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师你们好,有个问题想请教你们:在上述回答中,老师们对纵向视角下追星模式的不同给出的解释原因之一在于文化产业的本土化,那么是否可以请教一下从横向视角来看当代中国大陆与港台地区、欧美国家等粉丝经济和文化产业的运作模式存在哪些相同和不同呢?港台地区、欧美国家是否经历过当前中国大陆的粉丝经济模式呢?

有2个回答

张玮玉 2021-03-24

这个问题也是好棒,但是也好难答。这需要回答者对其他国家和地区的文化产业有比较深刻的了解,很抱歉地说一句,了解不是很深入,答得不好请见谅。如果以当下作为一个横切面的话,其实一个共同点就是互联网产业对文化产业的冲击,或者说是一种深度融合。以往想到欧美文化产业,最明显的例子就是好莱坞、迪斯尼,大资本大制作全球发行全球赚钱,常常受到“文化帝国主义”的批判;日韩出来的一个模式,算是对“文化帝国主义”的抵抗,也就是在某个地区(如东亚),由于文化接近性和地区资本之间的连接(有时候还有官方的积极推广),可以产生一种“文化地区主义”。可是两种已有的模式都随着互联网的不断发展产生了改变。互联网产业很大的一个部分就是“注意力经济”,强调用户时长和产品粘性,这些都要靠“内容”吸引眼球。再加上互联网技术提供了几乎没有上限的“分众渠道”,只要有用户感兴趣,就可能有一个专门的频道来提供相关内容,因此向来以提供内容为生的文化产业,也开始向高度分众化转变。其他国家和地区有没有这种“以互联网为依托、高度分众化”的粉丝经济模式呢?从我有限的观察来说,有,肯定有。比如说,国内很多的偶像是来自于遵循韩国练习生模式的商业公司,从养成到出道,互联网是保持偶像与粉丝之间联系的重要渠道。但是总感觉有一点点差别,就是粉丝和大众媒体的热衷程度上,似乎国内更甚一筹(也可能是因为我关注国内相关的信息比较多)。这也许说明了国内粉丝们的自组织能力更强,更会产生影响力;也可能说明国内“分众”的排他性更强,以及这种“强排他性”带来的审视和冲突更明显;还有可能说明国内的粉丝社群正在经历一种如何和更广阔的世界打交道的过程。

戒烟很难吗 2021-03-25

国内粉丝热衷程度高,盛产无脑粉,主要是成长教育环境造成的,国内教育不支持独立思想和思辨精神,所以孩子们很容易被所谓明星“捕获”甚至盲目,失去判断的无脑粉。

热新闻

热话题

热评论

热回答

我至今受困于此,很难走出来。父母差不多如此,我父母倒不是那种要我出人头地的。但控制欲,虚荣心很强烈,由此做出一些我曾经习以为常,现在看觉得怎么畸形的事情。比如我高中,初中时读书还凑活,那时我身体不适,影响了学习,我妈就说我装的,没病,生场病反而天天被骂。那会我生活就有个不成文潜规则,读书成绩越好,越痛苦,越差越轻松,所以什么卷不卷我根本不在乎。天天逼婚,为此发飙,但是以前和人掰了,我爸首先关心的是,你还有没有联系,从来不关心你发生了什么,相处是否愉快。
我以前在异地身体不适,回家暴瘦,身体虚冷,所以出门戴个帽子口罩,我父母第一件事觉得我丢脸了。
有时候鼻塞,他们第一个反应叫把把我嘴给捏住,不让我张口。
这种家庭成长里造成很多痛苦。我曾经做一些回想起来不可思议的行为,比如我反复尝试不呼吸,呆在很闷的环境,也不想开窗。我父母认为希望透过气是不正常的。
这个问题至今困扰我,很痛苦,我在成年后甚至感觉连吃喝拉撒都要重新学习,对外人一度很自卑,不敢做出一些很正常的行为。还要面对父母那种畸形的控制欲和虚荣心带来的矛盾,有时候会让我退缩。
越来越感觉有些事情根本不是钱能弥补的。我至今体会不到钱除了吃喝,对我有什么用。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广告及合作 版权声明 隐私政策 友情链接 澎湃新闻举报受理和处置办法 严正声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