倡议会在舆论上引起“轩然大波”。上述两份倡议经知名医学论坛“丁香园”的微博、微信转发后被广泛流传,并为此带有了医生群体维权的意味。
医生可以拒诊吗?
       质疑声随即而至。
       9月2日,长江日报刊登了一则题为《“倡议拒诊打人者”与职业操守相违》的评论。
       该评论称,“医生承担着‘救死扶伤’的职责,不论是谁都应一视同仁进行施救……打人者确实让人愤怒,但愤怒不能情绪化,作为医生对于出现的医闹事件,更应保持清醒的头脑……如果出现事件就对当事人拒诊,多少有些以医疗权力要挟。”
       “超道德要求医生并不现实,那是神,不是医生。”9月2日傍晚,中国医师协会法律事务部主任邓利强接受澎湃新闻采访时感叹,“在当下环境下,医生这个职业不仅不受尊重还受到贬损,甚至在被伤害后社会还有人认为伤害医生有一定的合理性。医生也是人,需要有职业荣誉和人身保障,在两者都得不到时,他不得已为之(发出倡议)。”
       医事律师李惠娟告诉澎湃新闻,《执业医师法》里,医生的法定权利之一就是“人格尊严、人身安全不受侵犯”,同样,医生有救死扶伤的法定义务,“树立敬业精神,遵守职业道德,履行医师职责,尽职尽责为患者服务”,她说,也就是“要不分种族、性别、宗教,要挽救生命,并且,不能拒诊”。
       但在李惠娟看来,“患者也有配合医生的义务,在这个案例里,医生自己拒诊,第一合法,第二合情。按照约定俗成,医患之间是非典型的契约,对患者来讲,他往往在情感上也不信任该医生了,那么双方都不情愿了,医生还继续为其治疗,后果会变得更不利于双方。”
       不过,不管是邓利强还是李惠娟,都强调医生“不要因此忘却自己的职责是治病救人”。
       邓利强希望通过澎湃新闻向同行呼吁,“希望同行想到,自己肩负的任务是治病救人,要比一些无理的违法者站得更高,看得更远。”
       而李惠娟则强调,医生被打被骂受到威胁后发出了声音,对此不应谴责,“但单独的医患关系不能扩至其他医生,这样是限制患者的权利”。
       她不赞成公开将患者记录进黑名单,“对医生的行业过度保护,我们并不支持”。
       近年来,中央多部门联合发文打击涉医违法行为,早已表明高层打击医闹的决心,但邓利强告诉澎湃新闻,他在接触基层时常感觉“政策执行不够到位”。
       广东省一位有三十年医师执业经历的医院副院长接受澎湃新闻采访称,在面对医闹时,政府常常出于稳定考虑,希望医院与患者调解,以赔偿换取息事宁人。而警方为避免引发群体事件,常不愿介入医闹事件。
       前述岳阳医生发出拒诊倡议书后,岳阳市一人民医院内部人士向澎湃新闻透露,岳阳市政府对于易峰发布倡议书的行为“非常恼火”,认为“给政府带来很大压力,极不理智。”
       “一个地区医生执业环境没有改善,医闹环境没有改善,就是这一地方的相关领导的失职。”邓利强感慨,打击医闹如果能与官员政绩考核相连,或许才是这一痼疾破除的突破口。
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医患纠纷,拒诊,医生录入编辑:黄志强
热追问

蝴蝶飞不过海鹰也不行

从本质上来说,这不是道德的讨论,这是一个在短期还是在长期保证医生人身安全的问题。
我认为,讨论这个问题不能基于一时义愤。
一般来说,法律是社会文明的基石,法律上的事交予法律,由法律来制裁施暴者,从长期来看,这无疑是更好解决问题的途径。
只是如果严守这一观点,短期内医生的权益如何维护?如果医闹成本低,收益大,惩罚小,那怎么来保障医生的权益?易医生的声明,恰恰暴露了我国法律对医闹等医院纠纷规定的不完善,也暴露了医生在医闹面前的无奈。
当然,能理解易医生的无奈,不代表认同他的做法。在得不到法律的保证下,你可以自己维护自己的权益,只是要注意度。可以在本医院建立名单,呼吁有限度拒诊——毕竟黑名单的建立本身就有问题,这个医闹标准由谁来定?由谁来监督这个黑名单是否公正。此事事关人命,是不应该让一种几乎不受监督的权力存在的。
至于那个上海医生的声明,家长医闹,迁罪于子女,更是非常不合适,此处可以参看有关连坐制不合理的讨论。
最后,不可否认,当医闹是个别情况的时候,很有可能只是病患或其家属无脑、无理的攻击医生,只是医闹频繁,让人不得不用人之常理,基于存在这样的事实——每一则新闻都没法完整还原当时医闹的真实情景,每一则报道背后有一些很可能没有报出来的情况——去想为什么有些人明明知道自己是求着医生行医治病,却还要诉诸于暴力?
2014-09-03 14:56回复
查看此问题的另外3个回答
评论(142) 追问(329)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