田老师您好。纵观整个封建社会,来自北方游牧民族往往是封建政权最大的威胁。对于现今社会来讲,冷兵器的淘汰已经使北方产马的优势无存,请问那是不是说现在北方对我们的威胁是小于之前的?中原与北方的博弈是不是到了一个新的阶段呢?

有2个回答

田栋 2017-12-18

老师不敢当,共同探讨吧。你提的这个问题非常好。不过我想纠正一点,从外部环境来看,纵观中国古代历史,外部威胁主要来自北方游牧民族。但武器不如人,战马不如人只是表面现象,事实上从武器的精良精巧程度来说,中原王朝从来都是不落下风的。弓弩,大槊,火器的使用,两千年来从来没有在武器对比中落败。而中原王朝屡屡不敌北方草原民族的根本原因,我认为是建立在农业经济基础上的中原王朝在长期稳定中,由于官僚系统的不断膨胀,效率的不断下降,导致凝聚力,战斗力,政权组织民众调动资源的能力的急剧下降。这也是汉唐等王朝初期,中原王朝往往能够对北方草原民族形成压倒性优势,在王朝后期却攻守易位的根源。由于地理环境,资源和人口分布,生产生活方式等原因,北方草原民族的资源调动能力,人民和军队战斗力,机动能力远高于中原王朝,但一旦入主中原,无论是拥有半壁江山的北魏,金,还是统一全国的蒙元,清,当年自己对手的问题被自己民族几乎完整的继承下来,这就不能用武器的原因简单解释了。事实上,晚明对后金以及后面的清的战争已经实现了基本以火器为主,但最终依然落败,就在于这个原因。进入晚清后,当时的主要矛盾已经从中原王朝和北方民族转变为中国传统王朝和西方列强的矛盾,中国古代政权忌惮的草原帝国,已经被之前的沙俄,后面的苏联或明或暗的控制。中国主要的威胁,已经不在于这里,而在于与整个外部世界的关系。

不愿透露姓名的群众 2018-03-17

答案很有启发,我以前一直以为汉人打不过北方少数民族是因为身体没他们强壮、步兵不如骑兵、吃素的不如吃荤的有血性.....

热新闻

热话题

热评论

热回答

27

多谢提问!
这个问题好可爱!埋头于饮食,为吃而吃,从来不是我们的传统,宴席歌舞的历史相当悠久。“昔葛天氏之乐,三人操牛尾,投足以歌八阕。”古代歌舞从葛天氏之乐发展到西周时期已经成为宴会的重要组成。《仪礼》的《乡饮酒礼》《乡射礼》《大射仪》《燕礼》中都有宴会歌舞助兴的记载,在礼仪进行到饮酒阶段,往往会有歌舞音乐穿插其中。“升歌《鹿鸣》,……若舞则《勺》”,《燕礼》中就记载了宫廷高级别宴会上有专门的歌舞表演。
宴会上自娱自乐起身歌舞的也不在少数,如《诗经·伐木》:“有酒湑我,无酒酤我。坎坎鼓我,蹲蹲舞我。迨我暇矣,饮此湑矣。”在阵阵鼓声中起舞,这样的宴会是不是有点嗨?《诗经·宾之初筵》:“曰既醉止,威仪幡幡,舍其坐迁,屡舞仙仙。”喝醉了不管不顾离席起舞,此即“前世乐饮,酒酣,必起自舞。”
宴席歌舞发展到汉魏时期还出现一种“以舞相属”的独特形式,沈约在《宋书·乐志》中载:“魏晋已来,尤重以舞相属。所属者代起舞,犹若饮酒以杯相属也。”以舞相属通过舞蹈进行邀请、敬酒、劝酒,是贵族宴会上一种兼具娱乐、礼仪、交际等功能的歌舞形式,魏晋时期此俗盛行。
到唐代宴饮中音乐歌舞助兴非常普遍,歌舞的形式丰富多彩,有由伎人来表演的歌舞,有行酒令时的伴奏(类似击鼓传花),有劝酒的歌舞,也有自娱自乐的即兴表演……“帘外春风正落梅,须求狂药解愁回。烦君玉指轻拢捻,慢拨鸳鸯送一杯。”李群玉这首《索曲送酒》就对席间音乐作了传神的描写。
宋代的宴席歌舞大多由专职的艺人进行表演,不少艺人能歌善舞有很高的艺术造诣。明清时期从宫廷到民间宴席歌舞都很普遍,宴席歌舞从形式到内容也较前代更为丰富。让我印象深刻的一场宴饮音乐在明代,张岱与亲朋好友在中秋之夜到蕺山赏月,酒酣耳热时百余人齐声同唱一首“澄湖万顷”,声如潮涌、响遏行云,仿若大明音乐嘉年华。
无歌舞不成欢宴,千百年来中国人的宴席上有歌舞相伴的美食佳肴滋味更妙,宴席间的歌舞让饮食的文化意义得以扩展。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广告及合作 版权声明 隐私政策 友情链接 澎湃新闻举报受理和处置办法 严正声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