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认为过去的就让他过去,破有破的道理,立有立的理由,为政者少折腾才是真理,借用胡锦涛总书记的三个字:不折腾

有3个回答

吴子桐 2016-06-01

我认为的徽州复名可以分成面子和里子两个层面。面子是:地级黄山市改名徽州市,在保持现有行政区划不变的情况下,原属徽州的绩溪和婺源回归徽州市;里子:以徽州文化生态保护实验区为切入口,真正在徽州这个地方实现人与自然、人与人以及人本身的和谐,建设生态文明的时代典范。相对于面子而言,里子更重要。如果有可能把面子做好,相信会对做好里子起到积极促进作用。

秦时明月001 2017-12-06

支持此观点。中国几千年的历史上,行政变迁地名变更不胜其数,一则没必要非得抓着一个名字不放;二则,我们实在应该反省,87年因为黄山景区名气大就更名黄山,先徽州文化走红便又要改名徽州,文化不应该是这样一种“有奶便是娘”的盲目跟风。我们应该更多地考虑和激发文化背后深层次的内涵。如果一种文化能够深入人心的时候,它背后的文化意义自然为人们所认可。

大个头的小矮人 2016-06-02

照您的说法,有古地名的都回归原来的行政区划好了。

吴子桐

我认为的徽州复名可以分成面子和里子两个层面。面子是:地级黄山市改名徽州市,在保持现有行政区划不变的情况下,原属徽州的绩溪和婺源回归徽州市;里子:以徽州文化生态保护实验区为切入口,真正在徽州这个地方实现人与自然、人与人以及人本身的和谐,建设生态文明的时代典范。相对于面子而言,里子更重要。如果有可能把面子做好,相信会对做好里子起到积极促进作用。

热新闻

热话题

热评论

热回答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广告及合作 版权声明 隐私政策 友情链接 澎湃新闻举报受理和处置办法 严正声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