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问您,中国当代文学在日本的传播是否被认为是中国当代文化在日本的传播?

有1个回答

孙若圣 2021-04-11

无疑,文学传播是文化传播中的一部分,而且是,重要的一部分。虽说世界文学的时代来临了,但是事实上每个民族的文学都有其特色,世界化的只是阅读方式和流通方式,而不是文本本身。
比如村上春树,无论故事的背景发生在希腊,日本,中国,等等,我们脑中想象的始终是银座地下昏暗的酒馆和坐在里面的忧郁的日本男女。
中国文学亦是如此,《红高粱》里的余占鳌,戴凤莲,罗汉大爷,花脖子,一下子就会让人想象到这是东北高密乡漫天红高粱帐下的英雄好汉,这就是中国文化的一部分。(当然也许由于背景知识不足,读者想象中的中国和实际的中国会出现偏差的情况)

热新闻

热话题

热评论

热回答

45

其次,和金岳霖,简单说两句。关于金岳霖、林徽因、梁思成,目前坊间流传最广的故事,就是所谓林徽因表示同时爱上两个人,梁思成表示尊重林徽因的选择,金岳霖最后选择退出的故事,在很多时间节点上其实是存疑的,金岳霖为了林徽因终身不娶其实也并不确实,感兴趣的读者可以到《风雨琳琅》这本书里寻找答案。
金岳霖对林徽因是欣赏有加,呵护有加,这种欣赏和呵护,当然可以称之为爱。但这种爱,和大众的想象却是有出入的。我在《风雨琳琅》这本书里有一句话,“不是所有的爱情,都要一往无前,用‘得之,我幸,不得,我命’的决绝去争取。也不是所有的错过,都只能‘还君明珠双泪垂,恨不相逢未嫁时’,忧伤以终老。” 金岳霖是一个天性单纯的人,也是一个兼具西方绅士与传统名士风的人。他对林徽因的爱,更是两个平等的灵魂在精神上的互相欣赏,始终是克制、理性的。他追求的,是朋友式的长久,由始至终,他都只想以一种没有丝毫破坏性的方式,参与到她的人生。所以汪曾祺说到他们三个人,说林徽因坦诚,金岳霖克制,梁思成宽容,没见过这样的三角。
有一句话叫斯人如彩虹,遇见方知有。生活在现代,可能很难得见金岳霖这样一种人,也很难想象这个世界有人会这样对待一段情感。但不能想象,并不代表没有。从这个角度,金岳霖的故事,其实也可以拓宽今天的读者对情感的认知,让我们以一种更加清明、开朗和宽容的态度去理解情感和人性。

27

多谢提问!
这个问题好可爱!埋头于饮食,为吃而吃,从来不是我们的传统,宴席歌舞的历史相当悠久。“昔葛天氏之乐,三人操牛尾,投足以歌八阕。”古代歌舞从葛天氏之乐发展到西周时期已经成为宴会的重要组成。《仪礼》的《乡饮酒礼》《乡射礼》《大射仪》《燕礼》中都有宴会歌舞助兴的记载,在礼仪进行到饮酒阶段,往往会有歌舞音乐穿插其中。“升歌《鹿鸣》,……若舞则《勺》”,《燕礼》中就记载了宫廷高级别宴会上有专门的歌舞表演。
宴会上自娱自乐起身歌舞的也不在少数,如《诗经·伐木》:“有酒湑我,无酒酤我。坎坎鼓我,蹲蹲舞我。迨我暇矣,饮此湑矣。”在阵阵鼓声中起舞,这样的宴会是不是有点嗨?《诗经·宾之初筵》:“曰既醉止,威仪幡幡,舍其坐迁,屡舞仙仙。”喝醉了不管不顾离席起舞,此即“前世乐饮,酒酣,必起自舞。”
宴席歌舞发展到汉魏时期还出现一种“以舞相属”的独特形式,沈约在《宋书·乐志》中载:“魏晋已来,尤重以舞相属。所属者代起舞,犹若饮酒以杯相属也。”以舞相属通过舞蹈进行邀请、敬酒、劝酒,是贵族宴会上一种兼具娱乐、礼仪、交际等功能的歌舞形式,魏晋时期此俗盛行。
到唐代宴饮中音乐歌舞助兴非常普遍,歌舞的形式丰富多彩,有由伎人来表演的歌舞,有行酒令时的伴奏(类似击鼓传花),有劝酒的歌舞,也有自娱自乐的即兴表演……“帘外春风正落梅,须求狂药解愁回。烦君玉指轻拢捻,慢拨鸳鸯送一杯。”李群玉这首《索曲送酒》就对席间音乐作了传神的描写。
宋代的宴席歌舞大多由专职的艺人进行表演,不少艺人能歌善舞有很高的艺术造诣。明清时期从宫廷到民间宴席歌舞都很普遍,宴席歌舞从形式到内容也较前代更为丰富。让我印象深刻的一场宴饮音乐在明代,张岱与亲朋好友在中秋之夜到蕺山赏月,酒酣耳热时百余人齐声同唱一首“澄湖万顷”,声如潮涌、响遏行云,仿若大明音乐嘉年华。
无歌舞不成欢宴,千百年来中国人的宴席上有歌舞相伴的美食佳肴滋味更妙,宴席间的歌舞让饮食的文化意义得以扩展。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广告及合作 版权声明 隐私政策 友情链接 澎湃新闻举报受理和处置办法 严正声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