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k2018-01-09

我真不觉得电影里有这么美,或者说,大唐的审美可能更在奈良存在着吧,而不是电影里那种花花绿绿一看就是烧钱奇幻网剧的美感...

有3个回答

屠楠、陆苇 2018-01-09

这是一个习惯性的误读,大唐的审美真不在奈良。从唐代的出土器物到绘画到文献,再到敦煌壁画,包括日本正仓院收藏的唐代皇家器物就能看出端倪。奈良只是留存了不少同时代的遗物,吸收了部分唐文化的基因。唐文化传到日本后,日本根据自身文化传统进行本土改造,简化,崇尚质朴拙气,呈现出特有的远东面貌。如果从风格与审美的角度去比较,从皇家来说大唐的审美从来就没有过多的清素淡雅,呈现出的是大陆文明和西域粟特等外来文化融汇出的繁复生动风格。日本奈良之后历经镰仓室町江户各时代则呈现出的都是海岛文明的内敛静怡的极致化风格。如果对此感兴趣,可以对此做深入的了解与研究~谢谢

赤皁 2019-05-06

古代比富,中华居首

DIRTY ZHAO

反正国内一点没有

DIRTY ZHAO 2019-05-06

反正国内一点没有

屠楠、陆苇

这是一个习惯性的误读,大唐的审美真不在奈良。从唐代的出土器物到绘画到文献,再到敦煌壁画,包括日本正仓院收藏的唐代皇家器物就能看出端倪。奈良只是留存了不少同时代的遗物,吸收了部分唐文化的基因。唐文化传到日本后,日本根据自身文化传统进行本土改造,简化,崇尚质朴拙气,呈现出特有的远东面貌。如果从风格与审美的角度去比较,从皇家来说大唐的审美从来就没有过多的清素淡雅,呈现出的是大陆文明和西域粟特等外来文化融汇出的繁复生动风格。日本奈良之后历经镰仓室町江户各时代则呈现出的都是海岛文明的内敛静怡的极致化风格。如果对此感兴趣,可以对此做深入的了解与研究~谢谢

热新闻

热话题

热评论

热回答

81

首先,关于林徽因和梁思成的婚姻。很多人基于男权思维模式下男强女弱的婚姻逻辑,认为林徽因这样有颜有才,又争强好胜的女性,定然不是一个好太太。这种判断难免狭隘和武断。什么是好的情感和婚姻关系,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理解。前几天比尔盖茨的离婚声明里有一个说法,说目前的婚姻关系无法让彼此继续成长。如果把理想的婚姻理解成精神上的共同成长,知己式的肝胆相照,那梁、林应该算是我心目中的典范。从北总布胡同时期的神仙眷属,高朋满座,到四川李庄的难夫难妻,穷愁病痛里彼此扶助,到新中国成立后为新中国的建设倾尽心力,为彼此的学术理想陈情请命,他们是真正风雨同行的同路人。
当然,林徽因和梁思成是截然不同的两种风格。一个锋芒毕露,争强好胜,一个温润如玉,沉稳内敛。一个充满灵气,一个追求严谨。他们之间因此时常有争吵,但是,亲密关系里的摩擦与碰撞难道不是每个人的生活常态,难道不是婚姻的日常吗?重要的不是没有摩擦,重要的是,彼此之间的爱是否足以让彼此包容。用林徽因的话,“在夫妇中间为着相爱纠纷自然痛苦不过那种痛苦也是夹着极端丰富的幸福在内的。冷漠不关心的夫妇结合才是真正的悲剧。”可以看到的是,在日常的琐碎中,他们在日常的磨损中,最终把彼此的不同变成了互补,变成朋友眼中“技巧和气质上的平衡”。
最后,讲几个细节。1938年,林徽因一家到昆明,梁思成到四川调查古建,一去就是很长时间。回来后,两个人在村口热烈拥抱亲吻,也不管别人取笑。1945年中秋,李济邀请梁思成赴家宴。林徽因写信婉谢说:“思成同我两人已多年中秋不在一起,这次颇想在家里吃晚饭,所以已做了四五个菜等他。不要笑我们。”1945年以后,林徽因肺疾加重,梁思成从饮食到打针,都亲力亲为,连照看炉火也不敢假他人之手,说炉火就是林徽因的命。1950年代,重病中的林徽因对前来探病的人说,梁思成是做学问的人,否定了他的学问,他就什么都没有了。这就是他们婚姻的模样。

45

其次,和金岳霖,简单说两句。关于金岳霖、林徽因、梁思成,目前坊间流传最广的故事,就是所谓林徽因表示同时爱上两个人,梁思成表示尊重林徽因的选择,金岳霖最后选择退出的故事,在很多时间节点上其实是存疑的,金岳霖为了林徽因终身不娶其实也并不确实,感兴趣的读者可以到《风雨琳琅》这本书里寻找答案。
金岳霖对林徽因是欣赏有加,呵护有加,这种欣赏和呵护,当然可以称之为爱。但这种爱,和大众的想象却是有出入的。我在《风雨琳琅》这本书里有一句话,“不是所有的爱情,都要一往无前,用‘得之,我幸,不得,我命’的决绝去争取。也不是所有的错过,都只能‘还君明珠双泪垂,恨不相逢未嫁时’,忧伤以终老。” 金岳霖是一个天性单纯的人,也是一个兼具西方绅士与传统名士风的人。他对林徽因的爱,更是两个平等的灵魂在精神上的互相欣赏,始终是克制、理性的。他追求的,是朋友式的长久,由始至终,他都只想以一种没有丝毫破坏性的方式,参与到她的人生。所以汪曾祺说到他们三个人,说林徽因坦诚,金岳霖克制,梁思成宽容,没见过这样的三角。
有一句话叫斯人如彩虹,遇见方知有。生活在现代,可能很难得见金岳霖这样一种人,也很难想象这个世界有人会这样对待一段情感。但不能想象,并不代表没有。从这个角度,金岳霖的故事,其实也可以拓宽今天的读者对情感的认知,让我们以一种更加清明、开朗和宽容的态度去理解情感和人性。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广告及合作 版权声明 隐私政策 友情链接 澎湃新闻举报受理和处置办法 严正声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