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选 时事 经济 思想 生活 我的订阅
报料 登录 注册
热新闻

首页>绿政公署

“神医”胡万林出狱3年再次被告非法行医:没啥吃就吃土吃草

澎湃新闻综合报道

2014-09-03 12:43 来自 绿政公署
“神医”胡万林出庭受审。

       曾在上世纪90年代名噪一时的“神医”胡万林再次站到了被告席上,罪名仍然是非法行医。此时,距他出狱尚不足3年。
       14年前,正是因为治死了包括漯河市市长刘法民在内的多人后,“神医”沦为“阶下囚”。而1年前的8月31日,慕名拜师学医的漯河肄业大学生云旭阳,被疑在服用了胡万林发明的“五味汤”后不治身亡。
       9月2日上午9点08分,胡万林等4名被告走进洛阳市中级人民法院审判庭接受审判。审判一直持续到晚上近9点,法庭未当庭宣判。
农家子痴迷中医慕名拜师竟踏上不归路
       花白短发、格子衬衣,65岁的胡万林坐在被告席上接受询问。他在法庭上一再否认云旭阳因他而死,并辩称“云旭阳自己乱吃乱喝出了事故”。但他肯定不会忘记2013年8月31日,尊称他为“大师”、痴迷中医的农家子弟云旭阳,生命定格在23岁时的那一刻。
       2011年开学不久,大二学生云旭阳放弃了黄河科技学院建筑学的学业,开始专心寻访学习中医。机缘巧合,他辗转接触到了胡万林的自然疗法理论,并逐渐为之痴迷。
       去年8月30日,怀揣1000块钱的云旭阳来到洛阳参加慕名已久的“大师”胡万林授课的培训班。虽然距培训班通常的“赞助费”1万元相去甚远,“大师”仍然接纳了他,并带领11名学员赶到新安县龙潭大峡谷的一家宾馆开始了为期7天的学习。
       谁知,教学进行到第二天,便发生了变故。据洛阳市人民检察院公诉,当天下午,跟随胡万林上山认草,并聆听了其“吐故纳新”疗法之后,学员们便开始服用其调制的“五味汤”,并大量喝水,直至呕吐,如此反复,以求排毒祛病。云旭阳照做之后,出现了呕吐、抽搐、昏迷等症状。
       胡万林得知后,便拿出自行调制的药水让学员灌服施救。一位学过医的学员韦宏柱在警方询问时回忆:“抢救的时候,就用水冲,用矿泉水瓶往嘴里灌。”
       “我扶着他的时候,他浑身抽搐,我感觉他的意识已经模糊了。”韦宏柱说,“我学过医,知道再这样折腾下去,就真的有生命危险,我当时就害怕了。”
       最终,在一番折腾之下,闻讯后赶来的村医和乡镇卫生院医生也未能挽回云旭阳年轻的生命。
“神医”可能故技重施 又是芒硝致命
       令云旭阳丧命的“五味汤”基本材料是盐、糖、醋、酱油、咖啡。胡万林说:“‘五味汤’是大概二三十年前,自己看古书学会调制的。”还有些学员说,胡万林是根据女娲娘娘用五彩石补天的传说发明的。
       庭审中,是否在“五味汤”中添加了芒硝成为辩论焦点。芒硝为强烈泻药,可治疗水肿等疾病,但用法不当易造成人体脱水,甚至危及生命。上世纪90年代,正是凭着“一把芒硝走天下”,胡万林博得了“神医”名号,也治死了多位病人。
       法庭上,胡万林等被告坚决否认在“五味汤”中添加了芒硝。他还称,自出狱后,他就不再给人看病,更不会用芒硝给人看病。
       河南科技大学司法鉴定中心鉴定结果显示:云旭阳符合因饮用含芒硝(类)液体后引起恶心、呕吐等,合并肠炎和上呼吸道感染导致机体脱水、水电解质平衡紊乱和急性呼吸循环功能障碍而死亡的征象。
       值得注意的是,即使在云旭阳死后,一些学员在接受警方询问时,仍然对“五味汤”深信不疑。一位来自广西的学员说:“喝了五味水以后排出体内的一些脏东西,改变了我一些坏习惯。”
社会“水土”不灭,夺命“大师”难消
       除了一些被歪理邪说“洗脑”的学员对“五味汤”执迷不悟外,在迷信和利益的双重驱动下,胡万林那些更为荒诞的理论经由网络传播,吸引了新的追随者。
       庭审中,胡万林说自己出狱后“有饭时,吃饭,没饭时,就吃土吃草”,“喝水有时能喝几十斤,有时能喝一百多斤”,言论十分荒谬。
       然而,这套漏洞百出的谬论却早在他出狱前,就已经开始在网络上传播。这“得益”于他服刑期间纳入门下的一位徒弟佑帅旗,而此次,同他一起站在被告席上的吕伟则是其“理论”的另一名积极宣扬者。今年44岁的吕伟通过其前夫结识胡万林,并尊其为“养父”。胡万林将吕伟改名为“灵伟”,并收为弟子。出狱后,在这两位徒弟的张罗下,胡万林的足迹遍布四川、江苏、浙江、广东、北京等地,河南则是其授课最为集中的地方。
       吕伟等人在网络上大肆吹捧胡万林有满腹天地自然知识,要孝敬天下众生。每篇文章后边都有“耕耘先生可治疗糖尿病、白血病、艾滋病及各类癌症”等内容,宣称胡万林用五味疗法免除吃药、打针等传统治疗方式带来的痛苦,并留下联系电话,以此吸引公众。
       出狱后,胡万林的活动并不隐秘,甚至可以说是大张旗鼓,随便用网络一搜便可见到。但对这样一个有过犯罪前科的“神医”在网络上公开贩售谬论,并没有任何部门对其进行监管和干预。
       另外两名被告贺桂芝和唐孟君,都是在网上看到这些内容后,加入了胡万林队伍的。唐孟君和贺桂芝也是后来闹出人命的洛阳培训班的积极组织者和联络者。
       通过编制“神医”光环来敛财,也是胡万林再次被追捧而“江湖崛起”的重要原因。当被警方问到是否相信胡万林的理论时,吕伟承认:“相信并宣扬胡万林的理论,主要还是想利用他的名气办培训班挣些钱花。”面对法庭上的云旭阳父母,吕伟多次表达歉意,但歉意无法挽回逝去的生命。
       胡万林称“水土为父母”,他能“东山再起”,的确离不开催生他的社会“水土”。“推者”为水,“信者”为土,“水土”不灭,“大师”难消。
(消息综合新华社,人民网)
       
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胡万林,非法行医,女娲弟子,五味汤,行骗录入编辑:黄志强
评论(3) 追问(5)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