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老师,有没有小人物逆袭的案例?明清时期社会阶层之间流动的主要形式有哪些?还有一个一直好奇的问题,就是那个时候有没有科举考试的辅导班?😄

有2个回答

王一樵 2019-09-29

.阿风,《明清徽州诉讼文书研究》,上海:上海古籍出版社,2016。(附录:清朝的京控-以嘉庆朝为中心)。
.邱澎生,〈十八世纪清政府修订〈教唆词讼〉律例下的查拿讼师事件 〉,《中央研究院历史语言研究所集刊》,第七十九本,第四份,台北,2008。
邱澎生老師該篇論文很值得參考,論文的摘要如下:

王一樵 2019-09-29

本文分析十八世纪清代中央政府立法加强取缔讼师的过程与内容,并以汪辉祖任官湖查拿讼师的经过,检视地方官在奉命加强查缉并严惩讼师过程中的一种特殊心态。地方官员确实感受到十八世纪中央政府要求严拿讼师的压力,而讼师也在查拿讼师的外部压力下变得更加需要谨言慎行;但是,因为某些特殊的制度,地方官查拿讼师时,也自知最好不要超越某条无形界线,这是地方官与讼师处于「外张内弛」状态的一种恐怖平衡。在上控、京控等司法制度运作背景下,以及民众可检举官员税务征收失当等考核压力下,一些深识此中利害与关键的讼师,乃得以具备某种「挟制」官员的能力,从而使地方官不愿也不敢对讼师逼压过甚。即使是中央政府,在维系「伸雪冤枉」法律核心价值的作用下,也很难因为需要查拿讼师而缩小京控、驰审中讼师可能介入的司法空间。这是一个特殊的制度框架,在此框架中,中央政府、地方政府与讼师,各有其份所当为之事,也各有其适宜遵守之界线,这可谓是清代中期查拿讼师事件的底层结构。

王一樵

.阿风,《明清徽州诉讼文书研究》,上海:上海古籍出版社,2016。(附录:清朝的京控-以嘉庆朝为中心)。
.邱澎生,〈十八世纪清政府修订〈教唆词讼〉律例下的查拿讼师事件 〉,《中央研究院历史语言研究所集刊》,第七十九本,第四份,台北,2008。
邱澎生老師該篇論文很值得參考,論文的摘要如下:

热新闻

热话题

热评论

热回答

24

欺凌是人际行为或群体行为。根据勒温的群体动力学,B=f(P*E),就是说,行为(B)是个人(P)与环境(E)交互作用的产物,欺凌行为的发生,既有个人方面的原因,也有环境方面的原因。
  早期研究者多把校园欺凌行为主要归咎于欺凌者个人方面的原因,如欺负同学的学生的人格缺陷或价值观偏差。这种归因,导致校园欺凌干预的重点放在对学校危险分子的检举揭发、筛查识别、重点监管以及对欺凌者的惩罚打击上。按照这套思路,很容易将我国校园欺凌频发与我国现行的成年人保护法直接联系起来。有人可能就会认为,这部法律对未成年的过度保护,使我们没有办法严厉而有效地打击校园欺凌者。
  但是随着研究的深入,人们发现欺负同学的学生未必是品行败坏的学生,好学生也欺负人。甚至有人专门研究为什么好学生也欺负人,为什么有些对绝大多数同学都非常友好的心地善良学生会专门欺负某个同学。这方面的研究,导致有人把校园欺凌频发的根源归咎于学校环境,认为学校普遍的排他竞争氛围,是学生相互排斥、相互奚落以及校园欺凌与暴力频发的根本原因。一些学校用阿伦森发明的拆拼制小组合作学习改造课堂的氛围,不但有效地预防的欺凌,也有效地矫正了学生中已经存在的欺凌关系。阿伦森在《不让一个学生受伤害》对此有实证研究,犾龙在《不给欺凌立锥之地:引导学校关心每个学生》对此有个案研究。我个人也倾向于认为,校园欺凌频发的主因不在于学生而在于学校,跟未成年人保护法没有多大直接关系。
  个人之见,未必正确,欢迎批评!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隐私政策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 澎湃新闻举报受理和处置办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