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明星在当代无论从收入、地位都处于塔尖人群,但在历史上,它只是被称为“戏子”的职业(甚至称谓带有贬义)在地位、社会评价、收入都无法和现在相提并论,我理解它的经济价值受工业生产背景下的消费主义影响,为吸引消费创造了价值,但如何解释当代人对明星群体在地位、社会评价上的大幅提升?

有6个回答

崔迪 2021-01-31

今天的明星与古代的戏子在社会地位上确实有天壤之别。但其实也不仅仅是演艺行业,很多社会身份都经历了历史变迁。比如农业时代商贾身份不高,但在今天市场经济环境下商人可以获得极大的社会认可。
所以这个根本的变迁是整个现代社会发展的结果,不仅仅在演艺行业。就演艺明星来看,这种变迁的根本在于现代(大众)媒介制度。古代的戏子,更多是服务与少数私人(贵族)的演艺人员,并非面向大众。甚至有时候直接为贵族豢养。
在现代社会,特别是城市环境下,陌生人聚居在一起,依赖媒介彼此建立联系,媒介成为社会组织的中心环节。所以(大众)媒介在现代进程中渐渐获得非常巨大的权力。今天我们说到的明星,其实是媒介明星(media celebrity)。他们是媒介舞台上最受关注的核心,处在注意力的中心。这个地位保证了明星的权力。换句话说,明星的权力很大程度来自于媒介体系本身,媒介在现代生活中的作用。所以虽然今天的明星与古代的戏子都从事演艺工作,但所处的社会结构位置是根本上不同的。
总而言之,我倾向认为今天明星群体所获取的地位是现代性变迁的诸多后果之一。

织女星 2021-02-03

万般皆下品,唯有赚钱高。笑贫不笑娟,社会的悲哀!

爱tm谁谁 2021-02-02

甚至有时候直接为贵族豢养——你这说的不就是现代的明星吗?

澎湃网友jiM3E3 2021-02-02

应该说,面对水平良莠不齐,靠红靠流量的那些明星效应,打击着人们的价值观。他们不明白的是为什么只要是明星就可以前呼后拥,就可以露露脸赚钱。他们付出的和回报为什么相差那么大。从一定程度上,这些人影响了人们的审美观和价值观。他们让普通人嫉妒,也让喜欢他们的人疯狂,失去了理性。价值不应该被这么轻易的获取,打击了努力的人,鼓动了不懂的年轻人。我觉得刘德华那句话说的很对,学到了要教人,赚到了要给人。

该用户已经被禁止发言 2021-02-02

一个是现代,一个是古代。最大的区别是出生时间。本质上是一样的。

游荡绿血i 2021-02-02

戏子也要台下十年功,当下反感的不是演艺人员,反感的是商业吹捧内涵浅薄却收入极高的倒挂,是审美和价值观的冲突

热新闻

热话题

热评论

热回答

30

对文学作品中的人物进行新的解读,是一件非常有意思的事情。权力游戏的负面人物Jaime Lannister成了读者的最爱,乐黛云老师也讲过美国读者对《小二黑结婚》里的三仙姑情有独钟。这些解读都能让文学作品的面相更复杂,是非常有价值的事情。至于杨康,情况非常复杂,我们要分清两件事情,我们批评他,究竟是批评他的什么?第一是批评他明知身世之后还选择投身金邦,认“贼”作父,无君无父,这涉及一个身份认同的问题。第二是批评他人品道德不行,比如虚伪残忍,例如折断小动物腿再接上,冒充动保人士取悦母亲;你继续看,会看到他贪图富贵,并且做事情极其功利,用网络用语是“精准努力”的一个人,让人并不喜欢。一个是身份认同,一个道德品质,我们往往混淆在一起。对于后者,我们完全可以说杨康是个坏人。但对于前者,情有可原,他自幼长在王府,完颜洪烈待他如亲生儿子,如果他真的反过来杀完颜洪烈,才会让人觉得凉薄。古代的忠诚观念非常复杂,并不简单以夷夏来分,而是很强调对恩主的忠诚。哪怕你以大义的名义来背弃恩主,也为人不齿。杨康真以大义的名义刺死养父,才是不符合忠孝观念的。但金庸其实塑造了一个理想人物,萧峰。萧峰情况类似,养父和生父处在敌对国家。所以他最后只能身死。…这个问题过于复杂,也很有趣,确实不是几百字能说清楚的。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广告及合作 版权声明 隐私政策 友情链接 澎湃新闻举报受理和处置办法 严正声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