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选 时事 经济 思想 生活 我的订阅
报料 登录 注册
热新闻

首页>澎湃人物

台州“空中跑道”小学校长:不是迫于无奈谁愿把跑道放房顶上

澎湃新闻记者 苏展

2014-09-03 10:07 来自 澎湃人物
浙江省台州市天台县赤城街道第二小学的“空中跑道”

       用地不足倒逼浙江一小学建造“空中跑道”。
       9月2日,浙江省台州市天台县赤城街道第二小学一组“空中跑道”的照片走红网络。该跑道位于学校一幢椭圆形4层楼高的建筑顶部,呈200米长环形。最内侧和最外侧分别是1.2米高的不锈钢防护栏和1.8米高的强化玻璃防护墙。中间则是一圈绿化隔离带。据悉,该设计方案还代表中国参加了有“艺术的奥林匹克”之称的“第14届威尼斯国际建筑双年展”。
       对于这个号称国内首创的设计,究竟是合理利用空间的创新之举还是用地不足倒逼的无奈之为?
       9月2日,该校校长裘天国接受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采访时坦言这是“无奈之中的好方法”。
       “网友们可能认为这个设计比较新鲜、与众不同……楼顶上建跑道真的是无奈之举,谁愿意把跑道放在房顶上?之后有可能会产生一系列的问题,作为校长,我很是担忧。”他说。
       赤城街道第二小学位于天台县中心略靠北部,周围基本上是居民区。用裘天国的话来说,小学选址要讲究“服务半径”,这个地段“算不上最中心但也是闹市区”,对学生而言比较方便。
       然而,正是这个“服务半径”限制了学校用地。裘天国向澎湃新闻透露,除了学校现有的10.8亩占地面积,另有县政府圈了周边10余亩地确保学校未来的扩张。
       但政府红线所圈之处多为民宅。裘天国表示,民宅拆迁问题十分复杂,一时半会儿难以妥协,而学校又急于用地,无奈之下就把跑道搬上了屋顶。“圈的不是地,是民宅。”裘天国很无奈地说。
       
对话裘天国:
       澎湃新闻:学校周围的居民区的房价是什么水平?
       裘天国:其实学校从原来一块3.8亩的土地搬迁到现在这块10.8亩的土地上,原来的校址所处地段更为繁华。不过,我们学校过来以后,周围房价无论是住房还是租房价格上涨速度都非常快。现在我们周边的均价大概是8千到1万左右,这个房价在整个台州市算是中等。
       澎湃新闻:原来已经搬过一次了,比起原来面积还扩大了不少。
       裘天国:大约20年前,县政府就决定把我们学校搬迁到现在所在的地址。但20年前是一个什么概念?那时候对学校用地面积要求不高,学生数量也没有那么多,大概只有四,五百名,而现在已有1500名,几近3倍。
       后来,政府要在老校区所在地开发一些重点项目,所以把我们学校搬到现在所处位置。事实上,政府也感觉到用地面积不够,所以他们告诉我们搬到这里只是过渡。
       按照政府规划,除了学校现有的10.8亩土地,周边还有十几亩的土地圈给了我们学校,但这十几亩的土地都是民宅,拆迁不容易。否则按原来的计划,我们学校还要进一步扩大。
       说句实话,在楼顶上建跑道也是无奈之举,谁都不愿意把跑道放在房顶上,放在地面上多好。在房顶上会产生一系列的问题,我作为校长很是担心。
       澎湃新闻:像这种用地无法满足学校需求的情况在天台县多不多?
       裘天国:据我了解应该不是很多。跟我们学校同期新建的另一所小学用地就绰绰有余。如我之前所言,我们学校搬迁到现在的地址完全是20年前的计划。
       有一点,我想说明,我们学校把校址选在市中心是有考量的。因为小学建造要考虑一个“服务半径”,即方便学生上下学。如果我们把新校园搬到郊区,那么土地就绰绰有余。可是这样学生不方便,毕竟我们不是寄宿制中学。       
       澎湃新闻:顶楼主要是跑道和一个篮球场,其他体育活动比如跳远、铅球等另由一个地面操场承担,这样两段式操场会不会给体育教学活动带来不便?
       裘天国:算是有些不便,在体育课程安排上,学校把田、径分开了。跑步类我们就把学生带上房顶,投掷类就把他们带到地面空地上。的确不像有些学校能够在地面的运动场上进行综合运动。
       澎湃新闻:从学生角度出发,“空中跑道”总不是一个想去就去的地方,至少课间想去放放风就不是很便利,你觉得这是不是长久之计?
       裘天国:其实我们学校供学生活动的地方还是很多的,比如每个楼道都有走廊,还有一个面积很大的天井供学生活动,教学楼四周也有些空地,学生不一定要到楼顶上去。
       安全是我们首要考虑的选项,虽然我们的设计还是很安全的,但如果学生有攀爬行为,我们还是有所担心。所以学校在管理上比较严格。如果没有体育课,原则上我们不允许学生进入这个空中操场。
       其实,每一所学校都有安全隐患,有的是厕所,有的是校门,我们学校现在看来就是屋顶了。
       澎湃新闻:因为用地不能满足需求,你们一定和教育主管部门沟通过,这个过程有多久?主要问题在哪里?
       裘天国:学校肯定是在教育局的领导之下,学校本身没有权利自作主张。这个“屋顶跑道”方案本身也是投标时专家们确定下来的,不是我们学校确定的。
       这个方案投标、中标之前,相关方和校方相互沟通大概有一个月。负责设计的部门很用心,在设计的过程一直跟学校保持沟通,问学校有哪些方面的要求,大约沟通了一个多月。
       这个沟通过程中没有争议也没有矛盾,因为最后方案也不是我们学校确定的,是参加评标的评委们,看到这个设计后感觉比较新鲜,使用方面功能方面比较齐全,就选择了该方案。
       至于用地,教育局和城建部门都是了解情况的。我想主要的问题在于周边民宅的拆迁难度很大。毕竟涉及到几十户人家,让他们都同意,让学校周边的民宅都搬走真的非常有难度。
       澎湃新闻:您作为校长来讲,对这种困境希望得到哪些支持?
       裘天国:解决现在的困境主要需要周边老百姓的支持和配合,让我们学校的二期工程得以进行下去。
       澎湃新闻:这个“空中跑道”的设计代表中国参加第14届威尼斯国际建筑双年展,校方事先是否知道?学校派代表去了吗?
       裘天国:“空中跑道”是由杭州一家建筑事务所一个很年轻的团队设计的,大概9、10月份去评奖。我们校方知道这个事情。因为他们除了报方案也要把建成后的实地照片报上去,所以今年4、5月间,他们来过我们学校。学校不会派代表去。
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台州,裘天国,空中跑道录入编辑:彭玮
评论(6) 追问(12)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