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朝四百八十寺,多少楼台烟雨中”,从这句诗中可见佛教在南朝一度兴盛、繁荣。而佛教是东汉时传入的,请问在这个时期,佛教是如何走向繁荣的,佛教在哪些层面吸引了上层统治者以及底层民众,他们对待佛教的态度以及需求是否有一定的差异?

有1个回答

陆帅 2020-03-27

佛教在六朝的发展有一个过程。在不同的阶段,上层与底层对佛教的态度,接受的佛教理念、知识,都存在一些差异。
在孙吴时期,佛教已经广泛传入,《三国志》记载,汉末就有名为笮融的人在今天的徐州一带起浮屠,设斋饭。在江南地区,都城建康已经出现了佛寺与传法僧人。长江中游的武昌也情况类似。从出土的考古资料来看,不少器物都带有具有背光的佛祖形象,说明在佛教文化在民间具有流行的趋势。不过,根据文献的记载,孙吴统治阶层对佛教不是非常感兴趣,甚至出现了孙皓这样反感佛教的君主。也很少看见士大夫阶层信仰佛教的情况。底层民众应该有一些佛教信仰者,但出现佛像纹饰的器物往往都是一些日用器物,甚至包括溺器,说明佛教此时在民间的地位也不是很高。南方地区长期存在崇尚巫觋方术的传统,佛教作为外来宗教,广泛传播需要克服很多困境,在孙吴时期,这些困难看来都没有解决。
东晋时期,佛教有了进一步的发展。从文献上可以看到,传教的僧人,信仰佛教的士大夫阶层大大增加了,包括皇帝中都出现了佛教信徒。寺庙开始大量出现,说明佛教的传播更加广泛了。不过在东晋时代,佛教也面临着两个挑战。第一,在民族矛盾加剧的背景下,佛教由于是外来宗教,各种崇拜形象也尚未完全汉化,加之被诸多非汉政权领袖信仰而被视为“胡教”、“胡神“,很不利于在汉人民众中传播;第二,东汉时期传教僧人总的是上层路线,希望通过统治阶级的普遍信仰推动佛教的发展。这就使得不少僧人以当时流行的清谈、玄学框架来与士大夫阶层探究佛理,造成了佛教传播过程中的精英化、学术化特征,所谓“传法不传教,传教不传法”,不利于普遍民众的理解。此外,在东晋时代还没有完全解决“沙门不敬王者”的问题,换言之,就是政教如何处理,很多传法僧人还没有达成共识,这也阻碍了佛教的大规模传播。
如诗文所见,南朝是六朝佛教兴盛的高峰。这种局面的出现,正是佛教自身以及六朝统治阶层在不断接触中妥协、调整所带来的一个结果。从佛教自身而言,向现政权致敬,为现政权服务而促进传播已成为共识。在不放弃精英路线的同时,通过编纂各类通俗易懂的宣传小册(例如各种应验记,佛教故事等等)、开设俗讲、频繁设斋饭等方式,达成了传教与传法的互补。在崇拜形象上,经过多年的进化,各类形象也已完全汉化,一般民众易于接受。而在统治阶层方面,在东晋时期的铺垫下,佛教信仰已经逐渐渗透。尤为关键的一点是南朝与东晋时代不同,统治阶层除了士大夫之外,还活跃着大量出身底层的武人阶层,他们促进的佛教,尤其是大众佛教信仰的传播。同时,南朝的皇帝也都意识到了佛教在稳定社会秩序,凝聚共识,麻痹人民,消解矛盾方面的功能,所以大力提倡佛教。尤其是梁武帝萧衍,他原本是道教信徒,称帝后反而热衷于佛教,就是因为他看到了佛教在稳定统治方面的功能。尤其可以注意的一点是,南朝齐梁时期,北魏已迁都洛阳,经过孝文帝改革,开始与南朝争夺政治、文化层面的正统地位。佛教作为当时南北方普遍信仰的宗教,谁成为了佛教的“圣城”,谁在这场竞争中就有更多的话语权,这也是梁武帝推崇佛教的一个重要原因。
从教义、教法的理论性、多样性上来说,佛教比中国本土的巫觋、作为本土宗教的道教要完备、精密得多。在对于政教关系的态度上也相对柔和。因此,佛教在中国的流行有其必然性。

热新闻

热话题

热评论

热回答

21

一个不争的事实是,北魏十四帝中,三十三岁去世的宣武帝与其父孝文帝竟然并列第三高寿,活过三十岁的仅有五位。北魏皇帝平均寿命不仅低于同时代政局更加动荡的南朝皇帝,在整个中国王朝史上也属罕见,可能与家族遗传病有关。拓跋部早期战争杀伐无常,在波难多艰的环境中成长起来的首领必须早熟,形成了早婚早育的传统。十三四岁的年纪生下的继承人可能先天就带有了不健康的基因,加之自小在母族势力威胁下形成的压力、恐惧、多疑型人格,又增加了其后天早患疾病的几率。
十二三岁成家立业的拓跋君主,到三十岁上下已是暮年了,短暂的生命迫使他们穷思如何实现君位的平稳传承,于是道武帝发明了子贵母死制度。这一制度在初期起到了防止母权当政、打击母族部落势力的现实意义,然自文成帝始此制度已变成后宫女性权力之争的工具,仅是皇帝保母、后妃置人于死地的理由,脱离了道武帝的初衷。到了宣武帝时,发展为嫔妃们不愿生太子,甚或使皇子频丧,迫使宣武帝不得不废除子贵母死制度,当然在鲜卑社会转型、北魏皇权强固后,早已没有必要再去坚持这一落后的制度。
至于宣武帝之死,未发现是灵皇后胡氏所为的证据。解释历史不能倒放电影,历史更不容假设。孝明帝连自己亲妈都搞不定,如何有能力控制尔朱荣?可一代枭雄竟命丧于自己所立傀 儡孝庄帝之手,又怎能料到呢?所以,历史就是无数偶然叠加而成的必然!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广告及合作 版权声明 隐私政策 友情链接 澎湃新闻举报受理和处置办法 严正声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