炬火2021-06-10

请问社交软件如何影响新一代年轻人?

有1个回答

李静 2021-06-10

这是一个很大的问题,简短的回复肯定是不全面的。我理解你说的“新一代年轻人”,更接近于“互联网原住民”或“Z世代”的意思,是在互联网和社交软件上“泡大”的。我想站在比较可观的位置上谈论社交软件的“影响”。在《读书》2021年第1期上,我曾发表过一篇文章《弹幕版四大名著:趣味的治理术》,重点来谈“弹幕”对于读写习惯和年轻人主体状态的影响,力求比较客观地评价,感兴趣的话可以翻翻看。
总体来看,社交软件确实造就了许多“趣缘共同体”,新一代即使趣味再偏门,都能找到属于自己的共同体。这样的共同体虽然是虚拟的,但情感却是很炽烈的,这是迥异于以往任何时代的新现象。我在自己的新著《更新自我:当代文化现象的个体话语》中,曾经特别分析过CP文化这种现象。而且社交媒体也是一种伟大的“赋权”,使普通人也获得了自己的发声渠道。但社交软件带来的坏处也是很明显的、比如说圈层分化、信息茧房、信息垃圾、语言暴力、注意力涣散、沉迷于短小叙事等等。这类探讨在英剧《黑镜》里有很多,可以一看。
不过,我觉得最关键的还是有没有自觉的“媒介素养”,这决定了是你在使用工具,还是工具在驾驭你。在技术异化力量越来越强大,而且难以摆脱的前提下,“媒介素养”是我们发挥主观能动性的一方空间吧。

热新闻

热话题

热评论

热回答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广告及合作 版权声明 隐私政策 友情链接 澎湃新闻举报受理和处置办法 严正声明