付尚2020-03-26

请问老师该如何理解《世说新语》这本书?是当成文学书还是历史书来看?

有1个回答

陆帅 2020-04-02

文学、历史学,是人们后天形成的观念,不需要一开始就对某一文献进行定性。文本是多元的,从不同的学科角度出发,就能够读取不同的信息。当然,如果回到的古人的世界,按照他们的知识体系,至少在唐初编纂的《隋书经籍志》中,《世说新语》被归入的是子部。也就是说,在唐代人的视野中,《世说新语》既不是文学,也不是史学。因为他的体例不符合当时文学的标准,而记载的内容、记录的方法,也不属于严谨、传统的史学。
文学方面的情况我不太清楚,就历史学而言,对于魏晋史研究,《世说新语》说是最为重要的资料也不为过。不过这本书本身存在很多不明确的地方。
首先是作者,《世说新语》名义上的作者的南朝宋临川王刘义庆,但他究竟有无参与该书的编纂,还仅仅是挂了个名,并不清楚。不过从今天的很多例子中可以看到,很多时候一部书的主编实际并没有参与具体编纂,尤其是政府官员打头的书。《世说新语》的真正作者究竟是谁,学界一直有争议,相关讨论很多。川胜义雄认为有可能是刘义庆手下的几个幕僚。
不仅作者不明确,《世说新语》的资料来源也不太明确。余嘉锡在给《世说新语》做注的时候不止一次提到,其中的很多内容源自早于《世说新语》的《语林》、《郭子》,类似的书籍,在当时可能还有不少,只不过我们现在能看到只有《世说新语》这一部。
就《世说新语》记载的具体史实而言,里面有很多是不可信的,时间、地理、人物上的讹误也非常多。因此,如果没有严谨的考证,直接将世说新语的记载作为实际的历史真实,是比较危险的。不过,尽管里面记载的史实未必真实,但它毕竟反映了一种社会心态、社会舆论。就这一点而言,它具有的史料价值是珍贵的。关于《世说新语》这类魏晋小说,该如何发掘其中的史料价值,复旦大学的仇鹿鸣老师在《魏晋之际的政治权力与家族网络 》一书序章中有比较好的说明,可以参考。
总之,《世说新语》的价值高低、是否可信,不可一概而论,只能就具体的每条史料展开具体分析。

热新闻

热话题

热评论

热回答

21

一个不争的事实是,北魏十四帝中,三十三岁去世的宣武帝与其父孝文帝竟然并列第三高寿,活过三十岁的仅有五位。北魏皇帝平均寿命不仅低于同时代政局更加动荡的南朝皇帝,在整个中国王朝史上也属罕见,可能与家族遗传病有关。拓跋部早期战争杀伐无常,在波难多艰的环境中成长起来的首领必须早熟,形成了早婚早育的传统。十三四岁的年纪生下的继承人可能先天就带有了不健康的基因,加之自小在母族势力威胁下形成的压力、恐惧、多疑型人格,又增加了其后天早患疾病的几率。
十二三岁成家立业的拓跋君主,到三十岁上下已是暮年了,短暂的生命迫使他们穷思如何实现君位的平稳传承,于是道武帝发明了子贵母死制度。这一制度在初期起到了防止母权当政、打击母族部落势力的现实意义,然自文成帝始此制度已变成后宫女性权力之争的工具,仅是皇帝保母、后妃置人于死地的理由,脱离了道武帝的初衷。到了宣武帝时,发展为嫔妃们不愿生太子,甚或使皇子频丧,迫使宣武帝不得不废除子贵母死制度,当然在鲜卑社会转型、北魏皇权强固后,早已没有必要再去坚持这一落后的制度。
至于宣武帝之死,未发现是灵皇后胡氏所为的证据。解释历史不能倒放电影,历史更不容假设。孝明帝连自己亲妈都搞不定,如何有能力控制尔朱荣?可一代枭雄竟命丧于自己所立傀 儡孝庄帝之手,又怎能料到呢?所以,历史就是无数偶然叠加而成的必然!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广告及合作 版权声明 隐私政策 友情链接 澎湃新闻举报受理和处置办法 严正声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